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徐州大撤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想要进到环型工事里必须要从城门洞口跑过,可是鬼子坦克车上的车载77mm的重机枪就一直没有停过火,想要跑过去,肯定会被打成筛子。但环型工事里的几个人不知道是死光了,还是被震晕了,反正到现在仍是一枪未发。鬼子坦克车不可怕,但跟着步兵的坦克车是极度危险的,没有反坦克炮,全都是土办法对付它的中**队拿这种突击,根本就没什么好办法,就像眼前一样,虽然戴存祥带着敢死队虽们想去以身炸车,可是跟在坦克车后的鬼子是不会让你接近它的。如果前面工事的重机枪不压制,把鬼子们全都赶到坦克车后头,那么就戴存祥带着的这十几人,完全不够人家塞牙缝。

    眼看着敌人就要冲进城来,戴存祥打算就算中上几枪,也要冲进环型沙袋工事内,他把手上的集束手榴弹交给了身后的战士,拨腿就往工事跑去。

    就在戴存祥往那边跑的同时,左右两边斜对着城门的工事里,都跑出去几个人,往那个正对着大门的环型工事钻去。城墙上也是有两三个人从七八米高的上面跳了下来。

    奔跑中的戴存祥只听到身边子弹忽忽地擦身而过,脸上被一道劲风扫过,自己都能感觉到隐隐作痛,不光脸上,手臂上肩上腿上至少三四处地方都似被蚊子咬过一样,麻痒麻痒地夹杂着痛感往头上袭来。他不敢停步,一口气冲到沙袋前,滚身翻进了沙袋工事内。

    戴存祥刚一进工事,一颗57mm的坦克炮弹就紧跟着从工事上方朝后飞去,如果他再晚两秒钟,这颗炮弹就会结结实实命中他,后果就是他被炸得粉碎,连累得刚从各处进入工事内的人都被炸死。

    炮弹在远远地街后爆炸,鬼子的坦克车也已经即将冲进城门洞里。戴存祥趴在沙袋上,可以清清楚楚地从坦克车下面的空隙,看见密密麻麻的鬼子兵的小腿。

    环型工事内的马克沁被两个人扶正,这个冷血怪物终于开始了它的第一声吼叫。

    咚咚咚……咚咚咚……

    清脆而富有节奏的重机枪声一响起,就似死神敲响了他的丧钟,无情地主宰了人类的命运。

    几个和坦克车并驾齐驱的鬼子被突然响起的机枪打中,倒在履带旁,最前面的那个鬼子兵直接倒在了履带下面,被几吨重的坦克车压成了肉泥。后面的鬼子兵被这一下吓得全躲到了坦克车的后面,跟随着缓慢前进。

    戴存祥听到了马克沁响起来,冲锋的鬼子兵被压制到坦克车后面以后,他才松了口气。朝机枪那望去,原来是大东带着一个士兵在操控机枪,在一营这么久,他从来没发现这家伙的机枪打得如此好,比那些专业的机枪射手打的更准更好。

    身上的痛感越来越强烈,戴存祥很想滑到地上去看看自己哪个地方受伤了,可是现实的情况不允许他有这个时间。

    鬼子的坦克车在压过几具尸体后,已经开进了城门洞里,跟在坦克车后的小腿也越来越真切,戴存祥朝躲在城门墙边的十多名死士大喊:“炸了它。”

    距离不算太远,戴存祥认为自己的声音绝对可以传到那些人的耳朵里。可是,就像没人听见一样,没有一个人动。戴存祥急得不得了,手脚并用,一边大喊:“炸了坦克。”一边比画着示意着敢死队员可以上了。

    最前面的一个敢死队员见戴存祥还在大喊,也用手朝外指了指,意思让他看外面。

    戴存祥顺着这个手指向的地方看去,只见那扇倒在地上的破城门的边上,一个**尸体身上正冒着缕缕青烟。他定睛一看,这个“尸体正是先前要求第一个上的敢死队战士。

    戴存祥紧张的把手指都扣进了沙袋,心里即希望这个战士能把鬼子坦克车炸掉,又希望这名战士不要牺牲。明知道这很难,但是他却一直揣怀着这个希望。

    坦克车已经开到了这个战士身边,眼看着就要从他身上辗过,千钧一发之际,这个战士突然往旁边一滚,履带险险地在他边上压过,这种机会怎么可能放过,怀中的集束手榴弹被整个地塞进了履带和轮子之间。

    塞完手榴弹后,这个战士连着几个滚身,从城门边上的尸体边上沾了一身的血渍,滚到了贴近墙根的地方。

    看到这个战士身手如此敏捷,戴存祥长舒了一口气,他完全不知道这个战士是什么时候躲到了那个地方,这可是非常凶险的一件事情,不仅要求胆大心细,还需要敏捷的身体协调能力,更需要极速的反应速度,好在这个战士这三点都很俱备。

