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攻济宁(五)

    孙玉民收到了五战区发来的电报后,站在地图前久久没有吭声。

    先前拟定的兵分两路去取曲阜和邹城的计划已经不能再用,因为不管是117或118团,单独面对拥有装甲车和各种火炮的日军野战旅团,都不可能有半分胜算。

    现今被新编一团死死挡在岗头附近的鬼子和伪军,正在不断冲击着阵地,而济宁还未正式攻城,濑谷旅团的部队就已经出发了,如果不能在他们到达之前,吃掉这两拔敌人,到时后二十师就肯定会撑破胃,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事已至此,孙玉民再也不能有半点犹豫,他对正在等待记录命令的唐春红说道:“分别给各部发报,命令:59旅117团邓东平部固守衮州,即刻建立各种防御工事,修复老城墙。李铁胆率118团速度回转岗头,从后面包抄正在进攻新编一团防线的鬼子衮州援军,务必在五小时内结束战斗。58旅张小虎率116团固守汶上,随时准备策应衮州战事;115团赖文力部以及炮团邱泽华部、警卫团林原平部立刻发动对济宁城的总攻,三小时内必须拿下。”

    唐春红飞速地记录后好,又重复了一遍,问道:“师座,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孙玉民想了想,说道:“告诉邓东平,死守衮州城,这次大战的结果就看他能否坚守住了,若是大获全胜,60旅旅长的位置空在那等着他。”

    这次出征少了刘文智的一旁协助,他真的感觉到身心疲惫,早就打算把刘文智一直带在身边,这个60旅旅长哪怕再没人也不让他兼着了。

    孙玉民待唐春红出去后,对正在临时作战室里看地图的董文彬说道:“通知新编三团和你的部队,准备出发。”

    董文彬愣了一下,问道:“去哪?师座。”

    “济宁。”孙玉民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来一连串的烟圈,淡淡的说道。

    ……

    ……

    赖文力收到电报时,还以为弄错了,他召集了手下几个营长和直属连队连长,以及炮团一营营长邱泽华,警卫团一营营长林原平,一起开会。

    他把刚收到的命令转交给了众人传阅,说道:“各位,先前师座是让我们围而不打,才一天的工夫,命令就改变了,让我们速度拿下济宁。这就说明了战局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否则以师座的性格,不会在命令里面限定我们何时拿下济宁。”

    作为老二营出来的人,赖文力很清楚师长的个性,他是个爱兵如子之人,如果不是情非得已,他不会下一道这样的限时命令。要知道限时命令不管是坚守还是进攻,这都是需要拿人命填的,而且是不计伤亡的填。

    在场的除了林原平外都是些老兵,何尝不知道这道命令意味着什么。

    戴存祥站了起来,说道:“团长,我一营是115团的尖刀,我来打头阵吧,一营打光了再让其他兄弟营上吧。”

    二营营长刘杰伟也站了起来,说道:“团长,一营已经连打两仗,这次就让我们二营上吧,我拼死也要给兄弟营踏出一条血路来!”

    赖文力紧皱眉头,低着头在思索进攻办法,没有理会二个先后表态的营长。

    “陈营长,我们进攻巨野缴获的战利品现在在哪?”说话的是林原平,他问的是一直未开口的三营长陈剑。

    “在我那,我们营一直在行军的后面,所以辎重以及缴获等都由我们营看管。”陈剑先前一直在考虑,怎么样才能让三营逃过头仗这道坎,一下子被林原平的突然发问给问懵了,不过好在他够机灵,马上回答了他的话,说完以后,还偷偷地瞄了一眼团长,见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才放下心来,长舒了一口气。

    林原平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自己,索性站了起来,说道:“赖团长,济宁城中的日伪军不是在死守待援吗?刚好我们这有一批缴获的日伪军装备,扮成衮州方向来的援军,岂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城?”

    这个建议一出,赖文力猛地从凳子上弹起来,抓住林原平的肩膀说:“好兄弟,你这招好!简直太好了!”

