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傻熊闯祸

    孙玉民虽然已经休息,可是二十师这一大摊子事不能不处理。刘文智只得自己一个人挑了起来,缴获来的鬼子军旗被他铺在会议桌上,让师里的宣传干事拍了好些张照片,留作纪录。

    又把参加战斗的几个团的战损和缴获统计好,交给了唐春红,让她发报向待从室、军政部和五战区汇报,当这一切忙完后,刘文智忽然发现,原本在椅子上小鼾的孙玉民不见了,他赶紧问屋子里的参谋,得知是李铁胆把他给背走后,才放下心来。

    李天喜和赖文力都还呆在指挥部里没走,两个人像两尊泥菩萨一样坐在板凳上一言不发,先前的嘻嘻哈哈和高兴劲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刘文智有点纳闷,开口问道:“我说两个大团长,你们怎么还不走?等下师长醒了,叫着出发,你俩怎么办?”

    “凉拌呗!”赖文力没好气地回答。“刚刚才打完血仗,也不给个休整时间,也不补充兵源和武器弹药,立刻又要出发打大仗,我们用什么打吗?”

    李天喜也说道:“参谋长,你和师长说说,让我们三个团回荷泽休整休整,让邓旅长的60旅去打腾县呗。”

    刘文智先前拿到战损报告时也是被惊到,别看拿下了济宁城,也基本上全歼了守城的日伪军,可是伤亡还是很大的。赖文力的115团一营伤亡最大,700多号人在戴存祥的率领下首先攻进了西城,但是完好无损回来的不足百人,轻伤的也不足百人,其他的全部重伤或者是牺牲。二营三营牺牲都过半,只有四营和营直战损稍少,他这个近3000人的团,在这场任何方面都是大优的攻坚战中,损失还是过大半了,现在的战斗力已经大打折扣。李天喜的新编一团是由老川军组成的,尽管打起仗来是一套一套的,各种歪门主意也层出不穷。他们团是最先破城的,也是首先攻进济宁城的部队,所受到的拦截火力和反击火力也是最猛的,伤亡哪里能小得了,一仗下来,全团的伤亡近半,特别是骨干更是损失惨重,毫不客气的说,新编一团的战斗力已经没有战前的百分之五十。反而是傻熊的部队117团最后攻进城,却基本上没有太大损失,赖文力看到他的报告时,气得直骂娘,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旅长,估计早就冲上去指责他了。

    如此大的损失,让张小虎的五十八旅只剩下了他亲自带的116团还有战斗力,其他两个团只能勉强算是有一个团的战斗力,如果强行让他们再去攻坚,也不见得能奏效。想到这里,刘文智心里有了打算,他准备去叫醒孙玉民,同他商量商量,把张小虎和李铁胆两个人换换,不能让58旅彻底失去战斗力,也不能让59旅一家独大。本来让张小虎去带59旅的部队就有点不妥,而且傻熊在济宁还唱了一出坐山观虎斗的戏,把人家两个团拼得差不多了,自己几乎无损,战功还不少拿,如果不平衡下,张小虎下次见到这头傻熊时,难免会发生争执和纠纷。

    “现在知道要休整了?带兵打仗的时候怎么不替底下的士兵们想想。”门口传来了孙玉民的声音,睡了一觉后,他的精神恢复了不少,苍白的脸上也渐渐的有了血色。

    赖文力和李天喜在一听到这个声音就站了起来,他们对于师长的声音不敢不熟。

    “说话呀,站着做什么?”

    “师座,守济宁城的可不是一般的鬼子和伪军,我们费尽了这么大的力才打下来,伤亡是肯定会有的,这怎么能怨我们呢?”赖文力有点怨气。

    “我没说有零伤亡的战争,可是很多情况下,没有必要让战士去牺牲,你们却这样做了。”孙玉民很想敲醒敲醒这两个榆木脑袋,他说道:“我问你们俩,拼刺刀,肉搏战是不是很爽?”

    李天喜没说话,赖文力倒是点了点头。

    “特别是你这只铁牛,不用看我都知道,大刀肯定又卷刃了,说说吧,杀了多少鬼子?”

    “至少十五六个,不算用枪打的,光我手上的大刀砍死的就有这么多吧。”一说到杀鬼子,赖文力黝黑的脸上又重新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那你手下的兵呢?他们都能像你一样,每个人都能用大刀砍死这么多鬼子吗?”

