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困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117团设的伏击圈没有派上用场,尽管新编三团孙东立部扮成被击溃的样子,边打边撤,可一段距离后,尾随的鬼子伪军便不再追赶,主动去攻击他们也不奏效,把他气得直叫唤。

    孙玉民看到这样的情况,只得摇摇头叹息。

    坐在吉普车上,刘文智愁眉紧锁,几天之前,率部往腾县开来时,他还没有这种感觉,那时的二十师是天之骄子,是民众眼中期盼的无敌之师,短短的几天过后,从原路返回,外人感觉不到什么,但是作为参谋长深知,这支部队已经不复昨日的光彩。

    他不知道为什么,也弄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上层会突然间放弃这支部队,但是隐约间能够意识到这件事情多少会和陈芸他们有点关系。

    坐在车上,孙玉民也同样的思绪万千,不管是谁,被人当作弃子一般,总是很不舒服。自己现在不是找寻原因的时候,最主要的是怎么能够即能够服从军令,又尽可能的保持有生力量。

    也许是士兵们都感觉到了什么,和义气奋发出征不同,返程的队伍如同暮霭中的老人,死气沉沉。

    …………

    台儿庄战场。

    1938年3月27日,得到增援后的日军对台儿庄城发动第3次攻击。日军炮轰台儿庄围墙,北城墙被炸塌,小北门亦被毁,守卫小北门的181团3营官兵牺牲殆尽,300多鬼子兵突入城内,惨烈的巷战开始,城内中国守军同日寇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尽管日军占据了全庄的三分之二,但坚守在南关一带的中国守军至死不退,死守阵地,目的是为了外线部队完成对日军的反包围。参谋长封裔忠部以部分兵力死守台儿庄,守军尽量拖住敌人,以便庄外的大军将日寇团团围住,来个瓮中捉鳖。

    28日,日军攻入台儿庄西北角,谋取西门,切断中国守军第31师师部与庄内的联系。该师师长池峰城指挥,以强大炮火压制敌人,并组织数十名敢死队员,与敌肉搏格斗。汤恩伯军团关麟征第52军和王仲廉第85军在外线向枣庄、峄县日军侧背攻击。

    3月29日,日军濑谷支队再以兵力支援,并占领了台儿庄东半部。29日,林蔚转述蒋介石的电令:台儿庄屏障徐海,关系第二期作战至巨,故以第二集团军全力保守,即存一兵一卒,亦须本牺牲精神,努力死拼,如果失守,不特全体官兵应加重罚,即李长官、白副总长、林次长亦有处分。

    31日,**守军将进入台儿庄地区的濑谷支队完全包围。是时,坂本支队由临沂转向台儿庄驰援,到达向城、爱曲地区,侧击第20军团。该军团即命第52军和刚到的第75军围攻坂本支队。激战数日,予日军以重创,使其救援濑谷支队的计划落空。

    矶谷师团见救援无望,决定以死相拼,一个个杀红了眼。国民党军队虽以5倍的兵力围攻,并付出极大的伤亡代价,但难以将敌人消灭,战争一时呈胶着状态。

    1938年4月3日,李宗仁下达总攻击令。第20军团汤恩伯部之第52军、第85军、第75军在台儿庄附近向敌展开猛烈攻势。日军拼力争夺,占领大部分街市。**展开街垒战,逐次反击,肃清敌人,夺回被日军占领的街市。

