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再夺济宁

    民国二十七年三月十六日。经过一整天的准备和布署,孙玉民亲率五十八旅115团116团新编一团和五十九旅117团118团以及新组建的新编三团还有孙杰海的炮团踏上了二度攻击济宁城的征途。

    孙玉民没有盲目的对济宁城的日伪军发动进攻,他在等待着机会。确切的说,他在等待着腾县的战败和临沂的大获全胜。熟知历史的他知道,一旦矶谷师团全力拿下腾县而坂桓师团在临沂方向寸步难行时,机会就会来临。

    濑谷启的性格弱点很多,最突出的当然是贪功冒进,虽然在鲁西南吃了孙玉民一次大亏,但仍然会死性不改,孤军冒进。孙玉民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迟迟没有发动对济宁的攻击,他在等待这个老鬼子成为瓫中的鳖,被中**队团团围住时,引来更大的老鬼子矶谷来救,成为瓫中的另一只鳖,然后自己的二十师再成为扎紧这个口袋的绳。

    邓东平已经赴任六十旅担当旅长,把刘文智给解放了出来,这一下子孙玉民省了太多太多的事,他坐在临时师部内,阅览着唐春红收到的五战区发来的军情通报,逐渐地把这些天因为陪小玉英以及婚事而丢下的“功课”补了上来。

    民国二十七年3月14日,矶谷师团发动了对腾县的攻击。日军以数十架飞机30余门大炮狂轰滥炸,守军师长王铭章督战死守。

    1938年3月17日晚,日军配合炮火攻陷滕县今滕州。中国守军第22集团军第41军英勇抗击,伤亡甚重,苦战至17日,该军守城的第122师阵亡军官6人士兵105人,伤军官10人,士兵156人,失踪军官6人士兵470人,师长王铭璋殉国,124师370旅亡军官17人士兵640人伤军官16人士兵331人失踪士兵37人,124师372旅亡军官4人士兵173人伤军官10人士兵281人失踪士兵32人。

    而临沂方面,自14日开战以来,中**队第3军团第40军等部节节抵抗。五战区司令部命令庞炳勋部先在临沂建立防御阵地,以诱敌深入,先挡住日军第5师团的正面攻击,然后迅速调派张自忠将军的第59军,派遣参谋长封少君兼程驰援临沂。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却率领59军进行日夜的急行军,这是吃苦耐劳与豪气干云的西北军特质,在军长的一声令下,竟然能够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用命地从阵地反击,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队竟然会进行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因此,在1938年3月14日到18日的临沂决战中,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造成日军部队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

    民国二十七年三月十九日,孙玉民苦等的机会来了,日军第十师团长濑旅团第三十三旅团在攻下腾县后的第二天,孤军突出,发动了对徐州外围重镇台儿庄的进攻。

    看到这份军情通报时,孙玉民顿时激动无比,感觉到浑身的热血都要沸腾起来。

    腾县之战,川军王铭章部122师浴血奋战全军覆没。临沂之战,同属老部队西北军的庞炳勋和张自忠也打得很苦。

    正是因为这些部队的英勇顽强,才创造出了这个难得的战机。

    正当孙玉民要刘文智召集团级以上主官开会,准备开始进攻济宁时,唐春红拿着一封电文,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师座,委员长和陈主任都有来电。”

    “讲吧,他们都说了什么?”

    “委员长要你马上出兵,打下济宁,截断进攻台儿庄的日军矶谷师团第三十三旅团濑谷启的后路。”

    “陈主任的电文说的什么呢?”