    一句话就把赖文力脸上的笑容击得粉碎。

    “你有没有统计过,你115团的兵死在敌人枪口下的有多少?死在敌人刺刀下的又有多少?”

    赖文力摇了摇头。

    “哼!”孙玉民冷哼了一声,继续问道:“你有没有发现,鬼子兵拼刺刀时和我们的士兵们有什么不同?”

    “有,他们拼刺刀时会先把子弹退出来。”

    “还有吗?”

    “还有他们拼刺刀很凶,我们的人好像拼不过他们。”赖文力想了一下,说道。

    “还有吗?”

    “还有”赖文力使劲挠了挠头,说道:“还有没有啦,师座,小鬼子其实不可怕,他们只是枪和刺刀长一点,人胖点力气大点,我们很多的战士只是瘦了一点,否则肯定拼不过我们。”

    “胡扯,这不是主要原因。”孙玉民微怒,他拿起地图上的一根杆子,作势要抽到赖文力身上去。

    他倒是没有去躲闪,跟了孙玉民这么么,大家都知道他的脾性,如果不是气得急了,师座绝对不会动手。

    可没料到,这作势的一棍子,却真的敲到了赖文力的头上,虽然敲得不重,可是因为他没戴帽子,这一棍子还是让他头皮隐隐作痛。

    “你好好回忆回忆,鬼子兵们是怎么拼刺刀的?”

    “就是这样刺的!”赖文力没明白孙玉民的意思,双手做了一个假似端着三八大盖的样子,并且突刺出去的动作。

    “你真是头牛啊,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交给你一团两三千人的部队。”孙玉民的棍子又举起来了,这一下铁牛把一双手都放在了头上,防止再挨敲。

    “师座,那你说他们是怎么拼刺刀的,大家不都一个样吗?”赖文力心里有点不服。

    “鬼子兵们拼刺刀是怎么站的?”

    “就这样站的呗!”赖文力鄙咦地说道,紧跟着像是记起了什么,脸上的鄙夷神色全都不见,取代的全是羞愧。

    “几个人一起?怎么样站位的?”孙玉民看到了他脸色的变化,知道他已经发现鬼子的秘密,趁热打铁地追问。

    见他羞愧的说不出话来,又扭头问旁边的李天喜:“你有发现吗?”得到的结果自然是摇头。

    “师座,我知道了。”赖文力开口说话。

    “说说看。”

    “我突然想起,和鬼子拼刺刀时,他们总是三个三个的在一起,背靠着背,我们有时候五六个战士都拼不过他们。”赖文力说这些的时候眼睛盯着李天喜,想从他那里得到是否是同样的结果。

    “对哦,师座,我那边虽然没拼很多刺刀,但是情况和赖团长说的一样一样。”李天喜被这一提醒,也立刻发现了这里的异常。

    “师座,难道就是因为这微不足道的三个人背靠背,就能拼赢刺刀?我看未必,我手上的大刀才是王道。”赖文力虽然想起了鬼子拼刺刀的方法,但是他还是有点不服。

    “我也知道大刀是王道,我也知道你赖大团长耍大刀是把好手,但是还是那句话,你的兵是否个个都如你这般?每个都像天神下凡一样?”孙玉民被这货的话有点激怒,对于这种油盐不进的榆木疙瘩,他决定让他们好好长长记性。

    “没有。”赖文力的头立刻耷拉下来,他很聪明,发现了师长已经有怒气了,便不再说话,低着头准备听训斥。

    “你们俩给我听好了,我今天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记在心里。”孙玉民很严肃,脸上的刀疤明显要比笑时刺眼许多,狰狞的样子就似左脸上爬着一只蜈蚣,让人望而生畏。

    “从今往后,你们的部队都要像他的部队学习。”孙玉民朝门口一指,赖李二人才发现,李铁胆这货不知什么拽着一条洗净的地瓜,正倚在门边边听边啃呢。

    赖文力和李天喜两个人对他投去歧视的目光,可这货当作没看见似的,走了进来,直接坐到了二人身边。

    “参谋长,你记录一下,我有几句话请你写成条令下发到师属部队去。”孙玉民对刘文智说道。

    待他准备好纸笔后,便开始说道:“第一条,我二十师的部队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严禁拼刺刀。能用子弹解决的事,决不允许冲锋肉博。”孙玉民说完,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又补充道:“大刀也不行。”

