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惊险

    陈莱的到来,使本就热闹的屋子更加的喧闹。

    邓秀芬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先前陈芸会说她来了之后,会和自己成为好朋友。

    原来这个丫头纯净的像张白纸,一犯错误或者是想偷懒时,就会用她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你看,然后你就会不忍或心肠瞬间发软,她就可以得到赦免,躲到小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可即使是她偶尔偷懒都没人去责备她,反而是觉得一会没看见她,像是少了个什么似的。

    好在陈莱不是每天这样,她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着她姐,有时候还会去厨房露上两小手,做的几个精致的湖北小菜,让张全他们几个是吃得精光。惹得邓秀芬使劲凶他们:“姑奶奶我天天辛辛苦苦地做好饭菜,从来也没有见过你们吃的那么香。”

    张全他们自然不会反驳,毕竟天天做饭的还是邓秀芬,如果惹毛了她,估计得挨两天饿。

    自陈莱住进来以后,张全他们几个每天都有一个必修项目:猜她!

    什么叫“猜她”呢?四个大老粗能有什么花样。不过是每天起床后都在猜她什么时候起床吃不吃早餐穿什么衣服扎什么头发等等,好几次争论间,被邓秀芬听见,惹得她拿着鸡毛掸子满屋子追打这几个不上进的货。

    日子就在这纷扰和喧闹中慢慢地渡过,转眼间就到了六月底,本来快乐美好的日子突然出现了危机。

    来到上海这么久,因为要陪着姐姐,陈莱还没有出去玩过。面对着花花世界的诱惑,泄世未深的小姑娘哪里能经得住诱惑,可她又知道,身在这乱世,像她这种漂亮的女孩,谁敢单独出门。于是就一直缠着张全他们带她出去玩,张全哪里能拒绝,虽然很想带她出去走走玩玩,可是陈芸不同意,谁敢点这个头,只得让她征求她姐姐的同意。

    陈芸今天从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消息,让她悬在心口的巨石终于放了下来。中央日报上刊载老蒋去武汉军医院探望受伤的官兵,照片上和老蒋握手的赫然是孙玉民,虽然还躺在床上,可是看起来精神还好,应当不会有性命之虞了。孙玉民的无恙让她很高兴,其实她更高兴的是,照片上只看到了小丫头,而没有发现陆曼。她哪里知道,拍照时陆曼是刻意躲开的,就是担心陈芸会看到报纸。

    人在高兴之余,自然会掉以轻心,所以当陈莱一来相求,她就欣然应允了,甚至没有提醒要她换上男装。

    陈莱这个年纪,正是爱美的时候,怎么会不打扮自己。她换了一一身衣服,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碎花中袖上衣,外面还罩着一件淡黄色的紧身小马夹,把她傲人的高耸衬托得那么突出和明显下身穿着和上衣同样质地的白色碎花齐膝短裙,脚下穿着一双半高跟黄色小皮鞋,把她一双白晰修长的美腿完美地展露出来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被一根淡黄色的绸带随意地扎在脑后,显得整个人都特别的精神和调皮手腕上一串杏黄色的琥珀珠子,和手上拿着的一个镶着许多透明珠子的金黄色小手袋,完美的融合进她的这一身装扮中未施粉黛,未经妆容,这张精致的脸蛋,这副曼妙的身材,可以说是无数女人的梦想。

    张全本来只打算一个人陪他出去玩,见了他这一身打扮,不由得叫苦不迭,就这样子出门,自己哪有把握把她带回来。

    “小莱姑娘,要不我们改天再出去玩吧,我突然有点不舒服。”面前站着这样一个可人儿,他心中莫名的犯虚,打起了退堂鼓。

    “张全哥,我好不容易才说服姐姐同意我出去玩,你若不去,她肯定会变卦的,求求你嘛。”陈莱两个大眼睛扑闪扑闪着,带着些哀求的语气,直听得张全骨头都酥了。

    “可是你打扮得这么漂亮,我哪敢带你出去呀,上海滩这么乱,万一出事了我怎么交待?”张全还是有些理智的,没有被陈莱的几句张全哥给腐蚀掉。

    “唉呀,我已经没打扮了,这样还不行,那我干脆天天窝在家好了,连楼都不下来。”她见张全还在坚持,有点生气了,腮帮子鼓得圆圆的,故意把呼吸弄得很重。

    张全见这个小家伙真要生气,只得屈服于她的“威胁”,说道:“我的姑奶奶,我怕你了,你去把二狗、东海、大壮他们全叫上,我们五个人一起出去吧。”

