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危机重重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当进攻开始后,孙玉民真正的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本来是全力进攻台儿庄的矶谷廉介,在发觉身后突然冒出一支精兵后,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一边让腾县守军巩固城防,一边调动了日军华北飞行队二三十架飞机,对腾县外围的攻城部队发动了报复式的轰炸和俯射。

    随后出动了一个中队六辆坦克和一个大队的步兵在重炮的掩护下,从侧翼发动了对118团熊德华部阵地的突袭。

    好在孙玉民有提防,让日军想一口吃掉正面进攻腾县的118团的梦想快速破灭。

    日军六辆九七式坦克车在118团的阵地上没有耀武扬威一会儿,就遭到了孙杰海炮团的反击。连同近半个日军大队的士兵,一起葬身在这片事先为他们布置好的坟墓上。

    熊德华是从138旅马威龙部过来跟随孙玉民的,一直对这个年轻的师座都不是怎么信服。

    两打济宁,他的118团都没怎么的出力,也没有亲眼看到那些被传为神话的战绩,始终是认为是吹嘘出来的,捧出来的传说。

    先前在阵地上突然接到孙玉民的命令,让他放弃辛辛苦苦才布置好的战壕时,他还在骂娘,说这个年轻的师长瞎指挥,可看到伪装过的阵地被鬼子飞机犁地似地轰炸和扫射,紧接着又挨了一轮重炮的轰击,亲身体验到地皮都在抖动的震感后,熊德华开始慢慢的觉着这个师长是真的有点能耐了,炮击过后他担心鬼子会趁势抢占,正欲下令全团重返阵地,却被师参谋长刘文智亲自过来拦住,说让师长让他在原地好好看戏,然后便是出现了让熊德华终生难忘的一幕,在中国大地上横冲直闯的鬼子九七式坦克,和跟在它屁股后面的鬼子兵被孙杰海的炮团给轰成了碎片。

    三月二十四日,当台儿庄激战开始时,老蒋即赴徐州视察督导,返回时留下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军政部次长兼待从一室主任林蔚,军令部第一厅厅长刘斐、高级参谋王鸿诏组成参谋团在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作战。3月27日,当日军增兵鲁南,战事趋向激烈的时刻,蒋介石亲赴前线车辐山车站,并去台儿庄南站观战。

    李宗仁更是多次莅临台儿庄前线,给所有的前线将士表明了五战区的态度,表明了国民政府抗战的决心。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台儿庄时,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二军司令西尾寿造大将奉华北方面军最高长官寺内寿一大将的命令,向鲁西南投入了大量兵力,兵锋直指二十师的防御范围。

    就在孙玉民捅矶谷廉介屁股的第三天,驻守邹城的115团赖文力部派出的暗哨传来了他不想听到的消息,多路日军从济南出发,先锋已经抵达泰安,遥相互应正围攻台儿庄的第十师团。

    孙玉民收到这个消息时,五战区司令部里的李宗仁也得到了这个消息,武汉的老蒋同样也收到了情报。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紧急情况,**众大佬都是大惊失色。

    特别是李宗仁,他沙盘推演了一番,如果整个二十师被击溃,在徐州周围布口袋的几十万**部队将**裸的面对鬼子几个师团的威胁,而且已经被包围的矶谷师团,以及被张自忠和庞炳勋死死挡在临沂周边的坂桓师团都会生生逃出去,那么五战区这两个月的布署和牺牲,就会白费,而且徐州附近的**部队都有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正在徐州督战的老蒋征集了李宗仁的意见后,派专人去到腾县外围告知孙玉民:二十师在台儿庄战役未结束前,必须确保**后背的安全,就算是二十师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甚至孙玉民亲上前线,都不能放华北鬼子前进一步。

