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败象初露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孙玉民身边所有的心腹除了钱进要负责后勤而留在了许昌外,其他的人都跟随着大部队进发,包括刚伤愈归队的半鬼子。

    小丫头这几天很是懂事,每天都跟在孙玉民身边,怕他突然间会崩溃,这是不能发生的,二十师近两万人的眼睛都在盯着这个支柱。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小丫头没往这方面想,可临出发的那天晚上,孙玉民突然把陈芸那块凤形玉佩交给了她,而且没有说原因,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你先保管着吧。”

    自那以后,小丫头就成了他的影子,连睡觉都搭了个铺在他对面。

    或许是底下的士兵都知道所面临的血战,所以行军的速度不是很快,军官不催,士兵慢行,二十师这股洪流缓慢地朝商丘流去。

    1938年5月21日,中**队从东、西、北三面向日军第14师团发起攻击。当日,第51师和第58师一部攻克内黄、人和集。日军向毛姑寨、杨蝈集、双塔集退却;第87师攻克仪封,日军退往杨蝈、东岗头、毛姑寨。同日,日军分别向马道府、马集和后伊王进攻,并攻占马集。

    22日,日军主力向孟郊集进攻,并乘势占领兰封西面之罗王车站、罗王寨、曲兴集。同日,中**队第51、第87、第88师,在兰封以东之毛姑寨方向与日军展开激战。至23日,中**队攻占西毛姑寨、杨庄、李庄、和楼。日军退守东岗头后,于当夜向兰封突进。当日,日军第14师团集中力量向杨固集、双塔集地区攻击,第27军阵地被突破,桂永清竟率领所属部队退向开封、杞县,令第88师接替第106师防守兰封。而第88师师长龙慕韩在桂永清退走后,亦于5月23日夜擅自弃城逃走,致使日军于5月24日不战而占领陇海路上的战略要地兰封。此时,据守砀山的第8军第102师在日军猛攻下,师长柏辉章也下令放弃阵地西逃。日军第16师团于5月24日占领砀山。

    至此,日军第14师团退至兰封、兰封口、陈留口之线。

    此时此刻,孙玉民的二十师汇聚在第三集团军的洪流中,正在荷泽与兰封之间的定陶布防,**切断十四师团的战略目的已经实现。

    北路**八个师(孙桐萱的第三集团军和商震的第二十集团军)十万余人,已经像把楔子一样,生生地插进了进人的后方。

    临时作战会议上,孙玉民向孙桐萱提出先抢占黄河上各个渡口,炸毁各处桥梁,派出重兵确保商丘的安全,给北路深处敌后的八个**师一条退路。没想到,这番好心的提议却得到了商震的嘲笑:“孙师长,你是不是让土肥原那个死胖了给打怕了?不要说我们这十万人只是挡住他的退路,就是生吃了他们都没问题。委员长,程长官和薛长官他们太过于小心了,不是商某吹牛,这次十四师团插翅难飞。”

    孙桐萱巴不得有人打压孙玉民,他也附和道:“孙老弟,你太过于杞人忧天,土肥原那个老鬼子没有那么难对付,况且就算让他占了几个渡口又能怎么地,能运过河多少东西,多少兵力。要知道他们如果敢强行渡河撤退,那可就省了我们的事了,河神就会收了他们。”

    “可是如果让十四师团跳出包围圈,那兰封战场上的近四十万**部队的结果,将会和徐州战场上的**部队一样,抱头鼠窜。”孙玉民一心想要改变兰封战局的结果,没有去顾人家的嘲笑,仍在试图劝说着两个挂上将衔的集团军司令。

    “够了,战事未开,你就扰乱军心,念你尚算一片热心,不作计较。可如若再犯,必将严惩不殆。”孙桐萱逮到机会就毫不留情的训斥,这一屋子可都是各师之长啊,他没有给孙玉民半分面子。

    孙玉民一股热血往脑子里涌,他当场就想站起来顶撞这个自己没见过几面的上司,却被左右坐着的两个人好心地在桌子下死死按住,不让他起身。

    作为十二军的同仁,展书堂和谷良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两个人把孙玉民牢牢地按在座位上。

    看到孙玉民眼中几乎喷出火来,孙桐萱更是怒不可遏,他心中暗骂两个不长眼的下属:蠢驴,让他当出头鸟呀,拦他做什么。

    一场作战会议不欢而散,孙玉民没有停留,和展书堂、谷良民告别后就往自己师部赶。

    还没进门,小丫头就奔了过来,轻声说道:“有一个人来找你,说是你的家兄。”

