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铁牛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三义寨位于兰封西部,南与杞县毗邻,北临黄河与封丘隔河相望,西距开封不足30公里,是连接豫东、鲁西南的必经之地。

    土肥原就是看中了此地背靠黄河,进能攻,退能守,再不济能越河而逃,这才把它当作据守待援的中心。

    虽然是个中国通,土肥原非常了解中国的风土人情、疆域和历史,但是对于芝麻大一个小地方也了若指掌,不得不让人心悦诚服。

    经过一整夜的急行军,张小虎亲率的116团和新编一团当先抵达三义寨外围的十八寨,随后命令赖文力的115团攻占黄河边上的朱庄、管寨,截断日军可以从黄河渡口退却的后路。

    此时此刻还在行军途中的孙玉民还不知道前沿部队已经抵达攻击地点,更不知道前去攻击朱庄和管寨的赖文力部已经陷在了土肥原的阴谋中。

    乌漆抹黑的夜,寂静的让人感到可怕,朱庄外围田地里,115团三营士兵在戴存祥的带领下,摸索着往庄子走去,他要赶在天亮前做好防御,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残酷战斗。

    黑暗拢罩着的这个小村子亦和四周一样,静的异常。如果换作从南京或者是从敌占区下来的军官,这样的宁静肯定会被注意到,可是戴存祥没有这样的经验呀,作为一个原二十师的军官,他和其他人一样都被孙桐萱当作宝一样牢牢地护着养着,作战经验可以说算是基本没有,如果不是近段时间孙玉民上任后的几次大的军事行动,估计这方面的经验更少。戴存祥没有发现即将天亮,这个村子都没有鸡鸣,没有狗吠,更没有起早的农人,他的心思完全是入村后怎么布置防线和重火力点,完全没有考虑这里会不会有鬼子。

    他怎么会想到,这个村子已经被土肥原早早地派重兵占领,设下了死亡陷阱,等着他们的到来。

    好在戴存祥算是警惕性较高的军官,在三营前面派出了一个班的尖兵,也正是这一习惯性的举措,给了115团一次血拼的机会,给了孙玉民一个短暂地调整时间。

    戴存祥和三营长两个人一脚深一脚浅地朝村子里走去,边走还不时地说两句关于布防的话语。

    微亮的光芒中,一座屋子孤零零地伫立在前方,担任尖兵的十余名士兵小心翼翼地接近了这个屋子。

    这已经是朱庄的外沿了,作为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村子里的屋子并没有什么规划性的布局,零零落落地这一栋那一栋。这栋土砖茅草结构的房子,在豫东和鲁西南都是很常见。离这栋屋子最少上百米才是另外三四栋样式结构都差不多的房子,之后才是依山坡修建的大部分的朱庄建筑,再往西北不足千米,便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

    村子西边南边都是大片的麦田,只有东边有着一片不大的树林,一条被骡马车压成型的土路贴着树林边缘通向村子。戴存祥的部队没有沿着这条土路进村,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三营走在前面的士兵停下了脚步,把整个队伍的步子都给压停了,三营长边往前跑边小声问道:“怎么啦?什么情况。”

    离三义寨太近,115团是偷偷地在往这边插,当然不能发出太大的声响。

    “营长,三班没传回来信号,人都不见了。”当先的一个排长回答,探路的那个班是他手下的兵,自然会比别人更加在意。

    “什么?”三营长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说道:“再给我派一个班去看下他们在搞什么鬼?”

    “卧倒。”没等那个排长回答和安排,一个人大声喊道,正是戴存祥的声音。尖兵突然间失去联系,还能代表什么?他可不会有那种侥幸心理,想都没想就喊出了这句话。

    他的这句喊声一出来,不远处的村子里突然传出了一声闷响,紧跟着一个炽亮的白点被打上了天空,如一颗明亮的星星被挂在天上,将整个一片地方照得亮如白昼,把无处遮掩的戴存祥和三营士兵全都亮堂堂地展露在这光芒之下。

    看到这冉冉升起的照明弹,戴存祥心里顿时涌起了危险的预警,他的那声呐喊虽然得到了许多老兵的回应,但是三营至少有一大半是新补充进来的新兵,除了部分机灵的家伙跟随着老兵趴倒,大部分的新兵都还在却头张望,看着天顶上那朵从没有见过的刺眼白光,亦或是四处张望,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哪里会料到灭顶之灾的突然来临。

    咯咯咯咯……

    鬼子九七式重机枪独有的鸡叫般的吼叫声传到了戴存祥的耳中,他眼睁睁地看着不断地有着冒着血花倒下的士兵们,任凭他扯着嗓子在喊:“趴下呀!趴下!”

