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风波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孙玉民得到被包围的鬼子在飞机掩护下,强行打穿了新编三团阵地逃跑了的汇报时,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把前来汇报的唐春红和正在整理战报文件的刘文智都吓了一跳。

    新编三团打得很惨,即使是冒着不断俯冲的敌机的扫射,和无处躲藏的航弹轰炸,也没有退缩一步。直到阵地上再也没有一个能动弹的人,濑谷启和赤柴八重藏带着剩余不足五百的残兵才逃了出去,当赖文力带着115团赶到时,剩余的鬼子和伪军们已经看不见踪影。

    是役新编三团自团长以下,全军覆没,只剩下了先前被抬下阵地的伤员们,得到这一消息后,整个野战医院都陷入了一片悲伤之中。

    新编三团自打巨野开始就一直护卫着师部,五个城的攻坚战和阻击战都未曾参加过,这才是第一仗就弄了个全团覆没,孙玉民痛得无法自已,连陈芸前来送饭都被他掀了桌子。

    小玉英这两天一直守着陆曼一直没有来过孙玉民这边,听到了士兵说师长发火了,才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看到陈芸正默默地收拾着地上的饭菜,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扫帚,说道:“陈芸姐,你去休息吧,这让我来做。”

    刘文智拦住了他,半拉半推地把陈芸和她带出了房间,轻声说道:“让他冷静冷静吧,一个团就这样没了,他心里不好受。”

    “孙玉民,你这个王八蛋。”远远地一个声音如传来,是一个小玉英都陌生的声音,她听到有人骂自己大哥,扯着嗓子就开始还击:“哪个不长眼的敢骂我哥,活腻味了是吗?”

    不同于先前骂人男声的粗犷,她的声音是异常的尖锐高昂,站在边上的陈芸和刘文智都不自觉的捂上了耳朵。

    出声骂孙玉民的是一个挂着少将军衔的军人,正被几个军官拥趸着往师部走来,他可能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还嘴,行走的过程中愣了一下,随即又继续往这边而来。他边上一个挂着中校军衔的军官老远就用手指着他们三人,口中骂骂咧咧:“哪个婊子养的说我们师座活腻味了?我看她是嫌活长了。”

    小玉英一听就炸了,从刘文智身后跳了出来,开口骂道:“哎呦喂,哪来的狗,这么厉害,敢到我们二十师来狂叫,恐怕是自己嫌命长了。”

    刘文智生怕她把事情弄大,忙挡在她身前,轻声说道:“别给大哥找麻烦。”

    小玉英听到了这句话后才没有继续出口相讥。那个中校也被旁边的一个上校制止,两个人才没有继续对骂。

    刘文智看到为首的是一名少将,便迎了上去,敬了个礼说道:“鄙人二十师参谋长刘文智,请问阁下是哪位?找我们师长有何贵干。”

    听到了挂着上校军衔的刘文智自报家门,少将也没有过于怠慢,还了个礼说道:“在下展书堂,奉孙军长之命前来援助你们二十师,可是……”他没有继续往下说,反而问道:“孙玉民呢?难道不敢见人,躲起来了吗?”

    “笑话,我有什么不敢见人的?”孙玉民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人也跟着走了出来,看着面前趾高气昂的少将,皱了皱眉头,一副不待见的样子,声音也是很不耐烦:“你是什么人?来我这做什么?”

    少将显得很惊讶,他没料到孙玉民竟会如此目中无人,不由得很尴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硬着头皮说道:“鄙人展书堂,和你同属十二军管辖之下。。。。。。”

    “你来有事?”孙玉民刚刚在里面听到了小玉英和人的争执,有心帮小丫头找回场子,他瞪了少将身边的几人一眼,继续说道:“刚听到有人站在我师部门口骂我副官兼秘书是婊子,难道说这话的人曾经在哪个窑子见过?”

