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全歼藤原大队

    林原平、戴存祥的部队夹杂着日军中队,一起退进了济宁城。

    看着城楼上对着自己的众多枪口,林原平心里也有点犯虚,幸好随着他们一起进城的日军中队的士兵们,都在忙活着抬尸体和救助受伤的人,没有人去搭讪这些“援军”们,否则很快就会露馅。

    看到从城楼上走下来的日军中佐,林原平立刻迎了上去,从戴存祥身边经过的时候,轻轻说了声:“准备动手!”

    林原平本身就是一个在籍的日本军人,自然对军队礼仪轻车熟路,在藤原面前半鞠躬的站着,对这个鬼子的一些问题,回答的非常清楚。

    藤原这才放下防备的心,他手一挥,示意城楼上的士兵解除警惕。招呼着大尉军装的林原平跟着他回指挥部。

    林原平带着几个着鬼子军官服战士,跟在藤原身后往前走去。

    一行人往前走了几分钟,来到街道的拐角处时,林原平发现整条街前面完全没人,街道后面因为拐角,是视线的盲区,连城楼都看不见,这么好的机会,林原平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加速了几步,从后面搂住了藤原的脖子,手中的十四年式手枪紧紧贴上了他的太阳穴。

    他一动手,边上几个随他来的战士,纷纷掏出枪来,没等藤原的几个随从反应过来,就被一通乱枪打死在原地。

    藤原被枪指着脑袋,自己的人也全被击杀,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将面临什么,他用日语大骂:“卑鄙的支那猪,有种就和帝国勇士在战场小光明正大的干,在背后捅刀子算什么。”

    林原平懒得和他啰嗦,手里的枪托直接狠狠地砸在藤原的头上,鲜血瞬间从他脸上流了下来,说道:“再敢叫唤,立刻送你去见天照大神。”

    藤原被这狠狠地一击给打懵了,踉跄了几步,才在林原平的搀扶下站稳,想用手去擦脸上滚烫的液体,耳中又听到边上这个穿日军大尉军装的人说出的话:“手再动一下,立刻打折。”

    听到这句话后,藤原就像一条死狗一样,几乎要瘫倒,任凭林原平和他的人把自己推搡着往北城门方向走去。

    戴存祥看着林原平他们随鬼子军官往城内走去,就带着自己的人还有那些穿着鬼子军装的战士,似闲逛一样地走上了城楼、走向了所有的重火力点。

    山下太郎是藤原大队的一名准尉军曹,经历了刚刚那拔激战,亲眼目睹了援军和从城里出去的小泉中队,把围着济宁城的支那军队打得落花流水。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大队长要命令所有人的枪口都对准着援军,好在没过一会儿,他又亲自取消了这个命令。

    他从口袋掏出一包樱花牌香烟,抽出来一支,放到鼻尖重重地嗅了几下,烟草的淳香深深地侵入了肺脾,他贪婪地又嗅了一口,发现不过瘾,把烟叼上了嘴,双手四处摸火柴,却是一无所获,周边的几个士兵都不抽烟,这让他很是郁闷,无奈地把烟从嘴上拿下,正不死心间,看见几个陌生的士兵往这边走来。

    山下太郎如看到救星一样,忙从地上站了起来,边走边用日语喊道:“你们谁有带火柴?”

    迎面向山下太朗走去的是几个警卫营战士假扮的鬼子,他们哪里听得懂日语,虽然知道这个走来的鬼子军官是在冲他们说话,但是没能明白他的意思,带头的战士对身边的几人点了下头,加快了步子,往山下太朗刚刚起身的那一块地方走去。

    “你们谁有带火柴?”山下太郎连问了三四遍,对面的几个人没一个回答他,看着已近在咫尺,眼神明显有问题的几人,山下和另一个发现有异的士兵两人几乎同时喊了出来:“支那人。”

    为首的警卫战士虽然听不懂他们喊的什么,但很明显人家已经辨别出了自己这些人,没等他们喊出第二声,手中的三八大盖已经扣响了扳机,边上端着歪把子的战士则是一口气将枪中的子弹打得精光。

    山下太郎被三八大盖射出来的子弹直接打穿,额头上的创口汨汨地流着红的白的物质,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到死都不愿相信,自己就这样去见天照大神。

