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张小虎是叛徒?

    突然间响起的枪声,把正在阵地附近简易指挥部里的刘家华,从瞌睡中惊醒,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足够将他惊扰到。

    他敞着军装走到了瞭望口,除了外面金灿灿的稻穗,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

    阵地上值班的营长派了通信兵过来汇报:“前方约一公里的地方响枪了,是鬼子的王八盒子的声音。”

    “鬼子?”刘家华心里揪了一下,一时间竟然失去了主意。

    他自从被派到二十师六十旅一二零团当团长以来,要不就是担当后方守备任务,要不就是担当预备队任务,像样的仗基本没打过两次。如果不是兰封大战,全师出动,自己的团可能真像人家所说,是师长养在家看的。

    这回不知道张小虎吃错了什么药,居然会把第一道防线交给了自己的120团。虽然生气,却偏偏还不能拒绝他,人家直接就一句话,不守也得守!想着要给师长争口气,别让其他部队嚼舌根,自己忍了下来。

    他当时就去找参谋长刘文智,想让他去和张小虎说说,让多派一支部队在阵地上协助一下,毕竟战场是不能儿戏的,结果他没有找到人。又去找代旅长邓东平,结果还是没有找到人,连平常像阎王一般的59旅旅长傻熊李铁胆也都同样不见了。以前和孙玉民关系比较近的人,除了张小虎和孙杰海外,其他人全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一下,刘家华才着急起来。连忙通过秘密渠道联系上了陈布雷,才得知孙玉民已经辞去了二十师师长的职务,要回老家休养。

    这一下,他明白了,张小虎这是在剪除异己,要把孙玉民的势力和影子彻底从二十师消除掉呢。因为以前走得近,他知道自己是上面派下来扶助孙玉民的,又不敢动自己分毫,只得想出这个辙,借鬼子的手干掉自己。

    现在枪声已到跟前,除了加强防备,自己还能做什么。如果此时阵地上是已经阵亡的赖文力或者是李天喜,他们毫不犹豫就会派出一支小分队去枪声那里看个究竟,但刘家华没有,他只做了一件事,不允许任何人接近阵地,哪怕是老百姓。

    孙玉民护着小丫头快速地往前走着,小山子也跟了上来,只剩下身后不断传来的枪声。

    “哥,周大哥还在后面呢。我们不能扔下他不管。”小丫头不甘情愿地走着,时不时地提醒孙玉民,还有一个人在后面。

    “他不会有事的。”孙玉民抚摸了一下小丫头的秀发,说道:“这小子有九条命,不知道以后哪家姑娘才能降服他。”

    “反正不是我。”小丫头被说中了心事,脸红说虚,这句话脱口而出。

    或许是觉得不好意思,她挣脱了孙玉民牵着的手,往前跑去,身后远远地传来一个声音:“你别跑那么快,我跟不上你。”

    小丫头心头如小鹿乱撞,从来没有过如此奇异的感觉。难道真的如大哥所说的那样,这个瘦弱的家伙已经把自己的心偷走。不是的,人家并没有对自己表示过什么,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或者说是自己芳心暗许才是最正确的。

    “啪”。

    小丫头正胡思乱想间,突然一声枪响,身前不远处溅起一撮黄土,这一突然间的状况,把她拉回到了现实中间。

    她听得很真切,是中正式步枪的声音,在二十师时,她可没少打,最后都已经到了闭着眼睛也能把将中正式拆下来的地步。

    她没等第二声枪响,迅速地滚到路边,躲在田梗边上,大声怒骂:“哪个不长眼的朝姑奶奶放枪。”

    小丫头忘了现在是在江西,而不是在鲁西南和豫东,她这个二十师的小阎王,恐吓不到人。

    “对面的人听着,我现在郑重警告你,不准再往前一步,否则别怪子弹没长眼睛。”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小丫头趴在田梗上,朝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前方四五百处有一大片的新土,再远一点能够明显看到都着一些沙袋。

    阵地和防御工事。

    小丫头一眼就看明白了,跟随孙玉民快一年了,对于这些东西,她已经熟得不能再熟。结合中正式发出的枪声,可以断定是**的防御工事。她恼怒这些丘八不分青红枣白胡乱开枪,故意喊道:“傻缺玩意,你再朝姑奶奶开两枪试试,看能不能伤到我半根毫毛?”