    这一道命令不似命令,通知不似通知的口头告知,孙玉民满心的疑惑,可前来通知的是待从一室的林蔚,这可是和陈布雷同为老蒋心腹的人,不由得他不相信这是那位的意思。

    接到了这样的告知,孙玉民无奈之下,只得领着在腾县外鏖战了三日的五十九旅和师部炮团重新返回济宁。

    他不知道,老蒋之所以会突然间让二十师去堵枪眼,是接到了一封秘密的报告之后,临时作出的决定。按照他原来的想法是让展书堂的八十一师前去守邹城和曲阜,减轻二十师的压力,让在开封的新46师、许昌的55军随时准备支援,这样一来,即使是从济南方向杀来一个师团甚至是两个师团,在台儿庄战役结束之前,这些部队足以抵挡住。

    可就在即将下达命令的当口,待从一室主任林蔚突然过来报告。

    屋子里只有老蒋和林蔚二人,见这个平时颇有些温文尔雅的待从主任此刻的神情很严肃,老蒋甚是疑惑,问道:“什么事情能让你成这幅模样?”

    “委员长。”和陈布雷叫总裁不同,林蔚一直称呼老蒋为委员长。“有件事情,我认为必须得跟你说说。”

    “什么事情非得在大战即至的当口来说?”老蒋问道。

    “关于二十师孙玉民的事。”

    “他?他怎么啦?”

    一说到是孙玉民的事,老蒋立刻打起了精神。对于这种手握重兵的将领,他一直信仰着恩威并重,金钱加大棒的原则,除了自己的亲外甥俞济时,哪怕是诸如陈诚之类的黄浦精英,他都时刻留有一手,不会百分百的去信任。

    更加不用说孙玉民这种心腹的心腹了,虽然最近这些大胜让老蒋面上有光,可当林蔚一说起事关他时,老蒋那多疑的性格又暴露出来。

    “据我手上掌握的证据还有戴处长手中的证据,可以充分表明他和延安那边有说不清的关系。”

    “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他履任二十师师长之后。”

    “说下去。”

    “孙玉民履任二十师师长之后不久,戴处长的人在武汉破获一起窃取我军事机密的案件。被抓的就是那边的人,通过这个人,戴处长又连着挖出一串那边的人。也正是这起案件的破获,得到了一个让我们非常意外的消息。”

    “继续说下去。”

    “被抓获的人之中有一个那边的联络员,从他嘴里撬出了一个重大的情报:延安方面派出了一个七人小组,从武汉转道前往荷泽,目的是护送和掩护一个那边的高级女间谍去到孙玉民的身边。”

    “那时,恰恰好是孙玉民收复济宁等地的时候,在您心目中,在国人心中的声望正高。这件事太过于重大,而且我们手里没有直接的证据,只是一个gcd叛徒的片面之言,我和戴处长商量之后,决定把这件事压下来,等暗中调查清楚了,再向您汇报。”

    “那现在调查清楚了?”

    “非常清楚了。”

    “自那次获得情报后,戴处长便不动声色的安排了几批人打入了二十师,荷泽城也安排了不少的暗哨,经过了不懈地追踪和调查,终于在前两日有所收获,随同七人小组一起前来荷泽的,一个那边的女的被我们暗中抓捕。”

    “刚开始,这个女的嘴很硬,也很能挨,审讯的弟兄们一度拿他们没有办法,后来让一处的沈醉亲自出马,一下子就让她交待了。”

    林蔚说完这些话后,从手中的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老蒋,说道:“这是她的供词。”

    老蒋打开了供词,看了起来。

    “这个女的叫海燕,是那边的人,她和七人小组的负责人是很好的姐妹关系。”林蔚在老蒋阅读供词的时候在边上介绍道。

    听到了这些话,老蒋索性放下了手中的供词,说道:“你讲吧,我听着。”

    “好的,委员长。”林蔚开始说道:“这个叫海燕的女孩,是从南京跟着孙玉民他们撤退下来的,她说从一开始,孙玉民就知道她们的身份。那时虽然是国共合作共同抗日,但已经身为团长的他是不应该和这些共党份子走得那么近的。更令人发指的是,孙玉民竟然一个叫陈芸的女共党打的火热,而这个叫陈芸的就是被派到荷泽的七人小组的负责人,他们来的目的就是策反孙玉民。”

    “娘西匹!”老蒋的浙江乡骂又了出来,“有孙玉民投共的证据了吗?”

