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夺回麒麟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孙玉民正在指挥部和来访的展书堂说话,不停地安慰这个学小丫头样,派出一支小部队去袭扰麒麟镇日军,结果被一顿炮击打得几乎全队覆没的81师师长。

    “孙老弟,你说邪门不邪门,你的部队去烧鬼子尾巴,他们屁都不敢放一个,老子的人去放了几枪冷枪,鬼子居然动用重炮轰,真tmd倒霉,亏了我一个营,真心疼死我了。”展书堂说道。

    “展兄,你恐怕不只放了几枪冷枪吧,我听说都架起了几挺重机枪,准备吃掉人家的搜索分队。”孙玉民笑道。

    展书堂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孙老弟,什么事都瞒不了你,这下老哥哥我可吃了个大亏,一个营外加三挺……”

    孙玉民正在倾听展书堂的话语时,门外小山子喊了声报告。

    展书堂停下了说话,目光跟着看了出去,瓢泼大雨下孙玉民的警卫员站在门口,一动也未动,哪怕前面几步就是屋檐,他心中不由感叹道:人家的兵为什么就这么优秀呢!

    “什么事?进来说话。”孙玉民见他那副样子,心里有点感觉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山子没有进屋,只站在门口说道:“师座,张全他们回来了,还带着几十个泥腿子,陈姐见了他们后一直在流眼泪。”

    雷声时不时地还会响起,已经下了两三个小时的瓢泼大雨仍未有减弱的趋势,展书堂来时都已经被淋湿,自然不会冒雨返回什么都没有的阵地上,看到孙玉民听到说某个姑娘一直在流泪后,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展书堂心里直想笑:这小子也有软肋呀,我先前还以为是个圣人呢,原来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的同道中人。

    “孙老弟,你有事就先去忙,不用管我。下这么大的雨,为兄只得多叨扰一会。”展书堂说道。

    “这怎么行呢。展兄在此,玉民哪敢失礼。”

    “你我兄弟就别那么客套了,你先去忙,刘参谋长陪着我就行了。”

    “师座你去看看吧,省得担心。”一直在一边相陪的刘文智也劝道:“展师长这边我一守会好好招待的。”

    人家已经这样说,孙玉民自然不会再推却,他对展书堂说道:“那我这暂时失陪,请展兄多多担待。”

    说完以后就朝指挥部边上的小房间喊道:“丫头,快出来,跟我去趟陈芸那边。”

    累了一天的小玉英正和衣躺在孙玉民的被窝里呼呼大睡,直到他叫了两遍才被唤醒,打着哈欠揉着眼睛,像条跟屁虫似的跟在孙玉民屁股后面,往陈芸她们所居住的房子那边走去。她很幸运,有一个永远都在关注她的半鬼子帮着打伞,她则没去注意到林原平半边身子都被暴雨淋湿。

    孙玉民收伞走进房间,看到一屋子的人都含着眼泪,里面甚至有两个他不认识的人。

    看到孙玉民走进来,屋内的人纷纷站了起来,给他让了条路,陈芸则没有站起来,坐在自己的床上,双眼里面盈满了泪水,她的身边则站着邓秀芬。

    孙玉民走到了她的身边,俯下身轻轻地问道:“芸儿,怎么啦?什么事这么伤心?”

    陈芸的眼睛都有点红肿,声音里带着沉重的鼻音:“玉民,根叔牺牲了!”

    孙玉民感觉到莫名其妙,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也不认识这个人,他心想:这个根叔难道是芸儿的亲人?又或者是她的上级?

    邓秀芬看到他完全处于懵懂的状态,说道:“孙大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她招呼杨队长和柱子过来,指着她们说道:“这两位是嘉祥游击队杨队长和巨野游击队的柱子。”然后又向他们二人介绍道:“这位是**二十师师长孙玉民,也是芸姐家的那位,你们可以叫他孙师长,也可以叫他姐夫。”

    孙玉民微微一笑,向二人伸出了自己的手,说道:“谢谢你们来看芸儿。”

    杨队长和柱子在来时的路上就听说了陈芸,也知道她也是延安那边派来的,并且和**二十师师长关系非浅,但是没想到两人之间关系竟然如此亲密。当孙玉民的手伸过来时,两个人同时握了过去,又尴尬的同时放弃。两人的窘样把陈芸都给逗笑了,屋子里先前的悲伤气氛就这样被打破。

    孙玉民没有继续伸着手,改成招呼人家坐的手势,说道:“刚才芸儿说根叔牺牲了,那现在你们能告诉我根叔是谁了吗?”