    “第二条,从即日起,二十师所有部队不接受鬼子兵的投降,不接收任何一个鬼子俘虏,鬼子将军级别的除外。”

    “第三条,弹药可以浪费,士兵的生命不可以浪费,如果我发现有哪个主官不把战士当回事,瞎乱指挥,我也会把他的命不当回事。”

    “师座,前两条我觉得还可以试着推行,但第三条这个度怎么把握?如果弄不好,会适得其反,造成部队战斗力严重下降。”刘文智停下了笔,建议道。

    见孙玉民在犹豫中,便走到他身边,轻声说道:“现今的军事主官都是我们自己的人,除120团团长刘家华是陈主任的人。”

    “他也可以算自己人。”孙玉民也轻声说道:“如果不是自己人,我会把荷泽老巢交给他吗?”

    见师长和参谋长两人在轻声嘀咕,李铁胆站起身来,说道:“师座,你说的那几条我早已经这样做了,所以我59旅才保持的这么完整,现在我的部队已经作好准备,随时可以出发,请您下命令。”

    听到这头傻熊说出这番大义凛然的话,刘文智非常的不适应,一时没反应过来,便开口问道:“你身边不只是带了117团吗?怎么说59旅都可以出发?出发去哪?”

    “当然是打腾县喽,还能是哪。”李铁胆说道:“我已经派人通知118团和新编三团,让他们不要跟张小猫去打什么衮州,改道去往腾县。”他看了眼赖文力和李天喜,说道:“至于没什么兵力驻守的衮州、曲阜、邹城等地,就让张小猫他们去捡这个便宜吧。”

    李铁胆没有发现,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刘文智的脸色变了,赖文力和李天喜的脸色变了,最可怕的是孙玉民的额头上冒起了青筋,脸胀得紫红紫红,那条刀疤似乎粗了一倍,变得血红发亮。

    “李大师长,来来来,到这个位置上来坐。”孙玉民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着手势让这个傻货去坐。

    “我哪有这个能耐坐你那儿,还是拉倒吧。”李铁胆完全没发现自己的错误,还在以为在同他开玩笑呢。

    “不坐你也坐啦,李大师长请吧。”孙玉民瞪着眼睛看着这个傻货。

    “我哪有?我不是坐在赖团长身边吗?”李铁胆也好像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啪。

    孙玉民一掌拍在会议桌上,巨大的响声把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是谁给你的权力私自更改我的命令?是谁给你的权力私自调动部队?”孙玉民几乎是吼出来的。

    刘文智见他发火了,敢紧让还在屋子里的几个参谋全都出去。

    李铁胆作为孙玉民铁杆追随者,从南京到武汉到荷泽,从来没有见过他发如此大怒,这一下被吓得着实不轻。

    “我想着要打腾县,鬼子十师团的大部队都在那一块,光凭117团很难打得赢,所以我才让118团和新编三团归建,毕竟他们两个团才是59旅的部队,指挥起来也顺手些。”李铁胆的声音有点发抖。

    “我倒忘记了,你老人家还是59旅旅长。”孙玉民抑谕他,随即又吼道:“我看你不是想要这两个团归建,而是嫌弃人家115团和新编一团战损太高,战斗力下降太多,不配和你战无不胜的117团为伍吧。”

    一句话说中了李铁胆的心思,可他又不能当着人家的面承认,只得死鸭子嘴硬,强撑着不去回答。

    “报告。”

    孙玉民的话刚落音,门口就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女声。

    李铁胆听到这个声音后,身体都抖动起来,就宛若似听到催命符一般。

    “讲。”孙玉民嘴里直接甩出一个字,连让喊报告的唐春红进来的意思都没有。

    “58旅张旅长急电,118团和新编三团擅自改变行军路线,已开往腾县方向。”唐春红的声音很清晰,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如一颗颗子弹,打进了李铁胆的心里。

    “马上去电,要他们即刻返回,执行先前命令。”刘文智抢先说道,他不敢让孙玉民来说,怕他一怒之下,整治傻熊。

    “参谋长,来报告之前,我就尝试过联系这两个团的电台,他们可能在行军,电台处于静默状态。”唐春红直接回复,言毕摊开了双手,无奈地说道:“除非他们停下来休息时,打开电台,否则我这边没法联系到他们。”

    “来人,给我把这个傻货拖下去枪毙了。”孙玉民听到了这句话后,处于了极度狂燥中,捶着桌子大喊,声音里都能听出愤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