    林原平被他摇得全身都快要散架了,他忙说道:“赖黑鬼,快放开我。”

    赖文力赶紧松开了双手,并没有因为被骂了而生气,笑嘻嘻地对林原平说道:“好兄弟,快说说怎么样具体行动。”

    “不叫我绰号了?”林原平见不得变脸像翻书一样的赖文力这副巴结样,平时叫自己“半鬼子”叫得比谁都响,现在有求于自己了,便“亲兄弟”的叫得热乎。

    “不叫了,不叫了!只要你能助我打下济宁城,以后你就是我亲哥!”赖文力忙着巴结。

    林原平身上那一半日本人的血统,让他在孙玉民这个小集团里十分的尴尬,说他不算孙玉民他们的核心成员吧,人家连警卫营甚至贴身警卫都是林原平在负责,说他算是吧,每次李铁胆、张小虎甚至是邓东平、赖文力他们看到他,都是一口一个半鬼子,都是怒目相向,只有孙玉民和刘文智对他是正常的,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恐怕只能算董文彬了,小玉英看见他那就是像阎王见到小鬼一般,简直就是往死里欺负,所以林原平一直在等待一个让他们改变对自己看法的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林原平带着他的警卫营全换上了鬼子军装,戴存祥带着他的一营换上了伪军的衣服,先前缴获的日伪军武器现在也派上了用场。

    全部人马换好装以后,活脱脱就是一支日伪混合部队,特别是林原平,佩挂着大尉军衔,斜拿着武士刀,简直就是一个鬼子军官。

    赖文力走到他身边,拍了林原平的头一下,说道:“半鬼子,你千万要注意安全,怎么样去的,就原样给我回来,头发都不能少一根!”

    林原平听到赖文力叫他“半鬼子”,刚想生气,紧接着又听到了后面的话,心里顿时被感动。他握住赖文力的手说道:“等下演戏时,让兄弟们不要全朝天放枪,城里的鬼子会看出来的。”

    赖文力一呆,问道:“那怎么办?难道真打吗?”

    林原平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不行,虽然你们穿着鬼子衣服,但是这叫我怎么下得去手,都是我的兄弟呀。”赖文力没有同意,他试图说服这个做起事来斩钉截铁的“半鬼子”。

    “妇人之仁!”林原平扔出去了这句话,继续说道:“如果你想让我和你的一营长还没进城就被全歼,那就尽管朝天放枪吧!”

    他说完这句话,手一挥,带着他的部队,全副日军打扮和装备的警卫营往城外去去,他们要扮成衮州方向的援军。

    戴存祥也带着他的部队紧跟着警卫营而去,路过赖文力身边时,他轻声说道:“团长,林营长说的没错,鬼子在城楼上看着呢,不来点真的,真怕他们会看出来,到时发生什么变故,后悔都来不及。”

    藤原收到了援军都已从各处出发,很快就会赶快时,他很得意,特别是收到濑谷亲自下的命令后,他的虚荣心和自信空前爆炸。

    城下的中**队发动了两次进攻,都被很快打退,这让藤原更加轻视围城的部队。

    伪旅长黄小军眯着他那双死鱼眼,谄媚的对拿着望远镜朝城外战壕望的藤原说道:“藤原太君,这帮**有大炮不敢进攻,难道把济宁城围着玩?”

    翻译把话译给了藤原听,他笑了两声:“哈哈,支那军队从来都是这个样子,每次重兵围城,每次都被反包围,这支部队也不例外,只要我们等到援兵,那他们的死期就到了。”

    或许是藤原打心里看不起已为少将旅长的黄小军,说完这句话后,他就转身离开,留下了还一直满脸堆笑的伪旅长黄小军呆在城楼上。

    刚走下城楼,突然听到北城城外传来激烈的枪炮声,藤原听得清清楚楚,不光有中**队的马克沁和捷克式、中正式的枪声,帝国陆军的九七式重机枪那特有的“咯咯咯咯……”声,还有掷弹筒投射手雷和榴弹发出的“咻咻咻”的声音,非常清晰地传进了他的耳朵,藤原打了个激灵,带着几个军官撒腿就往北城跑。

    站在城楼上,藤原看得很清楚,上千人的帝国陆军和皇协军混合部队,正在全力进攻在北城城外布置了两道防线的中**队。

    望远镜中,几名帝国陆军士兵被马克沁机枪扫倒在地,被子弹击中后喷出来的鲜血散落了一地。中**队的战壕被掷弹筒投射的手雷不断击中,不时就可以看到同泥土一起飞出战壕的中国士兵。