    刘家华因为担心阵地安危,一直亲自带队守在上面,听到这个的喊声,觉得份外熟悉。只是因为知道小丫头陪在孙玉民身边,就没往她身上想。

    他正在纳闷,这是谁的声音,怎么会像是听过一样?阵地对面那边又传来了喊声,这一句话让刘家华一下就听出来了,百分百是二十师那个小祖宗的声音。

    她在,姑爷肯定就在。只要姑爷在,那么自己的一二零团守这小小一个地方,岂不是小菜一碟。

    想到这里,刘家华兴奋了,他不知道姑爷怎么会突然来这里,也不管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此刻他唯一想的事情是快把他迎进来。

    “玉英姑娘,是你吗?”刘家华扯着嗓子喊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么大的嗓门,哪怕是私底下拍张小虎的桌子时都未曾使过这大的力气。

    奇怪,怎么有人喊我名字?小丫头很纳闷,可她给刚刚那一冷枪吓到了,正在怒火之中,便没打算回话,趴在地上自顾自地玩起了稻草梗。

    “怎么不回应了?那么大的嗓门,我还没发现呢。”孙玉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小丫头就是因为看到孙玉民和小山子来了,才会堵气地趴在地上玩。

    本来心情超好,可先前连着被两个人抓手腕,现在都还有一圈紫印,现在又给人打冷枪,虽然没有受伤,但却实被吓得不轻。听到孙玉民问话,她不顾田地的脏,打了个滚,把脸朝向另外一边,不理睬他们。

    孙玉民哪里能够理解小女生的这种心事,只当是她受了伤,焦急的问道:“丫头,你没事吧?让我看看哪里受伤了?”刚走到她身边,这妮子又是一个翻滚,把脸朝向了另一边。

    孙玉民无奈,只得又走了过去,怕她再使性子,双手一把扶住她的肩,把她提了起来,关心的问道:“倒底伤在哪里?让哥看看。”

    小丫头没说话,只是把头扭向一边,不去直视他的目光。

    孙玉民拿她没有一点办法,只得将这个倔强的家伙搂在怀中,像哄小孩一样,轻拍她的后背,边拍边说:“唉呀,都大姑娘了,还要撒娇,让别人看到了笑话你了。”

    “谁敢看!”小丫头突然冒出来这一句,看样子她很享受被人哄的感觉。也确实,她才十七八岁,正是天真纯洁的年纪,如果不是鬼子血洗村子,沾污了她的清白,现在她应该正是在家中享受宝贝一般的待遇。

    “小山子就在看着你呢,等下让他都笑话你了。”

    “他敢,只要瞎扯一句,我就撕了他的嘴。”小丫头没有被孙玉民这句话说的不好意思,反而把头放到了他肩膀上,一副超级享受的样子,还威胁正偷笑的小山子,完全忘了刚刚还差点让人打了冷枪。

    “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这个威胁很有效,小山子吓得赶紧把目光移开。

    刘家华喊出了那句话后,一直等着回音,却始终没听到对面那个熟悉的女声回话。他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先前的兴奋一下就跌到了谷底,正打算离开战壕,对面却传来了另一熟悉的声音。

    “是刘团长吗?师座在这里。”

    刘家华认得这个声音,是姑爷身边的警卫员,加上先前那个小阎王的声音,现在他可以肯定,姑爷来了。

    “你们几个跟我来。”他冲身边战壕趴着的几个士兵喊了一声,紧接着就翻出了战壕。

    在离阵地不远的简陋指挥部里,孙玉民对欣喜异常的刘家华说道:“怎么会是你的部队守第一道防线?”

