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孙玉民是我姐夫

    “哟嗬,这个骚蹄子还挺野,看你三爷我今晚怎么弄你。”红裤青年一副无赖的样子,径直走了过来,伸手就要去抓陈莱的胸。

    大壮岂会让他得逞,闪身到了陆曼身前,红裤青年的这一抓被他硬生生地挡住。这还不算,伸出的手被大壮牢牢地抓住,冷不妨陈莱在大壮的身后踢出一脚来,正中红裤青年的命根子,这一记断子绝孙脚着实不轻,红裤青年当时就像一只虾米似的躬着腰倒在地上。

    围着他们的人见红裤青年挨打,马上就有几个人冲了上来,想把突施冷脚的陈莱给抓过去,却被她身前的大壮一顿拳脚,全都打趴在地上。

    “好身手。”先前说陈莱红颜祸水的中年人鼓了两下掌,接着说道:“小伙子,这个女孩子是你什么人?你要如此这般维护她。”

    大壮这个人生性木讷,一直都不怎么会说话,正不知如何回答时,围着的这个圈子突然被人打出了一口缺口,几个像红裤青年手下的人,被人打倒在圈子中间。

    “她是我家二小姐,谁若敢对她不敬,张某拼得一死也要这个人喋血当场。”

    冲进来的是张全,他远远地就看到陈莱和大壮被人围住,想都没想就打了进来,动手前听到了中年人如此一问,便代替大壮回答了。

    长衫中年人脸上已经有了微愠的神情,语气也开始有点冰凉:“王某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从还有被人威胁过。小子,你是第一个。说吧,想怎么个死法?”

    “未必吧。我说过,就算是死,我也得拖个垫背的,我看你就蛮合适。”张全知道眼前这个场面自己几个很难全身而退,索性想把这个为首的中年人拿下,以他为质,才有逃脱的希望。所以他身形暴涨,如鬼魅般的速度向这个中年人欺了过去。眼看就要得手,却发现陈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行进路线的中间,恰好挡住了他准备攻击的那个人。无奈之下,他只得硬生生地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这位王先生不知和故去的王亚樵先生有何关联?说出来让小女子见识见识。”陈莱面带微笑,吐气如兰,问询的口气不是相求,而是带着些命令的口吻。其实以她的聪明,早就猜出了来人是谁,故意这样一说,只是想灭灭他的威风。提醒他,现在上海滩已经不是斧头帮横行的时候了。

    中年人正是原斧头帮帮主王亚樵的胞弟:王述樵。这个人不简单,虽然混迹于江湖,但其老师是法律界的泰斗沈钧儒。

    戴笠当年奉命抓捕王亚樵无果,曾一怒之下把他抓进了监狱,结果沈钧儒到处为其奔走,老蒋承受不住舆论诸多的压力,无奈之下只得让戴笠把他给放了。

    后来余婉君被戴笠利用,设计诱杀了王亚樵,这件事情让王述樵一直耿耿于怀,所有才有了先前说红颜祸水那一幕。

    王述樵自认为见过美女无数,可真正让他眼前一亮的寥寥无几,余婉君是一个,陈莱更是一个。他这个人不像其胞兄王亚樵那般心狠手辣,手下大多也都是些不堪重用的人。当年在上海滩和洪门和青帮鼎足而立的斧头帮是一年不如一年,一天不如一天,所以像红裤青年这般龌蹉的人都敢在他面前放肆,好好的一个斧头帮让弄得乌烟瘴气、混乱不堪,若是王亚樵地下有知,定当死不瞑目。

    王述樵本身对美色这一块就不怎么爱好,不像站在远处看着的申追和金牙子,两个人硬是一路跟到了这儿来。

    “申爷,您说的对,这个女人有点不好惹,又出来一个这么厉害的手下。”金牙子看到大壮能将奔跑中的黄包车硬生生的停下,立刻就知道了这个人的身手应该也不差。

    “闭嘴,看看就好。”申追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嘴向自己左边稍稍撇了一下。

    金牙子不蠢,看到他这一微细的动作后,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傻傻的自嘲道:“看到漂亮姑娘,就想起怡春楼小翠,鬼晓得她被勾队长给包养了,害我白挨一顿揍。”

