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陈芸的选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看着陈芸越走越远的背影,孙玉民心中突然有一种极度的空虚失落,好像自己非常重要的东西丢失了一样,他再也没有去管陆曼她们的想法,直接跑出指挥部,朝她们走的方向追去。

    “哥,你等等我。”小玉英在唐春红的怂恿下跟着追了出去。

    陆曼不明白唐春红为什么让小丫头跟着去,问她:“你在搞什么鬼?”

    “傻丫头,陈主任就要来了,万一姓孙的让那个妖女拐走了,到时你哭都没地哭去。”唐春红回答。

    “不会的,孙师长不是这样的人!”陆曼说道,她对这方面似乎很有信心。

    “陈芸当时估计也是这样想的。”唐春红一句话直接把陆曼说的哑口无言。

    小丫头远远地就看见,陈芸和孙玉民两个人,站在她住的房子门口,激烈的争吵着,她赶紧加快了脚步,耳中也传来了孙玉民的声音:“芸儿,你给我半年的时间,我只要半年的时间,不管我能不能达成梦想,我都义无反顾地跟着你离开。”

    “你去问陆曼,看她会不会相信!”陈芸哭泣着说道。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

    “我已经说过了。”

    “除了离开,还有什么办法吗?难道你就不能为大家伙想想,我甩手走了,这些人怎么办?”孙玉民有点气急败坏。

    “是陆曼和她爸怎么办才对吧!”陈芸冷哼道。

    “你不要老是扯到她身上好吗?我们俩的事就我们俩的事。”

    “现在还能是我俩的事吗?可能你自己都没发现,现在的你不管做什么,首先考虑的是她的感受和想法,以前的那个人是我!”陈芸说到这里时,本来只有轻微的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小玉英站在了孙玉民的身后,她没说话,只默默地看着对面那个哭泣的女人,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神情。

    陈芸本就很伤心,看到小丫头一副无视自己的样子,怒从心来,指着她骂道:“还有你这个小的眼狼,陆曼给了你什么好处了,事事都帮着她。”

    “你管得着吗?我和谁好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小玉英冷笑着答道。

    “丫头,你怎么能这样和嫂子说话呢。”孙玉民责备道。

    “这样说话?孙玉民,这算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你这个白眼狼妹妹,和陆曼还有那个姓唐的是串通一气的。”陈芸几乎是吼出来的。

    “什么串通一气?你说的我不明白。”孙玉民满脸疑惑,他伸手去擦陈芸脸上的泪水,却被她打掉。

    “孙玉民,你以为我和秀芬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去到你指挥部门口,你以为陆曼又怎么会恰恰好在你说只和我结婚时,就出现在门口。这些都是你这个好妹妹干的好事。”陈芸是瞪着小丫头说完这些话的,见她并不否认,还一脸的满不在乎,就狠下心继续说道:“早知道在刘家村的江边,我就不该让他进村,没有进村,哪里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是不是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想法。”小丫头仍是一副笑嘻嘻地样子,嘴里还在打趣着陈芸。

    “她说的是真的吗?”孙玉民突如其来的怒吼,把嘻皮笑脸的小丫头吓了一大跳,没敢去回答他的话。

    “我再问你一遍,陈芸说的是真的吗?”孙玉民从来没有对小玉英吼过,这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子,写远都把他这个哥哥放在第一位,自己也早习惯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子看待。可是现在,怒火中烧的他已经完全被气怔蒙蔽了双手,第一次这样凶地去吼她。

    小玉英很显然被吓到了,先前的玩世不恭的神情已不复存在,全身都有点发抖,看着凶神恶煞般的孙玉民,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小玉英的脸上,不光被打的小丫头懵了,连打人的孙玉民也呆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冲动成这样,居然打了小丫头一巴掌。更没想到的是陈芸,见孙玉民动手打了小玉英,赶紧走到了二人之间,以身体挡着她,口中也大声说道:“你干什么?”

    孙玉民正在自责当中,支支唔唔地说不出话来,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小玉英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没让它掉下来,她一把推开身前的陈芸,喊道:“这下你满意了吧!为了你,他打了我一巴掌,这就是你想看到的是吧?”

