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根叔和杨队长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接连派出了两支分队去完成不同的任务,让孙玉民心中很没底,特别是小玉英这边,他生怕她会有什么闪失。

    担心了半天没有任何音讯和下文,让他很着急,刚想让小山子去通知董文彬和林原平过来,却接到了展书堂的电话,话里话外都在夸他和小丫头,还说道:“孙老弟,我愿意用一个营的人员和武器装备来换你这个妹妹。”

    孙玉民很生气,她反问过去:“我出一个营的兵力和武器装备换你老婆孩子,你肯吗?”

    电话里展书堂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老弟,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是我出一个营的兵力,换她到我81师来当军官,至少给她一个团长干干。”

    孙玉民这才知道误会了人家,陪笑道:“你太抬举这个小家伙了。”

    挂完展书堂的电话后,孙玉民悬在心上的两块巨石终于放下了一块,小丫头没事,张全那边倒底是个什么情况呢?

    ……

    根叔和杨队长派出去的人走了一上午都没有带来消息。

    这让张全带来的**士兵很是焦急,几个等得不耐烦的围到了张全身边,有人问道:“队长,这帮泥腿子靠不靠得住啊?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消息?”

    张全和另外两名老二营的战士是一点都不着急,非常轻松的样子,见张全没回答人家的话,一个战士替他说道:“放一万个心,人家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熟得像自家后院一样,他们找不着,换我们去更白瞎。”

    张全微笑着冲问话的士兵说道:“他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根叔和杨队长带来的人聚在了一团,他们不屑于和这些**士兵呆在一起,如果不是上级的命令,怎么可能和这些他们认为的“白狗子”在一起呢。

    已是中午,两边都开始自顾自的准备中餐。二十师由于孙玉民他们不克扣军响和伙食钱,所以士兵们的生活水准相对来说是很高的,这次出来执行任务,士兵们都带了足足一天的口粮:炒米。

    游击队这边则是差得多,用铁锅烧了一大锅水,倒进去了一点玉米面,然后放了一些不知名的野菜,煮成了一锅野菜糊糊,即使是这样,还不够每人盛半碗。相比起**士兵用牛肉罐头熬成的一锅汤,就着大把大把炒的香喷喷的炒米,间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张全他们三个人看不下去,解下自己身上的粮食袋,端起已被**士兵捞得不剩几片牛肉的汤送了过去。

    根叔是过来人,他对张全三人笑了笑,然后又低下头去喝他的玉米糊。杨队长这个小姑娘则不领情,扯着嗓子说道:“怎么端来的怎么端回去,我们虽穷,可也不会穷得连骨气都丢了。”

    张全一点办法都没有,见这个小姑娘铁了心的不接受,只得走到她身边,轻声说道:“同志,我们三个都是自己人,是延安派过来的。”看到她张嘴就要大声喊出话来,张全忙伸手捂住她的嘴,继续说道:“我们执行的是秘密任务,不要声张,这件事情只能你和根叔知道。”

    见这个小姑娘队长点头,他才放开了手,刚一起身,突然觉得一股力量从后背传来,身子跟着就飞了起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杨队长眼睁睁地看着张全被自己队伍里的长庚给踢倒,赶紧挡到了块头块脑的长庚身前,怒叱道:“你干什么?”

    “这个白狗子他刚刚欺负你。”长庚说道。

    “张队长在和我开玩笑,你以后别瞎打人行吗?”杨队长白了这个傻大个一眼。

    她赶走了长庚以后,赶紧扶起了张全,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张全被踹了一脚很是生气,可在地上时听到了二人的对话,才发现是自己唐突了人家,怒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嘴里还不停地道歉:“刚刚是我不好,忘记你是女的了。”

    杨队长没再说话,走到了根叔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根叔一边听着她说话,一边朝张全三人看了几眼,等杨队长话一说完,他就起身走了过来,大咧咧地朝游击队员说道:“友送来了粮食,大家就别客气了,给分了吧。”

    两边的人都还在吃饭时,陆续有派出去的人回来报告,都没有找到鬼子炮兵,只剩下了根叔这边还有最后一拨人没有回来,希望全都在这一点上了。

    饭后休息了不到一刻钟,张全这边派出去的暗哨背了一个人回来,正是根叔这边没回来的人,他急问自己的哨兵:“怎么一回事?”