    可是仍无继于事,还是有着新兵被机枪扫中。

    被一枪击中要害的还好,直接牺牲在当地,但没被打中要害却又身中数枪的士兵们,纷纷倒在地上惨叫,凄厉的求救声和呼天喊地的痛哀嚎,犹如一颗子弹或是一把刀子,正在狠狠地剜挖着戴存祥的心灵。

    重机枪一响,歪把子和三八大盖也开始响起来,而**这边的老兵们也迅速地开始还击,本来就没有什么掩体能遮挡,现在还处于明处,只能拉着已经阵亡、牺牲的士兵兄弟的尸体,构筑了临时的防线。

    照明灯一打上天,鬼子机枪一响,跟在三营身后千余米的四营在营长的带领下立刻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哪怕前进的途中不时有士兵被窜过来的流弹打伤,可依然没有阻止住他们。

    戴存祥趴在地上,躲在用自己士兵尸体堆积而成的掩体后面,心犹如在滴血,他不敢去看这些熟悉的脸,生怕自己承受不住良心的煎熬,而做出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看到四营不顾伤亡的前来,戴存祥忽然有种莫名的感动。以前的二十师算是个养尊处优的好地方,有的是争权夺利、勾心斗角,都是见了你倒霉还恨不得落井下石,再踩两脚。哪会有如此这般的不顾自己性命,挺身来援,同甘共苦的事情发生。

    “团副,看样子前面村子是被鬼子占领了,短时间内我们是不可能攻进去的。”四营长是一路爬到了戴存祥身边,他是孙玉民从46师特务连带过来的骨干,并没有仗着这层关系而对戴存祥有任何不敬。

    “师座的命令是让我们占领朱庄和管寨,卡住这个位置,不让鬼子迈过去。现在虽然村子里有鬼子,我们岂能因为这而放弃?115团是二十师的尖刀团、王牌团,如果放弃了任务,那我和团座在师里面还能抬起头吗?”戴存祥虽然很是心疼战士的伤亡,但是为了顾全整个大局,为了执行孙玉民的命令,他毫不犹豫的决定要把朱庄占领。

    “副团长,这里离三义寨太近,如果一波进攻没有拿下村子,我们就会有被包围的危险。到时候想撤都撤不了。”三营长说道。

    “撤?你认为我们还能撤下去吗?就算把团长和一营二营扔下不管,我们还是甩不掉屁股后面跟着的这群日本狗。”戴存祥平淡地说道,从他脸上完全看不出内心真实的想法。

    其实现在的情况对戴存祥他们非常不利,先是误判村子没有日军;再是误判设伏日军的火力和兵力,三营四营没有按常规从公路上进村,而是踩着田地里的麦子进村,让日军布署的重火力基本上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这也让戴存祥对鬼子实力产生了严重的误判,间接地倒致了三营、四营身处绝境,也连累了赖文力率领的一营和二营,导致这场战斗过后,115团近3000人只剩下了不到30人。

    赖文力带领的人马还未赶到管寨的外围,北方的天空上就突然亮起了白炽一样的光芒,紧接着响起野鸡脖子的声音,即使是隔了近一两公里的距离,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他心里一紧,暗道:不好,像是中伏了。

    时间不允许他有过多的考虑,此时想退已无可能,赖文力心一横,拨出了背在身后的红穗大刀,对身边的通信员喊道:“一营跟我速度冲击村子,二营随后跟上。”

    身后朱庄方向的枪声越来越密集,表明着戴存祥带领的人马并未完全丧失战斗力,可是这样持久的消耗下去,完全对己方不力,如果不快速攻占村子,布置防线。一旦让鬼子近在咫尺的援兵过来,结局无疑是全军覆没。赖文力此时此刻的心里完全是想着如何抢攻管寨,然后固守住,这样的话就算戴存祥他们攻不下朱庄,身后也来了敌人,也可以有一席之地能够容身。

