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分裂的征兆

    赖文力他们挨炸的时候,戴存祥正在组织兵力,准备从两侧绕进村子,实施强攻。

    朱庄的鬼子数目似乎不是很多,给了他能占据的希望,此时此刻他还满心的想着怎么完成孙玉民布置的任务,完全没有考虑一下自己这些人的退路。

    天虽然已经大亮,可是朱庄内外还是看不见半个鬼子的影子,只有不断吼叫的机枪火舌告诉着进攻的**士兵,这个地方倒处都是死亡的陷阱。

    轰隆隆……

    管寨方向传来的巨烈响声和脚底下的震感,让戴存祥懵了,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听到那边响过枪,有的只是连绵不断地爆炸,哪怕是能听到一声中正式或捷克式的声音,自己心里也不至于如此没底。

    这个铁牛团长,自己虽然和他打交道的时间不长,但是自己却十分喜欢和敬佩他,不光说他是师座带来的亲信,更是因为这个人从里到外完全不像一个**团长。戴存祥从军这些年来,还没有看到有任何一个能和基层士兵抵足而眠的校团长,他是第一个,也正是从身为的赖文力和身为旅长的张小虎身,戴存祥看到了不同,看到了希望,才会一心一意,才会死说塌地的跟着孙玉民这帮人一起赴汤蹈火。

    现在,团长那边情况如此的迥异,而自己像个睁眼瞎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这是戴存祥不能接受的,他的心里开始慌张起来。

    村子左边先爆发了战斗,虽然声音很混杂,但戴存祥能听出来捷克式和中正式的声音明显占了方,三八大盖那清脆的叭声,越来越往远,似乎在边战边退。左边开始响枪后,就没有听到过鬼子机枪的声音,不要说野鸡脖子,就连歪把子的声响都没有。戴存祥心里纳闷:难道这个村子只有很少一部分鬼子,不对呀。先前响枪的鬼子重机枪至少有三挺,一个标准的日军中队火力配置,如果说有这里有一个中队的鬼子,那么至少有十多挺轻机枪,可是战斗到现在足足有十几分钟,硬是没有听到一声鬼子轻机枪的声音。

    想到这里,戴存祥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这两个营可能会全扔在这里。

    他这个念头还在脑中未消散,村左边的战斗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进攻的三营似乎遇到了一堵由弹雨组成的墙,一直未听到动静的歪把子声响终于揭开了它的面纱,欢快的“突突突……”声音,似乎是带着节奏的鼓点,把**标备的捷克式和中正式压制的悄无声响。

    听声响戴存祥就知道三营踢到铁板了,自己带着的四营的两个连虽然还未和鬼子发生正面交火,但左边的三营估计是不行了,正面引诱的四营另外两个连虽然还和鬼子在村口胡乱对射,但是如果自己这边的人还未能突破村子,那他们终将会被三义寨的鬼子援军给生吃了。

    此时此刻,所有的压力都往戴存祥身堆来,他感觉到了丝丝的力不从心,这么久的军旅生涯,他还是头一次有这种感觉。从他不断回头往来时路看去,跟着他从村右绕攻的士兵们,都能感觉到团副在盼望着援兵,可大家都知道,旅长带着116团和新编一团是要和鬼子正面硬撼的,他们尚且兵力不足,何来的援兵来相助!

    嘣……

    一声爆炸把正在胡思乱想的戴存祥拉回到了现实中,前面开路的两个士兵没事,反倒是他们后面跟着的几个士兵挨了一记手雷,这小东西爆炸威力看起来小,但杀伤力却是强于**的手榴弹。这颗手雷不仅要了两个士兵的生命,还有几个受伤的混身是血的躺在地痛苦哀嚎。

    事发突然,戴存祥自己又是在胡思乱想中,完全没发现刚刚这颗手雷来的方向,甚至是否是掷弹筒所发射都没搞清楚。

    戴存祥问身边的一个士兵:“手雷哪边来的。”

    士兵指了指头顶,说道:“屋顶滚下来的。”

