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吓到陆曼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

    孙玉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洁白的墙壁,洁白的被子,洁白的床单,甚至是连窗帘都是白的。这单一的颜色,他很不习惯,扭头去寻找小丫头,却不见她的人影。

    或许是躺久了,孙玉民感到浑身酸疼,连脖子都觉得很僵硬。他很想活动一下身体,可稍一动弹,胸口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想用手去摸疼痛的地方,才发现右手上还插着针管打着点滴。

    现在的孙玉民即想小便,又想喝水,矛盾的自己都不敢相信。烦闷的心情,让他产生了对小丫头的嫉恨。这个小妮子枉费自己平时那么疼爱她了,现在那么难受,她居然不在身边。

    正在胡思乱想间,门外传来了急跑过来的脚步声。

    听到了这熟悉的脚步声,孙玉民先前怪罪的心思收了回来,这种急促的轻轻的完全没有规律的脚步声,是那个被号称二十师小祖宗的死丫头的特有标志。

    小玉英急匆匆赶回病房,看到病床上的孙玉民居然睁着眼睛,她高兴的流出泪来,激动的说道:“大哥,你终于醒了。”

    孙玉民现在是尿憋的难受,很想告诉小丫头自己要干什么,可从喉咙里发出的微弱声音被她完全无视,这下可把孙玉民急的不行。

    小丫头来到床边,贴心地问东问西,就是没问到上厕所这上面,直到一群人走进了病房,孙玉民就更加着急了,医生问东问西的什么都没听清楚,脑子里有的只是怎么解决问题。

    折腾了好一会儿,让孙玉民开始有点不耐烦,好在有个年纪较大经验比较丰富的护士发觉了他的窘样,从床底下拿了个小便壶递给了小丫头,然后又请屋子里的耳他医护人出去,才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过程虽然很尴尬,但已经没法再忍受的孙玉民只能自我安慰:小丫头是自己的亲妹妹,做这些事情能有什么的!

    反而是小玉英,完全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一直把床上这个人当作至亲在待候,连一点男女之间的羞涩都没有。

    “丫头,我睡了多久了?”孙玉民问正在帮他揉揉捏捏的小丫头,声音虽然还是虚弱,但是比刚醒时好很多了。先前医生有交待专门负责照顾他的两个护士要多帮着按摩,一个人如果长时间卧床,身体机能都会下降,肌肉也会轻度萎缩。这句话被小玉英牢牢地记在脑子里,此后只要一闭下来,她就给孙玉民揉揉捏捏。

    “五天四夜了。”小丫头说完这句话,突然间又带上了哭腔。也确实,这几天她所有的担心,所有的疲累,都是因为病床上躺着的这个人。

    “五天四夜了?这么久啊。”孙玉民叹了口气,又问道:“我伤到哪里了?对我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医生说,如果子弹再偏两公分,就会击中心脏,如果那样的话神仙都救不了你。现在虽然没有击中心脏,但还是被子弹打穿了肺叶,可能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

    “哦。”听到说休养很久,他的心情睁间低落,眼睛呆呆地朝自己脚的方向看着,许久都未挪开视线。

    小丫头见他心情不好,也没有再去说什么,只是乖巧地替他按摩。

    本来像孙玉民这种级别的军官,而且还是老蒋亲自下令动用一切资源救治的,肯定会安排专门的护士来照顾,小丫头却对她们不放心,两个全职护士的工作被她干了大半。这还不算,中饭的时候,她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张小床,让周善军和小山子两个人给搬进了病房,按照她的说法,孙玉民在医院肯定要住不短时间,自己也懒得走来走去,干脆也住进了病房。

    小丫头喂孙玉民喝完像米汤似的流质营养餐后,自己正在病房里吃饭,看着她咬着肥的流油的红烧腣膀,把孙玉民馋得直流口水,可怜巴巴地对她说道:“丫头,你咬一小口腣膀给我吃行吗?”

