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真实身份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旅部里的人全都被傻熊赶了出去,他和小丫头两个人搬了条板凳坐在了门口,二十师两尊大神坐在门口,谁敢靠近半步?

    孙玉民给陆曼倒了杯茶,让她在椅子上坐下,自己才搬了另一张椅子坐到了她面前,柔声问道:“什么事?看把你急的。”

    陆曼双手转动着桌子上的茶杯,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是没有下尽决心的样子。

    孙玉民也没有催她,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小女人,看着这个为了自己可以舍弃一切的女人。

    小丫头年纪小,坐了一会儿,发现屋子里没声音,便顺着门缝往屋内瞧,却什么都看不见,又把耳朵贴在门上,还是没什么,不由得“咦”了一声,心道:这两个人在搞什么鬼,说有重要的事,却躲在里面不说话。

    李铁胆一把将小丫头摁在板凳上,说道:“不要乱来,有些事情不能乱听的。”

    两个人在屋子里坐了好一会儿,陆曼一直在转动着的茶杯终于停了下来,她盯着孙玉民的眼睛,缓缓地说道:“陈芸那边出事了。”

    “什么?她怎么了?”孙玉民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到了,急忙问道。

    “不是她,是她身边的一个女孩。”陆曼说道:“你见过的,那个叫海燕的女孩。”

    “哦。”听到不是陈芸出事,孙玉民悬起的心又重新放了下来。

    “你知道为什么前阵你二十师得不到补给和增援吗”

    孙玉民摇了摇头。

    “就是因为这个叫海燕的女孩被一处的人抓了,没经受住酷刑,叛变了。把你和陈芸的事会都交待了。”

    “什么?”孙玉民激动的站了起来。

    “你先别激动,听我说完。”陆曼仍是不急不慢的样子。

    孙玉民见她的样子不是太惊慌,心想既然她都知道了这件事,说明已经有人在处理了,自己先听听再说,有了这个念头,他又重新坐了下来。

    “戴笠怕担责任,把整件事都推向了林蔚那边,这个待从一室主任不是盏省油的灯,他秘密收集了你很多不利的情报,告到了老蒋那里。”

    “原来是这样,我说作为国防部次长的他怎么会屈尊前来,亲自通知我死守济宁、邹城和曲阜,还tmd不给补给。”孙玉民气呼呼地开骂。

    “这件事情的原凶其实不是他,而是姓戴的。”陆曼说道。“他担心一下子扳不倒父亲和你,就把姓林的推到了前台。”

    “难怪这个人会臭名远扬,原来是有原因的。”孙玉民恨恨地道。

    “还好你和陈芸之间还有很多事没有让这个海燕知道,否则父亲还是很难把你洗白。姓林的手上的证据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不足以对你造成致命的威胁,而先前黄浦系对你的打压却是父亲一手造成,经过他请的几个人的斡旋,也握手言和,何应钦畏怯自己太过份会被陈诚等人超过,所以也不敢和父亲成为死对头,一杯茶后,他们二人反而成了好朋友。你后来得到的补给,全都是何应钦亲自批审的。”

    陆曼一下子说了这么多,也不顾孙玉民有没有听进去,喝了口茶后又继续说道:“虽然两个危机都被暂时排除,但是以老蒋的性格,他不会容忍一个和那边有瓜葛的人,手握重兵,所以你身边还是被安排了很多密探。这些人的身份是你我想象不到的,也是对你最大的危胁。”

    “有多少人被安排到了二十师?”孙玉民问道。

    “这个很难调查清楚,反正是不少。”陆曼回答。

    “那怎么办?”