    陈芸也是非常的自责,一把抱住了正瞪着自己的小玉英,口中一直在道歉:“对不起,丫头,对不起。”

    小玉英根本就不领情,使劲地挣扎着,嘴里也不停地说着:“放开我,不要你假情假意。”

    可能是用力过大,小丫头挣扎的过程中一下把陈芸推了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顿时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双手捧着她的小腹,脸上也显现出痛苦的表情。

    这个动作把小玉英和孙玉民都给吓到了,两个人都奔到了她的身边,小玉英着急的说道:“芸姐,我不是故意的。”

    “芸儿,你没事吧?”孙玉民也十分地着急,看着陈芸痛苦的样子,他冲蹲在陈芸身边的小丫头说道:“你还在这干嘛,快去把陆曼请来看看。”

    “不用去叫了,我已经来了。”

    远远地一个声音传来,正是陆曼,她小跑着往这边而来。

    看到陈芸痛苦的样子,她也慌了神,急忙说道:“快点把她抱进屋子。”

    孙玉民没等她话落音,就一把抱起了陈芸,往房间里走去,将她放到了她的床上。

    陆曼紧跟着走了进来,询问了表情痛苦的陈芸几句后,伸手就开始解她的裤带,却突然想起孙玉民还在房间里,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推搡着把孙玉民赶出了房间,说道:“你在外面等着,有事我叫你。”

    看到他不放心的样子,陆曼又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紧接着她喊过来趴在床头的小丫头,说道:“去我房间里拿我的药箱过来。”

    想到这个药箱还是孙玉民还给自己的,陆曼嘴角露出了笑容,她将门关好,走到了床前。

    陈芸似乎还是很痛苦,手一直捂在小腹上,这让陆曼加快了脱她裤子的速度,看到她下身并未见红,陆曼才长舒了口气,拍着胸口说道:“万幸,万幸,肚子里的孩子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说话的时候,陆曼扯过了被子,替陈芸盖上,然后将手也轻轻地放到了她小腹上,轻柔地抚摸着,目不转睛静静地看着她。

    或许是陆曼的按摩起了作用,陈芸慢慢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没有刚才那么痛了,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小丫头抱着那个牛皮小药箱,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看到静悄悄地屋子里,两个互相对视默默无语的女人,她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只得伸手递出药箱,说道:“这个还需要吗?”

    陆曼摇了摇头,说道:“丫头,你把门关上吧,我有事要和陈芸讲,你也到边上来听着。”

    陈芸满是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心里还在猜想着她要和自己说什么。

    孙玉民永远都不会知道,屋子里的三个女人关在里面讲了好久好久的话,到她们出来后,三个人好的像是亲姐妺一样。

    他分别找机会询问过这三个女人,可得到的确是同一个结果:这是女人之间的秘密。

    更令孙玉民站外的是,第二天一大早,陈芸就自己过来辞行,并且还送了一块龙形玉佩给他,说道:“玉民,假如有一天有人拿着这一块玉佩来找,你千万要对他好行吗?”她手上还拿着另外一块凤形玉佩,颜色和质地跟送给孙玉民的那块一模一样,显然就是一对。

    “嗯,我会的。”孙玉民点了点头,他有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让她走,可是慰问团就要到来,如果让陈布雷或者是戴笠知道有陈芸这号人,那么他就算拼掉自己的性命,也未能救得了她,所以让陈芸暂时离开,是一个万全之策,自然就不会阻拦。孙玉民也暗下决心,等到兰封会战过后,自己竭尽全力去阻止花园口那场浩劫,不管成或不成,都必须义无反顾的去到陈芸身边。

    孙玉民的这个想法很美好,可是真正的到了那时,他却追悔莫及,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小丫头和陆曼一人挽着陈芸的一只胳膊,依依不舍的样子,好像昨日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这让孙玉民以及刘文智大跌眼镜,再一次领略了翻脸如翻书的高深境界。

