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信用危机

    武汉行营。

    陈布雷前些日子得到济宁、衮州汶上三城一夜之间被日军攻破的消息时,他心中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早早地让孙玉民退兵到荷泽休养。看着一封失城失地的战报不断地从待从室往老蒋办公室送,他知道里头的那位该发火了。

    果然,当81师放弃嘉祥后,老蒋的怒火终于摒发,当着俞济时和陈布雷的面开口怒骂:“当初抢孙玉民功劳时争先恐后的也就算了,现在丢城失地也争先恐后,他们难道忘了,这些城是二十师损失了几千人才拿下的吗?”

    “校长,要不让守荷泽的孙玉民重新出兵,狠狠地打击下鬼子的嚣张气焰?”俞济时宽慰他道。

    自教导总队被打残后,**为数不多的王牌主力就数俞济时的七十四军,同为浙江人,老蒋对这个学生兼老乡外加亲戚十分地看重,向来他的意见都会比较重视。

    “不可不可!”陈布雷连忙反对,他内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让孙玉民再去填那个窟窿,上次孙玉民立了大功还受了大委屈,这让陈布雷非常的不爽,所以当俞济时一提出来让孙玉民上时,他立刻跳出来反对。

    “彦及啊,我知道你对上次的事还耿耿于怀,可是作为党国的栋梁,吃点亏受点委屈不是很正常吗?”老蒋说道。

    “总裁,我不是这个意思,您误解我了。”陈布雷赶忙解释:“日军在鲁西南寸步难行,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二十师的几次胜仗,把他们给打疼了、打怕了,现在二十师正在鲁豫边界设防,防止日军乘夺取山东之势,举兵侵犯河南。如果此时此刻仓促调动,那孙玉民苦心经营的防线转眼就白费了,而且由二十师来主攻,效果不一定很好,万一他辜负了总裁的期望,损兵折将事惹得鬼子举兵入豫才关系重大呀。

    陈布雷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利害关系陈述分明,让老蒋一下子沉默了,不再说话。

    “彦及兄,你是个文人,不懂战场上的事,虽然刚刚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作为一名军人,作为一名党国的高级军官,我相信他自己会有决断。”俞济时插嘴道,见蒋陈二人的目光全在自己身上,他继续说道:“我研究过孙将军的战例,从淞沪战场到南京光华门,以及二十师最近的一系列战斗,里面可以清晰地显示到他作为指挥官不甘吃亏的性格和战术战法的出其不意。”

    “不错,你还会关注到这些点,不枉黄埔一期,也不枉为一军之长。”俞济石当真可以算是嫡系中的嫡系,老蒋自然不会吝啬自己的夸奖。

    “我敢打包票,就这几日,孙将军绝对会给逼近荷泽的日军一份盛大的见面礼。”俞济时得到了夸奖,自信满满,拍着胸脯说道。

    “见面礼?”老蒋不解。

    “校长,鬼子击溃55军,迫使81师不战而退,现在正在兴奋着呢,肯定会吃孙玉民的大亏。”俞济石不知道从哪来得来的想法。

    老蒋正想仔细询问他为何这样讲,办公室门口传来了一身:“报告。”

    三个人的目光都被这一声报告给吸引,特别是陈布雷,他知道,如果不是捷报,电讯处的人是不敢直接送来的,大都会把那些听了都让人生气的电文先送到自己那边。现在门口站着的中校就是电讯处值班副处长,这更加坚信了陈布雷心中的念头,如果不是捷报,这些处长副处长才不会那么傻,来这边挨骂。

    “进来。”一口地道的浙江口音,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在讲话。

    中校快步走了进来,从文件夹中取了份电文,交到了陈布雷手中,嘴里说道:“第三集团军捷报。”

    陈布雷听到不是孙玉民发来的电文,顿时一点兴致都没有,,连把电文看下去的**都失去了,只是碍于职责于此,不得不耐着性子把它看完。

    从一开始的草草扫视两眼,慢慢的变成了仔细阅读,连脸上的表情也开始从严肃变成了喜悦。

    俞济时笑着说道:“校长,我敢打赌,肯定是孙玉民那边有好消息了。”

