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震撼

    听到了陆曼的这一席话,听到了这些让自己心血澎湃的名字,孙玉民被震惊了,光华门的一幕幕如电影般地闪现在脑海里。

    周海南,这个自己永远都不会忘却的好搭挡,这个永远把自己摆在最苦最难之处的好兄弟,他如果不是优秀的员,怎么会做的那么出色呢?

    周洪,这个枪法如神,这个胆识谋略都不亚于自己的好部下,如果不是员,怎么会那么善解人意呢?怎么会那么视生死如无睹呢?

    还有,在戴笠一处的那个号称地狱的监狱里,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钱进,能够经受住常人几乎无法忍耐的酷刑,能够在受刑之后还能安心大睡,这不正能表明他的身份吗?

    还有,自己的这个电讯主任唐春红,如果她不是员,那么二十师的事早就会被捅到军政部甚至是军委会了,想要生养休整,根本就不可能。

    孙玉民一直以为自己牢牢地把二十师掌控在手里,现在终于知道错了,安插进的这些人全是自己的得力助手,可老蒋、戴笠等等甚至是孙桐萱他们安插进来的人呢?

    强烈的危机感袭上了心头,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陆曼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出声问道:“玉民,你是在担心什么吗?”

    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担心什么,只是你刚刚提起两个故人,一下子惹起了心中的伤感。”其实他是想说,如果周海南和周洪两人都还在世,二十师带起来会省心省事很多。再还有就是不想让陆曼知道自己的担心,免得这个傻女人会跟着一直担心。

    “史主任,难得看到你到我们五十九旅来一趟啊。”

    门外传来了李铁胆的大嗓门。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史主任孙玉民怎么会不知道,还有陆曼,对这个人更是恨之入骨,讹了她三十根余条,换任何人都会要了这个家伙的命,偏偏他还成天在众人面前转?如果不是担心戴笠会有什么后招,孙玉民早就想干掉他了。

    史东鹏怎么会突然到来?屋子里的孙玉民和陆曼正在思索,门口的小玉英却早就迎了上去,边走边说道:“东笨主任,你来找我的吗?”

    史东鹏自打收受了陆曼三十根金条以后,在二十师一直安份守己,几乎不过问什么事,除了一些面子上的和上面压下来的工作外,他每天的日子就和小丫头差不多,闲得慌。一来而去,两个人居然产生了一些交际,可是已年近四旬的中年人,耍心眼和花招怎么斗得过鬼精鬼精的小玉英,过了几次招后,这个史东鹏被整得狼狈不堪,还无处发火,只得自认倒霉。

    今天,下面有人向他报告,说陆曼着急忙慌地在寻孙玉民,肯定是有什么事,请他去打探打探。史东鹏本不想去,可没想到,上面的那位居然亲自打了个电话来,没有办法,他只得亲自来看看。

    刚进军营,就有一个军官假借迎接之名向他汇报:“孙玉民和陆曼两个人在旅部里呆了半天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史东鹏当时很想骂这个家伙,可人家说完这句话就径直走了,根本没有给他留下说话的机会。

    他走到旅部门口时才发现铁塔一样的李铁胆和被称为二十师小阎王小祖宗的丫头正坐在门口,立刻就明白了刚那个军官怎么没自己想办法来打探,这两尊瘟神在,换成自己也不愿意来。

    看到这个祖宗走了过来,史东鹏心里直发毛,可又不得不装出一张笑脸,说道:“刘秘书也在啊。”随即又装作省悟的样子:“师座在这里,刘秘书肯定会在这喽,看我这个蠢问题。咦,你和李旅长俩人坐在门口干什么?怎么不进去?”

    “大主任,还没说你来这做什么呢?”

    “我来找师座,有事情找他商议。”史东鹏没有遮掩他来的目的,开门见山地说道:“师座在吗?”