    “这正是我今天来见你的原因。”陆曼深吸了口气说道:“父亲的意思是要你马上表态,驱赶排查二十师内的gcd员,甚至是杀上几个,让老蒋对你放心。”

    “不可能。”孙玉民第二次激动地站了起来,声音都有点颤抖:“gcd员怎么啦?他们是投敌卖国了还是鱼肉百姓了?都没有吧!奋勇杀敌、喋血疆场的gcd员还少吗?他们哪里错了?难道只单单因为政治理念的不同,就要对他们痛下杀手?告诉岳父,这件事情我孙玉民做不到。”

    听到了孙玉民的这番言论,先前还显得担心的陆曼脸上露出了笑容,她说道:“我和陈芸都知道你不会妥协。”

    听到她说陈芸和她都不会妥协,孙玉民心中一动,问道:“难道……”

    陆曼纤纤玉手捂住了他的嘴,没让他的话说出来,望着那双期待的眼睛,陆曼重重地点了点头。

    果然,她果然也是那边的人。孙玉民心中泛起了涟漪,内心的感触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这个女人自己没有选错,她虽然出身富贵大家,可是和许许多多gcd人一样,为了中华民族之崛起,为了解放全民族这个神圣的使命,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握在手中的荣华富贵,而投身到这个艰难险阻的过程中,投身到这个随时会断送性命的事业中。

    “玉民,我接到了指示。但在说出来之前,我想自己问你一句。”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个问题陈芸已经问过了,我给你的答案是一样的。”

    “什么样的答案?陈芸没同我讲过。”

    “我还有个任务没有完成,现在还不能和你们一起走。”孙玉民又重复了以前对陈芸说过的话,不过这次,他多对陆曼说了些话:“曼,请给我几个月时间,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毫不犹豫地随你而去。”

    “你能和我说说是什么任务吗?这个任务是谁下达给你的!”陆曼满脸的疑问。

    “我现在不能对你具体说,但是可以告诉你,这个任务是我自己下发给我自己的。”

    “自己?”

    “是的。曼,这真不是我的借口,几个月后,你再回想我说的这些话,就知道真假了。”

    孙玉民当然不会对她说,就在一个多月后的6月9日,**掘开了郑州市郊黄河花园口大堤。那时,恰逢黄河中上游暴雨,巨大的洪流把6月4日掘开后又被淤塞的赵口大堤冲开,两股洪流汇聚到一起,淹没了近半个中国。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到时有能力阻止这场浩劫。

    “那好吧!我现在不强求你,但是希望你能记住自己说过的话。”陆曼看到他眼中的坚韧,知道自己无法让他说出原因,只得让步。

    “曼,我会牢记在心的。”

    陆曼被他这句话触动,拉住他的手,说道:“玉民,你要记着,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为了自己。如果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么即使是自己天天锦衣美食,那又能怎么样呢?”

    孙玉民微笑着点头,这个女孩真不是一般的人,自己娶了她,真不知道是修了几世的福。还有陈芸,她也是一个心系天下,心系民众的奇女子。想到这里,孙玉民越发责怪自己辜负了她。

    “玉民。”

    陆曼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孙玉民徇声望向表情严肃的陆曼,耳中听到了她一本正经,异常严肃的话语:“我现在以中国gcd山东省委委员的身份和你说话,请你认真倾听我说的每一句话。”

    孙玉民心中一惊,他猜到了陆曼是那边的人,但却没有想到她的职位那么高。

    陆曼看到他被惊到,笑了笑说道:“我这个委员是临时的,你可以叫我09,我是属于社会部l部长管辖下的秘密战线的人。”

    孙玉民不傻,能在那个名闻天下的龙潭三杰手下代号09的人物,肯定是不一般的,这个代号未必会比一个山东省委委员职务上低。

    “你好,09同志。”孙玉民打趣她说道:“我的老婆大人职位可真不低。”

    “好了,不和你耍贫嘴了。”陆曼说这话时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被孙玉民拉入了他的怀中。靠在他宽广结实的胸膛上,陆曼有一种莫名的说不出口的安全感。

    “说吧,你上级有什么话要你转达我?”孙玉民楼着这个让他刮目相看的女孩,柔声问道。

    “玉民,这边的首长要我告诉你,不要担心会误会你,他们都清楚你是个真心打鬼子的英雄。既然你遇到的这个难题是我们所造成的,那这个责任必须要由我们来担。现在,你可以公然做出**的态度,并且还会给你一份名单,把二十师内明面上我们党的人遣送回来,当然这些人中间会掺杂一些我们急需送回来的人。”

