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霸气辞官(一)求票票

    孙玉民回到住处后,总是感觉到今晚的事太过于蹊跷。

    昌和旅馆那儿呆了那么久,除了那个姓赵的带来的军统份子外,硬是再没有任何支援,不用说都知道肯定是被什么羁绊住了,或许先前给自己灵感的那场火就是羁绊之一。

    小丫头神神秘秘地凑到他身边说道:“哥,先前城里打仗了。”

    “打仗了?”孙玉民知道这妮子视觉和听觉都异于常人,可这样的说法也太过于奇怪了,赶紧问她是什么情况。

    “先前我听见城里有爆炸和开枪的声音,还不只一个地方。”

    “有吗?我怎么没听见?”

    “不会吧!这么大的声响你会听不见?”

    孙玉民没有回答她的话,脑子里迅速地理了一下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首先是自己住在昌和旅馆的兄弟突然被袭。据先前赵理君所说,他是得到情报,说昌和旅馆那有集会,才会带人去现场。到达之后,搜房引出了冲突,才有了赵有钱他们三个人被杀这一幕出现。

    这本身就有很大疑点,如果说这只是个巧合,孙玉民有点不相信。早不去晚不去,偏偏等自己的人住进去才说抓共党,天底下这种巧合也太少了点吧。但如果说不是巧合,问题就严重了,说明自己和这帮兄弟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眼皮底下都在人家的掌握和算计中。到底是谁在针对自己?针对自己的这个人想要干嘛?

    其次,自己在昌和旅馆闹的动静也不小,就算没人回去报信,周边的居民也绝对会报到警局或城防司令部去,可那么长的时间,硬是没有人来救援,这一点也是自己想不明白的,虽然怀疑是自己的帮手,但是在武汉城闹出这大动静来,不是一般人敢做的事。

    再者,昌和旅馆这一闹,加放走了赵理君,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自己和戴笠肯定是势不两立。得罪了这个家伙,想在**中安生是几乎不可能。虽然自己已经决定了脱离**的队伍,可临了的时候让这个魔王盯,也是件头痛的事情。

    孙玉民头脑飞速的运转,虽然很多事情他没经历到,但其实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应对方法。

    小丫头看到他凝眉发呆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事情,便没有再说话,等着孙玉民自己开口。

    “丫头,你刘大哥住哪?”

    “他们住得挺远,在汉口那边去了。”小丫头回答道:“刘大哥说我们人太多,目标太大,所以才住得那么远。”

    “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够速度联系到他们吗?”

    小丫头摇了摇头。

    “那平时怎么和他们联络的?”

    “都是小山子和周大哥两个人跑腿。”小丫头回答。

    “周大哥?哪个周大……”孙玉民忽然想起,这个小妮子近来对周善军好的要命。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态度的突然转变,还能有什么。孙玉民没有把话说完,笑眯眯地看着正尴尬的小丫头,取笑她道:“去把你周大哥叫来吧。”

    “哥。”小丫头怎么会听不出他的意思,撒娇着跑了出去。

    周善军换了一身便装,急匆匆地出了门。

    虽然经过半夜的折腾,人已经感到疲惫,但是从他外表看,没有一丝萎靡不振的样子。

    孙玉民让他赶到汉口,去找刘文智、李铁胆和剩下的兄弟们。

    先前的想到的那些疑惑,让孙玉民越来越不放心他们,才会明知道周善军已经很累,却依旧将他派了出来。

    天边已经露出鱼肚白,沉寂了一夜的江城开始被逐渐的唤醒,捣粪的喊声开始响彻大街小巷,还有走夫贩卒赶着的骡马的嘶鸣声也多了起来。周善军走在这些普通的商贩中,自己也活脱脱的成了一个商贩。

    刚进汉口不远就发现了一个城防军士兵所设的关卡,挨个检查着行人的随身之物,很明显是昨晚的动静扰到了某位大人物,城防军也不得不街设卡。

    周善军摸了摸腰间,一把二十响盒子炮正斜查在裤带,如果就这样过去,肯定会被逮个正着。正焦急间,一个戴着斗笠的商贩突然搂住了自己的肩膀。他大吃了一惊,从师门出来这么久,从来还没有人能够在他保持警惕的情况下搭他的肩膀,正想动手时,耳朵里传来了一声不陌生的呼唤:“周善军,我们是一起的。”