    邓秀芬本想让杨队长来说,被她阻止,小女孩能当上游击队长,自然有她的胸襟和主见,柱子被她推了起来,说道:“他是根叔的人,跟着根叔蛮久的时间了,这次战斗他全程参加了,由他来讲是最合适的。”

    孙玉民点头赞同她的说法,陈芸和其他人也都默认了,柱子这才开口讲话:“根叔是我们巨野游击队的队长,虽然我们这支队伍组建的时间不太长,但是其实我们这帮子人跟着根叔一起很久了,以前是团结在一起,不受外姓人外镇人欺负,后来鬼子来了,根叔他就带着我们开始到处打游击,也正是他的努力,我们这支队伍成了附近游击队中实力最强的一支。”他说这话时,还看了杨队长一眼,似乎在担心自己的话会伤害到别人。

    这个微细的动作让孙玉民看在眼里,让他对gcd人的好感又多了一些。

    “这次我探到了鬼子的炮兵阵地设在了任张村,根叔当时就有了舍身成仁的打算。外乡人不知道,但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大半辈子的根叔却了解,任张村的地下曾经是个煤矿,军阀混战时期曾有人在这边釆过矿,后来井里透水,死了一两百个矿工后,再也没人愿意下矿井,慢慢的这个矿也就荒废了。”

    柱子走到了自己刚刚坐的位置,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矿井虽然荒废,井口也被封闭,但是地底下还是被釆出去很多煤,也就是说,任张村甚至任李村下面都被空的。”

    “鬼子炮兵阵地防守这么严密,凭当时我们三股人马,想要攻进去,无疑是比登天还难。所以一开始根叔就打算和鬼子们同归于尽在矿洞里。”

    “任张村和任李村相连的地道其实只是当年矿道上的基础上改建的,这是根叔没想到,当赵老蔫和大喜子两个本村人把这些事情告诉根叔时,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说完这段话时,他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张全和他的四名战士,说道:“你先前看到我们在争吵时,一定很奇怪吧。那是大家在抽生死签,抽到死签的人要跟着根叔他去炸地道和矿井。”

    孙玉民本来想问为什么不把炸药安置好,点了引线再跑出来,可一想到这个时代还没有定时炸弹这概念,且定向爆破也不能实现,只能用这种笨办法用人命来填。

    不用说孙玉民都已经知道了结果,根叔和他带着的那些人一定是分段引爆,最后将整个矿井炸塌,陪着几十门重炮和一个多大队的鬼子,一起葬身了这个荒废了多年的煤矿。

    “你们放心吧,我不会让根叔白死。”孙玉民眼中闪烁着精光,他对随他而来的小玉英和林原平说道:“通知团级干部,马上指挥部开会。”说完话,他走到陈芸身边,当着众人的面捧着她的手说道:“芸儿,我这段时间分不出精力照顾你,你自己千万要小心。”

    陈芸点了点头,说道:“你也是。”

    “嗯,我知道。”孙玉民放开她的手,转身欲走,却又停了下来,深情地望着她,嘴里说道:“还有,好好照顾你肚子里的,我们的孩子。”

    ……

    指挥部里。

    会议桌两边端端正正地坐着刘文智、李铁胆、吊着胳膊的张小虎、邓东平、孙杰海、赖文力、刘家华、李天喜、董文彬等人,首位上坐着孙玉民,他的对面坐着那个上面派下来的政治处主任,唐春红和小玉英分坐在孙玉民身后,手上都拿着一个本子记录着。

    “有个好消息,我们先前派出的一支分队,在gcd游击队的配合下,端掉了鬼子的炮兵阵地。”孙玉民说道:“大家都知道,鬼子要是没了炮兵,那就是没了爪子的猫,没了毒牙的蛇,我们还用怕他们吗?”

