第七十章 攻济宁(四)

    59旅全体官兵渡过了这个阻拦住他们几个小时的洸府河后,加快了行军的速度,终于在孙玉民规定的时间内抵达了衮州外围。短短的一百多公里距离,却把59旅两个团累得够呛。

    孙玉民终于收到了李铁胆59旅的电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对身边等待记录命令的唐春红说道:“通知铁牛,开始佯攻。”

    当这道命令通过电波传到赖文力手里时,他黝黑的面容露出了笑容,拿起了临时布置起来的战地电话,对着话筒说道:“邱营长,开始吧。”

    三发红色信号弹升上了天空,拖着长长的尾巴,在即将黑暗的苍穹上画出了三道美妙的弧线。

    站在城墙上的日军大队长藤原看着那三道弧线,心莫名其妙的缩了一下,像是心脏突然间停顿了呼吸。

    三枚信号弹才刚刚从天穹上消失,马上就有一发炮弹拖着桔红色的尾巴,从刚刚才落下颜色的天空中划过,带着凄厉的尖叫,急速地往城楼上坠去。

    藤原是个老兵,他在炮弹远远传来的破空声中就听出了炮弹的型号,这是德制的克虏伯75mm口径野炮,中**队炮兵列装的最常见的火炮。

    他用日语大喊:“炮击,躲避!”

    自入侵中国以来,鬼子兵几乎没有尝试过挨炸的滋味,藤原所带的大队也是一样,城楼上的鬼子兵们大都伸长着脖子,看着那团急速而来的桔红色火焰。任凭他们的大队长扯着嗓子,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去理会他。

    第一颗炮弹擦着城楼屋顶,坠在了街道上,巨烈的爆炸所造成的破坏力,将弹着点的街道都炸出了一个小坑,气浪把附近的几间商铺的木制门窗全部摧毁。

    赖文力从望远镜中看到试射的第一发炮弹偏离了目标,不由深深地叹息了一下,握着拳头的手也在旁边的树上砸了一拳。

    邱泽华的炮营只有三门75mm口径克虏伯野炮,还有五门20式82mm迫击炮,虽然和日军动则几十门榴弹炮集群轰击无法相比,但是却足够让济宁城内这些日军和伪军喝一壶了。

    第一发试射稍稍偏离了目标,观察员把修正后的标数传了回来,各炮炮长快速地设定了诸元,邱泽华手中的红旗往下一甩,三发75mm野炮炮弹和五发82mm迫击炮炮弹带着尖锐的声音,飞向了济宁城城墙。

    藤原没有想到过,在重兵守卫的城市居然还会有不怕死的支那军队,敢携带火炮攻城。先前得到密报,说巨野县城被攻破,自己的一个中队全体玉碎时,他就已经上报了联队长和旅团长,本以为上层会派出部队来重新夺回巨野县城。可没想到得到的命令却是放弃外围县城,固守济宁,如果支那军队敢来袭击,必将调动部队其全部消灭在济宁城下。

    现在,狂妄的中**队果真大举进攻了,还有成建制的炮兵,这让藤原很是意外,也让他十分兴奋,因为他知道,中**队里能配置炮兵的,至少是中央军整编师以上的部队,这就说明,进犯济宁的是一支规模在师级的正规部队。

    当他把敌情上报给第十联队联队长赤柴八重藏大佐时,得来的却是一顿训斥,外加一道击溃袭击济宁支那部队的命令。

    原本满腔兴奋的藤原犹如被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无奈之下,召集了皇协军独立第七旅团的头目过来商量对策,终于商定,一旦确认攻城中**队人数及番号,以两方联名向濑谷启将军报告,直接绕过联队长赤柴八重藏。

    藤原带着肩挂伪政府少将军衔的伪军旅长黄小军亲自上到城门楼上,部署着作战准备。

    刚上来没一会儿,就遭到了中**队的炮击,俩人面面相觑,震惊之余后,马上发报向三十三旅团濑谷启将军报告。

    得到报告后的濑谷启让参谋长拉开了地图,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冷笑道:“前段时间,支那国民政府把丢失山东的第三集团军司令韩复榘枪决,然后将韩部战斗力最强的二十师委任了一个少壮派军人担当师长。”他在桌子上一堆地图及文件中翻出了一份中央日报,头版上印着一个**少将的肖像,模糊的面容上,那道狰狞的刀疤,让人印象非常深刻,濑谷接着说道:“孙玉民,支那军第三集团军第十二军二十师少将师长,籍贯湖南,曾在淞沪战场上与我军交手,时任连长;南京城驻守光华门,与第九师团胁坂联队大战四天三夜,重创胁坂联队,其部也伤亡殆尽;前不久我部鸟川中队误入其腹地,被这个人全数歼灭;现在,他嚣张的率部进攻有近万帝国陆军和皇协军把守的城市,这个人真是不可小看。”