    藤原刚上城楼时还很谨慎,他没收到任何一处援军已经到来的电报或者是步话机传来的消息,这些援军的汽车也没有看见,从衮州到济宁虽然只有短短几十公里,但是没有交通工具,徒步的话是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赶到的。

    先前的怀疑,随着望远镜中不断倒下的帝国陆军和中国士兵,很快就烟消云散,藤原没有丝毫迟疑,大声喊道:“小泉中队出城协助援军夹攻支那阵地,命令黄小军的部队派出一个团从南城往外攻。”

    “嗨已。”两个日军中尉分头而去,一个去集合部队,另一个则去通知伪军独立第七旅团黄小军。

    赖文力看到自己的士兵和林原平的士兵自相残杀,心痛的直打哆嗦,握成拳头的手在树上砸破了皮,虽然知道这是唯一能最大程度减轻部队伤亡的办法,但是眼睁睁地看着十数名战士死在自己人的手上,还是让他有点不能接受。

    功夫不负有心人,紧闭着的北城城门终于打开了,至少是一个中队的鬼子兵蜂拥而出,往战壕方向发动了猛攻,赖文力大叫了声好,刚想下令全团突击,却猛地想起孙玉民说过的一句话:凡事三思而后行。他拿起地上的望远镜,往城楼上望去,只见城楼上所有的重火力对准的方向全是那道三四米宽的城门。

    赖文力被这副场景吓得抖了一下,心中大喊侥幸,如果刚才自己下令全团突击,不光攻不下济宁城,连林原平和戴存祥的两个正在准备进城的营,都会丧生在城门口。

    看着从城内冲出来的鬼子兵们,赖文力吐了口吐沫,很是生气和惋惜,这二三百鬼子兵就这样白白放弃,真是太可惜了。

    先前佯攻的主城门南城方向突然间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赖文力登时明白了城内鬼子头的打算,这个狡猾的老狐狸,即担心不是真的援军又害怕人家确实是真的援军,所以在派出了接应部队后又布置了相当规模的火力来防备,同时又在南城门派出了一支部队,想乘乱一举击溃自己的部队,同时给城中所有的日伪军打通一条生命通道。

    一石三鸟!高,真是高!

    赖文力打心里都佩服这个鬼子指挥官的随机应变能力,以及环环相扣的战术指挥实力。

    这边冲得越来越近的鬼子,和南城越来越密集的枪声,已经由不得自己再思考,赖文力当即决断,他大声喊道:“撤退,支援南城。”

    115团在孙桐萱时代时,虽然没有打过大仗,但是满编师,甲种师的牌子是摆在这的,军事素质和单兵能力不在十二军乃至第三集团军都是首屈一指的。官兵们在得到赖文力的指令后,非常迅速地从战壕和阵地上退去,虽然是很匆忙,但是秩序井然,并不慌乱。

    孙玉民带着担负预备队任务的新编三团和警卫团另两个营,即将到达济宁城外时,远远地就听到了枪炮声和喊杀声,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部队正在攻城,才弄出来这么大的动静,没料到前面先行探路的尖兵排派人来报说:“南门伪军主动出城进攻114团,北门那边也发生激动战斗,战况如何,暂时不知道。”

    孙玉民不知道铁牛在出什么幺蛾子,他当即命令警卫团二营长黄百胜带着自己的部队,汇同新编三团一个营立刻前往援助,同时命令115团团长赖文力速来临时师部。

    在林原平和城内鬼子兵的两方夹击下,撤退得非常快,战壕里遗弃了非常多的弹药。两方人都没有去追已经丧失战斗力一般的溃兵,挤在一起,退进了济宁城。

    有了孙玉民派来的生力军,南城出城的伪军团在扔了一地的尸体后,又被打回了济宁城,幸亏城楼上的鬼子关城门关得早,否则黄百胜和赵有钱他们肯定会率部跟着一起冲进城中,被拦在门外的一二百号伪军走投无路,一个个把枪举过头顶,灰溜溜地过来投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