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洞房花烛夜

    车队缓慢的行驶着,街道两边都是密密麻麻的人,从旅馆那一段过来不远,街道两边的铺子和屋子都有了一些喜庆的布置。

    这条路是直通荷泽市府的,孙玉民这些天没少从这经过,昨晚回来时,这些彩绸和五颜六色的旗帜都没有,很显然是连夜布置的。

    后座的孙玉民现在的心里是五味泛陈,从上车伊始他就明白了,刘文智和小玉英以及手下的那一帮子货,肯定想瞒天过海,让自己和陆曼成就事实婚姻。

    说不愿意和陆曼结婚那是假的,这一段时间的朝夕相处,让自己越发欣赏这个出身富贵却一点不做作的女人,她就是一个随时都能给人希望,给人向前动力的人,有时她的一言一颦,一动一止都能让人舒坦无忧。

    可是,和她结婚了,陈芸该怎么办?

    如果说陆曼在孙玉民心中占据了一半的位置,那另一半毫无疑问是被陈芸所占据。和陆曼不同,跟陈芸在一起,孙玉民感觉到无比的轻松,没有烦恼,她就像一盘清幽的檀香,随时随地的让人心旷神怡,她更像一杯好茶,饮了它会让人心情愉悦,舌齿留香。

    如果真让孙玉民做个生死抉择,他一定会选择陈芸,和她二人找一个僻静所在,隐居下来,一起耕种,一起养育儿女,那样的生活才是他所追求的梦想。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孙玉民能这样做吗?

    他不能。

    国破山河在,一个男人如果只是贪图自己的快乐,而将家国天下抛之脑后,那他也算不上个男人了,孙玉民的想法就是如此。

    虽然不知道陆曼是用什么办法把陈芸说走的,至少是她没有用强,或者是其他歪门邪道逼走的,所以坐在后座的孙玉民尽管脑子里思绪万千,他还是做了个决定,娶她。

    车队行驶过的地方都是张灯结彩,鞭炮声不断,驶近市府附近时,街上开始出现了荷枪实弹的士兵,每个人都站的笔直,崭新的军装,油光发亮的中正式步枪。

    看着这些士兵,孙玉民心里的自豪油然而生,他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笑容,这些兵都是二十师的,虽然都还是未曾分配下去的新兵,但光从这标准的持枪礼和挺拨的军姿,他们都已经可以算是一名合格的二十师的兵了。

    车队在市府门口的广场前缓慢行进着,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如果不是内侧的几排士兵拦着,估计是连车队都进不来。

    广场上到处都是张灯结彩,鞭炮声和鼓乐声汇在了一块,显得特别的嘈杂,从车窗口往外看去,只见先前还在旅馆前的钱进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到了这边,指挥着几只舞狮和两条龙灯往车队前而来。把整个车队都拦了下来,当龙灯和狮子都舞起来时,更多的人燃起了鞭炮和礼花,瞬间整个广场都沸腾起来。

    一堆衣着不一的人,簇拥着一个身穿中山装戴着眼睛的中年人走了过来,那人亲手为孙玉民打开了连门,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孙师长,烦请下车。”

    孙玉民完全没听清楚他说的什么,只依稀听到了下车二字,他看了一眼小丫头,见这妮子给了个赞许的眼神,还冲自己点了点头,他心一横,把腿伸出了车外。

    大门里面不远就是市府大楼,门前有一处横贯整条大院的台阶,不高也不陡峭,从上到下只有十几格。

    孙玉民一进大门就看见了台阶上面站着一群人,中间两个非常的显眼,一着中山装,一着青色长衫戴着黑色礼帽。

    两个人在人群中其实不显眼,只是因为周边的人离他们都有一段距离,才让他们显得那么的突出。

    孙玉民很熟悉这两个人,一个是陆曼的父亲,号称“民国文胆”的陈布雷,一个是恶名满天下的戴笠。看到了这二人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孙玉民加快了脚步,往台阶上走去。

    站在二人面前,正欲抬手敬礼,被戴笠一把拦下,说道:“孙师长,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这些官场上的东西就免了。”

    陈布雷没有说话,只是用拳头捶了一下他的胸膛,文人能有多大的力气,对孙玉民来说只相当于挠痒痒。

    “别在这傻站着啦,陈琏姑娘都已经等的着急了。”戴笠打趣的笑道。

    “陈琏?”孙玉民脑子一下没转过弯来,他看向了陈布雷。

    “去吧,曼儿在里面等着你呢!”陈布雷和蔼地说道,眼中完全是长辈的慈祥。

    孙玉民这才想起,陈琏是她的真名,只是因为她长期使用陆曼这个名字,真名反而让人淡忘了。

    小玉英也走上前来,恭敬地向陈布雷请了个安:“陈伯伯好。”