    东海在人堆里一直关注着事情的发展,无奈距离太远,完全听不到那边在讲什么。正焦急间,忽然听到身边两个人在议论陈莱,他连忙看了过去,是两个穿着洋装的人在说话,待摒心静听时,才发现原来是两个登徒浪子把陈莱比作了青楼姑娘,他本想教训教训这两个出口无礼的家伙,可一想到张全正处于危险之中,自己不能再节外生枝,只得把怒火压了下去。

    王述樵虽然性格上有很多缺陷,不适合做一个当家人。但这种人也有一个优点,对下面的人非常的好,这样的做法深受很多中下层帮众的爱戴,以致于一些有想法的人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就像红裤青年,作为王亚樵的亲传弟子之一,他从来就没有把这个师叔和帮主放在眼里,可不管他如何嚣张跋扈,在外人面前对他都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现在这个师侄在自己眼皮底下给人放倒,王述樵岂能忍,刚要示意手下的人把这二男一女给灭了,却发现那边已然先要动手,而且目的就是控制自己,他一介文生,不像其兄王亚樵一身武艺,如何能躲得开张全的一击。眼见张全就要冲到面前,这一下把他给吓脸色都发青,好在那个被他骂红颜祸水的女人挡在了他面前,才让他舒了口气。

    王述樵这人的脾性太好,见这女人阻止了他属下对自己无礼,在大庭广众之下给足了自己的面子,于是就有心想放她们一马。其实他也知道,肯定是这个叫他师叔的阿三惹得人家,欺负的人家,如果自己再助纣为虐,岂不是让别人看笑话。

    听到了陈莱那颇为不“客气”的话,他也能看出来这个女人似乎是背后有实力的,听她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和亡兄王亚樵有什么交情,这让他更加不敢怠慢,忙说道:“王亚樵正是家兄。”

    “王帮主在世时,也算得上是一代枭雄,斧头帮在上海滩也是威名显赫,何时也开始做起了这等欺男霸女的勾当?”别看陈莱长的漂亮,这张小嘴可是得理不饶人的,张全他们深有见识,王述樵这一中年大叔,如何能说得过这调皮捣蛋的鬼灵精。

    “姑娘,王某可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听说有人骂小三子是狗,才顺路来看看。一下车就看见你的人直接把他打倒在地上,你说的欺男霸女可有这种欺法。”学习法律出身的他自认为口才不错,可在这个小姑娘面前,王述樵第一次感到了词穷辞尽,只能够勉强的搪塞。心中没由得开始产生对红裤阿三的厌恶,低头看时,先前还弓着个腰在地上打滚的人已经不见,往旁边瞧去,才发现已经被两个他的手下搀扶着,正恶狠狠地瞪着陈莱。

    “你觉得我一个弱女子会无缘故在街上动手打人?何况这只红皮狗是什么德性,想毕你一清二楚。”陈莱见这王述说话也有点无赖的味道,心里原本不多的好感立刻下降了一大截。

    王述樵被这一句话噎得无话可说,脸红一阵白一阵,只得狠狠地瞪了红裤阿三一眼,嫌他给自己丢人现眼了。

    没料到这个家伙会错了意,以为王述樵让动手,下身的疼痛感还在,这让他十分地恼怒,嘴里喊道:“给我把这两个男的杀了,女的抓回去。”

    听到了红裤阿三的喊声,陈莱的脸色也微变,但她没有慌张,指着王述樵叱道:“今天你动我们三个一根汗毛,马上就有人将你斧头帮连根铲除。不信你试试看。”

    “住手。”王述樵被这句话给恐吓到了,他不敢拿这个亡兄一手创下来的江山当赌注。在上海滩处于洪门和青帮的夹缝中生存本就已经很难,如果再得罪了不知道哪路神仙,恐怕自己真的会保不住这片产业。

    本已经冲上来的斧头帮的人,被王述樵这声怒吼给震住了,纷纷退了下去,又重新围了个圈子。

    “姑娘,敢问你是哪家府上的小姐?”被陈莱的这一恐吓,王述樵说话的语气已大为改善,客客气气地发问。

    斧头帮的人冲上来时,陈莱也快被吓到,好在王述樵喝止了那些莽夫,尽管这样,她的心还是扑通扑通地狂跳,虽然面不改声,实际上她已经似是经历了从高处跌落又被人接住了的那种感受。

    “好吧!念你挺上道的,我就透露一点点。”陈莱脸上重新露出了调皮的笑容,她说道:“我是哪家府上的你自己慢慢猜,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情,孙玉民是我姐夫。”说完这句话后,她又指着站在她身后的两个人对王亚樵说道:“这两位是我姐夫派来保护我的军官,如果你想惹我姐夫,尽管把我们三抓走,看他怎么跟你们算帐。”

