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难题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当孙玉民收到陈布雷的回电时,被电文上的内容惊呆了。

    上面不仅清清楚楚地责怪他自作主张,擅自在电文上加上那边的功劳。电文的语气全是一种训斥的语气,这些他都能忍,可电文的最后语道,奉委员1长谕,派遣戴笠为特使,随同慰问团前来荷泽为他和陆曼完婚。

    孙玉民被这封电文弄得是心绪不宁,而站在他面前的唐春红则是满脸笑容,她的心早就飞到了陆曼那边去了,这个好消息一说出来,那个完全把心思放在这个男人身上的陆曼,会有什么反应呢?

    刘文智看着他失神的样子,从他手中拿过了电文,看完以后问道:“这如何是好?”

    孙玉民此时此刻已经完全慌了神,自己已经和芸儿私定终身,虽未明媒正娶,可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自己的骨肉,自己不可能抛弃她。而陆曼呢?自己能忍心再次伤害她吗?也不能!且不说她父亲和她的颜面,也不论自从她跟在自己身边后,给了自己多少高层方面的帮助和方便,就光凭她无怨无悔地付出,光凭她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难道还能绝情地把她一次次地伤到遍体鳞伤?

    既不能抛弃陈芸,也不能放弃陆曼,这一道看似简单的二选一,在孙玉民的心目中却是一道无解的题。

    “师座,您有回电吗?没有的话我先出去了。”这是唐春红的声音。

    孙玉民怔怔地看着她,没有说让她走,也没说不让她走,就似发呆似地看着。

    唐春红心里有点发毛,弱弱的问了一句:“师座?”

    刘文智看不下去了,说道:“唐主任,你先回去吧,有事再叫你。”

    唐春红点了点头,没有再去看似在发呆的孙玉民,转身往外走去。

    “你有没有把我和芸儿的事情告诉陆曼的父亲?”

    就在唐春红既将走出门口的时候,孙玉民突然问了一句。

    听到了这句话,唐春红又重新走了回来,她冷哼了一声,说道:“我是想告诉来着,可被某个傻丫头给阻止了,她苦苦哀求我不要说出去。”看着孙玉民冰冷的眼神盯着自己,这个女人并没有一丝害怕,继续说道:“你也不想想,如果陈先生知道了,你还能安坐在这?上面早就来人整你了。你知道那个政治处主任是怎么向戴笠编排你的吗?说你暗通gd,如果不是我和陆曼私改电文内容,并且把他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收集的“证据”给毁掉,戴笠早就捅到上面去了。你知道这个蠢丫头冒了有多大的风险,把自己,把自己全家的身家性命都押在你身上了。还有,你以为那个政治处主任这段时间为什么没使坏吗?还是那个蠢丫头,从她大哥那里拿了整整三十根大黄鱼,去堵人家的嘴。”

    唐春红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似乎余愤仍未消,停了不到一分钟,又开始说道:“姓孙的你倒好,整天只会当着蠢丫头的面,和那个gcd卿卿我我,完全不顾忌别人的心在滴血,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首先想到的不是和她结婚,而是在问人家父亲知不知道,那你说说他知道不知道?”

    孙玉民被她这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脸上也是完全挂不住,低着头不敢说话,他没有把面前这个近似撒泼的女人当成下属,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上面的人,现在只不过可以肯定她是陈布雷安插下来的,而陆曼和她的关系可能好过同小玉英的关系,她的闺蜜开骂,自己除了忍受,还能怎么的?

    唐春红骂了一通,气消了不少,见孙玉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还嘴,顿感无趣,将文件夹往掖下一夹,故意扭着屁股往外走去。她没能走出去,刚刚往外走时,唐春红一直是反着头看着孙玉民,压根就没发现门口有三个人。

    陈芸和邓秀芬站在门口,而小玉英却是斜靠着门框,脸上嘴上都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陈姑娘你来了呀?”唐春红没有因为刚刚训了孙玉民而对面前这个女子有半分愧疚感,还主动打了个招呼。

    陈芸笑了笑,说道:“来了半天了,刚听你一直在说话,就没打扰你了。”