    戴存祥本来和一些第七旅的伪军们在攀近乎,突然听到城内和城楼上两边几乎同时响枪,他将叼在嘴上的香烟直接吐在了前一刻还在称兄道弟的伪军脸上,手中的枪也直接顶上了人家的脑门。一营的士兵们见营长动手了,瞬间都摘下了帽子,纷纷对着身边的日伪军开枪,一时间整个北城门附近响彻了枪声。

    被这些“援军”突然的袭击,造成了北城守军死伤惨重,虽然也有人侥幸逃脱,但是也不妨碍戴存祥全面控制住了北城,待林原平几人押着满脸血的藤原来到时,一营和警卫营的人已经把两扇沉重的城门给打开了。

    佯装退去的赖文力在城外就能听到城内的枪声,他急得不行,可又没招,只得不断提醒躲着的士兵们打起精神,准备随时支援,直到看到城楼上摇晃起青天白日旗,城门大开时,他才放下心中悬着的巨石,一声令下,率着部队从北城突入了城中。

    孙玉民不知道北城已被攻破,他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城内伪军强行从南门冲锋,以为是鬼子声东击西,准备在北门突围,他也相信赖文力亲自镇守的北城外围不会出问题,所以即使是那边打的异常激烈,孙玉民都没有去管,若是铁牛把敌人放跑了,他这个团长也到头了。此时此刻,孙玉民对正过来汇报的邱泽华说道:“把你所有的炮弹都准备好,我要准备强攻济宁城了。”

    邱泽华敬礼后,转身就准备走,远远地115团通信兵就在狂喊:“北城被攻破了,北城被攻破了”

    孙玉民听得非常真切,但是他不敢相信,赖文力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能一下子攻破如此坚固且重兵防守的城池,铁牛还没这样的能耐。

    通信兵叉着腰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众人跟前,或许是太过于疲惫,又或许是太过于兴奋,他居然没看见人群中的师长。

    “陈营长,团长命令你们营一定死守住南城,不能让他们从你这边跑了。”通信员飞快地把话说完了。

    “小家伙,你们团长是怎么破城的呀?”孙玉民没有因为被人无视而生气,他现在只想知道这头黑牛是如何打进去的,自己身边本来就有熊一般的李铁胆,现在又多了牛一般的赖文力,孙玉民内心的喜悦可想而知。

    “是警卫营林营长和我们团长一营长戴存祥他们扮成鬼子的援军,混进了城里,这才没有大的损伤攻破了北门!”通信员回答时是满脸的得意,讲完了才突然发现问自己的居然是身挂将星的师长,虽然他没见过孙玉民,但在下面士兵中,脸上有特殊印记的师长早就被神化了。

    孙玉民听到了通信员的回答,恍然大悟,他一拍大服说道:“我早就应该想到是他出的主意。”小野原平投靠自己后,虽然改为了林原平,但其实自己对他一直不太放心,任命他当警卫一营营长也是让他时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

    出乎自己的意料,他竟然在如此关键时刻,帮了一个如此大帮,立了如此大功,真是没想到。

    孙玉民这一刻真的是很想,当面给这个平时正眼都不瞧一下的半鬼子一个拥抱,可惜的是他此时此刻正在城中奉力拼杀,无法得到如此“殊荣”。

    随着赖文力带着部队进城支援,以及在后续不断进城的部队攻击下,城中的鬼子和伪军也渐渐的丧失了斗志,在几个军官的指挥下,聚集在西门附近,准备强行突围。

    两个多小时的战斗,东北南三个方向的残敌都已肃清,只剩下了在西城一块负隅顽抗的日军和少量被逼迫的伪军,伪旅长黄小军也在这之内。

    赖文力只是以为这些敌军只是想拖到援军到来,才拼死顽抗。

    孙玉民则很清楚,这是鬼子在等天黑,想趁黑集中优势兵力,一波就突围出去。

    他自然不会让鬼子得逞,在西门外布置了重兵,并且命令城内部队暂停进攻,封锁住路线,等待着邱泽华上演炮击好戏。

    西城中还有不少民居,但是自战斗一开始,这些百姓们大多躲了起来,在战火中生存几乎成为了他们必备的一项技能。

    克虏伯75野炮的威力虽然没有日军150榴弹炮那么大,但是这小小一片区域内轰击,所带来的效果也蛮震撼人心的,加上口径更大的82迫击炮,不惜弹药的轰炸,让这些躲在西城这一片区域内的日伪军是吃定了苦头。