    “这倒没有。不过很奇怪的是,彦及兄的小女儿明知道那个女共党怀了孙玉民的孩子,还依然嫁给了他。还有一点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那个女共党在孙玉民成亲的前夕突然离开,差点让我们布署的人白白辛苦一趟,还好,在荷泽突然发现这个叫海燕的出现,戴处长得到报告后,生怕夜长梦多,第一时间就秘密逮捕了她,然后才有了这些证据。”

    “你说那个来策反孙玉民的女共党怀孕了?”

    “是的,委员长。”

    “色字头上一把刀,可惜了我一员虎将。”

    “委员长,不光孙玉民,我和戴处长还怀疑陈主任这个小女儿也是共党。”林蔚说道。

    “不可能吧,彦及的家教甚严,他那么多子女中从没有过谁和那边扯上关系。”老蒋虽有怀疑,但是对于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心腹,还算是信任的。

    “委员长,据那个被俘的女共党交待,孙玉民婚前,陈芸曾经向上级发出电文要求甄别某个人的身份。”

    “这又能说明什么?”

    “很简单,陈芸之所以要求甄别某个人的身份,肯定是发现了她以前不知道的人或者是事,后来她急匆匆地放下策反的工作,肯定是因为接到了新命令,策反工作有人接手了,她的使命已经完成。”

    “这只是你的分析,我要证据,一个孙玉民事小,如果牵扯到彦及身上,那么事情就会严重到无法想象,所以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关于他女儿的调查就到此为止,我不想因为这些无端的猜测,伤害到我和彦及多年的情份。”老蒋坐了下来,神情上很疲惫,缓慢的说道。

    “是,委员长。”林蔚深知老蒋的脾性,犹豫了一下,又问道:“那二十师孙玉民怎么办?”

    问完这句话后,林蔚心里是忐忑不安,担心老蒋会念在陈布雷的情份下,放过这个被坐多黄浦系军官视为拦路虎和眼中钉的家伙。

    屋子里沉寂了一小会,看得出来,老蒋是做了一番思想斗争的。

    “告知德邻,让他给二十师下死令,全师死守鲁西南。”

    “委员长,孙玉民向来不怎么奉五战区的命令,让李长官去下这个令,可能没太大作用。”林蔚说道。

    “是啊,怎么能让桂系的人去命令我中央军部队去送死呢,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做吧。”老蒋苦笑,他对林蔚说道:“你亲自去找孙玉民吧,把我的意思转达给他吧,二十师战至一兵一卒,也要给我顶住。”

    …………

    孙玉民不傻,看得出来这道口头告知的猫腻,但是他不知道老蒋为何会突然间来这一出。

    带着部队往后撤的过程中,垫后的新编三团派人来报告说,后方发现了大股追赶的鬼子和伪军。

    接到这个消息后,孙玉民冷哼了一声,心中隐约猜到了点什么。心想:既然有人要我的好看,想对二十师下手,如果不回击,岂不是对不起人家的一番苦心。

    刘文智在边上提醒他,说道:“要不要向陈主任汇报一下?”

    “别,我不想把他牵扯进去。”孙玉民很坚决。

    “那你打算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孙玉民眉头紧皱。

    “那我们的下一步怎么办?”刘文智继续发问。

    “对付我们屁股后面的追兵先。既然别人都帮忙通风报信了,鬼子伪军也跟着上了趟,我们不唱出戏,人家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们?”

    “师座,你就说说吧,我们怎么打?”

    “很简单,打个伏击吧。让熊德华和孙东立配合配合,顺便让孙杰海支持他表弟几发炮弹。”

    炮团团长孙杰海是新编三团团长孙东立的表哥,是跟着他从138旅投奔过来的。

    “那你认为在哪打较好?”

    “这个你自己去研究研究,我只看结果。另外,击溃追兵后,各部快速撤退到邹城至巨野这一带,以备随时支援58旅各部。”陷入到这重重危机中,孙玉民并没有慌乱,他想凭借着自己,去化解这一次似乎无解的难题。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