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噩耗

    看着陈布雷蹒跚而去的背影,孙玉民突然间有了愧疚感。人家为了他可没少费苦心,本性不争的他为了给自己创造无干扰的带兵环境,不知道欠下了多少本不应有的人情。

    现在自己要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了一个如此大的烂摊子,他还得替自己收拾。这样做倒底算不算过份?孙玉民自己也找不到答案。唯有没直接了当跟随陈芸和陆曼去西北,算是给他些许补偿吧。

    决定了要离开后,心情变得份外的好,时间也过得快了起来。

    几天之后,林原平和董文彬首先就来到了武汉,两个人连军装都没穿,行李都没拿,直接是两个人来的。

    才隔了一天,钱进手底下的几个小伙子就找了上门,孙玉民还认得这几个人,是当初老刘头亲自挑到炊事班的那几个小鬼。时隔大半年,在钱进的调教下,都已经成了一名合格的后勤官。他们不像董文彬和半鬼子,是携带了重金过来的,亏得钱进也放心,一整箱的金条,和两整箱的银圆,就这样被堂而皇之地带到了武汉,带到了孙玉民所在的军医院。

    又过了两三天,周善军盼望许久的戴存祥在李天喜和黄百胜、赵有钱的陪同下来到了武汉。

    人越来越多,医院病房已经不适合聚集,旅馆人员又太混乱,小玉英索性租下了一栋屋子,既方便了现有人员的安置,又给后续人员到来提供了联络点。

    时间已经来到了七月下旬,孙玉民在征得陈布雷同意后,办理了出院手续。他本打算去拜访一下他,顺便再见一下陆曼,想试着说服她跟自己走,可没有想到,陈布雷让秘书带话来,让他不要去了,省得让陆曼为难。

    待到刘文智和邓东平带着最后几个人到来后,聚在武汉的人手已达五十多人。这其中不仅有刘文智、李铁胆这样的老二营骨干,也有像邓东平、黄百胜、赵有钱、董文彬这样的从南京一路跟下来的死忠,也有像李天喜这般的从46师特务连跟着一起走的兄弟,同样不乏像戴存祥、周善军这种从二十师里面铁心跟随的军官战士。孙玉民看着一屋子的,可以真正称为自己心腹、死忠的兄弟,他有点激动,说的话都有些哽咽:“兄弟们,我孙玉民何德何能,让你们如此抬爱。”

    刘文智笑眯眯地走到他身边安抚:“师座,哦不,现在得改口叫大哥,大家愿意跟着你,并不是因为什么少将师长之类虚头巴脑的东西,只是因为你是个仁义的兄长。现在好了,这辈子大家都赖定了你!”

    “对呀,大哥!”

    “是的,大哥!”

    一屋子的人都兴奋的附合。

    “不行!”一个尖锐的女声打破了喧哗。在座的都是二十师的老人、精英、骨干们,自然都知道声音来源,大家都把目光望向了声音的主人,正挡在孙玉民前头的小玉英。

    “不行,你们不能叫大哥!”她像护宝一样,小小的身躯想把高他一头的孙玉民给藏起来。

    “丫头,你这就不地道了,我们怎么就不能叫大哥了?”傻熊知道小丫头心里的小九九,她是想吃“独”食,不许别人染指她的特权。

    “大哥是我的,如果你们都这些叫了,那年纪这么小的我岂不是多了几十个哥哥?。”小丫头嘴上在说,心里在想:都想做我哥,没门。真要这样了,以后欺负个人都没地找去。她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一圈,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于是说道:“除了我和刘大哥外,你们都只能叫老大。如果谁敢叫大哥,看我跟不跟他急。”她说完话,朝李铁胆做了个眼色,手上又比划了一下捏耳朵的动作。

    傻熊是除了孙玉民、刘文智外,和她走得最近的人,两个人号称是二十师的两大魔王,怎么会不知道她的花花肠子。他帮着附和:“对、对、对。还是老大好听些,哪里能和玉英妹子抢大哥呢。大家就这么决定了吧,以后别叫师座不师座的,直接喊老大了。”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地就把孙玉民的称呼这样决定了。

