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九十七章 埋下祸端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不可以。”刘文智赶紧走到了孙玉民身前,着急的说道。

    “要这个傻蛋有什么用?只会给我添乱,大家迟早被他害死。”孙玉民怒不可遏。

    就在他发飙的时候,四个警卫战士跑了进来,站到了李铁胆身边,只等着孙玉民的一声令下,就会将这个大块头拿下。

    “不可以啊,师长。”刘文智深知孙玉民的个性,知道他不是说着玩的,可以这样说,李铁胆的命已经有一半是捏在阎王爷的手中了。如果自己不求情,这个傻熊今天在劫难逃。

    “师长,李铁胆虽然鲁莽了一点,但是出发点是好的,他并没有带着部队临阵脱逃,而是迎着敌人的刀锋,挺身而上。”刘文智忙着替他辩解:“虽然他有错,但错不至死,求师长能网开一面,让他戴罪立功。”

    “擅改军令还不至死,以后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孙玉民鼓着眼睛看着一脸无辜状的傻熊,毅然决然的说道。

    “铁胆,快点向师长认个错,下不为例就好。”赖文力扯了傻熊两下,轻声劝道。

    “我没错,认什么错。”李铁胆打开了正在扯他衣服的赖文力的手,满脸不在乎地说道。

    “死性不改,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他拉出去毙了。”孙玉民是真的生气了。

    李天喜是后来才加入特务连的,不是非常了解孙玉民的个性,他以为面前的这两个人在演戏给别人看,就没有开口劝说,直到四名警卫真的开始扭送李铁胆,而刘文智和赖文力两个人跪到了师长面前,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才明白这一个师长一个旅长没有在做戏。

    “师座,大战在即,阵前斩将恐大为不妥。求你看在铁胆鞍前马后跟着您,血雨腥风征战四方,就饶了他这次,如若再犯,再两罪并罚也未尝不迟。”李天喜也开始劝说,他没有下跪,在孙玉民的眼中他清楚地看到了太多的不舍,现在的师座只是想找个台阶下而已,怪就怪傻熊这张破嘴,这副熊脾气,低个头认个错都不肯。

    傻熊就是傻熊,硬是和孙玉民顶牛,虽然在刘文智他们三人的苦劝之下,没有被拉出去枪毙,可是还是被孙玉民关了禁闭。

    恰好警卫团团长董文彬从荷泽押运补给回来,孙玉民便让他派出十几队快马前往腾县方向追赶118团和新编三团,又让其先代理59旅旅长,至于傻熊,孙玉民觉着不改掉他擅作主张的这个毛病,就不打算让他带兵。

    唐春红的电台联系上这两个团时已经是在一天之后,如果不是董文彬派出去的人追上了部队,恐怕他们都已经拉开阵势,准备进攻腾县了。

    孙玉民很是无奈,原本他打算用几个没什么战损的生力军当整个师的后卫线,提防鬼子华北方面军挥师来救被围的矶谷师团,可现在被傻熊整了这样一出,只得调整计划。

    和刘文智商量了好大一会儿,又综合了几个参谋的意见后,孙玉民下达了最终的命令:张小虎率58旅115、116、新编一团以及师部警卫团二营黄百胜部、三营赵有钱部,即刻进取衮州、邹城、曲阜三地,占领后立刻布防,三城要互为犄角,死守住这个鬼子南下的关隘;59旅117团和警卫团一营林原平部以及孙杰海的炮团全部,随师部即刻前往腾县外围,汇合118团和新编三团;60旅120团驻守荷泽不准动防,119团和新编二团分取汶上和宁阳二县,随时支援58旅,情况紧急下可撤退至荷泽,确保鲁豫边境的安全。

    …………

    二十师缴获的日军军旗被专人护送到了武汉,交给了待从室,又被送进了老蒋的办公室。

    老蒋、何应钦、陈布雷、俞济时、戴笠五人围着铺在办桌上的这面旗帜啧啧称叹。

    “这上面写的字是什么意思?”老蒋问道。

    “委员长,已经让人看过了,这上面写的是帝国陆军第十师团第六十三联队,也就是正在进攻徐州外围的矶谷师团的一个联队,这支部队可不是容捏的柿子。孙玉民这场仗虽然打赢了,估计他的部队也够呛。”何应钦回答道。