    踩着晨曦的微光,听着身后炒豆般热闹的枪声,赖文力和一营的几百士兵奋力地朝前奔跑着。

    粗重的呼吸声和身上枪支和水壶的碰撞声,还有杂乱的脚步声,汇集成了一曲雄壮的交响乐,似乎在为这些英勇的士兵擂响战鼓;又似乎是在告诉着人们,英勇的士兵们正在踏上为国捐躯的征途。

    赖文力和他的士兵们都在等待着村子里传出的第一声枪响,等待着从村子里射出的第一颗子弹,也都深切的盼望着这是一个空荡的村子。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从身后朱庄方向传来第一声枪响开始,赖文力和他手下的军官、骨干和老兵们都知道,自己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200米

    100米

    50米……

    眼看着冲在最前头的一连马上就要进村了,还是没有听到枪声,这让后面的其士兵们舒了口气,连赖文力都是暗叹幸运,如果没有鬼子驻扎,自己便可以在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里,把这里变成一个合格的防御之地。

    可就在众人以为即将兵不血刃占据管寨时,天空中突然传来几声怪响,紧跟着一连士兵中间腾起了几团火光。

    “操蛋!”赖文力嘴里骂出一句脏话,一连刚挨的那几颗炸弹不是迫击炮所发射,破空的声响和爆炸的威力都能说明,这正是侵华日军的标志性武器:掷弹筒。

    他心里很明白,既然鬼子动用的是掷弹筒投射榴弹,那就说明他们的第一道防线不在村口,也就是说是鬼子主动放弃的。他搞不懂这里的鬼子指挥官想的是什么,居然会放弃作为第一道防线最佳位置的村子口,换作是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做。

    掷弹筒虽然威力没有迫击炮大,但好歹也是门炮,几颗榴弹下来,一连也伤亡不小。

    榴弹爆炸的声响还未消失在耳边,又是更多的怪响破空而来,凄厉的尖叫似乎要将人的耳朵刺破,且从声音来听,至少是有二三十具掷弹筒所发射榴弹才能达到这种阵势,声音去的方向竟然是覆盖了一营的所在区域。

    “散开。”其实赖文力的这一句话是多余的,一营二营的士兵不同于戴存祥所带着的三营四营,大都是老兵,在一听到这种熟悉的尖叫,就飞快地朝周围散开,寻找着藏身的地方。

    一连串的火光腾起在刚刚赖文力他们所处的位置,一连串爆炸声响彻在众人的耳边。

    赖文力还在庆幸鬼子榴弹是分成两次来袭,如果第一波榴弹就有如此规模,方向地点也有此精准,自己所带这一帮子人起码要有三分一挂在那边。

    心里还在暗自庆幸,可又觉得哪里不正常,他匍匐着在地上爬行了几米的距离,想要倚着前面的一个小土坡,看看前方一连的情况。

    爬着爬着,赖文力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地上泥土的湿润、松动,似乎是要告诉着他什么,泥土里似乎还有一种不该有的味道。这个味道很熟悉,好像此刻的空气中就弥漫着同样的味道。什么味道?赖文力脑子里似乎像是短路一样,怎么都转不过来弯。

    管寨里的一栋砖石结构的建筑内,一个矮胖的鬼子军官站在二楼走廊往外看着,村口的榴弹爆炸火光一直未停歇,声音也不停地寨子内荡漾。

    鬼子军官脸上一直挂着狡黠的笑容,他的目光并没有看向那不停爆炸的村口,而是看向了在晨曦中仍显得不是那么清晰的田地。

    “小笠原君,可以结束了。”矮胖鬼子军官对身边的一个鬼子说道,没等这人的回应,矮胖军官便转身往屋内走去。

    轰隆隆……

    管寨外面的田地里,一营二营藏身的那一大片地方突然间腾起一团巨大的蘑菇云,火光、浓烟、爆炸声、抖动的地面和满天飞舞的泥尘,还有到处散落的断肢残臂,以及赖文力闭不上的眼睛,在被推上天空的时候,他终于识别出了湿润泥土里的味道:硫磺硝石。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