    刘文智看着这两个活宝也只是无奈地摇头,对大伙说道:“既然都决定不再吃这碗饭,跟着老大去过太平日子,那以后大家互相就别叫官职军衔了吧,按年龄大小互相相称吧。”

    解决了称呼叫法,就得商量着去哪过太平日子,先前对陈布雷说的去湖南休养只是个托辞,如果真的去了孙玉民老家,肯定得不到半刻清闲。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董文彬直接了当地说:“只要在国统区,不管隐居在哪,凭借戴笠的手段,都会很快找到老大。既然决心不陪他们玩,大家索性去敌后。”

    这个提议得到了刘文智和邓东平的响应,他们三个相对而言都是考虑事情比较周全,说出的话,提出的意见大伙都是比较赞同。

    李天喜却泼了盆冷水,说道:“日占区的日子肯定没有这么好过,听说东三省小鬼子已经在搞奴化教育,河北、山东那边也民不聊生。我们能去哪?河南、安徽?黄河洪水正淹着呢!”

    他这话一出,刘文智等人立刻沉默了。别看李天喜平时人老老实实,不太争强好胜,但有时说出的话还是挺让人深思的。

    “去山西!”孙玉民半天没吭声,突然冒出来这一句。

    凭他的后世的记忆,想在山西立足,简直太小儿科。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进攻势头正盛,在平张地区击溃西北军宋哲元部29军后,于8月14日组成“察哈尔派遣兵团”以东条英机中将为统率,兵锋直指晋绥地区。8月16日,国民政府下达国家总动员令,布置全面对日作战,阎锡山被任命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指挥晋、绥、察三省所有部队,在此区域内的中队共编为六、七、十八三个集团军。

    此时被老蒋编为第十八集团军的正是由中国工农红军改编的,后世大家津津乐道的八路军,老总是总司令、老总是副总司令。

    而阎老西指挥的晋绥军,自1937年8月7日进行张家口保卫战开始,自11月9日撤出太原为止,对日军顽强抵抗了整整三个月,全军十余万人仅存不足两万。在阎锡山的督率下和中国党人的全力配合下,惨烈的晋北保卫战显示了中队保家卫国的坚强决心和旺盛的作战毅志。此外山西优良的兵工企业生产的武器装备也为山西抗日作战作出了巨大贡献。

    仅仅不到半年的时间,阎赖以生存的晋绥军就十去七八,为了重振晋绥军,尽快恢复晋绥军的实力,阎锡山在党员包依柏的帮助下,建立了“山西抗敌决死队”共编成四个纵队,吸收了大批山西青年参军。又从山西各工厂逃出的产业工人中组成了一个“工卫旅”,这便是后来被称作“新军”的山西抗战中坚。

    此时的山西无疑是国共合作的典型模范区,可好景不长。阎锡山眼看党的影响迅速扩大,新军逐渐发展成为自己不可控的力量,感到继续下去势将动摇自己的统治,于是决心消除中国党对新军的领导和影响。8月,阎锡山在吉县古贤村召开的由军师长参加的“古贤会议”上,即鼓动原有旧军反对新军,老派反对新派,并且大肆撤除新军中的党人,任命其亲信骨干进入新军,意图将新军的指挥权夺回去。

    孙玉民正是因为熟知这一段历史,他才会建议大家伙去山西。他知道,山西在中国党发展过程中的地位太重要了,据史料记载:抗战时期,山西作为华北敌后抗战的中心,是八路军总部及三大主力师所在地,八路军和广大山西人民群众同仇敌忾、威武不屈,筑起抵抗日军侵略的铜墙铁壁。在山西境内发生的平型关大捷、忻口战役及夜袭阳明堡日军飞机场,以及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沁源围困战等重大战役战斗,创造了八路军抗战史上的辉煌战绩。据不完全统计,抗日军民在山西境内共歼灭日军近7万人,占侵略华北日军总数的三分之一,充分发挥了华北抗日主战场的重要作用,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书写了光辉的篇章。

    其实去山西的想法还包含孙玉民的一点私心,那就是被人称为“战神”的他,想亲眼见见后世被尊称为“战神”的帅本尊。既然早就决定要加入到陈芸和陆曼她们的队伍,为何不去最能施展自己才华的地方。