    话刚落音,从茅草屋顶又滚下了几颗冒着烟的手雷。

    “扔出去。”戴存祥的反应奇快,别人还在呆滞状态,他已经捡起了一颗朝外扔出去,边扔还在边喊。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赖文力捡过鬼子手雷往外扔,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有如此举动。有人带头,就不乏有人学样。刚落下的几颗手雷都被扔了出去,看到了在空中爆炸的手雷,戴存祥不仅心有余兢,要是这几个小玩意,炸在自己这堆人之间,不知道又得夺去几个人的生命,甚至是自己都有可能被夺去性命。

    “屋子后面有鬼子。”一个机灵的士兵首先喊道,他手中的中正式也是第一个开枪。

    不用戴存祥下命令,己方士兵手中的武器都开始朝屋子那边开枪。这种土砖茅草结构的房子,根本就挡不住子弹,纸糊的窗户和薄薄的门板就更不在话下了。

    **这边一响枪,屋子那边立刻就有人中枪闷哼倒地。同时,屋子那边响起了戴存祥最不想听到的咯咯咯咯……的声音,鬼子重机枪,而且还不只一挺。这是什么概念,村口那边有三挺,这个破屋子后面两挺,算下来就有五挺重机枪了,按鬼子编制火力算,这里面的日军至少是两个中队。

    操蛋。戴存祥心里暗暗骂道,自己怕是已经中计,手下的这帮子人估计都得葬身在这黄河边。

    头脑在运转,脚下也没停歇,戴存祥在枪一响的时候已经带着人往前窜,直直跑了三十多米,来到了另一栋屋子边才往左转,他的目的很明确,先干掉那栋屋子后的鬼子再说。

    他是跑在最前面,身后跟着十几个四营士兵,跑到的刚到的这栋屋子屋檐底下便急着往响枪那边冲,一转角就发觉一股寒风当胸袭来,人的本能促使他往边让,可还是慢了,一柄刺刀贴着他的胸口,将他胸前的皮肤生生剌了个口。如果不是自己侧身让了一下,这柄刺刀何只是割破皮肤,恐怕早已经插入心脏。

    戴存祥的第一反应很快,刚避过去这致命一刀,手就飞快地抓住了这支突然刺出来的三八大盖的枪口,稍用力一提一拉,便将刺刀从枪口的卡槽取了下来,反手刺进了那个已经被他拉出来半截的鬼子兵胸口。这一气呵成的动作,看得他身后的士兵目瞪口呆。

    “里面有鬼子!”戴存祥手中的刀插进鬼子兵胸膛的同时,他的嘴里喊出了这句大家都不愿意听到的话。

    枪又响了,是歪把子的声音,戴存祥听到这个声音时,至少有两颗子弹打进了自己的胳膊和肩膀,然后又从这两处飞出,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不光他一个人,身后的士兵们被密集射来的子弹打了个措手不及,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射倒一片。土砖房子完全挡不住鬼子机枪子弹,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己方士兵的伤亡还如此之高,这让戴存祥完全不能理解。他怎么可能知道,同管寨一样,朱庄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角落都被一个矮胖的鬼子军官走过,精细测量过,甚至还亲身模拟过**的战法。

    打倒的和没被打倒的**士兵都趴在了地,在完全摸不清对方人数火力的情况下,只能这样做才是最为安全的办法。

    很快戴存祥他们就后悔了,因为他们发现,和先前一样的情况出现了,茅草房顶又落下了十几二十颗手雷,想要把这些玩意捡起来已然是不可能,趴在地的人想要避过这些索命雷也是不可能,深暗其中道理的戴存祥已然闭了眼睛,认命了。

    就在这时,那个一直跟着他的,看着他在瞬间刺杀鬼子兵的士兵扑到了他身,将戴存祥完完全全地护在了身。

    崩、崩、崩…………

    如放鞭炮似的连续爆炸,巴掌大的地方如同被犁地般的炸起了一层尘土,即使是被压在身下,戴存祥腿、手等没被遮盖的地方还是中了几块弹片。而他身的那个战士身则不知道挨了多少块四十八瓣爆炸后的碎片,从他身流下的血水已经把底下压着的人浸湿。