    “他让你以国事为重,不要太过计较功名利禄,如果放心不下小曼,可以把她送回武汉。”

    “嗯,我知道了。”看着唐春红走了出了,孙玉民又对刘文智说道:“委员长亲自下令了,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刘文智笑了两声,说道:“师座你都已经有了打算了,还问我做什么。”

    “哈哈”孙玉民也笑了:“这个委员长啊,根本就不擅长指挥作战,可又偏偏喜欢到处指手划脚,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这个人一样。”

    “那你打算怎么办?他毕竟是最高统帅哦。”刘文智说道。

    “我执行啊!”孙玉民满脸奸笑,说出的话让人觉得那么不可信。“我二十师几个团轮番上阵,可是济宁的鬼子太厉害了,我们损伤惨重也无法破城,无计可施啊。”

    刘文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我这就召集他们过来开会。”

    3月20日,日军矶谷师团四万余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徐州地区开进,其先头部队濑谷旅团已于19日开始进攻台儿庄,震惊世界的徐州会战正式打响了。

    当分散出去的各路侦察和暗哨纷纷回报时,孙玉民知道,轮到自己的二十师出场了。

    凌晨四五点的深夜里,济宁城外黑的可怕,连续两三天的佯攻让日伪守军累得够呛。

    福荣真平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这个对手的可怕。不分白天黑夜的佯攻,自己还不得不防,谁知道哪一次是真攻。好几次,眼看着支那部队都像是要真正的攻城,可当自己的重火力一开火,他们又立刻退下去,而自己这边不得不重新布置重火力的位置。从十七日到现在,马上就要进入到第四天了,支那军队都只是佯攻,别看动静大,枪声炮声爆炸声,将这一片整得震耳欲聋,可实际上双方都几无损伤。

    天上突然亮起三发绿色信号弹,城头上的日军一看到这熟悉的套路,都开始骂骂咧咧起来,要知道一个多小时前,他们才从城下中**队佯攻中停下来,没想到才休息一会儿,中**队又要开始“玩”了。

    城头上的日伪军从前两日的每一次佯攻后,给重火力换位置,到现在的处若不惊,他们都已经麻木了,在没有军官的踢踹,几乎都不愿意再挪窝,省下来的这点时间都是倒头睡觉。

    他们没有意识到,以往的每一次佯攻,中**队发射的都是红色信号弹,而这次却是绿色信号弹。他们更没有发现,这几日的佯攻,其实是为了掩护一个事实,经过连续三天的不停挖掘,东西南三面都挖通了一条直达城墙底下的地道,每条地道的尽头城墙根下都堆了几百斤的炸药。

    三颗绿色信号弹似乎将整个夜幕点亮,拖着绿色的尾巴,消失在地平线上。

    周围又黑了下来,没和以往一样,信号弹后,中**队的迫击炮和重机枪并没有响,天空中反而飞来十几个拖着橘黄色尾巴的火球,带着凄厉的破空尖叫,往城楼而来。

    终于有军官发现了不对劲,他拼命的喊着提醒着如同烂泥一般睡在城楼上的士兵们,可是没有用,没人愿意起来,看到即将就要落下的炮弹,这个鬼子军官扣响了手中的王八盒子。

    城楼上大多数的士兵都被这一声枪响惊醒,可是太晚了,佯攻时暴露的重火力因为没有调动位置,都被从天而降的炮弹准确的命中,火光伴随着巨烈的爆炸声,把整个济宁城都唤醒。

    福荣真平同样被这如同天雷般的爆炸所惊醒,外套都未穿,只穿着一件白色军装衬衣,拿起一把武士刀就往爆炸声最激烈的西门而去。

    孙玉民站在指挥部的瞭望孔里看到城墙不断冒起的火光,以及从城墙上射下来的无数条曳光弹道,如同是在欣赏一场烟火晚会,只是那巨烈的爆炸声还在提醒着他,这是一场要用血和命来堆填的战斗。

    孙杰海的炮团没有辜负二十师官兵的厚望,持续一刻钟的炮击,几乎要将城墙上的日伪军的斗志和信心消磨殆尽,炮声也如同隆隆战鼓,将在等待进攻的中**人复仇之心激昂的万丈之高。

    指挥部的电话响了,刘文智接了电话后说道:“孙杰海电话里头问,他已经打了一个基数的炮弹,还要继续吗?”