    “二十师自从交到了孙玉民手上,这一两个月可真没少出风头,打得鬼子满地找牙,长了咱中央军的威风。改天我真的找他好好喝几杯,向他讨教讨教。”俞济时满脸都是羡慕。

    “委员长,军旗可不是那么容易就缴获的,自九一八事件以来,不要说缴获军旗,连成建制的消灭日军,这也算是头一遭。”戴笠满脸笑容,投人所好是他的擅长。

    看到手下人个个喜笑颜开,而陈布雷却是愁眉紧锁,老蒋很是纳闷,问道:“彦及,我看你好不太高兴啊。女婿如此出色,别人得意都来不及,为何你是这般模样?”

    “总裁,打了大胜仗,我自然高兴。只是……”

    “彦及,有话尽管讲,你翁婿二人都是党国的肱骨之臣。”

    “是啊,彦及兄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嘛。”俞济时插嘴道。

    “总裁,我在想二十师现在的情况。也在想我那个不成器的女婿有没有遵从军令去夺衮州等三城。更在担心,经过血战后的部队还有没有能力去打硬仗。”陈布雷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作为长期混迹于政府高层的人物,他知道什么时候是开口要钱要人要功劳的最佳时期,他自身不爱功名,可为了自己视为掌心宝的女儿,为了这个常常替他挣脸的女婿,他也学会了斤斤计较,学会了“厚颜无耻”。

    老蒋听完他的话才记起一天之前才命令人家夺取济宁后,马上去打衮州、邹城、曲阜三地,完全没去考虑人家部队的实际情况。

    “二十师现在的情况如何?战损上报了没有?”老蒋问向何应钦。

    “战损已经上报,济宁之战孙玉民动用了两个旅,其中主攻的58旅两个团损失较大,其他部队则可以忽略不计,战斗力完全没问题。”何应钦回答。

    “下面部队报战损时往往会偏大一点,实际受的损失可能还要小。另外,孙玉民报上来的弹药消耗过于偏大,有点不像正常消耗。现在他又要要求补充补给,如果每支部队都像二十师这样,我军政部就没法管了。”何应钦没有顾忌陈布雷在现场,直接就向老蒋打着小报告。

    “何部长,如果是关麟征将军、杜聿明将军亦或是宋希濂将军的部队,你还会这样说吗?”陈布雷心中恼怒,不计后果地回击道:“同是委员长手下的中央军部队,不能太厚此薄彼。打这么大的仗,不消耗弹药,难道用人去填吗?”

    何应钦一直以来都不怎么看得起这个常年伴在老蒋身边的人,在他的意识里,陈布雷就像古代帝王身边的宦官或者是太监一般,而自己这个军机大臣,地位自然是凌驾于他之上。

    没想到平时这个老实巴交,几乎从不过问这些事的待从二室主任,今日竟会当着委员长还有别人的面顶撞自己,虽然听说过那个孙玉民是他女婿,还是戴笠替委员长主的婚,但这又能怎么样?自己手下哪个人逊于他,哪支部队又会弱于二十师!

    想到这里,何应钦心里来火了,讥笑道:“什么样的角色都去和我黄浦精英去比较。”

    “是啊,精英们损兵折将就不浪费弹药,废材把人家军旗都缴来了,就是浪费弹药。什么时候让精英们消灭个把鬼子中队,再来告诉别人自己是精英吧。可笑!”陈布雷反嘲了过去。

    眼看两个人从斗嘴即将变成争吵,俞济时和戴笠连忙前来相劝,一人拉开了一人。

    “你们俩够了没有?”老蒋有点恼火,本来缴获日军军旗是喜事,可没有想到何应钦会有如此大反应。或许是黄浦系的将领面子上挂不住,给了何应钦和陈诚他们巨大的压力,所以他才会在这说弹药补给的事,明着是说孙玉民浪费,实际上是变相的告诉自己,真正的嫡系是他们这些人,帮自己打江山的也是他们这些人,而不是那个刚出茅庐的黄毛小子。