    哨兵回答:“这个人是跑来的,可能是跑的太远太久,累倒的。看到我的军装,他只说了一句话就昏倒了。”

    “什么话?”

    “他说带他来找根叔。”哨兵回答。

    根叔早已经在那被放在地上的人身边,不停地喊着:“柱子,醒醒,柱子你给我醒醒。”

    杨队长扒开众人,蹲了下来,大拇指狠狠地朝昏倒在地上的这个人的人中按去,只一下,这个叫柱子的人就被疼醒。

    根叔见这人醒来,两眼放出光来,急促地问道:“柱子,找到鬼子炮兵阵地了没有?”

    “根叔,找到了,鬼子的炮兵阵地在任张庄那里。”柱子有气无力地回答。

    “什么?怎么会在那里?”根叔大感意外。他站了起来,对边上一个游击队员说道:“快把给柱子留的饭端来,还有汤。”

    张全和杨队长也起了身,问根叔:“任张庄在哪里?你为什么这么惊讶?”

    根叔没说话,他从地上捡了几个大小不一的石块,放较大的一块石头在地上,说道:“这是巨野县城。”接着放了另一块稍大的石头在代表巨野的石头上方,说道:“这是麒麟镇。”紧跟着根叔又放了一块小小的石头在代表麒麟镇的石头的左上方,说道:“这是我们所在的位置。”最后一块石头被他放到了和麒麟镇平行的右边,摆好石头后,还在最后一块石头旁边划了一条线,说道:“这就是任张庄所在的位置,旁边不远就是洙赵新河的下游。”

    这幅简易地图清晰明白,张全一看就发现了问题,他有点不解,为什么鬼子会把炮兵阵地设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而且是和步兵呈平行的状态,难道他们不怕和中**队遭遇吗?

    他看不明白,不代表别人看不明白,根叔用一根枯枝试着量了一下麒麟镇到巨野县的距离,接着又量了下任张庄到巨野县的距离,最后又以任张庄鬼子炮兵阵地为中心点,画了一道圆,这一下张全和杨队长都明白了鬼子的居心叵测,原来根叔画的那个圆,把巨野县城和麒麟镇都框了进去,这是鬼子的一记秒招啊,不管**是防守巨野城还是反攻麒麟镇,只要枪声一响,所有的部队全都会暴露在他们的炮口之下,成为待宰的羔羊。

    张全想明白了这一点,吓得浑身冒冷汗,他叫过来一个士兵,说道:“赶快回去报告师座,鬼子炮兵阵地在任张庄。”

    根叔是他们几个为首之人中最有城府的,看到张全和杨队长都没了主意,就当先说道:“任张庄离这有近二十公里路程,还要穿过鬼子的封锁线和公路,我们得赶快出发。”

    张全和杨队长连忙附和,三个人各自整顿自己的部下,一起出发。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急行军,绕过了麒麟镇周边的鬼子封锁线,穿过了两条不断有鬼子车队经过的公路,终于到达了柱子所说的鬼子炮兵阵地附近。

    任张村是周围一片都算得上较大的村子,足有一二百户人家,村里大都是任姓和张姓人家,所以才会被叫做任张村。

    村南约一公里是洙赵新河,西南约两公里左右是另一个叫任李村的村子;任张村的西边有一片大林子,林子到村子之间有一大片开阔地,本来这块地是麦田,但是现在被鬼子弄了一个炮兵阵地,阵地上立着二三十门火炮;村子东头是更大一片田地,也是任张村村民赖以生存的根本;村子北边则是村口,唯一一条泥巴路便是从这弯弯曲曲地通向其他地方。

    张全他们在柱子的带领下来到了任张村周边,把战士们安顿隐蔽好以后,就让柱子带着来到了一处高点,从望远镜中他看见了鬼子炮兵阵地边角的几根炮管,还有炮兵阵地四周,里三层外三层的鬼子战壕和重火力点。

    张全看到防御如此严密,心里不仅倒吸一口凉气,不要说自己这点兵力不够人家填牙缝,再来一个团也白搭。

    正当他们三人一筹莫展时,远远地就听到了鬼子炮兵阵地上响起了急促的哨子声,张全心里咯噔了一下,鬼子炮兵要开炮了。

    杨队长毕竟是个小姑娘,听到哨子后有些紧张,焦急地问道:“是不是鬼子发现我们了?”

