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闹武昌城(三)

    飞刀快,有个人影更快。

    眼看着那把刀锋向内弯曲的绣春刀就要击中孙玉民,却在离他不到二十公分的空中被一只瘦弱的手硬生生地抓住,这一刀的力道很重,抓住刀的的那只手能清楚地看见有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

    小丫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吓了个半死,她想都没想就往孙玉民身前挡去,可显然已经来不及,待到周善军的手生生抓住那柄绣春刀时,她悬起的心才落回原处。这个士兵怎么会有如此快的身手呢?小丫头的心中又多添了几分对他的崇拜。

    众人还在艳羡周善军的身手时,赵理君已经得手了,他挟持住了正满脸惨白的小山子,一柄似剔骨刀般尖细锋利的小刀紧紧贴在他的喉管上。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周善军,他将绣春刀交到了没受伤的左手上,平举着指向了赵理君,说道:“如果你今天敢动他一根汗毛,那么你手中的剔骨刀将会成为削你皮肉的最好工具。”

    周善军的话落音后,大家才发现先前还跪在地上求饶的家伙,此刻已经神气十足地挟持住了小山子。

    赵理君是个江湖中人,他先前就基本上猜中身后的那个穿军装的士兵是个难得碰见的高手,刚才单手接刀的那一幕更是把他折服,如果不是现在处于敌对之中,他真的想去招揽这个人才进军统。

    “兄弟,我知道不是你的对手。可是我没办法,为了保住这条贱命,只得这样做。如果孙将军让我平安离开,不再找我的麻烦和责任,我可以现在就放人,绝对不会伤害这个小兄弟一分一毫。”赵理君说的很有骨气,并不像刚才跪地求饶那般怂,或许他认为,在孙玉民面前装可怜没有骨气这般管用。

    小山子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军统特务会把自己作为首要攻击目标,在他扔刀的那一刹那,自己还想着去替老大去挡这一刀,电光火石间,救人不成,自己反倒成了累赘,这一刻他后悔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小丫头以为他是害怕才会流泪,嘴里骂道:“小山子,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不要遇到危险就哭鼻子行吗?这么怂蛋,没女孩喜欢的。”

    她哪曾想到,小山子并不是因为害怕才流的眼泪,只是恨自己不争气,拖累了大家才会伤心如此。他是和小丫头一起从南京效外被孙玉民所救,一路跟着看着到了现在,先前的那帮子人中间,就数自己现在最没出息,别的人最少都混成了营长,特别是小丫头,管直成了二十师的女师长,而自己却还是孙玉民身边的一个小兵。有时候这极大的落差,让小山子压力很大,甚至早就打算要进战斗班排去当个小兵,也好过别人看自己时的那种带着轻蔑的眼光。

    现在听到了小丫头如此说话,他心如死灰,一个念头在自己脑海中升起:小山子,你有什么用?除了会拖累别人还能做什么,还不如死去。

    这个念头一在脑子里腾起,小山子即刻感到了轻松不少,是啊,既然是个窝囊废,何必留在这个世界上去害别人呢!想到这里,他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眼睛里透露出他从来没有过的坚毅。

    小山子的轻微变化被孙玉民看在眼里,特别是从他眼睛中看出不同寻常的光芒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口说道:“可以,放了他我就让你走,绝不反悔。”

    赵理君等的这是这句话,正想把手上的人质放掉时,冷不丁这个被他牢牢控制的人质突然把脖子往刀上用力撞去。

    这是要自杀呀,这个小兵想用他的命换取自己的命啊。赵理君被吓得出了身冷汗,还好孙玉民话说的早,自己拿刀的手已经放松了,否则锋利的刀锋肯定会将这小子的喉管和动脉一古脑儿切断,感觉到手上这个人的不对劲,赵理君赶紧把手上的剔骨刀给扔掉了。可即使是他自杀未遂,刀锋仍然割破了其颈上皮肤。

    “这不关我的事,是他自己求死,才会伤到他一点点。”赵理君七魂被吓出了五魂,慌忙解释。

    “快滚,趁我还没改主意之前。”孙玉民恨不得亲自手刃了这个王八蛋,但自己先前已经说过放过他,就不能食言,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赵理君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师座。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林原平激动的哭了起来,声音都有点抽搐。他身上有着数不清的伤痕,虽然从重伤中伤愈不久,可这一次他没有像小树林一样那般怂。即使是自己那身伤别人看着都觉得疼,可他仍然像个坚强的战士,伫立在董文彬身旁。