    “师座现在有事,不方便见你,回去师部等着吧。”小玉英丝毫不给人家面子。

    “不行,我等不到那个时候。”史东鹏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低着头径直往紧闭的旅部大门走去。

    没走几步,就发现撞到了一堵墙,抬头一看,李铁胆像座山一样地挡在了面前。

    “李旅长,你什么意思?我去见见师长,你拦着算怎么一回事。”

    “想见师长回师部去,来我五十九旅做什么?哪儿来的去哪凉快,我可不认识一些什么阿猫阿狗。”李铁胆从来就和这些从事文职工作的军官们不对付,根本就没打算给他任何面子。更何况,孙玉民和陆曼两个人在里面,没得到允许任何人都别想进去。

    “你”史东鹏气得发抖,指着李铁胆又不敢开骂,看到他那双鼓起来像铜铃的眼睛,莫名其妙的就发虚。

    “让他进来吧。”屋内传出来孙玉民的声音。

    傻熊只得悻怏怏地让开了前面的路,拉着小丫头推开门当先走了进去,史东鹏只得哼了一声,跟在二人的屁股后面走了进去。

    三个人进去时,孙玉民还在扣外套的扣子。陆曼虽然是面朝着巨副地图,背对着三人,但从她看上的动作来看,明显也在扣扣子。

    傻熊和小丫头没往别处想,但史东鹏这个“过来人”则是想当然的以为,这俩人在屋子里肯定没做好事。

    “你来有什么事吗?”孙玉民脸上脖子上的红潮还未退却,声音里也尽是不满和不高兴。

    史东鹏心里暗暗骂那个给他提供情报,而且还借上面来压他的暗梢,把那个人的十八代祖宗都骂遍了。孙玉民这个人可不是好惹的,自己打搅了他的“好事”,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师座,我收到军政部的电文,要求我们师开展自清,把混入队伍中的老鼠给灭了。”史东鹏情急之下把上面交给他的秘密任务给说了出来。一说出这句话,他马上就后悔,如果让上面知道或者是让人捅上去,自己真的会吃不完兜着走。可是如果自己刚刚不找个适当的理由,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惨样了。

    果然,那些人果然容不下他们,孙玉民心里仅存的侥幸被史东鹏这句话击得粉碎。就像陈布雷让陆曼给他带的话一样,这边是真的要清自己的身侧了。其实孙玉民知道,如果不是陈布雷的百般维护和斡旋,自己是得不到这个被清身侧的机会,早就像丧家之犬一样被扫地出门,甚至是被杀鸡儆猴。

    “那你计划怎么行动?”

    “我不知道师座您的意思,哪敢私自行动。”史东鹏说的道貌岸然,实则是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弄到了孙玉民的人,或者是查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到时自己是往上报呢还是不报呢?自认为是个聪明人的他怎么会把这种难题往身上扛呢。

    “我的意思。”孙玉民苦笑了两声,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去做这些个事,即使是得到了对方的应允,得到了对方的同意和谅解,他还是极度不情愿去让自己良心不安。“你拟个计划吧,不要让别人知道,我酌情让你进行行动。”

    “是!”史东鹏兴奋的回答。在这间屋子里,他感觉到了异常的压抑,虽然是自己强烈要求进来的,但是在微妙的气氛下,早就想离开了。

    “史主任,我可有句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敢借查共党之名,干扰我医务处的工作,那对不起,请恕我医务处的人不待候,到时候你政治部的人有个三病两灾、大痛小伤的,别往我医院这边送。”陆曼本来在装着看地图,这会突然转身,说了这番话。

    “陆处长放心,医务处我亲自去查,省得下面那帮不省心的得罪了您。”史东鹏哪敢说个不字,他一直以为自己打搅到人家的好事,生怕她翻脸,女人本身不可怕,可这个女人身后的那座大山,还有眼前的这面后盾,都是自己惹不起的角色。

    “还有我五十九旅。”傻熊的声音也不合时宜的响起。

    史东鹏傻了眼,不知道如何去接这话,如果连五十九旅都不能清查的话,那刚刚的话算是白说了。无耐之下,他望向了孙玉民,期待他能把这个大块头的话顶回去。

    “你先回去拟个计划吧,其他的以后再说。”孙玉民开口说道,他也不是很愿意看到史东鹏这张脸,不光是为了心痛那三十根金条。

    在小丫头和傻熊如刀子的目光中,史东鹏飞快地离开了,出了门口才狂拍胸口,暗道:“侥幸,好在姓孙的没翻脸。”