    4日,中国空军以27架飞机对台儿庄东北、西北日军阵地进行轰炸。当晚,日军濑谷支队力战不支,炸掉不易搬动的物资,向峄县溃逃。

    4月6日,李宗仁赶到台儿庄附近,亲自指挥部队进行全线反击,4月7日凌晨1时,中**队吹响了反攻的号角,以孙连仲第2集团军为主组成的左翼兵团和以汤恩伯第20军团为主组成的右翼兵团在台儿庄及其附近地区大举反攻。一直防守遭攻的孙连仲部,听说反击,神情振奋,命令一下,杀声震天。双方便展开了巷战、肉搏战,一时间,台儿庄城内枪林弹雨,血流成河。日军头一次遭到了国民党军队的如此顽强进攻,很快便溃不成军。台儿庄北面,枪炮声渐密,汤恩伯军团已向敌人开火。矶谷知已陷入反包围圈,开始动摇,下令部队全线撤退。此时敌军已成强弩之末,弹药汽油也用完,机动车多被击毁,全军丧魂落魄,狼狈逃窜。李宗仁命令部队猛追,敌兵遗尸遍野,各种辎重到处皆是,矶谷本人率残部拼命从枣庄方向突围,后在临沂坂桓师团的拼死救护下,终于逃出了生天,逃离了这个让他一辈子无法忘记的地点。

    台儿庄会战,在张自忠部庞炳勋部抛弃前嫌,并肩浴血奋战在临沂城,把坂桓师团主力生生阻挡在徐海外围不能前进半步;在孙玉民第十师舍生忘死,前赴后继,用一个师的兵力,生生将华北日军派来救援第十师团的两个师团挡在了泰安附近不能动弹;在王铭章、池峰城等川军各部的舍生忘死,甚至是全军覆没的坚守下,在孙连仲西北军、汤恩伯中央军20军团和李、白桂系各部的紧密合作下,**部队空前团结,集结了几十万人在台儿庄地区,击溃日军第5、第10两个精锐师团的主力,歼灭日军2万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严重地挫伤了日军的气焰,是正面战场在抗战初期取得的一次大胜利。

    …………

    台儿庄大胜了,可是陷在泰安附近疯狂的日军并没有因为第十师团、第五师团惨败,并已在临沂突围,就停止了进攻二十师的步伐,反而变本加利地拉长了战线的宽度,迫使兵力已经捉襟见纣的孙玉民,更是雪上加霜,几番向五战区请示增援和撤退,都得到了同一个结果,再坚守几日,待集结在徐州周围的**各部分散撤离后,再行撤退。

    防守邹城的115团赖文力部是二十师防线的突前部,这几日的防守真是苦不堪言,但他是跟着孙玉民一路走下来的,也算是见识过场面的战将,孙玉民的战术方法他也学了几成,唯一欠缺的可能就是孙玉民身上的那种对敌人的“猥琐无耻”,只要能赢只要能杀鬼子,便无所不用其极的“卑鄙劲”。

    戴存祥兼任营长的一营上放济宁血战就几无战斗力,上面没有给二十师补充兵源,孙玉民也就无法给他补充兵源,但好在邓东平有先见之明,在一上任六十旅旅长后,就私自在荷泽一带未被鬼子侵占的地方,设置了多处征兵点,从华北各地逃荒而来和许多丧失家园的鲁西南本地百姓,或者是很多慕名而来的豫北民众,挤爆了各个征兵点,短短不到半个月,竟然召收了一万多名新兵,匆忙教会他们如何开枪等一些基本的军事技能后,就开始补充给各部,孙玉民虽然很是欣慰,但却是高兴不起来,他深知新兵上战场,意味着什么,可是上面不补充,他也没有办法。

    戴存祥因为手下大量的新兵,自己怎么才能让这些新兵蛋子在战场上生存而头痛;孙玉民为怎么样才能化解这场危机而心烦;钱进则为了弹药补给和粮食供应而着急。

    他已经几番前去第三集团军军需处,前往十二军军需处讨要从未补给过的装备物资,可是哪里要得到,得到的答复是二十师的物资补给不由他们管,十二军推到第三集团军,第三集团军推给五战区司令部。奔波几次,连想方设法的去打点都被拒收。

    钱进也明白这件事情超出了他的解决能力范围,几次想和孙玉民报告,可一看到他每天忙得团团转,每天被一摊子的事缠得脱不开身,他就张不开这个嘴。眼看着囤积的物资不断地减少,已经支持不了全师消耗几天了,病急乱投医的钱进想到了从黑市上购买,可是他没料到,自己的这个做法,把已经上黑名单的孙玉民加速地推向了深渊。