    指挥部里除了孙玉民的声音外,就只剩下了众人沉重的呼吸声,坐在孙玉民对面的政治处主任感觉到了异常的压抑,这种感受是他以前从没有过的。

    “为了让鬼子的炮兵再也发射不出一发炮弹,gcd党领导下的巨野游击队作出了巨大的牺牲,队长根叔带着二十多名战士舍身成仁,和鬼子的炮兵阵地同归于尽。”他没在乎自己说这些话时,对面那个政治处主任满脸惊愕的表情,和浑身不自在的样子。

    “人家用性命替我们赢来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不加以利用岂能对得起英雄的在天之灵!”孙玉民站了起来,神情异常严肃,他开始下达作战命令:“59旅117团邓东平部58115团赖文力部以及58旅新编一团李天喜部,立刻出发。分三面进攻麒麟镇,孙杰海炮团即刻炮击麒麟镇。不管你们四个人怎么样打,总之两个小时内我要站到鬼子的阵地上。”

    被点到名的四个人敬完礼后,快速地离开了,孙玉民接着又说道:“58旅张小虎率116团作预备队跟随我行动。”

    “是!”张小虎站了起来敬礼答道,还得意地朝李铁胆看了看。

    当二十师的部队冒着大雨从展书堂八十一师的阵地上通过时,他看呆了,不知道孙玉民又要唱哪一出,急忙要通了二十师师部的电话,对着话筒问出了一堆问题,压根就就没问接电话的是谁,当他倒豆子似的把话说完,电话那边传来了刘文智的声音:“展师长,我们师座已经亲自上阵,他带的部队应该快要经过你们阵地了。”

    展书堂一听到说孙玉民亲自上阵了,心里顿时大喜,一放下电话就大喊道:“参谋长通知几个旅长团长赶快过来开会。”

    参谋长被他这突如其来一嗓子吓了一跳,问道:“师座,怎么了?什么事让你如此兴奋。”

    展书堂满面笑容,说道:“孙玉民要去吃肉,我们去当个不速之客,分他两块肉吃吃,光喝汤哪能吃饱呢,你说是不是。”

    参谋长被他这话逗乐了,说道:“师座,您就别打哑迷了,说说吧,我们怎么去分孙玉民碗里的肉?”

    “孙玉民这次亲自上阵,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你认为他那帮子土匪一样的手下会让他来吗?”展书堂显得对二十师了如指掌一样,继续说道:“刚刚过去的二十师新编一团,是不是直奔麒麟镇方向?”

    参谋长答道:“是的,师座。”

    “这就对了,才过去一个团,孙玉民又亲自带了一个团过来,这摆明着要硬吃麒麟镇的鬼子了,以我对他的了解,恐怕进攻麒麟镇的不只这点兵力,其他方向估计也准备了不少部队。”展书堂说道。

    “照您的说法,麒麟镇的鬼子已经是孙玉民碗里的,那我们怎么才能分到他的肉呢?”参谋长问道。

    展书堂哈哈笑道:“这太简单了,孙玉民不是要从我们阵地经过吗?我们俩带上一个团,要么带上一个旅,跟着他一起行动就得了。”

    队伍中的孙玉民连打了几个喷嚏,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赖上了。

    下了一整个下午的雨终于停歇,麒麟镇鬼子阵地上的士兵们也陆续地换了防,刚从阵地上下来的鬼子兵们浑身**的,垂头丧气的往镇子里走着。

    下午冒着大雨去支援的帝国陆军勇士们回来之后,个个都是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从他们的口中传出了令人无法相信的事情,整个炮兵联队和担任阵地守备的步兵大队突然失联,他们的阵地上多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深不见底,所有的人,所有的炮都不翼而飞,连村子里的村民都突然消失。

    消息传回来后,让整个麒麟镇的日军部队都陷入到恐慌之中,不仅害怕炮兵的遭遇发生在自己头上,更多的是担心没有了炮兵的支援,孤军突出的他们,将会得到中**队什么样的打击。

    换防下来的鬼子兵们还未走进镇子,天空中就传来了尖锐的炮弹破空声。

    孙玉民为了端掉麒麟镇的鬼子,真的是下了大本钱,连从未动用过的105mm口径榴弹炮都用上了,虽然没有鬼子150mm口径榴弹炮那么凶猛,但是足以让他们喝一壶了。

    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孙玉民二十师由川军改编的新编一团就率先攻进了麒麟镇。

    是夜,中**队没有停下脚步,一路追赶着往嘉祥逃窜的鬼子。

    在二十师和八十师强大兵力的压迫下,又因为缺少炮兵的辅助,福荣真平率部主动放弃了嘉祥县城,全员退回了济宁城。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