    史东鹏的背影还能看见,会议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小玉英抢先拿起电话,只听了一句话,就把电话递给了孙玉民。

    电话是刘文智打来的,一战区司令部发来电报,要孙玉民马上到郑州参加军事会议。

    1938年5月。

    日军华北方面军第1军第14师团为配合徐州方面主力作战,于5月13日渡过黄河,攻占菏泽。随后,分兵两路继续南攻。至19日,其主力攻占内黄、马庄寨、人和集之线右纵队进至仪封附近。企图沿陇海路西进,攻取兰封。

    据此,中**队决定将孤军深入的日军第14师团消灭于兰封、内黄、民权、考城之间。老蒋亲赴郑州督战。其部署是:由第155师、第79军组成东路军,沿陇海路进攻第27、第71军组成西路军,向仪封、内黄之间攻击,分割包围日军第3集团军、第32军和新35师在定陶、菏泽、东明、考城附近切断日军退路。

    21日,中**队从东、西、北三面向日军第14师团发起攻击。当日,第51师和第58师一部攻克内黄、人和集。日军向毛姑寨、杨蝈集、双塔集退却第87师攻克仪封,日军退往杨蝈、东岗头、毛姑寨。同日,日军分别向马道府、马集和后伊王进攻,并攻占马集。

    22日,日军主力向孟郊集进攻,并乘势占领兰封西面之罗王车站、罗王寨、曲兴集。同日,中**队第51、第87、第88师,在兰封以东之毛姑寨方向与日军展开激战。至23日,中**队攻占西毛姑寨、杨庄、李庄、和楼。日军退守东岗头后,于当夜向兰封突进。守军第88师1个旅不战自退,兰封遂被日军占领。

    至此,日军第14师团退至兰封、兰封口、陈留口之线。兰封失陷,使开封、郑州面临日军威胁,中**队调整部署,以豫东兵团全力围歼日军第14师团。

    25日,中**队发起全面进攻。在罗王寨方面,第58、第155师于26日攻克罗王车站27日,日军反攻罗王车站,第155师与其反复争夺,守住了阵地。同日,中**队围攻罗王寨,至28日攻克。日军退往曲兴集。在兰封方面,第88师于25日晚夺取兰封车站26日,第87师攻克许楼27日,两师合力作战,攻克兰封。在三义寨方向,中**队集中优势兵力向日军进攻,26日,进至柴楼、十八寨、宝王寺一线,逼近三义寨。此后,中**队曾攻入寨内,被日军反攻击退。至29日,中**队进攻无进展。

    此时,东路日军第16师团攻占商丘,威胁中**队豫东兵团侧背同时,贯台日军5000余人渡过黄河支援第14师团。中**队被迫转入守势。

    5月中下旬,老蒋亲临郑州第一战区长官部。匆忙召集部下,召开第一战区军事会议。战区师以上军官20多人环桌就座于宽敞的长官部作战室。

    听着战区参谋长封裔忠最新态势报告,老蒋的眼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大挂图上直指陇海路的大红箭头。这粗大的红箭头在前后左右中**队蓝色防御线的衬托下是那么刺眼,那么的骄狂不羁,仿佛是满脸横肉的土肥原骄傲地昂着硕大的脑袋在向他招手挑战。这时参谋长的一个新的消息把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据封裔忠报告,攻击考城的丰鸣房太郎的右纵队在受到87师的阻击后,已放弃了越过考城,直攻兰封的计划,而是向仪封转进,企图与土肥原师团主力合兵一处。看来敌对我攻击企图有所察觉,因而收缩正面,向主力靠拢。”老蒋听罢,眉头微蹙,向封裔忠发问道,“该路敌军的确切情况清楚吗?”

    “已查明,该路是丰鸣房太郎少将率领的步兵第27旅团,另附14师团的第28骑兵联队及炮兵一部,约八千余人。”蒋介石“嗯、嗯”两声,站起身,在屋里踱了两步,众将军的目光这时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屋里一时空气沉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