    戴存祥是感觉不到这粘粘腥腥的湿润,且不说他自己也在流血,光这阵爆炸产生的强大的冲击波就已经把他冲晕。

    护着戴存祥的那个士兵脸完全看不到痛楚,反而一直洋溢着笑容。当最后一声爆炸过后,他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从戴存祥身滚了下来。

    一队鬼子兵从屋子后冲了出来,对着地的尸体开着枪,很幸运,昏迷在最前头的戴存祥连一枪都没挨。

    看着这一地死得不能再死的**士兵,一个鬼子军官制止了这些人的胡乱射击,嘴里叽里咕噜了几句后,带着这一队鬼子,往戴存祥他们来的路猫了过去。

    …………

    孙玉民到达前沿指挥部的时候,张小虎正在那发火,咆哮的声音老远都能听见。指挥部里的人都在低头听着他的咆哮,没人发现孙玉民和刘文智他们进来。

    “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不管要填进去多少人命,我都只要结果!不管如何我都要看到他的人摆在我面前!”张小虎狂吼着说出这句话。

    “怎么一回事?你在发什么火?”孙玉民摘下了手的白手套,丢在了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张破桌,柔声问道。

    他的声音一出来,张小虎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猛地一抬头,冲着孙玉民吼道:“铁牛死了,115团全没了。都是你,让他们不惜代价拿下那两个根本就不可能守得住的破村子。都是你,让二千多弟兄白白送进了虎口。”

    孙玉民怔住了,他没想到自己刚一来就被人吼,更没想到自己刚一来就听到了如此噩耗。不光他被怔住了,随同他一起来的刘文智和小丫头都被惊呆了,谁都不曾想到,平时温温顺顺的张小虎会有如此惊人之举。

    “张小猫,你是不是活腻味了,敢这么和我大哥说话。”小丫头很机灵,没有去拿孙玉民的身份说话,她其实是想给张小虎一个台阶下。

    “我是活腻味了!”张小虎说出这句话时,已带着哭腔,眼泪也沿着脸庞流了下来。“二千多人啊,这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还有铁牛,他可是老二营的人,我们老二营现在还剩多少人?一个手指头都能数出来,死一个就少一个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张小虎是吴幼元担任老二营营长时的通信员,后来一直跟着孙玉民,算得是最为心腹的几个人之一,虽然中途出了些许误会,但是他一直都被算作这个小团队的骨干。他也是从八角桥一路走来的老兵,即使是孙玉民都几乎没有看到过的哭相,这次他是真的伤心了,二千多士兵外加铁牛的死深深地刺激到了他,让他口不择言,知去了一个指挥员应有的理智和冷静。

    “你是个娘们吗?只会哭哭啼啼?”孙玉民升高了自己说话的音调,他冲张小虎骂道:“如果谁杀了我孙玉民的兄弟,那只有一个结果,他也得死,就算杀不了他,哪怕是用嘴咬,用手抓,我都要让他脱层皮。”

    看到张小虎似乎有触动,孙玉民将自己头的帽子抓了下来,扔在了地,又扯下了自己的肩章领章,解下了腰带,往地一甩,指着他吼道:“现在你我的兄弟被人杀了,是个男人就带你的人跟着我杀过去。”

    张小虎被骂呆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孙玉民走出了这个简易的指挥部,从门口一个卫兵手中夺走一支中正式,拉动了枪栓,卡了刺刀。

    “带李天喜的新编一团,跟我杀过去帮铁牛报仇。”孙玉民甩下这一句话,头都没回就往前走。

    这一次,刘文智没有阻止,战斗到了这个混乱的时刻,师长亲自出马,对底下士兵的士气是个莫大的鼓舞。

    看着小丫头也学孙玉民的样抢了一支中正式,跟着他跑去,刘文智叹了口气,真的是大的小的都不省心啊。

    张小虎望了一眼刘文智,似乎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开的了口。心一横,将身的外套脱了下来,抓起了一柄大刀,紧跟着走了出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