    陈莱这一串话说出来,不仅把王述樵唬得愣愣的,更是把张全和大壮也给整懵了,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个小妮子会把孙玉民给推上了前台,也不知道这个鬼精灵什么时候把她姐和孙玉民的事弄得如此清楚。

    “孙玉民是个什么东”红裤青年还在叫嚣着,冷不丁脸上挨了王述樵重重一巴掌,话没说完就被打退了回去。

    “陈姑娘,今儿个是个误会,还请大人大量,不要和这些狗奴才们一般见识。”王述樵居然弯下腰来,朝陈莱半鞠躬,神态是十分尊重。

    “是狗没错,你说对了。”陈莱笑道,说完了这句调皮话,她脸又立刻冷了下来,冰冷的说道:“王大帮主,这次就给你点面子,叫这条红皮狗离我远点,否则一个不高兴,就要了他的狗命。”

    “陈姑娘放心,不会有下次了。请代向陈老问好。”王亚樵没有半分恼怒这个姑娘大庭广众之下说他手下是狗,反而满脸堆笑。

    陈莱没有再和他废话,搭着张全的手往黄包车上走去,边走边说:“大壮,拉车,我们回去。”

    红裤阿三被这王述樵这一把掌扇得嘴角都渗出血丝来,他目露凶光,冲他说道:“你敢打我?信不信我现在就要”

    “啪。”

    又是一记重重的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紧跟着这记重响传到红裤阿三的耳里:“你有你师父十分之一的本事吗?连他都丧命了,你惹得起吗?今天不是我救了你,你已经成了黄浦江的一具无名尸体了。”

    红裤阿三从来没见过老好人王述樵动过如此大怒,心里也发虚,从来没用过的尊称也用上了,问道:“师叔,这女的什么来头?您如此惧怕她。”

    “你给我记着,看到这个女人,你躲远点。上海滩不光我,黄金荣、杜月笙也未必敢招惹她。”王述樵余怒未消,站在大街上训斥红裤阿三:“你知道她是谁吗?”没等阿三回答,他又说道:“她是孙玉民的小姨子,孙玉民是谁不用我告诉你吧。日本人看到都怕的角色,你惹了不是找死?”

    “这个姓孙的不是前番打仗受重伤了吗?难道说他没死?”

    “你死了他都不会死,上头的那位用飞机把他拉到了武汉治。”

    “就算没死,他一个带兵的,手能伸到上海滩来?”

    “他的手伸不过来,但有人伸得过来。不是告诉了你,这个女人是孙玉民的小姨子吗,她家的力量才是孙玉民如日中天的靠山,戴笠算是个人物了吧,但是在这个女的父亲面前还得低着头。你说说你小三子够人家捏吗?”王述樵能让斧头帮在乱世上海立足,还是有一定长处的,对这些事情摸得门清。陈莱一说她是孙玉民的小姨子,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是陈布雷的女儿,红裤阿三不知道陈布雷是何许人能理解,如果他还不知道,就不用在上海混了,斧头帮也早就生存不了啦。

    东海见陈莱她们安然无恙地全身而退,不由得长舒了口气,往身边看时,先前那两个登徒浪子,已经不知去向。这个小小地插曲没有得到他的重视,为日后的那悲惨一幕埋下了深深地隐患。

    陈莱不知道,斧头帮闹的这一幕给她以后省去了很多麻烦。光青帮那块,杜月笙本来恼怒有人杀了他的人,准备报复,后又从斧头帮那边安插的内线那边得知,杀他手下的是孙玉民的小姨子、陈布雷的女儿,这让他不由得狂称侥幸。他和老蒋、戴笠关系都不错,如果一个大小心,误伤了那边的人,怎么都交待不过去。为此他甚至安排了一些人在陈莱居住的屋子附近悄悄地保护,生怕她在自己地盘上出问题。

    当然,这些事情陈莱是完全不知情的。更令她没想到的是,自己闹的这一出,不久以后就产生了让她后悔不迭的后果。

    虽然回来的时候,转了好多的路,绕了很多的巷子,但是申追和金牙子还是跟到了她们的落脚处,和杜月笙一样,他们也在附近安排了暗哨。恰恰好某一天,金牙子无意中看到了邓秀芬,仇恨立刻在他心中燃烧,自己被绝后的大仇岂能不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