    **条例中严禁军官纳妾和逛窑子,违者轻则降级降衔,重者入狱。

    所以当孙玉民说出这话来时,那个中校立刻低下了头,躲到了最后面。

    展书堂吃了个憋,心中很是不爽,见玉民问他,便回答道:”孙师长怕是贵人多忘事吧!展某人主不信你敢说没有接到军座的电文,敢说没接到五战区司令部的电文。”他一边说话,一边摘下白手套。

    孙玉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没人如果了自己的脑袋,说道:“看我这记性,把展师长和曹军长要来的事情给忘了,真是忙晕了,请不要见怪。”

    展书堂哼了一声,说道:“即然你已经收到电文,为什么还擅作主张,自行发动总攻,以致功归一溃?”见孙玉民仍未有请自已进师部的想法,他口中更加的不客气:“难道你二十师可以明着抗命不遵?”

    孙玉民见这个81师师长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心中顿感厌恶,说道:“就算我抗命,也轮不到你姓展的来教训我。”

    说完转身就往屋子里走去,边走边说道:“参谋长,送客。”

    展书堂气得大怒,将一双白手套扔到了地上,破口大骂:“孙玉民,你个王八蛋,早晚有你后悔的。”

    刘文智见他已经和姓展的撕破脸皮,也没有对他客气,故意大着嗓门,阴阳怪气地说道:“展大师长,请吧!”

    小玉英很是解气,她学着刘文智的样说道:“展大师长,请吧。”说完后又朝那几个随着展书堂来的人做了个鬼脸,没等人家反应,就抢先往外走去。

    刘文智看到小玉英着急得慌的样子,肯定是去弄什么把戏整人家,可这是军营,人家又是将官校官,弄出什么事来,谁都担当不起,他赶紧叫住她,厉声道:“总有一天我和师座都会被你害死。”

    小玉英先是心不甘情不愿,听到他的话后,抿嘴一笑,说道:“好了好了,放过他们了,这样你们俩总不会被我害死了吧!”

    孙玉民虽然出来给小丫头找回了场子,可心情仍未平复,他自己写了一封请罪书,叫来了唐春红,让他发到武汉去。

    看到手上这封电文,唐春红不知如何是好,她站在孙玉民面前不肯离去,也不说话,只是将手中的那张稿文翻来覆去的玩弄。

    孙玉民知道她是担心自己才不肯将手中的请罪书发出去,可是如此大疏忽和失误,就算上面宽恕了,自己的良心也会过意不去,3000多人的一个团只剩下了在医院的几百伤员,每每想到此处,他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样。

    小玉英和刘文智走了进来,陈芸则没有,她去重新帮孙玉民准备饭菜。

    看到了僵持在孙玉民面前的唐春红,刘文智走到了她身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唐春红把手中的电稿递给了刘文智,说道:“这份电文不能发,五战区司令部和军部正在找借口整他呢。”自打那天替陆曼凶过孙玉民后,这个女人就不再称呼他为师长,总是一个他或者是直接叫名字。

    小玉英看到屋子里气氛的冰冷,也不敢说话,抄起扫帚打扫被孙玉民掀桌子掉到地上的饭菜和已经打碎的碗碟。

    刘文智扫了眼电文,全是些对不起党国栽培,自请处分的内容,满篇都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扛的措辞。

    他把电文重新又递回到她手上,说道:“就照原文发吧。”

    唐春红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疑问道:“可是……”

    刘文智没待她说话,做了个让她停的动作,然后开口说道:“发完了那封电文后,再把这张电文马上发过去,越快越好。”他从堆满地图和绝张的桌子上找出了一封电稿,走了过来,递给了唐春红。

    “什么东西?”孙玉民和唐春红异口同声问道。

    “战报!”刘文智回答道,他说这话时,已经往自己的椅子那边走,头都没回。

    …………

    陈布雷收到孙玉民告罪的电文后心情很沉重,他都被其中的内容所震惊,从政多年来,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一封这样的电文,别的人生怕担上一点点责任,他可好,把所有的责任都一肩扛。

    这个准女婿出了一道难题,自己该怎么办呢?是原文递到老蒋那还是替他隐瞒下来?陈布雷一下子失去了主意。

    原文上报的话,万一老蒋恼羞成怒,自己到时怎么给他解脱,怎么给他分辩?

