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出人意料的原因

    “你自己对大哥说。”邓东平一脚踢在黄百胜的腿弯里,将他踹跪在孙玉民面前。

    “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敢拍着胸脯保证,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大哥,对不起兄弟们的事。”黄百胜即使是跪在地上,仍然笔直地挺着他的脊梁,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还嘴硬。”邓东平怒不可遏,又是一脚踹了过去,还好是被李铁胆给拦住了。

    邓东平的脸胀得发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拦住后也一下子跪在地上,口中说道:“大哥,我对不起你。是我管教不善,才让他被人欺骗,走上了歪路。”

    “我没走歪路。”黄百胜很倔强,他没等孙玉民说什么,直接强硬地表态道:“邓哥,孙大哥,如果我黄百胜有做出任何一件对不起大家的事,甘受千刀万剐之刑。”

    董文彬和林原平站在小丫头身边,小声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

    …………

    原来,昌和旅馆出事后,刘文智就怀疑内部出了问题。时间匆忙,一时也不知如何下手查找,恰好孙玉民派周善军来找寻,并且告知往江西方向进发,在瑞昌集合。

    接到这个意外的通知,刘文智计上心来,他决定撒个大谎,引内奸上钩。

    首先要确定一个帮手,在所有人当中,毫无疑问当属傻熊最符合自己的要求,有这个货的帮助,自己的计划成功机率会增加很多。

    至于傻熊,听到说要抓内奸,差点没有蹦起来,当然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又准备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后,刘文智召集了大家商议。

    “刚收到老大的通知,先前往山西方向的计划要暂时改变。大家要往西南撤,去重庆会合。”刘文智抛出了诱饵,等着那个“内奸”上钩。

    “为什么要去重庆?”傻熊按照计划,故意跳出来疑问。

    “老大说要去重庆,就去重庆,你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我废话?凭什么先前大伙商量好的事情说改变就改变,哪有这种道理。”傻熊似乎较起真来,和刘文智吼了起来。

    “又不是我改变的,你冲我吼什么?有本事去找老大。”

    “我当然要问他,但是现在你不说清楚,我是肯定不会跟着你去重庆的。”

    “你不去又没人强迫,随便你。”

    “你以为就我一个人吗?你不说清楚明白的话,谁会跟着你走。”傻熊居然会扇动其他人,直接冲着邓东平他们说道:“大家伙你们说是不是啊?”

    “对。”黄百胜第一个站出来附和,他说道:“参谋长,我们大家都是兄弟,总不能把去重庆干什么都不告诉大家伙吧。”

    事实就是这样,中国人无论做什么事情,如果有人挑头,有人附和的话总是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就像眼前的这一幕一样,傻熊一起头,黄百胜再一附和,众人立刻骚动起来。

    邓东平见刘文智似乎要震不住场面了,连忙站了出来,说道:“去做什么又不是刘哥能决定的,等见到老大,自然就知道了。”

    傻熊根本就不买邓东平的帐,嚷嚷道:“不行,你让参谋长自己讲,他如果说不知道我们去重庆的目的,我马上就闭嘴。”

    “这……”邓东平无语。

    “我是知道,但这件事要很保密,不能这样说出来。”刘文智装作被傻熊逼到没办法。

    “保狗屁的密,全是自家兄弟,要我们去又不让我们知道,这能说的通吗?”

    “行,我只能说出来一点点,希望大家不要泄露出去。”刘文智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才这样说道:“老大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所以必须要赶去重庆,怕有闪失,才让大家一起跟着去。”

    “什么很重要的人?”

    “这真不能说!”

    “什么真不能说,当我李铁胆真是傻子吗?他要去重庆哄他的那个陆医生还有那个陈姑娘。说是带着大家去隐居,实际上是想去当山大王,不找两个压塞夫人,日子怎么过得下去啊。”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老大,不怕他生气吗?”

