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震惊武汉

    孙玉民一行没有即刻进城,他早就嚷着要去看鬼子和伪军自相残杀的现场,可是被进来送电文的唐春红给拦住了,她说道:“济宁城刚拿下,说不定还有残敌未肃清,师座你不能进城。”

    赖文力他们几个都是粗人,哪会想到这么细,见她这样一说,便无论如何都不让孙玉民进城,气得他开口大骂:“老子在战场上拼杀时,你们还在家挑粪呢。”可无论他如何大骂,赖文力和林原平两人加上一个唐春红死活不让他前进,无奈之下,他只得一个人坐在弹药箱上生气。

    等到他们所谓的济宁城已经安全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带着满肚子的怨气,孙玉民在众人的拥趸下来到了日军济宁指挥部。

    刚进门就被一个人扑到怀里,看到怀中的人,孙玉民才终于露出了笑容。

    小玉英从孙玉民的怀中挣脱出来,笑嘻嘻地说道:“大哥,想我了没有?”

    看到小丫头,让孙玉民先前的不快转眼被抛到脑后,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确认没有受伤后,说道:“想,一直在想你有没有捉弄虎子。”

    小玉英尴尬的笑道:“你说张小猫啊,那副怂样,打个仗都会受伤,一点用都没有!”说完了就要从孙玉民面前离开。

    “是吗?”孙玉民从小丫头的行为举止中看出了不对劲,他拉住了她的手说道:“老老实实地交待吧!你回来时,虎子就把经过用电报发过来了。”见她不正常,孙玉民试着诈诈她。

    果不其然,小玉英被孙玉民一诈就气鼓鼓地大骂:“好一个张小猫,敢出卖你姑奶奶,回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少废话,老实交待。”孙玉民在边上很严肃,声音有种特别的威严。

    小玉英低着个头,磨蹭着说道:“也没什么啦,他帮我挡了两颗子弹……”她一边说,一边偷看孙玉民的神情。

    “是吗?”孙玉民压根就不相信。

    “是……不是……是挡了……”小玉英有点害怕他的这种语气,声音开始有点发抖和哽咽,眼圈都开始泛红。

    “想哭是吗?你还记得在刘家村的江边说过什么吗?”孙玉民继续给她施加压力。

    小玉英听到这句话后,硬生生的把盈在眼眶中的泪水给逼了回去,她咬着嘴唇说道:“好了,我说还不行吗。他是帮我挡了一颗手雷嘛。”

    “什么?”不光孙玉民,屋子里的其他人都异口同声说道。

    小玉英被众人的反应吓了一跳,她说道:“我这不是看到那个鬼子军官要跑嘛,就去追,没想到还有没死的鬼子兵,那颗手雷爆炸时,虎子哥把我压倒在地上,他的手臂上被一块碎片击中了。”她先前“张小猫”的称呼被改成了虎子哥,可是这样子还是无法消除孙玉民的怒火,他的手指向指挥部旁边的一个小房间,说道:“你出发时我怎么交待你的?你全忘记了是吧?去那个房间里呆着,什么时候能记住我的话,什么时候才出来。”

    小玉英见孙玉民真的生气了,她急忙解释道:“虎子哥没有大问题,只是手臂受伤了,也不严重,陆姐姐派的随军医生都看过了。”

    “去不去房间呆着?”孙玉民没有再去看她,冷冰冷的说道。

    小玉英知道如果再说什么他也不会听,只会更加让他生气,忙推开了面前的赖文力和林原平,走进了那间屋子,末了还狠狠地将木门关上,呯地一声巨响,将屋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唐春红拿着文件夹走了过来,说道:“师座,58旅张旅长来电,说……”

    孙玉民举手制止了她,说道:“不用念了,你只需要告诉我116团伤亡如何就行。”

    唐春红快速地扫了一眼电文,回答:“阵亡五百零七人,受伤三百二十人。”她说完这两个数字后,又补充了一句:“大部分是在攻城时牺牲的,汶上的鬼子很狡猾,只出动了一半的兵力去救援济宁,所以攻城时,116团受到了重创。”

    孙玉民被小玉英这丫头一闹,本来愉悦的心情又变差了,现在听到了这个战损,十分的生气,一拳砸在桌子上,恨恨地说道:“一个旅长,想的没有一个营长多,真让人失望。”

    赖文力早就收到了自己部队的战损报告,一直没有汇报,现在看到孙玉民正在生气当中,更加不敢说了,偷偷地往林原平和董文彬等人身后缩去。

    孙玉民砸了一拳桌子后,发觉自己有点失态,便稍加收敛,继续问道:“59旅有消息没有?”