    然后把嘴凑到孙玉民耳边说道:“哥,陆姐姐等着你进去,你可不能在这种场合下弃她而去。”

    她一直在担心自己和刘文智的这个瞒天过海之计会惹怒孙玉民,赶紧凑上来解释,生怕他一走了之。

    孙玉民脸上笑了笑,没有说话,径直朝里走去。

    陆曼头戴凤冠,脸遮红方巾,上身内穿红娟衫,外套绣花红袍,颈套黄金项圈天官锁,胸挂纯银镶边照妖镜,肩披霞帔,肩上挎着一个红布黄边的子孙袋,手臂缠满白花花的“定手银”下身着红裙、红裙内还有条红长裤、红缎面子绣花鞋,显得整个人千娇百媚,一身红色,将屋子也衬得喜气洋洋。

    孙玉民看到一身如此接地气的新娘装扮,心中也是非常的有感触,像她这种出身高贵的大户小姐,没有受到西式的影响,默守陈规,依然遵守着中华民族的传统,这让他很是欣慰,以前他就暗暗发誓,自己的婚礼一定要是纯中式的,没想到她竟然会和自己想到一起去。

    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唐春红是肯定在的,这个颇有姿色的女人今天没和平常一样穿着军装,跟陆曼一样是一身大红的衣裳,最好笑的是头上还插着一把檀木制的小扇子。另外一个则是二十师野战医院的院长,也算得上是陆曼闺蜜的苏医生,她倒是穿着一身军装,虽然不是一身大红,可是飒爽的英姿配上她姣好的容颜,并不输唐春红太多,只是年纪上稍大了点点。

    看到孙玉民走了进来,两个女人像是说好的一样,起身挡在了陆曼身前,笑嘻嘻地说:“新郎倌,那么容易就想把我们小曼带走,彩礼呢?”

    孙玉民本来都不知道今天他要成婚,哪会有准备什么彩礼,被这一挡弄得手足无措。

    “彩礼来喽。”随着声音传来,一大把法币被人抛了出来,两女正要去捡,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紧跟着身上很多地方都被砸得隐隐作痛,唐春红她俩细一看,原来是不少的现大洋,也不知道是哪个货把这硬物给丢了出来。

    唐春红故装发怒,娇叱道:“哪个不长眼的,都砸到我们新娘子了,赶快叫新郎倌在我们新娘子面前下跪,否则今天不嫁了。”

    跟在孙玉民身后的一群人立马不干了,立时噪动起来,一个狙犷的大嗓门叫了起来:“不嫁可不行,哥哥们今天来抢亲喽。”

    这个声音一落,后面无数的人附和:“抢亲喽。”

    孙玉民怎么会听不出这是李铁胆的声音,他正想阻止这个傻熊,却没想到两个身影从他左右奔过,一人抱起一个女人,把唐春红和苏院长两个拦路母虎给抱开了。

    小玉英乐的快疯了,几乎忘了自己的正事,她推了一把孙玉民,大声前:“哥,快去抢新娘子。”

    孙玉民本来还有点扭扭捏捏,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去抱人家女孩子,可看到被李铁胆和赖文力拦腰抱起的唐春红和苏院长,并没有半分不好意思,反而还在高叫着:“孙玉民,快点抱起陆曼呀。”

    一胸热血冲进了脑子里,他一咬牙,奔到床边微微掀起红盖头的角,确认是本人后,便一把抱起了静坐在床上的陆曼,在众人的喝彩声中,走了出去。

    一场轰动全城的婚礼,一场荷泽有史以来空前规模的婚礼,宾客也是大有来头,除了陈布雷和戴笠率领的慰问团,荷泽乃至河南的许多官员都亲自到场,更另孙玉民想不到的是46师桂永清和周振强都亲自来了,81师展书堂一直拉着他要罚酒,曹福林和李汉章也来了,虽然他们远在河南休整,但是在荷泽的礼遇之恩人家不可能视若无睹。李宗仁和孙桐萱只是派来副官表示恭贺,礼物也是随意准备,寒酸的连登记官都看不上。

    如此这般的规模自然少不得折腾,全套礼仪下来,把孙玉民和陆曼累得全身都似散了架,可是看到陈布雷那欣慰的笑容,看到手下那些货们爽朗的笑声,孙玉民觉得值了,心里唯一的痛就是陈芸,大概在他和陆曼的婚礼中,受伤最深的就是她了吧。