    “那么多人不好玩,你陪我就好了。”她又嘟起了嘴。

    张全拿这个小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同意,他说道:“小莱,你先等我一下,我去问下秀芬和二狗他们要帮着带什么回来不。”既然这个小家伙硬要出去,而自己又没有护,只得偷偷地让二狗他们去找邓秀芬要武器,远远地跟着自己和这个小祖宗,以防万一。

    一出门,陈莱就像被放飞的小鸟,怎么都不听话。

    原本张全只想随便带她在租界这一块随便走走逛逛,可是作为一个新派学生,作为一个知识青年,她才不是那么好糊弄,一开口就要去外滩,去十里洋场。

    这可把张全可愁死了。光在租界这一块,治安环境相对来说比较好的地方,这个小家伙都已经惹得好多人侧目,更有一些登徒浪子想凑过来,都被自己打发了。这已经把自己累得够戗,如果再去这些地方,还让不让人活。

    这个要求不能答应她,想到这里,张全跑到了陈莱前面,伸出双手挡住了她,说道:“小莱姑娘,那可不行,我们今天只能在这玩,外滩肯定不能去。”

    “你不去我去,反正都出来了,我是肯定不会这么快回去的。”陈莱才不管那么多,直直往他手臂上撞去。

    虽然隔着衣裳,张全还是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柔软,他一惊,手不由自主地缩了回来,生怕再次唐突了这个小妮子。

    陈莱见一击奏效,高兴的蹦起了小碎步,嘴里还哼起了小曲。

    张全被刚才那种从没有过的感觉给震撼呆了,伫立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回头望时,发现陈莱已经走出去好远。他赶忙追了上去,又重新挡到了陈莱面前,见这个小家伙又往自己撞来,赶紧往后退去。

    陈莱没把身前的张全当做障碍物,她只顾着往前走着,两只眼睛不住地打量街道两旁的店铺。

    张全只得倒退着走着,边走边不停地苦苦相劝,走着走着发现这个小祖宗突然不动了,他心里暗喜:终于把她给说动了。正要对她说话时,才一张口就发现这个小祖宗又往前迈了一步,自己连忙跟着往后退了一步。

    “呯!”

    后退的幅度太大,张全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什么,脑子“嗡”地一下,眼前冒出无数颗金星,一下子就摔倒在地。

    陈莱停住脚步本是好心,不想让他撞到后面的电线杆,可看到张全又要开口劝说自己,顿时生气,童心未抿地她索性再往前走了一步,看着他撞到电线杆后摔倒在地,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

    她不知道,这一切早都进入了路边一辆黑色小轿车后座上那个青年男子的视线内,他手指不顾烟头的高温,直接在手中掐灭了。

    副驾驶位上的一个黑衣人谄媚的说道:“申爷,要不要把妞弄来,这种货色现在很少见哦。”

    后座上的那个青年男子正是戴笠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极为好色的申追1。

    说起申追这个人,其实他算是军统四大金刚手上染上党人鲜血最少的一个,暗地里还帮过不少党人,不能说他是好人,其实只是人家看得广,提早为自己铺上一条路而已。

    坐在副驾驶位的黑衣人,如果让张全看到,绝对不会陌生,甚至二狗和大壮、东海他们都会认识。赫然是南京城旅馆中要非礼陈芸邓秀芬她们的那个沈发藻的外甥,大名叫王金平,外号金牙子的家伙。他见申追没有下定决心,便添油加醋地说道:“申爷,如果你不下手,就让别人捷足先登了。”金牙子边说边朝一个方向指去。

    申追朝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几个穿着青色汗褂的人聚在一间药铺下面,正盯着陈莱在品头论足呢。

    申追早就发现了这几个人,还有街对面另外几个聚在一起的家伙,虽然着装没像对面那几个家伙一样那般统一,但干这一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某个组织的,甚至是远远地跟着陈莱和张全的二狗他们三个人都让他发现了。