    他敢肯定这个声音在哪听过,而且就是最近两天。对于自己的记性,周善军还是挺有信心的,虽然说比不过那个号称“阎王”的小丫头,但是足以让他确认身边的这人是没有恶意的。

    “你是谁?”周善军的话冰冷冷,他并没有因为身边这人对自己没有威胁,而有丝毫放松。

    “我也是跟着孙大哥的。”这人一句话就把自己的身份给挑明了。“你是来找刘大哥的吧?”他继续说道,顺手稍稍抬起了斗笠帽檐。

    这个小动作在旁人看来是很平常,可周善军却是把这个人的容貌看得清清楚楚,他认得这个人,是新编一团团长李天喜。

    对于这个在二十师颇俱传奇色彩的人物,周善军也有所了解过,特别是在黄河边那一战,面对着如同蚁军一样的鬼子兵,他所带的川军士兵们,不计生死地跟随孙玉民从毛竹坡冲下,那时他就开始敬佩这个像普通百姓般的团长。

    “把枪给我。”

    李天喜毕竟是做过军事主官的人,说出的话自带着威严,他没容周善军有反驳的机会,直接摸出了他插在腰间的手枪,随手就丢进了迎面走过的捣粪工的粪桶里。

    周善军还在回头看着那个扔有自己驳壳枪的粪桶,他出身于穷苦人家,何时能奢侈到把如此珍贵之物扔粪桶里面。

    “走吧。”李天喜看着他那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很是想笑,对他说道:“以后做哥的再给你一把更好的。”

    有了李天喜这个老江湖的相助,过这个小小的关卡自然不会出问题。

    很快,他就见到了刘文智和戴存祥等人。

    周善军这才知道,如果不是他们在大武汉城里乱搞一通,自己和师座他们哪会有如此轻松脱身。一番细聊后,他清楚了昨晚刘文智他们做的一系列好事:鄂军都督府的火、行营附近的爆炸、军统老巢附近的枪声……他真没有想到,这些平时高高在的军官们,做起这些勾当来,也不输那些地痞流氓般的军统特务们。

    休息了好几个小时后,他才被刘文智往孙玉民那边赶,还叮嘱道:“小周,你回去告诉孙大哥,昨天的事不是轻易能够摆平的,戴笠这个人心眼很小,别枉想和他和平解决。”

    “那师座应该怎么办?”

    “硬!”刘文智的态度很明确,他说道:“在戴笠面前不要未弱,否则你退一尺,他就想着进一丈。只有让他觉得你这个人的硬气和可怕,他才不敢轻易朝你身边动手。”

    “我记清楚了,刘大哥。你还有什么话要我带给师座吗?”虽然明确了大家别再叫孙玉民师座,但周善军怎么都改不过口来。

    “告诉他,我们中间有叛徒。”

    “什么?”周善军差点惊得喊出来,好在刘文智有准备,捂住了他的嘴。

    “刘大哥,叛徒是谁?我去剥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

    “我也是从昨晚的事情看出来的,倒底是谁我现在还不敢肯定,但是很快我就会把这个人找出来。抓叛徒的事我来做,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保护好孙大哥,不能让他遭到伤害。”

    “这个刘大哥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别人伤到师座一根汗毛。”周善军拍着胸脯回答。

    “那你快点赶回去。大哥那边还等着你的信呢。”

    “刘大哥,师座要我告诉你。今天务必找机会把大家带出城,不要走河南、山西方向,全部南撤,去江西,他会在瑞昌等着大伙儿。”

    刘文智愣了一下,他所有的打算和准备都是往山西方向,现在计划被全盘打乱,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到醒悟过来时,周善军那小子已经走出好远。