    唐春红摇了摇头。

    “新编一团呢?”他又问道。

    “也没有!”唐春红回答。

    济宁城这块最难吭的骨头都已被拿下,偏偏衮州方向的三个团只有邓东平还在保持联络,李铁胆和新编一团都没有消息,这让孙玉民很是不安,他喊过来小山子说道:“带一个班,现在出发,往岗头村附近搜索,看那头笨熊在干什么。”

    其实岗头村离济宁城不远,如果大规模交战,这边是依稀能听到枪炮声的。

    “师座,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己来了。”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孙玉民闭上眼睛都能听出来是那头熊的声音。

    “快给我滚过来。”孙玉民等他的消息已经等到有火,他没有看到人就已经冲门外吼叫。

    铁塔般的身形和一身脏兮兮的军装,连带进来的空气都带着些许硫磺硝石的味道。

    “师座,你看这是什么!”李铁胆边走边举着手中的一把日军指挥刀,耀武扬威地非常神气。

    孙玉民认得他手里是一把佐官刀,心里也大概清楚了一二成他的战果。

    看到孙玉民没有正眼瞧一下这把他视为最大战利品的刀,于是没趣地放了下来。可是心又不甘,走到赖文力董文彬他们身边时,把手上的这把佐官刀得意地亮了亮。

    林原平平常老让他欺负,经过这一仗后有了不少得意的资本,他讥讽道:“就一把破佐官刀,有什么好炫耀的,想要的话,我送你几把用用。”这件事情上,林原平真还没吹牛,济宁之战,打扫完战场后共收集到了五把佐官刀,要真送的话,倒还真可以送给他几把。

    “少磨叽,快说说战果。”孙玉民有点不耐烦。

    “报告师长,我部和新编一团在岗头村位置合击鬼子衮州援军,歼敌千余名,俘虏鬼子兵十三名,伪军二百余名。击毙鬼子少尉以上军官二十一名。”李铁胆很神气,得意洋洋地看着孙玉民。

    “战损呢?”

    “报告师长,我率领的118团阵亡二百一十二人,受伤近四百人。”李铁胆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终于没有了先前的得意样子。

    “也就是说,你带领的117团已经伤亡了近三分之一,对吗?”孙玉民没有给他一点面子,如此大的战损让他心里隐隐作痛。

    新编一团是在阻击,伤亡肯定不在118团之下。这还是在优势兵力的合围,伤亡还是如此之大,算上去居然和日伪军的战损达成了一比一,这是让孙玉民无法接受的。

    当新编一团团长报上来战损后,孙玉民当场就怒了,指着他和李铁胆发火:“你们俩人虽然不是同一个旅,但tmd都是我二十师的人吧,一个合围战死了这么多兄弟,你们俩还好意思腆着脸来邀功,我若是你们,早就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他骂完了这两人还不解气,继续骂道:“还有一个张小虎,把一个团都快打残了。即使是夺下了汶上又怎么样?用弟兄们尸体堆下来的战功,我宁愿不要。”

    指挥部里的军官们被孙玉民这一通骂给骂得灰头土脸。

    唐春红冒着大不韪,走到了孙玉民身边,对还在气呼呼地他说道:“师座,孙军长来电,询问战斗情况。”

    “他还不是怕我把他的家底败在济宁吗?不回电,让他多担心一会儿。”孙玉民仍在气头上。

    “师长,这不太好吧,毕竟他也是一军之长。”唐春红这女人并不畏怯火头上的孙玉民,大大方方的说道。

    整个屋子突然间宁静起来,连人们喘气的声音都听得非常清楚。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关进屋子里的小玉英,没有一个人敢说话,除了这个中尉电讯主任,她刚刚直接的反驳让李铁胆他们手心里都沁出汗来,生怕师座压制不住情绪,扇人家两巴掌。

    孙玉民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把战果和战损统计出来,以二十师的名义给孙桐萱和武汉军事委员会发报,并示如何处理被俘的日军大队长藤原。另外单独给待从室陈主任发报,请他斡旋补充兵源和弹药后勤物资的问题。”他说完话后,又自言自语道:“靠十二军恐怕是要等到明年后年喽。”

    武汉行营,忙碌了一天的陈布雷刚靠到椅子上小坐,办公室门口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秘书在门外喊道:“主任,大喜啊,大喜!”

