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霸气辞官(二)求票票

    攻战九江后,南岸的日军兵分两路,松浦的106师团则沿南浔路攻向德安。波田支队和海军陆战队搭乘海军舰艇继续沿江西进,攻击下一个要点瑞昌。

    而此时此刻,由孙桐萱统率的第三集团军正奉命调往瑞昌,其中当然包括由张小虎担任代师长的二十师。

    长江北岸这一边,日军第六师团从合肥南下突破了徐源泉26集团军的防御,13日攻占桐城后,转向西南方向进攻,17日陷潜山。

    至7月初,日军在江北占领太湖、望江以东,在江南占领江西湖口以东的长江沿岸地区。

    这意料不到的情况让不断收到败报的老蒋恼羞成怒,每日都是“娘西匹”的不离口。

    7月24日,在师团长稻叶四郎指挥下,日军第六师团从安徽潜山向太湖进攻,一路势如破竹,相继击溃第31、第68军、84军防线,先后攻占太湖、宿松,兵锋直指湖北黄梅。

    组织了如此大规模的兵力,可竟然连日军的先锋部队都抵挡不住,眼见武汉即将彻底暴露在南北两路日军枪口之下。老蒋震怒之余,终于想起了前几个月在鲁西南不断给自己惊喜的孙玉民。

    其实老蒋知道孙玉民在民间和军队底层军官士兵中间流传的战神绰号,这是他亲外甥俞济时告诉他的。听闻后,老蒋难得的没有厌恶,反而笑着对俞济时说道:“良桢,你如果能有孙玉民的打仗本事,我让你做战区司令。”

    得知孙玉民即将出院,老蒋特意让将十二军调到了江西前线,打算等这次和他面谈之后,就把整个十二军都交给其指挥,至于孙桐萱,就让他继续挂着第三集团军的光杆司令头衔。老蒋知道孙玉民恨透了孙桐萱在兰封战役的背后插刀和将二十师58旅武器装备人员全数调到二十二师,换来一批老弱残兵的下三滥行为,所以在调防十二军之前,就找借口把第三集团军的另外二个军调离和撤编。不仅如此,老蒋已经让军政部起草了命令,打算立刻任命孙玉民为中将军长,这也算为了让他接受这个任命,所做的一些补偿措施吧。老蒋的想法很简单,有了孙玉民在江西前线顶着,然后让何应钦亲自监督和操办他的军需后勤,南边这一路日军先锋基本不用再作考虑。自己可以腾出手来,把恶贯满盈的日军第六师团给彻底吃掉。为此他把白崇禧任命为五战区副司令长官,集结了大批兵力,打算让小诸葛再次重现桂军在台儿庄的神奇。

    可惜,孙玉民没有给老蒋把这些话说出口的机会,直接了当的说出了自己身体的不适。

    老蒋这个人其实挺护犊的,只要是认可的自己人,他都会不避讳地、明目张胆的偏心,这也是诸多地方军阀不满的地方。

    现今看到孙玉民这副病怏怏的样子,他好多话都忍住了没说出口,失望的眼神溢于言表,问侯了一句后,就让小玉英扶着孙玉民去到会客区沙发坐下,自己也跟着来到了这边,坐了下来。

    “玉民,有些话我真的……”老蒋吞吞吐吐的样子很让他意外,连边的林蔚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孙玉民心中也隐约猜到了点什么。自己来的目的可是要辞行,不能因为他说些什么就推翻了先前兄弟们商量好的一切,而且自己已经安排刘文智他们先往江西方向去,规避戴笠的报复。

    如果孙玉民没有经历被自己商震他们摆一道,不知道花园口决堤的真实内情,没有经历桂永清私卖军火,没有对这个腐朽到骨子里的国民政府失望,他说不定会接下老蒋的话荐,然后带着一师或一旅兵力,前线和鬼子死怼。现在,他已经彻底死心,就算要打鬼子,也不会再站在**的队伍中,和这些只知道升官发财,不顾民众死活的人一起同流合污。

    林蔚可没有像老蒋那样诸多顾忌,在他的世界里,像孙玉民这样的军人,生来就是为党国排忧解难的。至于你还能不能打得动,能不能坚持住,从来都不是他所考虑的事情,他一心想的是怎么能够帮委员长排忧解难,所以很多时候他比陈布雷还如老蒋的意。

    “孙蒋军,你不会是听说了日军的动向,忍不住手,想向委员长请命,带兵前线杀敌吧?”