    当戴笠宣布礼成后,陆曼被送进了布置一新的洞房内,而孙玉民则怀着对陈芸的愧疚,在酒席上喝了好多的酒,虽然有李铁胆和铁牛赖文力两个人替他喝,可到最后还是直接瘫倒在桌下,弄得陈布雷和戴笠二人哭笑不得。

    这是孙玉民的新婚之夜,即使是烂醉如泥,他还是被送入了洞房。

    矇眬中,一个身影出现在孙玉民的眼睛里,这个玲珑有致的身影还端来了一碗浓浓的醒酒汤。

    烈酒在孙玉民的胃里像火烧一样,所有的汤水都被他用来浇灭这团火。

    醒酒汤喝下去后,胃终于感觉到了一些舒服,不再像先前那么难受,孙玉民这才有意识去看那个为自己递汤水递毛巾的人儿。可醉眼矇眬的他只看见了一袭凤穿牡丹的旗袍,他不由地抖了一下,好熟悉的图样,好熟悉的身影,好熟悉的旗袍,他伸手搂住了这个身影,口中叫道:“芸儿”

    呯、呯、呯

    孙玉民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头疼欲裂的他,睁着迷离的双眼,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有一只脚和一只手把自己牢牢地压在床上。

    看着胸口这只白唽的手,孙玉民吓得震了一下,因为他发现了自己似乎未着片缕,那只手的主人好像也是。他赶紧往身边瞧去,陆曼那张绝美的容颜出现在了自己的眼睑。此时,这个曾经为自己毅然决然留在了南京,后来又不顾安危跟着自己一路到荷泽的女孩,面上带着甜蜜的满足的笑容睡得正酣。

    孙玉民这才想起来昨天是自己和她新婚大喜的日子,转头四处看时,只见房间里到处都贴着大红的喜字,连身上盖的被子,也是大红的缎面被子,两根已经燃尽的红烛还插在桌子上,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四样干果分装在桌上的四个碟子里。

    呯、呯、呯

    敲门声停了一会儿,又开始响了起来,伴随着敲门声还有小山子的声音:“师座,紧急军情。”

    陆曼也被这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睁开眼却发现身边的那个男人早已经醒了,只是为了不惊醒自己,才一直没有回答门外的小山子。

    看到她醒了,孙玉民微笑着问道:“还好吗?能让我起来吗?”

    陆曼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还搭在他身上,半边身子都紧紧地贴在人家身上。她的脸顿时被羞得红通通的,赶紧松开,一个人缩到了最里面。

    孙玉民赶紧起床,穿好了军装,脸未洗口未漱,跟着小山子就往师部而去。

    作战室里,陈布雷、戴笠以及来参加孙玉民婚礼的二十师众军官们都早已经聚集在内,看到他走进来,戴笠老远就迎了过来,边走边说:“玉民,我们本不想这么早打扰你,可是军情紧急,不得不叫你来主持。”

    “戴处长客气了,玉民本就是军人,随时为国捐躯是我辈的职责,请戴处长再不要说打扰之类的话,这会让玉民无地自容。”

    戴笠走到了他身边,拉着孙玉民就很陈布雷那走去,待他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岳父后,才开口说道:“先前收到了委员长急电,日军第五师团14日对我临沂第三军团庞炳勋部40军发动进攻,庞部已经血战三日,已调派张自忠部59军星夜驰援。日军第十师团也于14日对腾县我第二十二集团军邓锡候部41军孙震部发动强攻。”

    孙玉民心猛地一震,该来的终于都来了,历史的车轮虽然因为自己的横空出世,而产生了微细的偏离,但是自身强大的修复能力,又使它走向了正规。

    “委员长有什么指示吗?”孙玉民直接就问出了重点。

    “总裁的意思是让你伺机而动,别让濑谷这个老鬼子的后院这么安静。”陈布雷说道。

    “玉民,握我跟随委员长多年的说得,他虽然说是让你伺机而动,但是心里却巴不得你打几场大胜仗给他看看。”戴笠补充道。

    “我明白了。”孙玉民盼望着这些天已经很久了,他听完了两个人简短的述说后心里已经有了决定,立即下令让各师团长归建,他迫不及待地对陈戴二人说道:“上次让濑谷启跑了,这一次准叫他有来无回,不仅要他的狗命,我还想让矶谷这个老鬼子脱层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