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扎口

    孙玉民在指挥部里踱来踱去,不停地转着圈,他现在有点后悔让刘文智回来了,以前一个小丫头就把自己看的死死的,现在多了一个如此了解他的老部下,只要自己屁股一离开凳子,他的眼睛就肯定会落在他身上。

    “报告师长,林营长回来了。”一个战士跑进指挥所,喘着粗气说道。

    “叫他马上来见我。”孙玉民很是心急,小玉英和林原平带人进城也有一刻钟了和那几个货一样,没有派人来汇报,他这个师长就像是睁眼瞎一样,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听到士兵报告说半鬼子回来了,便立即叫他来师部报告。

    “他来不了啦,林营长他身负重伤,已经被直接送到师部战地医院了。”战士着他地说道。

    孙玉民被战士这句话给整懵了,他呆滞了一下,反问道:“你说的是警卫一营的林营长吗?”

    “是的师座,正是这个林营长。”士兵很是奇怪孙玉民会有这样一问,自己可是没有听说团里或师里还有哪一个姓林的营长。

    “他送去医院多久了?”孙玉民更急了,好消息没有一个人传来,坏消息倒是首先来到了他的耳中。

    “刚刚从阵地前过去,应该还没到医”战士回答。

    没等人家把话说完,孙玉民已经急步走出了指挥部,还带着他的“尾巴”刘文智。

    小丫头没有一丝喜悦,缴获的那面“破布”对她来说是毫无作用,此时此刻她只记挂着那个“半鬼子”,担忧着他的安危。

    一路上,小丫头怎么也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间冲出来,为什么会不顾自己性命去击杀那些鬼子。上一次就听说了他在战场上发疯,自己还去笑话过他,没想到,才隔一场仗,他又在战场上“疯”了。

    难道是自己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他了?不对呀,除了大哥的婚礼,自己也没做过什么事情呀。他被人欺负了?更不可能,已经是一营之长,又是孙大哥身边的人,只有他欺负别人,怎么可能别人欺负他。小丫头想来想去,也想不到结果,突然间灵机一动,心道:我知道了,肯定是大哥骂他罚他了,甚至是有可是要赶他走,所以他才发疯。

    小玉英怀着已经猜中原因的心态,跟随着喜气洋洋的戴存祥一起,走进了师临时指挥部。

    孙玉民和刘文智都不在这里,指挥部里只有几个忙忙碌碌的参谋长,还有一直在嘀嗒响着的电台。

    唐春红拿着一封电文急匆匆地,从指挥部旁边特意搭建的电讯室里出来,见孙玉民和参谋长都不在屋内,便问向正站在房间里呆呆看着戴存祥和一个参谋对话的小玉英:“小丫头,师长呢?”

    小玉英正在想着大哥会去哪,根本就没听到别人叫她,直到唐春红走了过来,手在她面前晃了两下,才回过神来。

    “红姐呀。”小玉英心不在焉地问候了一句。

    “师长呢?”

    “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回来的。”小玉英手一指戴存祥,说道:“他在问呢。”

    “师长和参谋长去医院了,他们去看身受重伤的林营长去了。”戴存祥问完了那个参谋,大嗓门直接对小丫头嚷嚷。

    “丫头,我们赶快赶过去,有师座的急电。”唐春红边说边拉着她往外走去。

    苏院长得到汇报说师长过来了,忙将手上一个正在包扎伤口的士兵交给了护士,自己急匆匆地来到了手术室前。

    她过来后才发现,一直在医院帮忙的陆曼早已经站在了孙玉民的身边,从前爱披肩长发的她今天挽了个少妇发髻,手环着孙玉民的臂膀。别人都盯着手术室的那张布帘子,她倒好,一直盯着孙玉民的脸,眼里荡漾着满满的爱意。

    “苏院长,你赶紧去看看里面那个伤员,麻烦你一定要把他救回来。”孙玉民看到了急匆匆而来的她,着急的说道。

    “师座放心,我们会尽全力的。”苏院长回答道,她和陆曼相互点了点头,便走进了手术室。

    “玉民,你别太担心,林营长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陆曼在身旁宽慰着自己的男人。

    孙玉民对她微微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示意自己已经感受到了。

    苏院长进去了便没有出来,手术室只有几个护士端着手术工具和纱布药品不时地进出,这让在室外等待的人俞发焦急。

    “谁是型血?”一个满身血污的护士掀开了帘子,大声地问道。

    门口四个抬送林原平过来的警卫营战士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个女护士说什么。

    “伤员出了好多血,医院已经没有多余的血浆了,你们不快点告诉我,不快点捐血给他,就来不及了。”小护士很是着急。

    “医生,我们的血都可以捐给营长,抽我的吧。”四个战士都撸起了衣袖。

    “别瞎闹,我问你们谁是型血,只有型血里面那个伤员才可以用。你们谁是?”