    作为长期在国府高层这个大染缸里混迹的人物,林蔚说出的话常常挖阱设坑。

    “林次长,正如您所说,玉民非常渴望领兵战场,和侵我国土的日寇决一死战。哪怕是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

    小丫头听到了这一句话,脸色都有点微变,忍不住地摇了摇他的手臂。

    这个动作看在老蒋和林蔚眼里,完全是一副小情人间的幽怨,只是他们都在纳闷,这家伙不是陈布雷的女婿吗?那这个漂亮的女尉是谁?他们不会往情人或小妾之类的这方面去想,**中私自纳妾是要判刑的,没有谁敢狂妄的敢在老蒋面前带出这种不可见人的事情,像孙玉民这般精于思考的聪明人肯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只可惜玉民心有余而力不足,受伤至今仍未康复,且有反复的迹象,辜负了委员长和林次长的期望,有愧呀。”孙玉民只是看了一眼扯他衣服的小丫头,继续把话给说完了。看到老蒋眼里带着疑问,便解释道:“委员长,舍妹担心我拖着病残之躯前线,才会有失态之处,请委员长念在她年幼,不要怪罪于她。”

    孙玉民很聪明,从林蔚的话里,已然听出来一些意思,刚好借着这个契机把他的嘴给堵。

    老蒋听到了孙玉民的这番话,对这个女孩身份的疑惑消除了,脸色却开始变得难看起来,先前许多计划都已经开始实施,现在这其中的关键一环出了问题,这可如何是好?

    南岸的日军先锋是一支名不见经传的波田旅团,可就是这支部队横冲直撞几百公里,硬是没人挡得住,老蒋生气之余会想到,如果孙玉民的十二师在的话,这支什么都算不的旅团恐怕早都已经成为一地尸体。

    有此想法后,他便时刻关注着孙玉民的伤势,交待林蔚和陈布雷这边,让他们转告医院,什么药物见效快就用什么药物。虽然他住院期间,老蒋只借着看望医院伤员去探望过孙玉民一次,但这已经是对于下属军官莫高的荣幸了。

    看到老蒋的脸色起了变化,林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孙将军,有些话我想在这里说出来,希望你能认真考虑考虑。”林蔚要说什么,不用说孙玉民,就连小丫头都知道。

    见他没有反对,林蔚继续说道:“孙将军,你可能不知道,现今日军兵锋已达九江,长江南岸的部队虽浴血抵抗,但仍是不敌,连委员长苦心经营的马当要塞也都只坚持了七天。”

    孙玉民听着这些话时,眼睛余光一直看着老蒋,当听到马当这两个字时,先前还看似有点精神的他,立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失望的神情展露无疑。

    “这还只是南岸的鬼子,长江北岸的日寇的另外一路日军,现已经突破了太湖、宿松,下一步肯定是攻取黄梅。为了集中精力对付这一路的日军,委员长特意调白副总长去五战区,准备再打一个台儿庄那样的胜仗。”林蔚不顾孙玉民有没有听下去的**,他依然把局势说了出来。

    “林次长,不知道您告诉在下这些敌态是何用意?”孙玉民故意说道。

    “现在北路日军对武汉威胁更大,白副总长虽已前往五战区运筹帷幄,但还有一个非常严峻的任务需要一个有担当的人来挑起这个责任。”

    “什么任务?”孙玉民没有细想就直接问道,一说出口就立马后悔起来,自己还偷偷地掐了一下大腿,心道:真傻,别人挖个坑,自己就跳了下去。

    “南岸日军的波田旅团攻取九江后,下一个目标就是瑞昌。”

    “哪?”这个地名一说出把孙玉民惊到了,因为先前他派出去周善军时,就告诉了他,要刘文智和其他兄弟们去瑞昌会合。

    “瑞昌,九江下面的一个县。”林蔚以为他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见他点头后,又说道:“孙将军,委座已经把十二军全部调到了瑞昌周边。目的就是让你来指挥,如果能吃掉波田旅团更好,吃不掉也没关系,只要死死地把他们掐在九江不能动弹,就算大功一件。”他生怕孙玉民拒绝,直接抛出了个大馅饼:“徐州会战时,李品仙以一己之力独抗松井石根华中派遣军,令**各部无不刮目相看,谁人提及时不竖大拇指。委座同样看在眼里,第十战区司令谁人能抢过他?”