    如果这场仗打完,这个战士没有牺牲,一定要向师座引荐他。戴存祥心里暗暗想道。

    滚到墙角根的战士没有老老实实地装死,他躺在地上用手使劲地在拉边上的一具尸体盖着自己,毕竟距离太近,又没有什么好的遮挡,一旦爆炸,自己难免不会被冲击到。

    戴存祥见到了他的这个小动作,不禁暗然失笑,嘴里还轻轻骂道:“这个家伙还真是胆子大。”

    坦克车的轮子在履带上被这些绑在一起的手榴弹给卡住了,车上的鬼子车长正要让人去看看,耳中却听到了一声巨大的轰鸣,紧跟着身体像是突然间失去了控制,在车内翻滚着撞着,然后侧倒在车内。

    鬼子车长知道,这肯定是遭到人肉炸弹的袭击,他挣扎着要站起来。却没有想到,车顶盖被人打开,一枚冒着青烟的手极弹被扔了进来,紧跟着车顶盖又牢牢地关紧。

    往车内投手榴弹的正是戴存祥不知道名字的那个战士,他在扯动尸体遮盖自己的时候,赫然发现了这个死去的**战士身上居然还有着三颗手榴弹。

    集束手榴弹剧烈的爆炸,将坦克车都掀了一个跟头,翻倒在地,车顶恰好朝着他躲藏的这边。跟着坦克车前进的一堆鬼子兵,被这个爆炸产生的碎片和冲击波击倒一堆,特别是紧贴着坦克车前进的士兵,更是被炸得血肉模糊,稍后的一些鬼子兵或多或少地被爆炸碎片击中,一时间小小的城门洞里哀嚎惨叫不断地响起。

    这个城门洞本来就不宽,两辆坦克车并排都走不过,现在这辆被炸毁的坦克车横卧在城门洞中间,挡住了大半个门洞,成了一个非常好的屏障,后面坦克车想要开进来,除非把这个已经不成样子的王八壳子推进城内,或者是拉出城外,否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戴存祥见这个战士一击见效,大声叫了个好,正兴奋间,却看第二辆坦克车边上的鬼子兵正往这个战士藏身的地方猛烈地开枪。他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炸坦克车的战士还没出来呢,这边的重机枪不敢射击,怕误伤到他。

    子弹打在墙角根上,溅起点点黄尘,打在已经死去的几具**士兵尸体上,虽然没有喷出血花,但是推力把这些尸体打的不断扭动,就像是活人一样。这还不算,几颗手雷也被投了过来,戴存祥祥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就算刚才的子弹没打中那个战士,这几颗手雷一响,哪怕他就算有九条命,也得死翘翘。

    正当戴存祥惋惜之时,一个身影从坦克车边上飞速地朝自己这边跑来,速度快的不像个人类,一出城门洞便飞身往前扑,娇捷地像只野猫。

    这个身影从坦克后面跑出,再扑到城门洞外,短短的不超过三秒钟,他一趴在地上,身后就传来了爆炸声。

    鬼子的四十八瓣手雷爆炸声势虽不如手榴弹大,但是杀伤力却不是手榴弹可比拟,如果在那种狭小的空间挨上一颗,身上绝对会是同时挨上几块碎片。

    戴存祥本不对这个士兵能活下来还存有希望,没料到人家一点事都没有,大大出乎人们所料。高兴之余,他大声喊道:“机枪开火,掩护他。”

    一场苦战随着坦克车被炸毁在门洞内,本已经弹尽粮绝的守军又得到了大量的补充而结束。

    听着城楼上重新响起马克沁厚实的咚咚咚声、捷克式清脆的哒哒哒声、中正式步枪啪……啪……像打巴掌一样的声音,沙袋工事内的戴存祥终于放下心来,鬼子今天肯定是无法突破自己的防线了,他现在终于可以看看自己的伤势了。

    还好,自己身上的几处枪伤都是贯通伤,没有伤及要害,只是流的血比较多,卫生员过来敷好药包扎好后,没有什么太大的妨碍。

    戴存祥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卫生员包扎的时候一直在问刚才那名战士是谁,一直念叨到那个战士来到他边上。

    “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以前不认识你?”戴存祥尽管很累,但还是对这个他异常欣赏的士兵表示出了很大的兴趣。