    刘文智他们不知道孙玉民的想法,个个都带着疑惑。阎老西这个人在民众间的誉望不太好,个个都知道他即扣又精,典型的晋商代表。去山西不仅路途遥远,而且大多为南方人的众人,去到那个什么都不能适应的地方,无疑不是最佳的选择。不过,大家伙虽然都有想法,但是都没有说出来。大家都认为,既然是孙玉民的决定,那肯定自有他的道理,只要跟着,准不会错。

    全部人员参加的聚会在大家不同心思下一一散去,人员太多,太过于集中也不太方便,何况还是在天子脚下,有戴笠这般鼻子比狗还灵的特务们,说不定就被盯上,到时就会很麻烦和棘手。

    孙玉民目送着众多自己的死忠散去,心里也忽然有一种重担上身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南京光华门被桂永清阵前提拔为二团团长时曾有过,在被任命为二十师师长时也有过。按理说,他此时不该有这种负担,但莫名其妙的就突然间有了这样的感觉。孙玉民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只得自顾自地摇摇头,苦笑了一下。

    晚饭过后,孙玉民早早地就休息了,刘文智他们都清楚,他的伤势并未痊愈,只是急着离开才会出院。先前聚会上已经决定,待明日孙玉民亲自去向老蒋辞行后,大伙就向山西进发,钱进那边还有二十几号人和一批武器弹药要偷偷地运过去,这也是个不小的难题。为了不打搅到孙玉民的休息,整栋屋子只留下了小丫头和周善军、小山子四个人,连刘文智都去住了旅馆。

    小丫头为了照顾孙玉民,直接打了个地铺在他房间里。

    半夜时分,楼下忽然传来一阵急促地敲门声,不光小丫头被惊到,连正在熟睡的孙玉民也被吵醒,他们都没有想到,这凌晨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先前的计划全都打乱,也让钱进他们那一批人和武器弹药整整藏了大半年才交到孙玉民手上。

    小丫头正准备起身去看看怎么回事,楼梯上就传来飞速上楼的脚步声,还有邓东平急切地喊声:“老大,有兄弟出事了。”

    孙玉民心一沉,猜到事情可能很严重,当即坐了起来。小丫头动作也不慢,飞快地穿上了一件外套,拉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邓东平着急忙慌地冲进了屋子,差一点两只脚都要踩到小丫头打的地铺上,看到孙玉民已经醒了,正盯着自己,他赶忙说道:“老大,戴笠手下的人不知道抽哪门子风,突然袭击了一些兄弟住宿的昌和旅馆,我得到的消息是至少有三个我们的人已经被他们击毙了。”

    “什么?”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孙玉民的心似乎窒息了,感觉到已经不会呼吸,脸色瞬间苍白。

    “大哥,你千万不要着急,先听东平哥说完。”小丫头一直是关注着孙玉民,自然立刻发现了他脸色的变化。

    “你说下去。”孙玉民的话中带着伤痛和仇恨。

    “文智兄那边有记录,昌和旅馆那边住有我们的人十三名,除了已知被杀害的三人外,其他的人全无消息。”

    “都有谁?”

    “文彬兄,还有林元平,还有他们带来的一些人,我不是很熟悉,但全都是我们的好弟兄。”邓东平说的时候,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他和董文彬他们关系不错,如今他们几个蒙难,他肯定是怒火中烧。

    “戴笠亲自动的手吗?”

    “应该不是,这么晚了,估计他早就睡了!”

    “那是谁?”

    “赵理君,和他手下的一个叫马龙的行动队长!”

    “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一个侥幸逃脱的兄弟赶回来报告的。”邓东平急忙说道:“姓赵的很过份,他现在还在昌和旅馆那边叫嚣,我们三个兄弟的尸身就被他扔在门口。”

    “姓戴的手上一条狗,居然敢踩到我头上来了!”孙玉民恨得咬牙切齿,他对小玉英说道:“丫头,我的军装还在吗?”

    “还没烧呢。”小丫头没想到她一时没舍得烧掉的军装,此时此刻派上了大用场,连忙回答。

    “帮我换衣服,我要去亲自宰了这条狗,以慰不幸懌难的兄弟们的在天之灵!”

    听到了这掷地铿锵的话语,邓东平知道,他所熟知的那个孙玉民又重新站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