    听到说老蒋把十二军都给调了过来,孙玉民满脸的惊愕,心中的讶异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难道这就是苍冥冥之中的安排?

    自己打算弃它而去,可它就在自己要去的地方等着,自己打算不再和它有任何关系,可它偏偏不让自己有离开它的机会。

    接受?

    撒手?

    孙玉民陷入了极端地困惑之中,也许是脑袋的极速运转,让他的脸色开始有点红润起来,精神显得比先前好了很多。

    见到林蔚的话像是起了作用,老蒋向他投去了赞赏的目光,如果真的能让孙玉民同意带伤去瑞昌前线,当真重奖他。

    “报告。”

    就在孙玉民的决心即将动摇时,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把他立即拉了回来。

    声音的主人是戴笠!

    自己怎么能把这样一个人给忘了呢?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呀。孙玉民直呼侥幸,如果不是这个声音将自己惊醒,说不定刚才就在冲动之下,答应了林蔚刚刚说的事情。

    突然间,孙玉民又发现了刚才差点又掉进了坑中坑,所有的话全都是姓林的说的,自始自终老蒋没提过一句,如果到时出了问题,所有责任都可推向这个待从室主任,他则可以置身事外,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想明白了这一点,孙玉民本已经开始泛红的面庞又重新变成苍白,先前的那一点精神又似被抽离,整个人的感觉又成了刚进来的那副模样。

    这细微的变化林蔚没有发现,但是老蒋看得清楚,只是不明白突然出声的戴笠为何会让他产生这样的变化。

    眼看原本就要成功的事情即将泡汤,老蒋心头微泛怒火,斜眼瞪向正在门口站着的戴笠,操着带着浓烈浙江口音的腔调说道:“你不知道我这有客人吗?非得现在跑来?”

    常年混迹于老蒋身边,了解他胜过自己的戴笠怎么会听不出话中的怒意,连忙说道:“委座,我有急事禀报。”

    见戴笠那副急切的样子,老蒋更加的生气,就差没有骂出娘西匹。

    “有事就说。”他为了向孙玉民表明自己的诚意和信用,直接把这句话甩给了戴笠。他哪里会想到,自己的这个心腹想向他说的,正是面前这个看似病怏怏的刀疤脸师长。

    “这……”戴笠有苦说不出,只得看向孙玉民和林蔚,想这样提示一下这个向来以独裁者自居的老蒋。可是没有想到,面前的委座对自己的提醒视若无睹,这还不算,居然让自己当着外人面说出来。

    戴笠混迹于老蒋身边多年,但从未遇过如此情况,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尴尬时刻,还是孙玉民帮他解了围。他说道:“委员长,卑职今天前来打扰您,是想向您请辞。”

    老蒋和林蔚没有想到孙玉民居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他们本以为孙玉民过来,只是想要找个地方去休养休养,没料到他真正的目的是这个。两个人都愣住了,连站在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的戴笠跟着懵了,他来这是想阻止老蒋把十二军交给孙玉民,没有想到这个刀疤脸居然会直接提出辞掉军职。

    师长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从一个普通士兵开始,没有十几二十年的辛勤耕耘和良好的机遇,也是很艰难的。

    孙玉民倒好,在即将要晋职晋衔的时刻,霸气的提出了辞职,这如何不让人惊愕?

    “委员长,卑职真的是需要调养,如果硬战场,丢了自己性命事小,葬送了**精锐那玉民百死都不能赎罪了。”孙玉民没有再给他们挽留自己的机会,直接说道:“委员长,既然戴大局长有急事报告,卑职就不打扰了,这就告辞了。如果玉民有幸不死,再为国家效劳!”

    他没说党国二字,直接提的国家,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这间办公室,再也不会和这些所谓的党国精英们混在一起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