    “那现在怎么办?是集中旅团兵力一举消灭这个孙玉民,还是遵从矶谷将军的指示,进攻临沂?”参谋长堤不夹贵大佐问道。

    “堤不君,我们即要援救济宁,也要攻点临沂。”濑谷启说道。

    “不行,将军阁下,这样的话我们兵力太过于分散,一旦有失,后撤都来不及!”

    “哈哈哈哈……”濑谷启笑道:“后撤,三十三旅团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就算攻击不顺,别忘了我们身后还有整个师团,矶谷将军手上可还有上万帝国精锐。”

    堤不夹骨见旅团长已经下定了决心,也不好劝阻。在日军体系里,参谋长在军事主官面前,基本上没有说话的份量。

    濑谷当即下达命令:“步兵第十步兵联队赤柴八重藏立刻兵发济宁,援救被围的藤原大队,独立第十机关枪大队、独立装甲车第十中队、临时野炮兵中队,临时山炮兵中队随同前往;步兵第六十三联队汇同野战炮兵第十联队谷口春治,独立装甲车第十二中队、野战重炮兵第二联队、榴弹炮炮兵联队第三大队进攻临沂,枣庄一线。”

    待作战参谋记录下命令后,濑谷启又对堤不夹贵说道:“参谋长你率六十三联队等主力进取临沂、枣庄一线。我带着第十步兵联队去会会这个孙玉民。”

    …………

    …………

    赖文力看见经过第一发试射后,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似的,纷纷往城门楼和城墙上落。

    济宁城的城墙因为年久失修,本就处于半荒废状态,这次是日军征集民夫赶工抢修了一下,牢固程度可想而知。挨了一顿炮击后,几个地方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垮塌,这让赖文力很是尴尬,这要是真正的进攻,如此大和如此多的缺口,恐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可是现在只是佯攻,这些缺口反而成为累赘,自己不得不派出部队装模作样的进攻一下,要知道一进攻就会有伤亡的,日军的子弹和掷弹筒可不是吃素的。

    当赖文力对戴存祥下达了第一波佯攻的命令时,手都有点颤抖,这明显是把人往虎口里送,可自己又没办法,不得不这样做,只得在出发前交待他:“我要的不是一波进攻就拿下城楼,只需要你吸引出敌人重火力的分布点,你进攻时一定要规避敌人的攻击,尽最大努力减少你部队的伤亡,我会让火力全力掩护你。”

    戴存祥默默地点头,他也知道这不是个好差使,但是得到了这个新团长如此的关怀和叮嘱,就算前面是断头路,自己至少心里是感到欣慰的。

    115团围着济宁城修筑了两道包围线,最前沿的战壕上几乎布置了团里所有的机枪,戴存祥带着一营的一连和二连攻出去的时候,机枪全都像不要钱似的,疯狂的吐射着子弹,将城墙上的伪军和鬼子兵压得抬不起头。

    藤原先前被一通炮击打的是无比郁闷,炮击才停,最少是几十挺机枪向面朝南方的正门城楼发射出了无数的子弹,看到自己的士兵和皇协军士兵被压制的躲在城墙底下不敢露头,而城外大批的中**人正飞速冲来,他急得掏出王八盒子,朝几个正抱在一团杀猪般哭喊着、害怕着的皇协军士兵,打光了一弹夹的子弹,口中喊道:“反击,反击!”