    不原文上报,戴笠那些爪牙可不是吃素的,到时不光孙玉民有难,自己恐怕也是脱不了干系。

    正当他苦思对策时,秘书又送来了一封电文,陈布雷没心思去看,让他放到桌子上,秘书看出了他有心事,不敢说话,可末了还是没忍住,他说道:“这封电报也是姑爷那发来的。”

    陈布雷被他这句话惊了一下,赶紧拿起电文,飞速地看完了上面的内容,原本紧锁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哈哈笑道:“这小子,给我来这一奔,有如此大捷,还怕丢一两个团么!”

    他从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对正满脸疑惑的秘书说道:“愣着干什么,帮忙整整衣服,我要去总裁办公室。”

    老蒋听完了陈布雷念的孙玉民的请罪书,叹道:“可惜了呀,可惜!”

    陈布雷摸不准他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也没敢答话,站在一边,看着正在踱步的老蒋。

    “彦及,你怎么看待他这封电文?”

    “总裁,战场上的情况千变万化,且不论孙玉民他还这么年轻,就算诸如像德邻这般久经战场的老帅,也难免不会犯错。濑谷启跑了,只能说他命不该绝,我相信下一次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彦及啊,我知道你一向不徇私情,但在孙玉民的这件事情上,你还有带了点主观情绪啊。”老蒋多疑的天性又露了出来,连跟了他这么多年的陈布雷,有时他都不是特别愿意相信。

    “总裁,我没有,您先把另外一封电文看完,就知道我所言不假。”陈布雷从文件夹里又拿出一张电文,恭敬的递上。

    老蒋没有接,只说了声:“你念念吧,我不想再看到这些让人高兴不起来的电文了。”

    陈布雷听到老蒋如此说法,呆了一下,随即展开电文,朗声念道:“报蒋委员长并军政部何长官,我部汇同八十一师展书堂部,五十五军曹福林部,于二月十四日对衮州城下被围的日伪军发动了全面反攻,截止发稿时为止,歼敌数如下:摧毁日寇战车中队坦克、装甲车六辆;摧毁日寇山炮中队、野炮中队各一,缴获山炮和野炮若干门;歼灭日寇四千余人,伪军七千余人;除敌首濑谷启和赤柴八重藏以及数目不详一部突出外,其余所部均被击溃。另缴获武器弹药无数,汽车等物资一批。我部伤亡亦为惨重,新编三团全团自团长以下,全体殉国,只剩下五六百伤员。其余各团伤亡均过三分之一,战斗力急速下降,恳请调防休整补充。此报。第三集团军二十师孙玉民。”

    老蒋从先前的不屑一顾,到逐渐的眼里放出光来,到后来的眉开眼笑,他嘴里不停地叫着:“好!好!”

    陈布雷把电文才念完,老蒋就说道:“如此大胜,是开战以来绝无仅有的,他为何还要请罪?”

    陈布雷摇了摇头,没有回话。

    老蒋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后,坐了下来,说道:“二十师此战虽未全歼敌寇,但却重创了第三十三旅团,孙玉民非但无罪,更应嘉奖。”

    “总裁,不妥。”陈布雷第一时间就反驳道:“您说的,不能让李宗仁和孙桐萱难堪,我倒是认为应当奖励81师和55军,至于孙玉民则应该重罚,做点样子给李孙二人,以及那些睁大眼睛瞧热闹的人看。”

    “这样做,虽然可以让李宗仁等人闭嘴,但是你让诸如陈诚、胡宗南、汤恩伯这些人怎么想?桂系虽然重要,但是党国的底座还是他们这些人啊,如果让嫡系都寒心的话,我还如何掌控全局?”老蒋摆了摆手,否决了陈布雷的说法。

    “那该如何?请总裁示下。”陈布雷见老蒋把孙玉民和陈诚他们三人相提并论,已经全无担心,他乐得让老蒋自作决定,省得自己头疼。

    “彦及,你以军事委员会的名义去电,嘉奖81师、55军、20师,并且给予现金大洋和物资等补充,具体数目由你和何应钦、孔祥熙三人拟定。你们要注意,特别是要重奖展书堂和曹福林二人,虽然人家只是白跑了一趟腿,但是面子要给足人家。再将孙玉民的师长降为代师长,军衔则不变,语气上要重一些,处罚手段则越轻越好。”待陈布雷在文件夹上停笔以后,他又说道:“另发一封电文,以我个人名义,颁发孙玉民青天白日勋章,奖励大洋十万块。”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