    小玉英先是一呆,随即娇笑起来,看到孙玉民嘴角的口水,她更加乐不可支,笑的是花枝乱颤:“哥,你馋得都发洪水了,可尽管这样我也不能……”

    “洪水!”没个词一从小丫头嘴里蹦出来,孙玉民立刻就激动起来,醒来的这段时间里,自己一直觉得有什么事还没做,现在记得了,今天会发生一件悲惨万分的事。自己到二十师,或者说辛辛苦苦爬到师长这个位置上,就是想能够有能力去阻止这场悲剧的上演。受伤前,自己已经安排邓东平派出了刘家华的120团去郑州附近待命,等待自己去阻止这场浩劫。可没有想到,一个鬼子中佐居然打乱了自己所有的部属。

    看到孙玉民眉头紧锁,小丫头以为他生气了,小心地从腣膀上撕了一小块肉,递到了他嘴边,说道:“只能吃这么一点点,而且还不能让医生知道。”

    孙玉民没有去吃正在嘴边放着的,筷子,摇了摇头表示让她拿开。

    “今天是几号了?”

    小丫头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伸手去摸他的额头,然后又摸了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没发烧呀?怎么会又说胡话了?”

    “我说了什么胡话?”孙玉民问道。

    “你先前才问过我几号,现在又问我,这不是胡话是什么?”

    “除了这,还有吗?”

    “有啊!你醒之前一直在喊:不能炸啊。不能炸黄河大堤啊。”小丫头回答,紧跟着又问道:“哥,谁要炸黄河大堤?”

    孙玉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用手朝头上指了指,又问道:“丫头,除了你,还有谁在医院?”

    “小山子和周善军都在,还有一些士兵,在医院附近,这都是刘大哥安排的。”

    “哦。那我们现在是在哪?”

    “武汉军医院。”

    “武汉?”孙玉民没有想到昏迷前自己身在豫东,醒来时却已在武汉。他哪会知道,老蒋为了救他,专门派出飞机从郑州把他接到了武汉。“小山子不是和董文彬、半鬼子他们在一起吗?难道他们俩也来了?”

    孙玉民其实是想他们俩能在身边,很多事情需要有人去跑路,虽然说小丫头也能做,但是他压根就没打算把这些难题抛给她。

    “董文彬和半鬼子都去洛阳了,从郑州撤下来的部队大部分都去洛阳休整了。不过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小丫头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那个害你的孙桐萱被老蒋留在了那边打游击。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像田国桢队长和杨队长那样的游击队,但是让他每天在鬼子后头提醒吊胆,也算是报了一点仇吧。”

    小玉英是笑着讲出来的,要是孙玉民却笑不出来,谁在后面指挥都是一样的,拼命的总是底下的弟兄们,终归是死不到他,如果走投无路还能投降,这是很多**将领的实际做法。而且现在孙玉民压根就没空去想报复别人,他一心想着怎么去阻止这场影响深远的浩劫。

    怎么办呢?孙玉民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在某一刻他突然想到如果陆曼在自己身边,或许可能会把陈布雷带来,这样的话就有阻止的可能。

    他的想法很幼稚,花园口决堤是老蒋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不是光靠某一个人的说辞就能劝服的。

    …………

    陆曼回到武汉已经整整三十五天,她记得很清楚。

    那次风波过后,她从河南回到了武汉,就没怎么出门,每天宅在家里看书做饭。陈布雷虽有疑问,却不好开口问他,叫来她大哥也没问出个所以然,这个小妮子只一口咬死是孙玉民担心她在前线,会让他分心,才派兵送她回武汉。这个解释倒合情合理,陈布雷和陈迟二人便没有再去怀疑。

    这几天陆曼觉得很奇怪,先前每天都送报纸来的邮差,居然连着几天没有来了。更让她觉得奇怪的是,几乎很少时间在家的陈布雷,每天下班后都准时回家,甚至是中午都赶回来吃中饭,然后捧着一本书,在书房院她看书,还时不时地抬头看会她。

    陆曼先前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出嫁,让老人家牵挂了,现在回来了,自然想多陪陪形同手中宝的自己,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有几次自己想出门,他都要陪着去,还让司机备车,这让她觉得很不自在,却又不好说什么。

    陆曼是个聪明的女人,虽然知道不太对劲,但是她还是没有明着来反抗。

    中午时分,陈布雷回家吃过午饭后正打算驱车回办公室,却看见陆曼提着个小手袋跟着出来了,他赶紧问道:“怜儿,你要去哪?”