    “报告团座,我叫周善军,河北沧州人,前阵在荷泽入的伍,被分配到一营三连九班。”这名炸掉坦克车还能全身而退的战士回答道。

    “好,很好。”戴存祥笑道,看着面前这个兵,像在看一件宝贝一样。

    周善军被他看得有点害羞,躲躲闪闪地像个姑娘家,一点都没有刚才舍身炸坦克的英姿。

    一直到傍晚,鬼子都没有再发动进攻。

    晚上的时候,戴存祥在团部见到了从荷泽匆匆赶来的赖文力,铁牛被关了整整十多天的禁闭,即使是如此大战,孙玉民也没有把他放出来。

    赖文力到来的同时带来了师部的命令,趁天黑交替撤退,放弃邹城。

    戴存祥怕这个铁牛死性不改,乱传命令,特意偷偷地发电文询问师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才把命令下发到各营。

    夜幕中的邹城格外的寂静,明亮的火把和燃在铁锅里的篝火将整个城墙照得通亮,城外不远处鬼子指挥部门口,一个挂着大佐军衔从望远镜中看着红光漫天的城池,感叹道:“难怪福荣君会命丧济宁,难怪十师团会折戟沉沙,这支支那部队果然和别的部队不同,战斗力太顽强了。我十四师团的部队还从来没有碰到这么厉害的对手。”

    …………

    台儿庄战役的大败,使日本内阁震动,天皇裕仁责问华北方面军司令寺内寿一大将和华中方面军松井石根大将,限令二人不得在没有内阁命令前,再次发动大规模战争。

    可吃了大亏的两个大鬼子哪会善罢甘休,商议过后,便各自出动大量部队,南北并进,更大规模的向徐州进逼。

    日军改以部分兵力在正面牵制**,主力向西迂回,企图从侧后包围徐州,歼灭第五战区主力。日军第10、第5师分别从山东峄城和临沂西北的义堂地区南进,对守军第2集团军和第20、第3军团及第27军团第59军实施牵制性进攻。守军顽强抗击,至月底,将日军阻止在韩庄、邳县和郯城一线。日军开始从南北两个方面向徐州西侧迂回包围。在南面,第9、第13师从蚌埠地区分别沿北淝河、涡河西岸北进,至13日,陷蒙城、永城后,向江苏萧县、砀山进攻;第3师团由蚌埠进入大营集地区,向宿县进攻。在北面,第16师团由山东济宁渡运河,至14日,连陷郓城、单县、金乡、鱼台后,向江苏丰县、砀山推进;第14师团从河南濮阳南渡黄河,陷山东菏泽、曹县后,直插河南兰封;同时,第10师将韩庄、台儿庄地区的作战交由第114师接替后,在夏镇附近渡过微山湖,向沛县进攻。5月中旬,前方越来越惨烈的战报不断传到武昌gmd军委会老蒋的案前,徐州突然面临的严重危机,使他那因台儿庄的胜利冲得有点晕乎乎的大脑一下冷静下来。老蒋突然意识到:日军的意图是要围歼徐州中**队主力。蒋介石立即叫来何应钦、白崇禧、陈诚、封裔忠等人一块研究策划。日军的企图已经暴露,再死守徐州已不现实,何应钦等人亦主张赶紧突围,决定放弃徐州。老蒋口授给李宗仁的电令令其部力避决战,撤离徐州,火速突围。

    16日,第五战区命令各部队分别向豫、皖边界山区突围。中**队且战且退,阵形不乱,按部就班地向西、向南撤退。日军阻一处,中**队冲一处,无所不破,大军向河南南部及湖北北部集结,各路都相继冲出重围。为避免与优势之敌作消耗战,当各路敌军向徐州步步合围时,李宗仁令所部各路守军,作稍事抵抗后,即相机撤向山区、湖沼地区,进行“化整为零”的游击战,与敌人纠缠了月余。李宗仁与长官部官兵一应人员700余人,乘夜色经宿县、蒙城,越过敌之包围圈移驻潢川。留守徐州城的刘汝明部在萧县一带伏击日军第9师团,对日军造成重大伤亡。日军见中**队大部已走,企图于徐州城围歼刘汝明部。刘汝明部佯作死守状,及见各路大军撤尽,根据蒋介石的命令,放弃徐州城,巧妙地跳出日军数十万大军的重围,安全转移。敌军不但没有击溃刘汝明部,甚至连一个上尉也没有捉到。日军的华中派遣军的13师团一路杀来,发现李宗仁唱了一出空城计,又令一心想争功的华北方面军大感挫折,日军伤亡了万余人的代价,得到了一座空城。

    这场耗时几个月的会战,终因中**队的主动撤退而降下了帷幕,伤亡惨重、内忧外患的孙玉民部二十师五月初奉命撤退到了许昌,进行了新一轮的整训。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