    “别哭,你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孙玉民感到很欣慰,眼前的这些好兄弟们,即使是在生死关头,都没有人露出哪怕是一丁点的胆怯和畏惧,特别是以前最为担心的半鬼子也表现的如此大无畏,这真的是超出了自己的意料。

    董文彬咧着嘴,笑着举起了手,他这是要和孙玉民击掌。在所有跟随孙玉民的人中,只有他是真正没把孙玉民当成师长,而是当作兄长或者说是亲人的。

    小丫头平时虽然常常欺负小山子,但是刚刚他求死的那一幕,彻底改观了他原本的形象,这个小家伙什么时候也有了这种坚强的意志了?看到他脖子上渗出的鲜血,小丫头也是心疼的不行,嗔骂道:“你怎么能自己往刀口上去撞,是会死人的你不知道吗?”她骂归骂,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帕,叠成了一个长条,细心的帮小山子颈上的伤口包扎起来。

    邓东平没有去和被营救下来的人寒喧,只蹲在地上,直愣愣地看着这具自己异常熟悉的尸体。直到周善军也蹲下身把赵有钱趴着的尸体翻转了过来,伸手抚上那一直鼓着的眼睛后,他才冲人家说了一句谢谢。

    周善军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继续替地上的这具已经冰冷的尸体整理着衣服。可是赵有钱身上的这件衣服已经被血染的稠稠的,怎么看都不合适让已逝之人穿着血衣上路。周善军没有过多考虑,直接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军装,想替赵有钱穿上。

    这一举动让邓东平本已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他心中既伤悲又高兴。悲的是自己失掉了个生死兄弟,喜的是自己又多了个同生共死的朋友。

    三具尸体怎么办?带回去还是就地火葬?

    孙玉民正在考虑的时候,远处忽然喧闹起来,依稀还能听到锣声和“走水了”的喊声。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漫天的火光,将半个夜空都照得通红,看这情形似乎是某处着火了,而且火势还不小。

    这场“偶然”的大火给了孙玉民一个启发,他对周善军说道:“小周,你去把旅馆里的客人和服务员都赶出来。”又对邓东平和小山子说道:“拆了旅馆的大门和柜台,多弄些木头来,我们就在这给有钱兄他们送行。”

    孙玉民没有对大家说出他担的心,毕竟杀了这么多军统特务,戴笠岂会善罢甘休。与其说给赵有钱他们火葬,不如说是孙玉民想要毁尸灭迹。

    听到孙玉民说要火葬牺牲了的三个兄弟,大家都动起手来,哪怕是大家大多有伤在身,可都没有人闲着,心里全是一个念头:给曾经的兄弟送上自己的一片不舍。

    小丫头很机灵,她不知道从哪找出来一小桶煤油,这可是助火的好东西。

    很快,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到位,旅馆里的人也都被清了出来,除了已方三名死去的兄弟,其余的特务尸体都被扔进了旅馆里面。

    孙玉民举着一个临时扎起的火把,站到了架在大街当中的木柴堆前,静静地看着安歇在柴堆上的赵有钱三人,眼中忽地闪过在长江岸边被田国桢抗日游击队俘虏的情景,赵有钱就是那个唯一的机枪手,当初如果不是畏怯他手中的那挺捷克式,也有可能成不了现在这般的好兄弟。

    是时候说再见了,尽管有诸多不舍。火把的光亮下,孙玉民稍显消瘦的脸庞依然是那么的坚毅,那道扭曲的伤疤显得更加恐怖,可就是这张让人望而生畏的脸,偏偏有一众铁心的跟随,有着弃而不舍的知己。

    “上路吧!你们三慢点走,黄泉路太长,就当是帮众兄弟打先锋吧!”孙玉民大声喊道,边言语边用火把点着了木柴堆,看到被浸了煤油的干柴燃起了熊熊烈火后,他又往旅馆走了几步,在门口稍停顿了几秒钟后,一狠心把火把甩了进去。

    “老大,附近可都是民居呀,这一烧恐怕很多老百姓要遭殃哦。”邓东平在一边提醒他。

    “我何尝不知道啊,如果能有选择就好了”孙玉民无奈地苦笑,他叫过来小丫头,问道:“小妹,先前钱进让带过来的黄金银圆都在你那边吧?”