    “父亲,我去您办公室玩,天天呆家里我都快起霉了。”陆曼撒娇道。

    陈布雷笑嘻嘻地说道:“人怎么会长霉,傻丫头。”

    待陆曼坐上自己车后,陈布雷猛然醒悟,这丫头哪是去自己办公室玩啊,肯定是察觉到给什么,才会想去自己那边查询什么。

    想到这里,陈布雷有点紧张。自己去过军医院,孙玉民的伤势很严重,一直在昏迷中,虽然一堆医生围着他在抢救,但是从德国专家的神态里,他看出了情况不容乐观。

    现在陆曼要去自己办公室,行营那么多张嘴,还有那么多的报纸和信息渠道,想让她不知道,简直太难了。

    陈布雷还在苦思冥想对策,怎么能够让这丫头打消去自己办公室的念头。陆曼却在偷偷观察,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行至半途中,陈布雷突然提议道:“丫头,好久没有去看你二姐了,要不我们现在去吧?”

    他这个提议还没得到陆曼的回应,坐在副驾位上的秘书插嘴道:“主任,您下午还要陪委员长参加军事会议,去不了二小姐那边。”

    陈布雷气得咬牙,这个家伙提醒的真是时候。

    陆曼没有去笑话父亲的窘样,她已经隐约猜到他对自己隐瞒了什么。自己有什么事情需要父亲如此苦心的去刻意隐瞒?除了他还能有什么!难道他在战场上……?陆曼不敢想下去,只凝望着车窗外面。

    车刚在台阶前停下,陆曼就抢在秘书来帮忙开门前跑下了车,飞快地朝陈布雷办公室跑去,一路上甚至撞倒了几个拿文件的女军官。

    冲进办公室她首先就跑到报架上去翻看报纸,那边打大仗,不可能报纸上不刊登的。

    只一下,她就发现了陈布雷想要对自己隐瞒的信息:兰封战败,名部均开始撤退。

    光这个消息父亲不会费那么大的苦心,肯定还有其他的什么。

    陆曼耐着性子往下看去,这篇各种战败解释,各种推托的报道,换作平时她肯定看不下去,可是现在,她急于知道实情,只得一行一行地仔细看着。终于她看到了最后那句话:第三集团军第十二军第二十师师长孙玉民将军在兰封前线英勇奋战,身负重伤!状况不佳,生死未仆!

    看到这一行字后,陆曼立时就觉得天旋地转,无尽的悲伤和痛心涌了上来,口中只喊出了一句:“玉民!”人就摔倒在地上。

    陈布雷毕竟是年事已高,哪里还跑得动,在秘书的搀扶下紧赶慢赶地往办公室走。还在走廊上就听到自己办公室里传出了一声重物砸地的声音,瞬间他的心就凉了:怜儿知道了。

    一个女军官恰好在陈布雷办公室门口,看到陆曼倒下,赶紧尖叫着:“来人啦。”

    “别喊了!”陈布雷气喘吁吁地走进了办公室,和女军官一起把陆曼扶着坐了起来,在她人中使劲掐了一下,看着她悠悠的醒了过来。

    “爸爸,玉民不行了。”陆曼靠在陈布雷怀中,凄惨的大哭。

    “怜儿,生死有命,不是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陈布雷看到女儿这番模样,突然就想起了当初她母亲杨品仙产褥热去世的场景,那时的自己何尝不是像她一样悲伤欲终。

    “不,爸爸,玉民不能死!他还有很多壮志未酬,还有很多鬼子等着他去杀!玉民不能死,爸爸,他不能死,您救救他吧!”陆曼痛哭流涕,从她嘴里说出的这些话让人心疼不已。

    陈布雷不知如何安慰自己这个可怜的女儿,只得将她紧紧搂在怀里,防着她流泪。

    “陈小姐您说的玉民是不是二十师师长孙玉民将军?”蹲在边上照料的女军官忽然问道。

    陆曼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嘴里不停地呼唤着:“玉民。”,听到女军官的问题,她更加伤心,点着头说道:“是的,他是我丈夫。”

    “您不用伤心了,先前医院来电话,孙将军已经醒了!主任家里没人接电话,我才在门口等着的。”女军官的话如同灵丹妙药,陆曼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抓着女军官的肩膀,把她拉起,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