    自一开始打算从黑市购买,钱进就陷入了人家设好的陷阱,郑州交易时被宪兵团和一处的人给包围,不仅购买物资的大量现金被人当作赃款起走,连自己本人和陪同一起来的警卫二营营长黄百胜和几十名士兵都被当场擒获。

    孙玉民知道这个消息时,钱进等人已被送去武汉。

    内忧外患之际,孙玉民在师部急得嘴上都燎起了水泡。

    深知二十师情况的唐春红看到他的样子也是心有不忍,偷偷地给陈布雷发去了电报,并且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和她形同姐妹的陆曼。

    这段时间,陆曼一直在忙于医院的事,战事一开,最忙的其实是她们这些后勤方面的人员,医院这块更是犹为明显。

    她已经很多天没见到自己的男人了,听到了唐春红的话语后,她赶到了同在荷泽城的二十师师部。

    一段时间不见,孙玉民黑瘦了很多,以前英姿焕发的神色变得萎靡不振,炯炯有神的眼睛变得空洞无光,胡子拉碴的焦黄面容上没有一点亮光,平时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像团枯草一样杂乱的铺在头上。

    看见他这副模样,陆曼心疼的不行,眼泪涮地流了下来,奔了过去,抱住了正坐在椅子上发呆的孙玉民,将他的头搂入了自己怀中。

    自在二十师师部见过了孙玉民后,陆曼就决定要帮这个自己的男人渡过难关。她一出师部的门,就跑到了唐春红的电讯室,给自己的八个哥哥姐姐分别打去电话和发出电报,哭求相助。她是众兄妹中的老幺,又是遗腹子,容颜性情就如他们九人的生母无二,一开口相求,便纷纷得到回应。要知道陈布雷虽然不赞同自己的子女从军从政,但是像他们这些**,有的是自己的门路,特别是比陆曼大上十几岁的大哥更是有着自己的贸易公司,虽比不上孔氏等世家的财力,那也不是平常人能相比的,上次陆曼就要了他三十根黄鱼,那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

    陈芸发现海燕失踪已经是她被捕的第七天。

    她从郑州派她和另外一名战士去荷泽执行任务。到达之后两个人分头去办事,那名战士办好了自己的事后,到了汇合的时间地点苦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她来,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护送她的战士寻遍了整个荷泽,又托人去警局和监狱打听,还是没有音讯,急得连夜往郑州赶,报告给了自己的上级陈芸。

    虽然说这个海燕和自己的关系很亲密,陈芸还是第一时间履行了组织的程序,立刻更换了接头地点和疏散了自己这条线上的联络员,并向延安汇报。

    其实自从黄浦系和桂系排挤二十师时,l部长就接到了各条线上的我党潜伏人员密报。特别是安排在二十师的从未启用的09号特工,也发来了求助的电文。

    l部长不敢怠慢,立刻向周副主席和军委领导汇报。

    隔日,l部长得到了中央的意思,全力支援和协助孙玉民的二十师,命令正在周边活动的新四军zyy部相机支援,鲁西南的各游击队全力协助。

    领导虽然表明了中央的态度,但是l部长知道,表面上二十师是各派系斗争的牺牲品,但根源可能是因为自己这边的特工出现了叛徒。陈芸的电报恰好验证了这个猜想,组织上想吸纳孙玉民的事情已经暴露。

    既然是因为我方的原因把人家陷入了险境,那我方就有必要打破这个困局。

    好在09能量不小,已经自行解决了眼前的燃眉之急。现在基本上能确认海燕已经叛变,因为发现的太晚,因她叛变产生的一系列后果已经陆续产生,如果不是先前无意中的一步闲棋产生了出乎意料的效果,这一时半刻还真不知道如何补救。

    l部长理清了整件事情后发现,只要孙玉民立刻对怀疑他的人表明自己的态度,这个困局就能迎刃而解。09没有说清楚,这个孙玉民现在对我党倒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也没有讲明白她自己倒底有多大的把握,能把这个人引上这条康庄大道,或许是她自己也没有多大把握。

    如今之际只得让09和孙玉民讲明白,让他先和我党这边划清界线,渡过眼前这个困局。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