    黄小军被轰得是晕头转向,他手下几千弟兄死的死,降的降,剩余的被这一通炸又弄死了一大半,现在只有区区几百人还在自己身边。他顾不得鬼子临时指挥官的怒吼和冰冷的枪口,一意孤行的让手下举起了白旗,准备走出去投降。

    日军临时指挥官手中的王八盒子开出了两枪,硬生生的击中了挂着少将军衔的皇协军独立第七旅团旅长黄小军,这个背宗忘祖的家伙反转头来,似乎不敢相信这个小小的日军大尉敢开枪。

    绯红的血水止不住的从他背后两个枪眼往外冒,他感觉不到疼痛,反转手背摸了一把,看见满手的血,他嘴里恨恨地骂道:“小鬼子,我姓黄的替你们出生入死那么多次,得到的是这种结果吗?”

    手中的撸子朝开枪射他的鬼子连续开火,嘴里也在大喊:“兄弟们,弄死这些狗日的。”八发子弹被他一下子打光,全射在那个鬼子大尉胸前,随着枪声的停止,他的喊声也嘎然而止,人直挺挺地侧倒在地上,嘴里喷出一串串的血泡泡,全身不停地抽搐着。

    这些一直呆在黄小军身边的伪军大多是他的亲信,见自己的旅长,自己的大哥被鬼子军官打死,统统发了怒,手中的枪全都朝鬼子兵开火,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为数不多的鬼子兵几乎被全歼,侥幸逃过射杀的几十名鬼子兵们控制着几挺野鸡脖子和歪把子,疯狂的扫射着第七旅的伪军们。

    等枪声停下来时,几十名剩余的鬼子居然将人数在他们十倍以上的伪军们杀了个干干净净。

    孙玉民在望远镜中看到挑起白旗时,就下令停止了炮击,可没想到西城内忽然响起激烈的枪声,他以为是赖文力没有收到命令,正在强攻,顿时火冒三丈,派出小山子,让他去把这头黑牛找过来。

    小山子刚走没几分钟,赖文力带着林原平和戴存祥还有几名士兵,押着满脸是血的藤原来到了他的面前。

    孙玉民正欲发火,问赖文力:“里面怎么回事?不是说了暂停进攻吗?怎么还在打?”

    赖文力一脸茫然,回答道:“师座,我不知道啊,不是我们人开的枪。”他聆听了一会枪声,又皱着眉头说道:“师座,全是日式武器的响声,我们的人也有拿日式武器,分辨不出来是不是我们的人开的枪。”

    孙玉民何尝不知道林原平他们混进去时,是全套日式装备,自然也知道光听枪声是听不出来的,见这个二货装模作样好一会儿,得出个这样的结果,真是哭笑不得,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铁牛赖文力,说道:“还不派人去查明情况!”

    没等到赖文力派去的士兵回来报告,小山子先回来了,从他嘴里知道了鬼子和伪军自相残杀的一幕,也得知了在二营长的指挥下,已经将剩余的日军全数击毙。

    孙玉民大感痛快,连叫了三声:“痛快!痛快!痛快!”喊完之后,觉得还不够爽,冲着赖文力他们说道:“走,去看看残杀现场去。”

    林原平挡在了他的前面,说道:“师座,这个军官怎么办?”

    孙玉民这才记起他们押来了一个俘虏,问道:“这个鬼子俘虏什么人?”

    “他是济宁日军的最高指挥官,藤原纪由井中佐。”林原平回答道。

    “太好了!”孙玉民没想到惊喜一波接一波的到来,他走到这个满脸血渍的鬼子指挥官面前,看了两眼后,对林原平说道:“告诉他我是谁。”

    林原平朝藤原叽里咕噜了几句,同他对了几句话,对孙玉民说道:“他知道您是谁,不光他知道,第十师团甚至驻华日军几个司令部都知道您是谁。”

    “哦?”孙玉民大感意外,说道:“我有这么出名吗?”

    林原平回答道:“民国政府的中央日报上刊有您的照片以及战绩,被日军特高课收集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