    根叔也是满脸关切地看着张全,等着他的回答。

    “没有,鬼子没有发现我们,这哨子是他们的集合声,他们要准备开炮了,就是不知道要打哪儿。”张全回答道,他叹了一口气:“炮声一响,不知道哪儿的部队又要遭殃了。”

    果然,就在张全不停地记着鬼子战壕的兵力部署和重火力分配点时,“轰隆”一声巨响从炮兵阵地上传来,他们隔得那么远都被吓了一跳,耳膜也被震得隐隐作痛。

    张全对根叔他们三人说道:“这是第一发试射,鬼子校正弹着点后,就是正式的炮击了,你们等下一定得把嘴张开,否则听力会受损的。”

    “不能让他们这样毫无顾忌的开炮!”根叔没有听张全说什么,嘴里嘟囔了一句话出来。

    看到张全和杨队长还有柱子都盯着自己看,他又说道:“一发炮弹打出去,阵地上的士兵就要倒一大片,我们得想办法加快速度干掉这个阵地。”

    杨队长满脸愁容,说道:“根叔,你看,无论从哪边进攻鬼子阵地都有一片这么大的开阔地,强行进攻只能是成为鬼子兵的活靶子,没法打呀。”

    柱子在边上附合她的话:“是啊,根叔,我们这点人还没冲上去,就得全部死光在冲锋的路上。”

    根叔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这点人扔进去就扔进去了,只要能打掉这个炮兵阵地,那也算值了。”

    第一发炮弹发射过后的几分钟内,都没有再听到再次发射的响动,只能和见鬼子兵在火炮边上不停地忙禄着。

    杨队长突然说了一句:“如果是在嘉祥境内,我绝对要去摸摸鬼子的老窝。”

    “怎么摸?”张全没好气的说道:“这个架式,连只鸟都飞不过去,何况是人!”

    杨队长柳眉一扬,毫不客气地回答:“人和鸟过不去,但是老鼠和穿山甲能过得去。”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根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对柱子说道:“快去把赵老蔫和大喜子找来。我记得他们说过他们村……”看到张全、杨队长用诧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他解释道:“这俩人都是这个村子的人。”

    一听说可能有办法,张全差点没兴奋得跳起来,搭着根叔的肩说道:“如果能破了鬼子炮兵阵地,我让我的上级给你们请功,那你们就算是一炮打响了。”

    根叔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请功有什么用,只要能把鬼子从巨野从济宁从山东从中国赶出去,我宁愿战死在这。”

    “根叔,你别瞎说,我们都会好好的。鬼子炮兵也会被我们干掉的。”杨队长见根叔有点情绪不高,忙着安慰。

    轰隆,轰隆隆……

    她的话音未落,鬼子炮兵阵地上响起了巨大的炮声,不同于先前只有一门炮的试射,这是一连串的炮击,二三十门炮依次发射出一枚枚炮弹,带着锐利的破空尖叫,落向远处不知道哪一块**阵地上。

    巨大的声音让近在咫尺的三个人都无法用语言沟通,张全做了个撤退的手势,率先从这地溜了下去。

    根叔让柱子找的两人被带到了仨人面前,从他们嘴里得到了令人激动的消息,早在半年多前,任张村和任李村的地道就都修到了林子里,因为同是任姓居多,两个村子的地道,在林子里连到了一起。任张庄因为是个大村子,至少有两条地道通过了鬼子炮兵阵地的下面,稍显麻烦的是没有在这片空地上留下出口,如果要攻击鬼子,还得重新开口,想开出口又不让鬼子提前发觉,是个不小的难题。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