    陈芸走了,孙玉民的心也跟着走了,一连两三天打不起精神来,什么事都没去管,还好有刘文智在,所有的事情都处理的妥妥当当。

    济宁城的日伪军也很老实,没有出来惹惹事,福荣真平算是见识到了这个让濑谷旅团长吃尽苦头的对手的实力。知道了对面的对手是谁,自己这边又没了重炮的支援,福荣真平自然不会傻到去主动出击,请报了矶谷中将后,得到的命令是死守济宁,待师团全取徐州后再回头收拾这个狂妄的支那二十师。得到这样的回复后,福荣真平反倒镇定下来,凭他手上近一个联队的帝国陆军,还有近一个旅团的皇协军,光守这个小小的济宁城,那是绰绰有余。不用主动进攻,福荣真平正乐得清闲。

    而二十师这边,即要忙着准备迎接军事委员会派来的慰问团,又同时准备着孙玉民和陆曼的婚事,还要随时提防日军的南下,这让刘文智累得停不下手脚,而难得当几天甩手掌柜的孙玉民则被小丫头拉着教她开车、绘图等等,从巨野城一直玩到了荷泽,她还叫嚷着要去郑州,被孙玉民以离部队太远拒绝了,尽管没有去得成,可在小丫头不停地变换着花样和借口下,在荷泽也一天到晚也忙得不亦乐乎。孙玉民因为觉得亏欠了她,那天动手打了她耳光后,一直觉得内疚,见她心情大好,也就没有忍心拒绝,任凭她摆布着。。

    孙玉民不知道,这是刘文智和小玉英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把他骗出去后,这边才能正常的筹备婚事。

    民国二十七年三月十五日。

    一清早,孙玉民就被小玉英叫醒,四处寻找衣服时,却看到推门而入的她手捧着一套熨烫的整整齐齐的军装走了进来。

    这几天二人一直着便装,偶然见到这身军装他还有点不适应,在小玉英的帮助下,孙玉民着好了军装,戴上了军帽,人顿时变得异常精神。

    看着面前穿着崭新军装,肩上金星闪耀的孙玉民,小丫头不由咋舌,说道:“哥,你穿军装真威武。”

    孙玉民摸了一下她的头,说道:“哥长得丑,哪有你长得好看。”

    小丫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伸手搂住了他,嘴里喃喃自语:“终于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孙玉民完全没听清楚她讲的话,问道:“丫头,你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哥,我们赶回去吧。”小丫头松开了手,笑嘻嘻地说道。

    两个人在荷泽时没有回去军营,是直接找了一家旅店住下的,当孙玉民带着小玉英走出大门时,竟然发现林原平带着一个连的士兵在旅馆门口列队等着,士兵都穿着崭新的军装,脚上全都是一溜黑色的皮鞋,这在现今是很难见得到的。

    街道上停着很多的车,当先的是三辆吉普车,然后是一辆黑色的福特小车,跟在小车后面是三辆崭新的大卡车,卡车后面则是一溜的黑色小车,一眼看不到底。

    街道两边的铺子门口,屋檐下站立着许多许多的百姓,钱进正带着一些士兵沿街给这些老百姓发着东西。

    “这是干什么?”孙玉民满脸疑惑,问身边的小丫头。

    “今天不是上面的慰问团要来吗,林营长带人来接你,然后一起去接慰问团的那些老爷们。”小玉英脸上带着笑容回答。

    “去迎接他们,也不用在车上绑一朵这么大的红花呀?”孙玉民觉得有点奇怪。

    “唉呀,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上车吧,来不及了。”

    在林原平和小丫头的推搡下,他懵懵懂懂的上了小车,小丫头直接把小车司机赶了下来,直接坐到了驾驶位上,吓得孙玉民大叫:“姑奶奶,你这两天才学的车,现在就敢开着上路?”

    “放心吧,我慢慢开。”她不给孙玉民拒绝的机会,发动了引擎,跟着吉普车后面慢慢的驶去。

    车刚开动,钱进就示意手下的那些战士们命出了许多的鞭炮,当街燃放起来。

    劈里啪啦的炮仗声让孙玉民心里明白了不少,他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

    小玉英不停地从后视镜中观察着孙玉民,见他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才慢慢的把心放了下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