    “你们为什么那么信任我?就不怕我翻脸不认人。”

    “才不怕,你如果翻脸了就见不到我和陈芸了,还有,你见不到陈姑娘肚子里的孩子了。”陆曼嘻笑道。见他满脸惊愕,又笑道:“和你开玩笑呢,我们gcd人才不会做这种要挟人的下三滥的事,我的直接上级同我说过你的事。”

    “说来听听。”

    “我们党的原则向来是敝开怀抱,欢迎爱国爱民的有志之士,也会有拉拢团结一切心系民众、心系家国的英雄豪杰的行动,你孙大师长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吧。所以上级指示我们协助你好好打击日寇。在尝试拉拢你之前,社会部通常都会做一份评估,你的这份评估报告可是l部长亲自做的,得出的结论是……”

    说到这里,陆曼故意卖了个关子,她从孙玉民怀中立了起来,盯着他那双满含期待的眼睛,说道:“孙玉民,湖南人,出生年月不详,估约二十八岁。入伍时在西北军孙连仲部,历任战士、班长、排副、排长、连副。民国二十四年,教导总队扩编时从西北军中调入,任教导总队二团二营一连连长。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参加淞沪会战,因战功擢升教导总队二团二营营长。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参加南京保卫战,战地晋升为团长,光华门一役彻底打响了‘战神’的名号,后又临时代理旅长一职,南京城破后,护送我党十几位女生安全撤退,期间还支援我全椒县游击队田国桢部武器装备一批,到达武汉后派出专人护送我方人员到达西北,并给我方送出捷克式两挺和优秀的军事干部石中华同志等人。孙玉民其人爱兵如子,爱民如子,在军方在民间声誉都很好。综合各方意见和多份调查结果,建议派出专人,吸纳其加入我党组织。”

    陆曼一口气将当时l部长所写的报告给背了出来。

    孙玉民听完之后首先是不好意思,紧跟着又惊讶起来,瞬间他就想到了几个问题。

    “你在医院见到我时,并不知道你们的组织正在观察我吧?”

    “是的,那时我只敬你是个英雄。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英雄死在面前,所以才决定留在南京照顾你。”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陈芸她们的身份的?”

    “先前只是怀疑,后来被游击队俘虏时,我才确认了。”

    “那你为什么不出来和她们相认?”

    “我们有我们的纪律,即使是知道她们就是自己人,我也不能够表明自己的身份,除非在危急情况下,否则……”

    “既然你们的组织知道你在我身边,为什么还要派出陈芸来,难道是认为她比你适合完成这个任务?”

    “错,组织上压根就不知道我在你身边,后来还是因为陈芸发电文回去甄别我,他们才知道的。”

    “没弄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

    陆曼又喝了口茶,捋了一下额头前的几根散发,继续说道:“红姐把逼我们结婚的电报给我看时,我慌神了,不知道怎么办?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和陈芸谈谈。”

    她见孙玉民在回想以前的事,往这上面套时,就说道:“就是陈芸和你闹起来的那次。我和她的交谈就是在把你赶出屋子后的事,小丫头全都听见了。”

    “哦。”孙玉民立刻恍然大悟。

    “那时我向她表明了身份,又把你所面临的危机一一分析给她听,所以才会有她自行离开,而让我们成亲这一出。陈芸离开前曾经甄别过我的身份,可能是让海燕听到了一点或者是看到了一点,所以才会有你前段时间的那个大麻烦。”

    “原来如此。”孙玉民叹道:“还好那个女孩只知道一点皮毛,否则天真的要塌。”

    “是啊!不过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会后悔加入这个优秀的集体。”

    看到孙玉民笑了,陆曼接着说道:“我的上级要我转告你,请你一定要相信gcd人,他们时刻都是你坚强的帮手,就像已经牺牲的我党的优秀党员:周海南、周洪,还有现在一直在帮助你的我党优秀成员:钱进、唐春红等等,有些同志因涉及到机密,我就不一一告诉你了,跟你讲这些,是希望你知道,组织的大门永远向你打开。”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