    “家兄?”孙玉民带着疑问走进了临时征用的师部。

    “玉民。”一个许久未听见的声音响起在孙玉民的耳边。这个声音他在从上海撤退的火车上听过,他在南京的战场上听过,他在武汉行营也听见,相比桂永清,孙玉民更加认可这个声音,认可这个人:周振强。

    “副总座,你怎么来了?”孙玉民奔了过去,给了这个算是他生命中贵人的周振强一个拥抱。

    “玉民,我这次来,其实是受总座之托。”周振强穿着一件灰大褂,戴着一顶黑礼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到来。

    见周振强似乎很着急,孙玉民赶紧拉着他坐下,又让小丫头去倒茶,然后问道:“您说吧,总座有什么指示?”

    “玉民,哪里是什么指示。总座要我来跟你说,据他得到的消息,有人想借这次战役整垮他,情况危急,现在能值得信用的就只有二十七军和你的二十师,所以总座让我来和你说,随时准备增援我们。”周振强一口气就把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战区会议时,师座有和我提过相互支援的事,但是没有提到有谁想整他。”孙玉民说道。

    “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总座好像也没有直接证据,现在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做好准备,静观其变。”周振强一边说话,一边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册子,说道:“这是师座高价买来的密码本,除了总座只有龙慕韩师长的88师还有你的二十师才有,频率写在本子里面,千万不能丢失。”

    孙玉民接过了这代表着生命线的密电本,心道:姓桂的虽待我不仁,可我不能不义,周振强和马威龙他们可都还在二十七军,在四十六师呢。

    小丫头的茶端来时,这个她很好奇的自称孙玉民兄长的神秘人,已经不踪影,她生气地把托盘往桌上一放,说道:“辛辛苦苦泡的茶都没喝一口,看都没看清楚人就走了。”

    …………

    兰封失守,使老蒋极为愤怒。1938年5月25日,蒋介石以电话命令宋希濂、桂永清,务必于当日傍晚发动总攻,在26日拂晓前将兰封克复。

    兰封城外围一线据点有日军1000余名,除炮兵外,大部分为骑兵。宋希濂的部队和桂永清的部队在向敌军据点发动进攻之前,便遭到日军的猛烈炮击。

    龙慕韩刚率部抵达邓寨附近,就投入攻城战斗。兰封城外激烈的枪炮声,惊动了附近的部队,位于兰封西面的第106师,即派一支部队从西面发动进攻,46师第138旅在旅长马威龙的带领下,也投入了攻城的战斗。

    下午,宋希濂接到薛岳电令,命第71军负责攻击兰封。傍晚,宋希濂率各师旅团长来到兰封城南郊,为攻城做周密部署。看完地形,宋希濂向部下下达了作战任务。

    5月25日凌晨,宋希濂来到孙庄指挥所,接到沈发藻与龙慕韩的报告,两师已借夜色掩护,接近敌阵地。5时,宋希濂下达了向兰封城攻击的命令。沈、龙二师兵分两路向敌军据点发起冲锋。

    第88师一路冲杀,先头部队于9时许逼近许楼。占领许楼的日军一部在村内凭借断壁残垣做掩护,向攻击部队射击,一部占领许楼东南之国防工事顽抗。

    许楼东南国防工事,筑有机枪、迫击炮掩体群,掩体群之外,掘有壕沟。日军以迫击炮向第88师攻击部队猛射,并与村内日军的轻重武器构成交叉火力网,一时将攻击部队压迫于许楼以南的开阔地中。

    龙慕韩命炮兵集中火力,轰击盘踞于国防工事内的日军,然后向村内之敌猛射。攻击部队在炮火掩护下,向敌阵地逼近。炮火停止之后,攻击部队正待发起冲锋,日军骑兵却从城内驰来,配合步兵发动反冲锋。

    攻击受挫。龙慕韩将第二梯队推上前线,又命迫击炮向前节节推进,向敌据点猛攻。至12时,八十八师攻克赵庄、杨庄。宋希濂即命该师停止攻击,固守阵地,待八十七师沈发藻部进至城垣附近,再协同攻城。

    由于兰封东南部地势平坦,兰封城外日军凭借铁路路基固守,第87师进展颇为困难。激战至正午,仅接近西岗头、张寨附近,且伤亡众多。

    至下午3时,第87师沈发藻部突破日军铁路一线阵地,扫清兰封东面之敌,城外日军向兰封城逃走。沈发藻部接连攻克兰封城东南的王寨、张氏寨,右翼部队也推进至城外的高邵关、惠姚一线。