    “嗯。”小丫头点头回答。

    “这把火不烧不行,肯定会连累一些乡邻。这样,你准备一些钱,明天偷偷地送过来赔偿,我们只能做到这些了。”

    “好的大哥。”平时吝啬小气的要命的小丫头,听到说给老百姓补偿,没有半点含糊,直接答应了。

    浇了煤油的木柴堆烧得很旺,躺在上面的赵有钱三人很快就被这高温吞噬,就如同孙玉民所说的一样,他们三个人先走一步,替大伙儿淌路去了。

    戴笠带人赶到昌和旅馆时,街道中间的木柴堆已经是烧得只剩红通通的木炭,而昌和旅馆这栋三层高的木制建筑,还有附近的几座民居的大火却是越旺,颇有继续蔓延的趋势。

    他带着那么多人不是赶来扑火的,可是这么大的火灾现场,除了蜂攘而来扑火的各式人群,看不到半个自己的人。报信的那个年轻特务到处寻找,也没有看到赵理君和马龙他们的人,焦头烂额之际抓住一个正在灭火的老百姓喝问:“有没有看到几十个和我穿一样衣服的人?”

    这哪能问得出来,连着好几个个人都是同样的回答,气得他发狂似的踹倒了被他询问的人。

    “你带几个人去火场边上去看看,说不定里面会有你想看到的。”戴笠看到这烧红整个夜空的大火,他感到了太不寻常。先前鄂军都督府那边突然烧起的大火就不太寻常,如果不是担心那里的大火蔓延到老蒋的临时居所,担心老蒋的安危,自己绝对不会来的这么晚。偏偏赶到这儿时,同样是冲天大火迎接着自己,如果这还看不出端倪,就不是他戴笠了。

    “火场里面好多尸体!”有救火的人在大喊,此时军统的人还没走过去,听到喊声后,几个人冲到了火场边上,借着旺盛的火光,他们清楚地看见,旅馆一楼的地上趴着好多被烧糊的尸体。

    或许是闻到了什么难闻的味道,戴笠掏出了手帕,捂住了鼻子。

    一辆车亮着刺眼的灯光,从街道那头呼啸而来,戴笠身边的特务们如临大敌,把他团团护在了中间,有的人甚至举枪瞄向了那辆急驰而来的车子。

    “散开吧,是我们自己的车。”戴笠虽然很赞赏这帮手下的谨慎,却又为他们那低自己几个档次的观察力而失望。

    车来得快,刹得也急,开车的人把车一停稳便跳了下来,着急地喊道:“局长,委员长居所附近还有行营附近都有爆炸声,现在正着急找您呢!”

    “委员长没事吧?”

    “人没事。只是被爆炸响声惊到,叫您回去应该是询问什么情况!”来人回答道。

    戴笠现在大抵猜了,大晚上如此大的动静,应该都和这个地方有关。而自己除了听到了报信人的片面之词外,其他的一无所知。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找到一个还能讲话的当事人,能够清清楚楚地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

    戴笠不打算去看火场上的那些尸体,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那里面只能是自己的人。他只是没有想到,什么人能够如此厉害,把自己一队训练有素的手下,尽数杀死不留一个活口。虽然报信的人说和孙玉民有关,可他还是不太愿意相信,且不论他有伤在身,就凭他带在身边的两个大头兵和一个情人似的妹妹,想要吃掉自己这么多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局座。”

    戴笠正要转身离去,忽然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赵理君。

    “谁干的?”即使是听到了能解晓迷团的声音,他仍旧没有停下步子,更没有回头,仍旧是一句平常的问话。

    “孙玉民!”赵理君太熟知这个局座的性格,直接报出了这个让他永生难忘的名字。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后,戴笠停顿了一下步伐,但也只是简短的停顿,在扔下一句“果真是他”的话后,快步登上了已经打开车门的轿车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