    “医生小姐,你说的什么的什么的,我们不知道啊。不就是要血吗,你看我们四个人,每人都可以给营长捐一两斤。”

    “唉!”小护士叹了口气,摇着头就往手术室里钻。

    “姑娘,我是型血,可以献血给里面那个伤员。”

    一个沉稳的声音把小护士给叫住了,她回头一看,是一个刀疤脸军官说的,她回答了一声:“可以。”正要领这个说话的人去抽血,却发现了有点不对,挽着这个军官手臂的不是常和苏院长在一起的陆处长吗?还有,那条刀疤怎么这么眼熟!不仅眼熟好像还很耳熟,经常听到一起玩耍嬉闹的小伙伴说起。师长!对!这个军官就是自己的师长,说要捐血的是师长,怎么办?小护士心里头开始慌乱起来,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师长身边的那个女人。

    “小姑娘,带我去吧,你不是说快来不及了吗?”孙玉民的声音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威严,压迫着小护士,让她不由自主地指引着方向。哪怕是陆曼对她点头并投来鼓励的目光,都没有看到。

    当唐春红、小玉英和戴存祥三人赶到战地医院时,孙玉民在陆曼的搀扶下,缓慢地在路上走着,恰好碰到了他们三个。

    小丫头看到了他的异样,赶紧跑过来扶住孙玉民的另一边,问道:“陆姐姐,我大哥怎么了?”

    “我没事,不用担心。”孙玉民尽管虚弱,可仍是抢着回答了小丫头的问话。

    “师座给林营长献血了,而且献得还不少,所以才会有点虚弱,不过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陆曼也说道。

    “你怎么来了?”孙玉民看到了唐春红,说道:“参谋长不是已经回去指挥部了吗?”

    “委员长和五战区司令部都发来急电,询问我们这边的战况,还下达了其他的作战命令,非常紧急,所以我过来找您。”唐春红飞快地把她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从手中文件夹里取出两张纸,递了过去后,便开始盯着孙玉民,等着他开口怎么回复老蒋和李宗仁。

    孙玉民从二女的搀扶中挣脱出来,接过电文仔细看了一遍。

    老蒋的电文说的很客气,让他想尽办法夺取济宁,并且趁势拿下衮州和邹城等地,切断进攻徐州外围的日军第十师团的后路和补给线。

    李宗仁的命令则直接和生硬许多,要求二十师迅速拿下济宁后,将防务移交八十一师,然后马上进军攻击腾县,彻底将日军第十师团包围在徐州外围台儿庄一线。

    看到这两封大同小异的电文,孙玉民冷笑了两声,心中暗自叹道盘算:是人都看出来二十师拿下济宁后,对日军第十师团的巨大威胁,自己先前也是如此的计划,可是这一仗下来,孙玉民是真正领略到了鬼子精锐师团的厉害,济宁城的鬼子部队在没有飞机大炮坦克的帮助,居然也硬顶了自己几个团的不间断进攻,还给二十师带来了不少的伤亡。而一旦执行老蒋或李宗仁的命令,不管是直接进攻日军的后背腾县,充当这个巨大的口袋的扎袋绳,还是占领衮州和邹城等地,切断鬼子赖以生存的补给线,等待着他们的都会是疯狂的反扑或者是两面夹击。这可不是现在这种我方完全处于优势,敌人甚至连重炮都没有的战斗。到时候,鬼子的飞机肯定是会成批次轰炸,重炮的火力也将大多会落在自己这边的阵地上,甚至是已经许久未见的装甲车也会出现,自己的部队能顶得住吗?任何人心里也都是完全没底。