    老蒋也点了点头,这些日子,到处都是坏消息,唯独孙玉民部前段时间打了几次胜仗,着实振奋了一把人心。

    “总裁,孙桐萱来电,说八十一师携二十师在麒麟镇大败日军长濑旅团一部,趁势一举收复了嘉祥县城,日军现在龟缩在济宁城中,不敢外出一步。”陈布雷面含着微笑说道,他说那个“携”字时,语气用的隔外重,生怕别人听不懂这封电文的意思。

    “奇怪,为什么会是孙桐萱来电?仗虽然是他十二军手下的两个师打的,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二十师已经是校长您的嫡系了,孙桐萱怎么会想到来您这抢孙将军功劳?”俞济时听完了电文,并没有多少的意外,在他的心中,孙玉民迟早会打回去的,这基本上算不得什么捷报。

    老蒋则不同,笑眯眯地说:“是吗?八十一师展书堂可以哦,汶上能全身而退,嘉祥能反败为胜,算得上个人才了。”

    “校长,你不能只听片面之词,就这么武断地把功劳就送给人家。”老蒋这么多嫡系中,敢这么直接和他说话的不多,俞济时算是一个,这其中多多少少沾了点亲戚的光。

    老蒋面上有点挂不住,问道:“哪依你之见,我该怎么认为?”

    俞济时也意识到了老蒋的不悦,说道:“校长,我们先等等看,孙玉民应该会来电的,毕竟打了这么大一个仗,战损及消耗是少不了的,以孙桐萱和李宗仁的性格,他孙玉民想拿到补给太难。”俞济时说完话后,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说道:“换作是我,肯定早就发电文来邀功了,顺便要点奖赏补给之类的。”

    老蒋和陈布雷听到了他的这一番言论,都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中校电讯副处长感到尴尬之际,门外走廊上一个女中尉正焦急地走来走去,手里头的文件夹也不停地在晃动着,似乎想用高跟鞋的声音引起某人的注意。

    老蒋是面朝着门外,而陈布雷、俞济时和中校副处长是面朝老蒋的,怎么会看得到那个女中尉呢,待三人笑了一通后,老蒋才发现那个身材婀娜的女中尉。

    “良桢,你说的话要灵验了。”老蒋手指向了门外。

    三个人一起回头,中校一见是自己的部下,赶紧走了出去,低声询问了几句后,接过了她手中的文件夹,快步走了进来,把文件夹中的电文递给了陈布雷。

    “你直接念吧。”陈布雷还未细看,就听到了老蒋的声音,他只好直接念了出来。

    “委员长及军政部何长官:我部于昨日中午对日军矶谷师团附属第二野重炮联队发动袭击,在巨野县游击队、嘉祥县游击队的会力支持下,将敌野炮联队以及配属的步兵大队全部歼灭。傍晚,我部在八十一师展书堂部的全力配合下,进攻麒麟镇日军,经过激战,敌大部被歼,余部逃往嘉祥县城。是夜,我部携八十一师攻破嘉祥县城,敌大部逃往济宁。”

    “是役,我部伤亡二百余人,展部伤亡千人,击毙日伪军三千余人,另被我部摧毁的炮兵联队未计算在内,恳请军政部派遣专家前来,看是否能把被埋没的火炮挖出。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二十师师长孙玉民。”

    老蒋听到电文后,喜形于色。但是电文里提到了,还有他们领导下的游击队,这让老蒋心里产生了一个疙瘩,甚至开始怀疑孙玉民和那边已经勾勾搭搭。

    多疑的性格,致使老蒋心里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在他心目中,哪怕某人多么多么的有才,多么多么的能干,只要和那三个字扯上关系,那么就可以宣布那个人已经在他这里关上了门。

    可是这个孙玉民着实是个将才,韩复榘余留下来的部队,本来就是个难题,按照何应钦他们的意思是其全部打散,分遣致各部,结果嗅到这个消息的各个集团军司令,个个都想分一块大蛋糕,四处活动,孙桐萱得到这个小道消息后,带着金条和美金来到了武汉,光何应钦那就不知道塞了多少钱,最后的结果是在最高军事会议上,关于裁撤第三集团军的议题只能不了了之。老蒋终究不放心,派出了自己身边最核心的几个人之一的陈布雷,让其的女婿,担当了第三集团军的主要力量二十师的师长,没想到这小子还蛮争气,几场仗下来,没让已把他视为嫡系的老蒋丢脸。

    可是事情都没有十全十美,这个孙玉民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和游击队搞到了一起,这让老蒋是抓破了头也想不通,凭你手上近两万**精锐,什么事办不成,非得和那边扯上关系?