    或许是这几个士兵被藤原开枪打中的皇协军士兵,混身是血不断抽搐的惨样,刺激到了其他的人,不管是鬼子兵还是伪军纷纷冒着弹雨,开始朝城下射击。九七式重机枪、九六式轻机枪、十一式轻机枪、三八大盖以及掷弹筒都开始怒吼,夹杂着日语和汉语的各种呼喊和惨叫,在城楼上奏响了一曲交响乐。

    戴存祥带着两个连在遭到城楼上第一波反击时,就全倒卧倒在地,可即使是反应再快,也有十几二十名士兵倒在了血泊中,有几名被打中的士兵惨叫着在地上打滚,边上的几个士兵从地上爬起来奔过去,却被城楼上的机枪全都打翻在地,急得戴存祥在地上大喊:“不准动,趴着不准动!”

    赖文力见自己的士兵眨眼间就被放倒了一片人,急得大骂:“机枪手呢?压制!压制!你们都死光了吗,给我压制呀,看不见前面的兄弟们让狗日的鬼子机枪给打了吗?”

    见机枪压制的效果不是很好,他拿起了战地电话,冲着话筒大喊:“邱营长,给我炮击!”

    邱泽华对他毫无办法,电话里说道:“赖团长,你的部队还在城下,我怕炸到自己人。”

    赖文力怒吼道:“我让你开炮你就开炮,别啰嗦,炸到我的人我自然会去找你邱大棒子算帐,你若再不开炮,我的人全都死在城楼下了,到时我看你怎么赔我的兵。”

    邱泽华无语,他说道:“赖黑鬼,你太不讲理了。”他挂完电话,就冲自己的炮兵喊道:“每炮三发速射。”

    当城楼上再次遭到中**队炮击时,城下的机枪又开始了集火射击,这次鬼子兵和伪真的是没法探头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戴存祥带着人撤退,眼睁睁地看着中**队把阵亡士兵和受伤士兵一个个地带下去。

    赖文力看到自己的部队撤下来,急忙赶到他们休息的地方。

    没有过多的言语,有的只是无尽的悲伤和触目惊心的腥红。

    进攻的中**队被打退后,炮击和机枪都消停了。藤原终于稍稍喘了口气,这一波进攻造成的伤亡如何,还未统计出来,不过以他从军多年的经验来说,肯定伤亡不少,自九一八以来,第十师团下属部队,挨中**队规模炮击,这还是头一遭。皇协军的死伤藤原完全不关心,他只在意自己这一个大队的士兵的安危,几个中队战损报上来后,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微笑。死了二十几名,受伤十几名,对于这么猛烈的一阵攻击,这点伤亡在任何指挥官眼里都是能接受的。皇协军第七旅团那边损失可不小,城楼上阵亡了两百多,受伤的也有近百,虽然说日军医疗条件好,可是那是对于鬼子兵来说的,受伤的皇协军士兵,那就要看他的造化喽。

    藤原看过战报后,终于收到了濑谷启的回电,得知旅团长亲率部队来救时,他的心顿时乐开了花,满脸的笑容也遮不住他阴蔼的眼神和狡黠的神态,他的嘴里狠狠地说出一句话:“支那军人,我要将你们全都杀死在济宁城下。”

    ……

    ……

    孙玉民的指挥部暂时就设在被日军放弃的嘉祥县城内,县府的会议室被他布置成了作战室。

    一封封电报通过唐春红的手,转到了这里。她清灵干脆且简捷的话语,使孙玉民省去了很多阅读电报的时间。

    从唐春红的报告声里,偌大的战局如同一张画卷般展开在孙玉民的眼前:济宁被围后,驻守的鬼子很快就发出了求援电报。衮州方向的日军反应最快,第一时间就派出了援军,大约有一个中队的鬼子兵和约一个团的伪军,被新编一团牢牢地挡在了岗上村附近。孙玉民在收到这一消息时,立刻命令李铁胆率部攻城,结果没用一个小时,衮州就被拿下。汶上的日军是在济宁受到攻击之后半个小时内就集合了约二个中队的鬼子和约摸一个团左右的伪军,被张小虎带领的116团伏击,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苦战,被全歼于康驿镇附近,116团也付出了近半的伤亡,连张小虎都负了轻伤,留下了一个营打扫战场后,张小虎亲自带着剩余的部队拿下了几乎是空城的汶上县。

    正当孙玉民准备命令李铁胆邓东平59旅分兵直取邹城和曲阜时,却收到了一个让他意料不到的消息,第五战区司令部发来急电:泰安的日军第三十三旅团突然分兵,一部急速往曲阜方向开进,一部则往临沂方向开进。电报中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叮嘱孙玉民一定要小心,不能轻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