    “还不是张小虎的命令。”刘家华回答:“他现在师长官威很大,为这事我据理说了几句,他便冲我发火,说再不服从命令就送去军事法庭或者是第三集团军司令部,让孙司令处理我。”

    “哦”孙玉民没有明显的气愤,只是平淡的应了一声。

    刘家华毕竟和孙玉民接触不算太多,只是因为陆曼和陈布雷的关系才算是他的嫡系。孙玉民这样的表情大大出乎了他的意外,原本以为会痛斥张小虎狼心狗肺,没想到只是一个“哦”就完事了,这让刘家华有点失落,瞬间就满脸愁容。

    “不说他了,我想问你些事情。”孙玉民看到他的样子,有点不落忍,只好改个话题。

    “您说。”即使是有所失望,但他还是对孙玉民很尊重。

    “这个阵地是你布置的吗?”

    “是的,师座。”

    “别叫我师座,我现在是一介平民。”孙玉民纠正了叫法,他已经不愿意再和**扯上什么关系,哪怕是自己一手带着打出名声的二十师。不是太过于绝情,而是他认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这”刘家华犹豫了一下,看到孙玉民坚毅的神情时,他知道自己真的要改口了,好在没人时他常会用另外一个称呼,改口也不算太困难。

    “好的,姑爷。我以后不再叫您师长,姑爷是陈主任让我这样称呼的。”

    一声姑爷彻底将孙玉民本已成一汪死水、平静无波的心完全打乱,陆曼那伤心的哭泣和失望的诉求依然历历在目。

    小丫头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扯了扯他的衣袖,轻轻地喊了一声:“哥。”

    孙玉民被这一把呼唤给带了回来,冲刘家华笑了一下,说道:“你想这样叫就这样叫吧。”待看到他咧嘴点头笑了,继续说道:“部队的这个阵型布置的还行,但是地点选的不对,你先带我往后走走,看能不能帮你选个易守难攻之处。”

    “可是这个地方是张小虎选的,他的死命令,让我们团在此坚守三日,三日后接师部通知进行下一步动作。”刘家华如实回答。

    心真狠呀!孙玉民心里也忍不住骂了两句,他面上虽无表情,但是不代表他不生气。

    经过阵地的时候,他就暗暗观察过这一片甚至是这一带的地形。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这个阵地恰似大门口一般,堵死了敌人的进攻路线。但实则不是,这个阵地离长江太近,在舰炮的攻击范围之内,相当于双面受敌,除非有足够的人命去填,否则是不可能扼守得住。

    刘家华仗打的少,也从没经受过敌人军舰大口径舰炮的轰炸,不知道当两面都挨炸时,那几乎不让任何生物存活的场面是什么样子。

    他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经历过淞沪战役的张小虎怎么会不知道。既然是很清楚,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孙玉民突然间想到,这很有可能是张小虎的故意为之。他想借着自己优于一般人的军事技能,毫无把柄地把最后一支算是自己嫡系的部队葬送掉,然后将二十师牢牢地抓在手中。

    这可能是最接近真相的答案,孙玉民的心随之揪了起来。不能让几千号人就这样无辜受死,他将自己不再理会**任何事情的誓言丢到了九宵云外。

    “报告。”

    门外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喊声。

    “进来。”孙玉民未经思考就说出了这句话,当看到小丫头和刘家华、小山子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时,他才猛然想起,自己早已不是一师之长。

    门口的士兵没发现这一句话是外人所说,直接走了进来,冲刘家华敬了个礼,说道:“报告团长,外面有一帮子人找,他们不肯说来找您的目的,只讲他也姓刘。”

    这个士兵在向刘家华报告的时候还看了孙玉民三人一眼,心中想道:怎么今天会有这么多老百姓来找团长?偏偏团长还这么的热情,真是奇怪。

    这不用猜都知道是刘文智他们来了,小丫头兴奋的奔了出去,她还不知道自己脸上的那一层黑灰,已经将她遮得面目全非。

    好在刘文智、李铁胆他们对这个小阎王太熟悉了,并没有闹出什么笑话。

    他们一跨进这间简陋的指挥部,孙玉民就发现了异常,黄百胜五花大绑地被邓东平推了进来。而且,刘文智进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大哥,在武汉出卖我们的是张小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