    “不用了,留多点弹药给矶谷老鬼子。”孙玉民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说道:“通知黄百胜,他可以开工了。”

    “他早就准备好了,只等您的命令呢。只要他们点燃炸药,城楼上的鬼子伪军可真的要坐飞机了。”刘文智笑道。

    “开始吧!”孙玉民又重新拿起了望远镜。

    在这漆黑的夜里,除了能看到城楼上有团团火焰和模糊的人影外,什么也看不见,真弄不懂他在看什么。刘文智一边打电话,一边摇头。

    赖文力带着他的115团,李天喜带着他的新编一团,李铁胆则带着117团,分三面将济宁城围住,同上次攻济宁一样,留下了一个北门让鬼子出城逃跑。

    这是孙玉民的意思,他故意留下了这个看似是生命通道的方向,实则是地狱之门的路,让济宁城的鬼子伪军们去走,前面不远处张小虎率了三个团布了个大口袋在等着他们。

    是人都知道,打城市攻防战、巷战肯定没有打伏击战那么容易,两者相比,伤亡也会是不成比例的。孙玉民的意思很简单,尽量的减少部队的伤亡,能把他们逼出济宁城最好,如果不行,他也无畏攻坚战。

    几天无休止的佯攻虽然磨灭了不少日伪军的耐心,可终究是没有将他们逼离济宁城。

    孙玉民只得实施大规模攻城,城墙根下的炸药可下了他不少的血本。

    此时此刻,黄百胜正站在导火索旁边,等待着几百米外的地道口的人的呐喊,地道内铺着一层干燥的麦秆,一条二三十米长的导火索从麦秆上穿过,导火索的末端是一堆码得整整齐齐的炸药包,这就是孙玉民口中的血本。

    “点火”

    地道口特意挑选的大嗓门士兵那悠长的声音,透过漫长的地道传了过来,黄百胜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手中的火把对准了那白色的、缠在一起的导火索,哧溜哧溜的火药燃烧声立刻响起,黄百胜将手中的火把朝麦秆上一扔,撒腿就往地道口跑去,他只要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如果不能跑出去,爆炸引起的强大的冲击波会将他撕成碎片。

    福荣真平站在城楼上,看着漆黑一片的四周,他突然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多年的军旅生涯使他时常但持着警戒的心,今晚的情况太异常了,按常理来说,如此规模的炮击后肯定是大规模攻城,可现在炮击结束都快十分钟了,外面仍没有丝毫动静。如此的异常,让福荣真平极度的不放心,他对身边的一个大队长说道:“发射几颗照明弹照照,防止支那军趁炮袭溜到城下来。”

    当一颗照明弹被射向空中,将整个西门这一片照得亮如白昼时,福荣真平清楚地看到,城楼下不到一百米的地上,到处都是正缓慢爬行的中**人。

    “杀给给”

    福荣真平喊出了这几个字,可他没听到自己这边的机枪吼叫,反而觉得天昏地旋,耳中同时听到了一声巨大的闷响,眼前一黑,便摔倒在城楼上。

    他爬起来一看,半面城墙都塌了下去,连同在上面防军的帝国陆军和皇协军都一起葬身在那堆断垣残壁里。

    还好自己在城楼上,要不然就和他们一起去见天照大神了,福荣真平暗自庆幸,侥幸之余他开始怒吼,城楼上的重火力到现在都没有发射出一发子弹,这些士兵大都和自己一样,被震得七荤八素。

    赖文力看着一营和二营已经冲到了被炸塌的城墙下,心里的石头落下了一半。全团的重火力已经集火,压制着城楼上的鬼子火力,虽然很猛烈,但也不至于让敌人连一发子弹都打不出来,难道是先前的炮击和刚才的炸药,把西门的日伪军消灭干净了?

    就在赖文力的暇想中,西门城楼上终于响起了“咯咯咯咯”的鬼子重机枪的声音,缺口前的115团士兵们立被打倒一大片。

    赖文力急了,撸起袖子就要自己亲上,却被参谋长拦腰抱住,只得怒骂:“重机枪和迫击炮给我压制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