    老蒋的话还是很管用,两个人都立刻不吭声,但却是各不相看,各不理睬。

    “敬之,我说你也真是,打了一个如此大胜仗,浪费点弹药能怎么了?如果中央军各部谁能像孙玉民一样,多浪费点弹药,我都是高兴的。”老蒋责备道,紧接着又训斥陈布雷:“彦及你也是的,敬之只是说弹药消耗过大,又没说不给他补给,你那么大意见干什么。话说回来,二十师最近的弹药消耗确实有点过大,敬之作为统管军政部的长官,说说也是应当的。”

    “总裁教训得是,在下失礼了。”陈布雷心知不能得罪何应钦,只是刚刚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才怼了他几句,现今已经后悔,毕竟以后孙玉民那边还要大量有求于人家,如果同黄浦系形同水火,后患将无穷。刚好老蒋给了个台阶,自己也就借坡下驴,对何应钦说道:“何部长,刚刚失言了,请勿怪罪。”

    何应钦是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冷哼一声。

    陈布雷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自己在老蒋办公室里和何应钦的这番争吵,导致了孙玉民孤军苦战,近在咫尺的中央军各部无一相救,间接的加速了孙玉民在**的军旅生涯的提早结束。

    …………

    出发后,孙玉民一直觉得身边少了什么一样,坐在吉普车内心神不安的,终于忍不住问坐在副驾上的刘文智:“文智,我是不是忘带什么东西了,怎么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哈哈哈……”刘文智笑道:“小丫头才多久没在身边,你就觉着难受了。是不是少了这个磨人的小家伙,反而不习惯了?”

    经他这一说,孙玉民才发觉是那个一直跟着自己,像个尾巴一样的丫头今天没有跟着大伙行动。

    “她去哪了?”孙玉民问。

    “林原平还没有醒,她一直在那守着呢。”

    “她不是一直很讨厌他吗?在我面前都说过好多次,要把那块牛皮糖赶走。”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说林原平是因为她才受的刺激,才会受这么重的伤。”

    “哦!”孙玉民似有所悟,不再说话,扭头往窗外望去。

    弯弯曲曲的公路两边,穿着草绿军装的士兵宛若两条长龙,缓慢的行进着。灰蒙蒙的天空似乎是被笼罩了一片薄纱,看不清原来的颜色,也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和前进的方向。

    浩浩荡荡的大军惹来了日军的侦察机,在抵近侦察发现了众多重武器后,它摆着翅膀快速地离开了这片区域。

    孙玉民看着远去的侦察机,心中暗叹:真正的血战就要来了。

    生怕敌机的袭击,行进中的部队一直提心吊胆,刘文智也是悬着一颗心,他不明白师长为什么像个没事人一样,丝毫不担心会遭到空袭,很想去问他,可始终没有问出口。

    1938年3月24日,孙玉民亲自率领的59旅三个团以及师部炮兵团和没有营长的警卫团一营,到达了五战区要求的攻击位置,前面不到十公里,就是川军122师王铭璋部全体殉国的地方:腾县。

    当孙玉民的临时指挥部搭建好后,唐春红电讯室的大功率电台开始了工作,一封封电文雪片似的飞向了刘文智的手里,他整理好后一封封地摆在了孙玉民的面前。

    在他们往腾县开拨的过程中,张小虎率领的58旅116团快速地攻占了衮州,115团和新编一团也随后攻占了邹城和曲阜。

    同时,刘家华的120团兵不血刃地拿下了济上县城,孙东立的新编二团则拿下了宁阳。

    至此,日军矶谷师团的后路完全被切断,补给线也完全中断。

    得到了这些战报,孙玉民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对唐春红说道:“给军政部和五战区去电,报告战况,并说明我部的位置,和攻击目标。”

    …………

    何应钦拿到了孙玉民发来的电报,冷哼了一声,口中说出了两个字:“愚蠢!”他电文撕成碎片,手一扬,白色的纸片如同蝴蝶一般,飘落在空中。

    “通知关麟征、孙桐萱,不准给予孙玉民部任何支援,任何补给。”何应钦对身边的秘书说道。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