    陈布雷和俞济时在面前,老蒋自然没有表现出来不悦,满脸笑容,说道:“彦及啊,你这个好女婿,真让我刮目相看啊。你可以多加引导,好好栽培,为党国多多效力。”

    其实陈布雷自看到电文上提到三个字,就知道事情不好,跟随了老蒋这么久,他的心思,陈布雷清楚的很,看着满脸虚伪笑容,内心却不知道怎么去想这个问题的独裁者,陈布雷脑子里转过了许多弥补孙玉民这个过失的方法,因为自己已经和这个女婿绑到了一条船上。

    想到了这里,陈布雷开口说道:“这个混球,做的混帐事,总裁还夸奖他,如果他现在在我面前,我恨不得扇他两个耳光,一直在教导他做人做事都要小心,结果还是让人家讹上了。现在不光让展书堂跟着出了把风头,连那边的都赶上了趟,真是气死我了。”

    “是啊,校长,从上件李宗仁和孙桐萱的事情上,我就看出了,孙将军各方面都很优秀,唯独防备之心太差。这个缺点如果彦及兄不严加告诫,到时候给人卖了都说不定。”俞济时附和道。

    听到了面前的两个心腹如此分析,老蒋也觉得很有道理,他们俩说的这一方面,确实是孙玉民最大的缺点,说不定他真的是被人利用了,想到这里,老蒋开口说道:“良桢说的对,彦及,孙玉民年纪还轻,许多方面都还要学习,你要循加教导,以免误入歧途。”

    “总裁,请您放心,我一定会严加管教。”听到了老蒋如是说,就代表着他不会在这件事上去纠结,陈布雷也暗暗松了口气。

    “这样,彦及,你带一个慰问团去徐州慰问慰问五战区,然后转道荷泽,去看看孙玉民,顺道提醒提醒他,另外,你女婿不是说有几十门炮被埋了吗?看看能不能挖出来。”老蒋说道。

    “是,总裁,我马上去准备。”陈布雷说道。

    “别急,我话还没说完。”老蒋自己坐了下来,又示意他们二人也坐下,然后开口说道:“我听戴笠说,你小女儿还未和孙玉民成婚,这样吧,以我的名义为他们俩举行婚礼,就在荷泽把喜事办了,让戴笠代替我为他们俩主婚。”

    陈布雷被老蒋这番话给惊到,要知道老蒋还从未给过属下如此大的面子,亲自担当主婚人,虽然只是个名义上的,但这也是天大的恩赐了,这其中虽然有孙玉民的功劳,但绝大部分还是给自己的面子。

    “总裁,这怎么可以?”陈布雷心里欢喜,却还是文绉绉地推辞。

    俞济时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彦及兄,恭喜恭喜啊,这我可得讨杯喜酒喝喝。”

    “一定一定!”陈布雷笑答。

    “彦及,这次慰问团以你为主,戴笠为副,一定要好好奖赏五战区的官兵,特别是孙玉民部。另外你自己也要安排点人到二十师去协助他,让戴笠也安排点人去帮忙盯着点,孙玉民个人精力有限,但有了你们俩的人相助,我相信他会轻松很多,也避免了各部的猜疑和忌妒。”老蒋说道。

    正题来了,果然老蒋话后有话,既给足了自己和孙玉民面子,又兵不血刃地把人安插进去,这样也好,有了别人的监视,这小子也应该会安份一点。

    “好的,总裁,我这就去和雨农商议商议。”陈布雷说道。

    “慰问品和补给你去和何应钦、孔祥熙协商。”老蒋说道,他停了一下,转头对俞济时说道:“你去通知夫人,让她准备一份厚礼,送到彦及府上,算是我和她的一份心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