    唐春红也是一笑,不再答话,走到门边上,想从陈芸身边走出去。

    陈芸身体横了过去,差点和她撞了个满怀,唐春红是知道对面这个女人有身孕的,心都被她这一堵吓得狂跳不止。

    “你干什么?”唐春红有点生气,她对这个女人没有恶意,也没有好感,因为陆曼的原因,她并不想和其有什么交集。

    “不干什么。我想请问一下唐主任,方不方便把刚才那份给玉民的电文,给我阅览一下?”陈芸伸出手,淡淡的说道。

    “不行,这是军事机密,不能给外人看!”唐春红说的斩钉截铁。

    “真的不行吗?”陈芸还是这种平淡的语气:“如果你不给看,我岂不是不会死心,我不死心岂不是不会走,我不走那玉民会接纳你那个好姐妹吗?”

    陈芸一连串话像机枪子弹一样击在她的心坎上,让本就聪明的唐春红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参谋长,我肚子疼,麻烦你帮我保管一下这份文件。”她转身将文件夹放到了会议桌上,捂着小腹就跑了出去,拙劣的演技让邓秀芬冲着她的背影淬了一口口水。

    刘文智还没反应过来,陈芸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伸手就去拿文件夹,却被一直静望着她的孙玉民抢先拿走。

    “给我。”短短的两个字带着莫名的威严,连孙玉民都被震了一下。

    “不可以给你,这是军事机密,不能让你看。”孙玉民将文件夹放到了背后。

    “呵呵,军事机密!”陈芸苦笑道,紧接着用几乎是嘶吼的声音喊道:“是让你背着我去娶其他女人的军事机密吗?”

    说完这句话时,她的眼眶里已经盈满了泪水,身体都开始微微发抖,嘴里也开始有了抽泣的声音。

    孙玉民看见她这副模样,心里顿时感觉到刺痛,将文件夹丢给正靠着门框的小玉英,然后一把抱住了陈芸。

    他能感觉到陈芸身体的颤抖,也能感觉到她身上的冰冷,这是这些天以来他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女人的倔强和厉害。

    “哐当。”

    在孙玉民抱着陈芸的时候,文件夹也砸中了门框,小丫头压根就没有去接文件夹,她在孙玉民去抱陈芸时,就已经离开倚靠的位置,连说都没说一声。

    文件夹掉在地上,中间飘出来一张电文,孙玉民想去拿时,邓秀芬已经捡在手里,她扫视了一眼,就把它递到了陈芸的手里,嘴里还在骂道:“醒醒吧,这个男人已经不属于你了,死乞白赖地缠着有用吗?”

    陈芸拼命从孙玉民怀中挣扎着,却被他死死抱住,无法细看电文上的内容。一时着急,张嘴就往孙玉民手臂上咬去。可即使是被她咬得再深,孙玉民都没有松开抱着她的手。

    “我求你放手行吗?”陈芸松开了嘴,看着已经渗出血迹的他的胳膊,心痛的不行,抽泣着祈求。

    “不行,我怕放开你以后,再也不能够拥抱到你。”孙玉民红着眼睛说道。

    刘文智发现自己处在这里有点尴尬,他站了起来,说道:“师座,我去找找小丫头。”没等孙玉民巾答,就路了出去。

    刚出房门,却发现小玉英领着陆曼和唐春红就站在指挥部外的窗户下。

    外面三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展子里还有两个长的也不错的美女,可在刘文智的心里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他现在看到这几个女人都感觉到头大。

    “你们在这干什么?”刘文智本想一走了之,不去惹这些姑奶奶,可一想到如果就这样走了,万一孙玉民说了什么伤到陆曼的话,那就更加不得了,所以他硬着头皮问她们仨个,目的其实就是提醒屋内的孙玉民。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屋内还是传来了他不愿意听到的那些话。

    “哈哈,你抱不到我,自然有别人投怀送抱,想当孙夫人的人还少吗?”这是陈芸的声音。

    “你说什么呀,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有我们的孩子!”这是孙玉民的声音。

    “陆曼呢?你的陆曼呢?你敢说你心中没有她的位置?”

    “……”

    屋子里沉寂了一下。

    可就是这一下的沉寂让陈芸更加的歇斯底里,她几乎发狂似的挣扎和哭喊:“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好吗!”