    戴存祥见孙玉民拿着两张电文发呆,以为是受到了上面的斥责,他赶紧走了出来,对小玉英说道:“丫头,帮我一下忙。”他打开了用油布包裹着,和小玉英一人扯住一个角,一面三个边饰有紫色流苏,边上均绣有日本天皇家族的16瓣菊花纹浮雕族徽图案,白色旗面上一轮绘有十六道红色光线的旭日旗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孙玉民被惊呆了,作为后来人,他自然会知道整个二战期间,中国战场上乃至太平洋战场上,日军都没有被缴获过一面军旗,现在出现的这面旗帜算是怎么一回事。

    他走了过去,仔细端详着这面从未见过的旗帜。

    以前缴获过许多面日军旗帜,鬼子兵挑在枪口上的小旗,那种小旗上常常有很多的日本字,大都看不懂。也有大面的膏药旗,可每面都不像这面旗帜一样,有漂亮的流苏,有精致的十六瓣菊花图案,也有着血红的太阳和它射出来的光线,还有套旗杆的白边上竖写着一行字。

    “回指挥部,让董文彬马上过来。”对于这面旗帜,孙玉民心里也大概有底了。

    回临时指挥部路上时,已经基本上听不到城里传来什么枪声了,只是偶尔的会响起两声冷枪,显然二十师的部队已经基本上控制住了济宁城,就算有鬼子逃脱,他们也跑不出张小虎的手掌心,估计他在北城远处的包围圈早已等得不耐烦。

    果然,一进到屋内,就看见赖文力和李天喜在互相吹捧,俩人身上的军装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脸上,脖子上,卷着衣袖的是胳膊上,统统都是干涸的血渍。而平时嗓门大的像破锣,傲气像只红冠大公鸡的李铁胆却一声不吭地坐在几个正忙碌的参谋旁边,装作认真地在看着地图,没有去参与。

    看到孙玉民进来,三个人都站了起来。

    李天喜首先开始嚷嚷:“师座,这次打济宁可真过瘾,可真叫一个痛快。”

    “是啊,真的过瘾,师座您没看见,拼刺刀时那些鬼子居然还把子弹退出来,玩枪兄弟们可能比鬼子差点,但玩刀我们是他们祖宗。哈哈”赖文力附和着,说到后面越来越得意,还大笑起来。

    整个屋子里除了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响动,孙玉民进来以后直接坐到了主位的椅子上,小丫头则不知道从哪弄了条军毯,盖在了他的腿上。

    赖文力笑着笑着就发现了不对劲,先前还和他们说几句话的参谋长刘文智在孙玉民的耳边轻声地说着什么,而在整个二十师威望巨大的师长,这个时候的神情,这个时候的态度都好像非常的异常,连平时不靠谱的李铁胆都像发现了什么,他也走到了孙玉民的身边,说着什么。只有自己还在傻兮兮地在大笑,他赶紧收住声,和早已经一脸严肃的李天喜两个人跟着走了过去。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又不是什么怪物。”孙玉民打趣着。

    刘文智见到大家一脸的惘然,解释道:“师座只是失了点血,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别太担心。”

    “唐主任,你把两份电报给大家念念吧。”孙玉民的声音虽然还有点虚弱,但比先前好多了。

    当唐春红念完电报后,大家把眼睛都看向了正倚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孙玉民,等着他开口说话。

    感觉到了屋子里的寂静,孙玉民睁开了双眼,那份沉着冷静和坚毅又重现在他那张有着刀疤的脸上。

    “记录。命令:张小虎率117、118、新编三团即刻出发,夺取衮州和邹城、曲阜命邓东平六十师120团,新编二团分取汶上、宁阳二县各部得手后立即布防,防止日军华北方面军挥兵而下。”孙玉民一口气将自己的布署说了出来,没等大家问话,他又对李铁胆、李天喜、赖文力三人说道:“我不管你们几个部队的伤亡如何,也没有时间让你们去休整,现在立刻去集合部队,随时准备出发。”

    见他们三个人表情不一,孙玉民没有去理睬他们,直接对唐春红说道:“给委员长和五战区回电,二十师官兵将全军用命,当好扎口袋的绳子。”

    “战报不用报了吗?”唐春红问道。

    “这些你问参谋长吧,我有点累了。”说完这句话,孙玉民又重新把眼睛闭上了,很快,屋子里就传来了他的轻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