    头两拨人申追都知道来路,也有把握全身而退,可是后面远远地跟着的,三个分散的人,和那个女孩身边的,那个看似傻傻的随从,自己却是没有半点把握能对付得了。就算依着金牙子的建议,把四个“保镖”全部挡住了,可万一女孩身后的势力非自己能配敌的,别羊肉没吃着,反而弄得一身骚就太不划算了。

    别看申追年纪轻轻,可他得到了其姐夫余乐醒的亲传,是戴笠眼中的红人。能够站到这个位置上,自然有他独特的地方。申追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把要做的事,彻彻底底都看清楚了才会下手,否则他宁愿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都不会去吃刚从油锅捞起的热豆腐。

    “申爷,那几个家伙要动手了。”金牙子看到别人要行动,心痒得不行。自南京让孙玉民两枪打掉蛋蛋以后,他虽然失掉了生育能力,但某些功能还是在的。人就是这样,你失去了什么,就会越想得到什么。金牙子伤势复原后,就变本加利的祸害良家妇女,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和申追成为一丘之貉。

    “让他们动手,我们看着就好。”

    “为什么?申爷。”

    申追又点上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在肺里打了个转的浓烟被他吐了出来,随着浓烟而出的还有五个字:“坐山观虎斗。”

    金牙子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听到这句话后,便不再吭声,看着那几个穿青色汗褂的人往“猎物”那边而去。

    一丝秀发凌乱地拂到了眼睛前,陈莱伸手缕了下,然后走到了坐在地上的张全身前,笑嘻嘻地问道:“没事吧?谁让你不听我话了。”

    张全还在揉被撞得生疼的后脑勺,看样子撞的不轻。

    陈莱见他没有搭理她,以为他生气了,忙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吗?”

    “小心,有坏人。”张全看似还在揉头,其实他早已经发现往这边而来的几个青衫人。

    陈莱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警惕起来,赶紧往四周看去。刚扭头,就发现了五六个穿着青色汗褂的汉子,成一个半圆向自己走来。

    一般的女孩子见到这番场景,必定会惊恐万分,不说尖叫发抖,躲起来肯定是必然的。可陈莱没有这样做,她反而大模大样地迎了上去。

    张全吓了一跳,赶紧爬了起来,跑到了她身后。见过不怕虎的初生牛犊,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胆大的姑娘。

    那几个青衣人也没有料到她会主动迎过来,一时被惊得立在了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你们什么人?有什么事吗?”陈莱站在一个看似为首的人面前,娇叱道。她的眉头微锁,眼里面透着一股杀气,虽然是个姑娘家,所表现出来的神态,还是让人有种心虚胆怯、不敢面对她的感觉。

    为首的那个灰衣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只是资历老点,才被安排为这几个人的头领。这种从来没有碰到过的情况,一时让他不知如何是好。倒是他身边稍疯弱的人嘴里戏谑道:“唉哟,小娘子还是朵带刺的玫瑰,扎手呀!”

    “玫瑰谈不上,只是个小女子。怎么,你们有事找?”

    张全见到陈莱没有丝毫畏怯,反而大大方方地说话,心中不由得再次改变了对她的印象。

    “豹哥,这么嫩的小娘子,今晚咱们得好好尽尽兴。”另一个灰衣人哈哈笑道。

    在这人说话的当口,最先开口的那个灰衣人伸手就往陈莱脸上摸去。

    这张全圆能答应,如果让这个家伙碰到了陈莱一根汗毛,自己如何抬起头来!在那家伙出手的瞬间就捏住了他的手腕,没怎么用力地一掰,就将这人的手反了过来,一声清脆的“啪”声,连陈莱在内的所有人,全都看见了白色的骨刺已经穿透了皮肉,那个人的手被折断了。

    金牙子看到了这一幕,不仅心惊胆战,拍了拍胸口,叹道:“先前还以为这个跟班是个窝囊废,没料到如此厉害。”

    “不只他一个,还有三个远远地跟着的。这个女人不简单,可能你我惹不起。”

    金牙子听到申追的这番话,点了点头。有件事情他没说出来,那个跟班他总有种在哪见过的感觉,但怎么都想不起来,只得摇了摇头,继续看着电线杆边上的那一幕。

    1申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故取谐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