    “不,我不会放手。”

    “难道你要这样搂着我一辈子?难道你和陆曼婚礼时也要这样抱着我?难道你就忍心让我看着你结婚,而新娘是别的女人?”

    “不,我的新娘只有你!我的新娘只能是你!”听得出来,孙玉民很焦急,已经口不择言,明显都知道了陆曼在外面,还有这样说话。从这上面也可以看得出,他是有多么地在乎陈芸。

    刘文智听到孙玉民的这句话,吓了一跳,赶紧朝在窗下站着的三个女人看去,他原本以为的陆曼会气急败坏扭头就走的场景没有发生,反而见她们三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竟然一起朝门口走去。

    孙玉民一看到陆曼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竟然抖了一下,本来是紧紧抱着陈芸的手一下就松开了。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把陈芸给惊呆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搂着自己的男人,一个口口声声说深爱着自己的男人,会因为另外一个女的出现,吓得松手。

    陈芸知道,在这场无声的博弈中,她输了,输得体无完肤。这个场景的突然出现,让陈芸的心如刀割一般,痛得无法自已,哪怕是听到电报里那位民国大佬逼婚的消息,都没有如此之痛。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输,难道是因为姓国和姓共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在他身边的时间太少,让鸠占鹊巢?

    孙玉民也意识到刚才的举动让陈芸受惊了,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一看到陆曼,就会不由自主的松手,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潜意识?

    “芸儿,我没有其他意思,我没有想要放手。”孙玉民急忙解释。

    “哈哈……”陈芸冷笑,她反讥道:“我不是傻子,孙玉民,你如果不想和我在一起了,你就直说,我不会像牛皮糖一样粘着你的。”

    “我没有,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那好,你做一件事来证明自己,只要你敢做,我就相信你。”

    “什么事?”

    “抛下这里的一切,跟我走。”

    陈芸这句话一出,不仅把屋内的众女都惊到了,连刘文智都被吓了一跳。

    “我现在还不能走!”孙玉民想都没想就说出了口,作为后世人,他熟知徐州会战已经拉开惟幕,为了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国家少受点伤痛,为了那些纯朴善良的百姓少掉些眼泪,为了这些可爱可敬的士兵们少点牺牲,自己怎么要以为了一己之私,而撒手不管呢!

    可这些怎么跟陈芸讲明呢,难道说自己是从二十一师过来的,知道马上要打大仗了,这说不出口呀,就算说出口了,陈芸也不可能会相信的。

    再者,如果自己一走了之了,刘文智、李铁胆这些人该怎么办?陆曼和陈布雷他们父女怎么办?老蒋和戴笠会轻易地放过他们?二十师的两万部属又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呢?还有,小丫头会怎么看自己呢?世人会怎么看自己?

    陈芸没有去想孙玉民的难处,她只知道这个男人一口拒绝了自己,而且是毫不犹豫的拒绝,她的心也随着这句话而沉到了底。

    “芸儿,你听我讲!”孙玉民看着伤心欲绝的陈芸,有点着急,他大声说道:“现在不是跟你走的时候,等水到渠成,我会毫不犹豫地带着他们一起跟着你走,只是不是现在,你能明白吗?”

    “我不听,你这个骗子。你只会花言巧语的骗我。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骗我,想让我看着她成为你的新娘,看着你们进洞房吗?”

    孙玉民刚想解释说不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娇叱着说道:“倒底谁是骗子,我只听到看到某个人撒泼耍赖,硬要拉别人跟着她走。”

    小丫头早就已经按耐不住,跳了出来,指着陈芸大声讥讽。她以前和陈芸的关系好过陆曼,可自打从陆曼一处监狱捞出孙玉民后,她就结结实实成了陆曼的支持者。

    邓秀芬见陈芸被人欺负成这样,大声叱道:“走吧,难道要让人家赶我们出门吗?”她拉着陈芸的手就往外走去,见孙玉民拉着了陈芸的另一只手,她开口骂道:“姓孙的,你把小芸伤成这样,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说完这句话,用力打掉孙玉民的手,拉扯着陈芸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