    喜事?能有什么喜事,到处都是哀兵一片,到处都是求援军求物资求弹药补给的电文,把作为老蒋幕僚的他弄得是身心疲惫,劳累之余,偶尔也会想想自己的小女儿,想想和爱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掌心宝。

    “请进。”陈布雷心不在焉地习惯性地说道。不经意间的思念,让他眼前浮现出了小女儿的音容笑貌,心中也叹道:这丫头和姓孙的小子过的好不好啊?

    突然间冒出来的这个名字,让陈布雷打了个激灵,他猛然记起这小子应该在打大仗,莫非秘书说的大喜事与他有关。

    陈布雷赶紧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刚刚他那声请进声音不大,秘书没听到,还在门口敲着门,还一直兴奋的喊着:“主任,大喜事啊。”

    声音中透露着巨大的喜悦,把整个走廊两边办公室里的人全都惊了出来,纷纷站在门口往这边看。

    陈布雷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还没开口问话,秘书就兴奋的大声说道:“主任,姑爷打了大胜仗,连夺济宁、汶上、衮州三城,把日军济宁守军头目,大队长藤原纪由井都俘虏了。”

    “真的?”陈布雷不敢相信。

    “真的!这是发给军政部和军事委员会的捷报。”秘书递给来一张电文。

    陈布雷赶紧接过了电文,还没看,走廊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条走廊是待从室的办公区域,不光三室,其他待从室的人员全在这一片。平常基本上都是打死不相往来的人,现在在听到了这封捷报后,都由衷地鼓起掌来。

    陈布雷双手作揖,对大家表示感谢。毕竟秘书都喊出来是自己姑爷的大胜,人家都那么给面子了,自己不表示谢意就说不过去了。

    陈布雷飞快地把电报内容看完,随即问道:“还有吗?”他见电报内容上未提起自己,很不像孙玉民的风格,所以多问了一句。

    秘书先他一步走进了办公室,让陈布雷瞬间明白了还有私发给他的电文,他冲还站在各个门口看热闹的人拱了下手,就走回了办公室,顺手将门给带上了。

    一进到办公室里面,秘书从手中的文件夹里重又取过一张电文,双手递上,说道:“主任,姑爷那边来的。”

    陈布雷接过电文,里面讲明了他所需要的一些援助,从兵源到物资等,又陈述了很难从十二军以及等三集团军得到补充的理由,最后还附了句:我和小曼一切安好,勿念。看完后电报后,陈布雷深深地叹了口气,喃喃道:“这孩子呀,事事都考虑的那么细。琏儿的眼光真的很不错,这个孙玉民真堪当重用。”

    陈布雷把这封给他的电文折好,收到了中山装的口袋里,拿着那份捷报匆匆地往老蒋办公室那边走去。

    蒋光头听了陈布雷的汇报后,又拿过了他手中的电文仔细看了一遍,问道:“彦及,他汇报的都是真的吗?我怎么有点不敢相信啊。”

    陈布雷说道:“总裁,依我对孙玉民的了解,他不至于也不敢在军国大事上谎报,应该可信。”

    老蒋点了点头,捧着电文似有所思。正在此时,一个待从武官拿着一份电文跑到了办公室门口,叫道:“报告。”

    “进来!”老蒋看到了那人手中的电文,不知道又有什么紧急情况发生,有点不高兴。

    待了武官几步就迈了进来,站在老蒋面前行完军礼后,说道:“校长,五战区李总司令急电。”

    “念!”对于这个自己天生的对头,老蒋从来没有什么好感。

    “禀军事委员会并蒋委员长,我部第三集团军第十二军二十师孙玉民部于二月五日开始,发动了对敌鲁南地区日寇的攻势,至二月八日晚二十二时,共计收复巨野、嘉祥、汶上、济宁、衮州五城,歼灭日军三千余人,俘虏日军中佐以下官兵四十余人;击毙伪军六千余人,俘虏伪军三千余人;缴获武器装备无数;另俘虏和缴获已在运往郑州途中。此报!李宗仁。”

    老蒋再也没有任何怀疑,他抓着电文大声笑道:“扬眉吐气,扬眉吐气啊。”随即对陈布雷说道:“你马上就去安排,我要让胜利的消息传遍全国。”

    第二天,二十师大胜的捷报刊登在各大报纸的头版,那张已经刊登过的孙玉民的照片,再次进入了全国民众,甚至是敌人的视线。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