    当宋希濂正待下达总攻命令时,日军步炮骑兵进行反攻,将许楼攻下,并占据国防工事顽抗。宋希濂见两师伤亡重大,便命两师由攻击部队就地构筑工事,固守已克据点,准备攻城。

    面对困局,桂永清连忙去电正在不足百公里外的孙玉民,让他火速率一部精兵前来相助。

    下午,天空飘起细雨。宋希濂担心小雨久下不停,给部队攻城造成困难,遂即召集沈发藻、龙慕韩两师长及炮兵营长会议,下达夜间攻城的命令,要求攻击部队不惜一切代价,攻克兰封。

    总攻时间定在晚7时,夜幕才降临,天空还有亮色,中**队的大炮就开始向日军据点猛烈轰击,火光映红了兰封城郊。第87师在炮火掩护下由城东南发起攻击。第261旅很快攻占梁庄,继而向二里寨、田庄逼进,第518团已攻抵许楼附近,与日军激战。

    兰封城垣已距离不远。第88师的进展更为迅速,由于重炮营集中火力向南门及城墙西南角猛轰,致使城内之敌一时无法增援外围据点。兰封车站被88师一举攻克。

    龙慕韩见兰封车站已克,即命部队准备携云梯爬城。不料,日军组织反攻,兰封车站又落入敌手。龙慕韩大怒,命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夺回车站。激战至晚10时左右,龙部终于将兰封车站占领,部分官兵已冲至南门花园附近。龙慕韩遂命预先组织的“爬城队”,分成数批,逐次前进,直逼兰封城下。

    这次攻城,第88师投入100余人,除少数伤兵于火线爬回来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龙慕韩见爬城失败,急命重炮营再向城区轰击,同时命爬城队分成几个梯队,前仆后继,继续攻城。但由于日军顽强抵抗,攻城部队发起的三次攻击均告失败。第87师攻击部队为日军的密集火力所阻,进展维艰,至次日3时,始以重大牺牲攻克田庄,此后便难以接近城垣。宋希濂见两师激战已近一夜,伤亡惨重,遂命全军休息,并确保已攻占据点,于26日晚22时继续攻击。

    26日入夜,宋希濂对攻城部队作了重新布置,命两师在侧重攻击东、南两门时,增加攻击点,以分散敌人火力。同时,他并命令山炮营将数门大炮移至城垣附近,直接向城墙射击。重炮营则向城内散射,以威慑城上守敌。

    攻击打响后,两师部队悄悄接近日军外围据点,进行突袭。至午夜,第87师攻克二里寨,炮兵向城垣射击。此刻,重炮营也向城内开火,兰封城内炮声四起、火光冲天。未等日军反应过来,沈发藻、龙慕韩两师攻击部队发起冲锋。可就在他们还未冲到城垣下面,几声巨烈爆炸传来,他们辛苦攻了三日都无法突破的城墙突然被炸出了几个缺口,而且城内能够清晰地看见有**士兵正在和日军厮杀,在火光下,不断飞舞的红穗大刀显得格外耀眼。见此场景,攻城官兵受到了极大鼓舞,第88师在西南面爬登了两处被炸开的城垣,87师在东面爬登了一处被炸开的城垣,登上城墙的官兵纷纷以刺刀、大刀同日军展开肉搏,协助正在拼杀的**士兵,终将日军赶下城垣,获得了立足点。

    零晨三点左右,在赖文力115团当先杀开的那条血路里,87师沈发藻部首先冲入了城内,随后88师龙慕韩部也紧跟着杀入了城,日军十四师团开始向北往三义寨方面撤退。

    至此,沦入敌手的兰封城,经过三日血战之后,被**收复。

    孙玉民匆匆和桂永清见过一面后,便带着自己率领的两个团援军往定陶赶。他不敢声张,如果私自率部出来增援桂永清,孙桐萱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正当北路**八个师的部队,磨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突发了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情况:5月28日老蒋中央军的嫡系黄杰的第八军在面对日军16师团及混成第13旅团的攻击时,亲率第40、第24师退向柳河、开封,只单单将第187师留防朱集车站和商丘。5月29日拂晓,第187师师长彭林生也率该师退走,将商丘白白地送给了日军。商丘的失守,严重地威胁了进攻日军第14师团的薛岳军的侧背,也严重影响到了诸路**的安全。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