    …………

    孙玉民前些天就预约了今日去拜见老蒋。所以尽管感觉到累,但也只是稍稍躺了一下,就带着小丫头和小山子坐了来迎接他的轿车。

    再一次走进老蒋的办公室,孙玉民没有了当初的那般紧张和畏惧,有的只是无尽的唏嘘。半年前自己义气风发,想要凭借自己的一身学识和胆量来改变这个世界和历史,半年后再一次进来,带的是一颗失望透顶的心,带着的是一个不愿再去这潭泥水里蹚的心。

    次小丫头没有能够进来看下这个国民政府最大的人的办公室,一直引以为憾,这次借着扶孙玉民,也跟着进来了这处她一直想看看的地方。

    孙玉民的伤早已不用她搀扶,可担心老蒋不应允,只得装作病兮兮的样子。

    他昨晚折腾了一夜,本就没有休息好,现今看起来,原本苍白的脸庞,显得更加的吓人。

    老蒋了解过孙玉民的伤势,也知道他已经能下床,先前还抱着说服孙玉民,让他带伤战场的念头,为了好让他接受,老蒋还故意岔开了陈布雷。可看到这副病容,那些本就准备好的说词都说不出来,人家这副模样,怎么能赶去战场呢。

    “玉民,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

    “谢谢委员长关心,卑职的伤还是反反复复,可能很难痊愈了。”他故意说的可怜昔昔,想搏到面前这人的同情,然后放自己离开。

    其实孙玉民完全可以不来向老蒋请辞,直接走人就完事了。但是他不能这么做,太多人的命运和他紧紧相连,如果冒然不辞而别,可能事情的结果会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玉民,我知道你心里还在怪恨我,没有对孙桐萱和商震进行处罚,让你受伤之后还伤心。”老蒋说这些话时有点自责,这让孙玉民感到有点意外。要知道房间里除了自己和小丫头外,还有陪同会见的林蔚。

    作为国民政府的当家人,他很少会对手下的军官如此说话,或许是这一个多月来,日军华中方面军新任司令官畑俊六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历史,自1938年5月日军攻陷徐州后,便积极准备扩大侵略战争。日军先以一部兵力攻占安庆,作为进攻武汉的前进基地,然后以主力沿淮河进攻大别山以北地区,由武胜关攻取武汉,另以一部沿长江西进。后因黄河花园口决堤,被迫中止沿淮河主攻武汉的计划,改以主力沿长江两岸进攻。5月4日,日军华中派遣军调整战斗序列,由其司令官畑俊六指挥第2、第11军共约140个大队25万兵力负责对武汉的作战。以冈村宁次指挥侵华日军第十一军5个半师团沿长江两岸主攻武汉东久迩宫稔彦王指挥第2军4个半师团沿大别山北麓助攻武汉。以及海军及川古志郎第3舰队120余艘舰艇,日本第一个飞天的飞行员德川好敏的航空兵团500余架飞机,另以华中派遣军直辖的5个师团分别担任对海、南京、杭州等地区的警备任务,以巩固后方,保障此次作战。

    南京失陷前夕,国民政府虽然将重庆设为了临时首都,但政府机关大部和军事统帅部却在武汉,武汉实际成为当时全**事、政治、经济中心和战时首都。为了保障这个当时全国第二大城市,也是华中最后一道屏障不陷敌手,六月中旬,老蒋亲自牵头,由国民政府军委会制定了保卫武汉的作战计划,也规定了战略方针,其中心思想是立足外线,保持部队高度的机动性,利用地形和工事,逐次抵抗消耗日军,以空间换时间,最后转变敌攻我守的战争态势。

    按此计划,蒋介石自任总指挥,调集第五、第九战区全部兵力和海空军各一部,沿大别山、鄱阳湖和长江两岸,组织防御,准备持久作战。主要目的一在于以空间换取时间,内、外战线结合,消耗、挫败敌人二是及早内迁工厂、内运物资、整备军队、加紧生产,作长期抗战准备三是争取国际同情和支援,期待国际战场的开辟以彻底战胜日军。

    可没有想到,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长江南岸先是川军杨森部失安庆再是李韫珩丢马当要塞然后湖口和彭泽前后失守,李汉魂率部退往九江,原本以为可以凭险坚守,但李部在九江只支持了十几天,便宣告失陷,这还是敌波田支队主动休养了近十日的结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