    “生气?我还没生气呢,只许他有色心色胆,就不让我们说说呀。”

    董文彬和林原平两个人都把手抱在胸前,看着傻熊硬怼刘文智,都觉得很奇怪,这个货从来不都是老大的铁杆跟随吗?什么时候也会这样去质疑了。越看就越觉得不对,索性一言不发,站在一边静静地观察?很快,邓东平也凑了过来,变成了三个看热闹的人。

    “文智哥,铁胆说的对,有什么事情不能摆在明面上说,非得藏着掖着,让弟兄们心里不疼快。”黄百胜表现得很积极,让邓东平皱起了眉头,也让刘文智和李铁胆亮起了眼睛。

    “有些事情是不能摆在台面上来讲的,否则一露出风声,会陷老大于万劫不复之地。”刘文智这副焦头烂额的样子,让屋子里的人更加深信,老大是有事瞒着他们的。

    “不说出来我们就不去重庆。”李铁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的提议开始慢慢有人应和。

    屋子里的气氛开始热烈起来,一些人站在李铁胆这边,不说出原因就不愿意去重庆另一批是铁心跟随孙玉民的,他们只有一句话:老大去哪我们去哪。

    刘文智见时机已到,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我答应过老大,要把你们一个不少地带到他身边,可是现在还没出发就内哄。我真是愧对老大呀,枉我跟随他这么多年,连这种小事都办不成。”

    “我们没有其他的意思,只要你说出老大要我们去重庆的原因,什么都好办了。”李铁胆“趁热打铁”地说道。

    刘文智装作呆泄了一下,然后猛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这个耳光不轻,把半边脸都打肿了。

    “好,我今天就对大家说明白。”刘文智开始下饵,说话的样子像极了很心痛。“先前说了,老大要去重庆见一个人。那个人不是铁胆所说的陆医生和陈姑娘,他是……西北那边的一个大人物。”

    “不要问老大为什么要去见那个人,我只说一个事实,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大家。”刘文智继续说道:“如果你们这帮子人,还有一点羞耻心,就别再说任何话,都去收拾东西,晚上出发。”

    待到众人散去,邓东平、董文彬和林原平拦住了他,询问道:“你搞什么鬼?这种事情能让这么多人知道吗?是在想辙抓内奸对吗?”

    见被人识穿,他只好和盘托出,说道:“既然你们都看出来了,那刚好帮我忙,正嫌人手不够呢。”

    “傻熊也是故意造反的对吗?”邓东平问道,刚才那一幕,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自己带来的黄百胜,这让他如何放心得下。

    “是的,我本来只他一个帮手,现在好了,多了你们三个。”

    刘文智的这句话一说,瞬间就把他打入到了冰窖。如果内奸真是黄百胜,那自己该怎么办?赵有钱可正是因为内奸的出卖而死去的。

    果然,很快黄百胜就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在一家茶馆的桌子底下贴了一张纸条。刚起身要回去时,刘文智带着邓东平、李铁胆、董文彬和林原平站在了他周围,桌子底下贴的那张纸条也被取了下来,上面赫然写着:去重庆见西北。

    邓东平虎目一瞪,伸手就要打人,却被刘文智一把幸下,说道:“人多眼杂,回去再说。”

    纸条又被重新弄好,贴到了桌子底下,本来就是个假消息,为何不让它散发出去呢。

    …………

    董文彬把这件事讲给小丫头听时,孙玉民也听了个大概。

    他看到黄百胜宁死不愿承认,便心生疑虑,问道:“既然你说没有出卖大家,为什么还要往外递纸条。”

    或许是看到了孙玉民本人,黄百胜激动起来,说道:“师座,我黄百胜自打从全椒跟着你后,便认定了你。愿意一生都跟随着你,哪怕是粉身碎骨都在所不惜。”

    看到孙玉民点头,他又继续说道:“可是,张旅长说您要抛弃党国,带着大家伙投奔共匪,这是我不能答应的,也是张旅长不能答应的。”

    “张旅长?哪个张旅长?”孙玉民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

    “58旅张小虎旅长。”黄百胜说道。

    “哦!”孙玉民恍然大悟,他有点明白了,面前这个傻蛋看样子让人家给洗脑了。

    “这个王八蛋,居然会跟我来这一手。”孙玉民心里骂道。

    即使是大概明白了一些什么,他仍未在脸上表现出来,嘴里也只是淡淡说道:“你继续说下去。”

    “我没什么可说的。”黄百胜依然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是我们这么多人的依靠,可偏偏为了个女人,就抛弃党国的栽培,和那些共匪眉来眼去,太让兄弟们寒心了。”

    孙玉民得知自己极为信任的张小虎在自己身后捅刀子,本就已经极为生气了,只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现在又听了黄百胜这一歪曲自己用心的说法,就更加生气了。

    “是大家都有这种想法吗?”

    孙玉民没有理会跪在面前的黄百胜,反而冲屋子里其他人吼问。

    刘文智跟随他这么多年,从来都没见到过他对自己人发火,这一声吼让他不禁颤抖了一下,还有小丫头和林原平都吓得抖了一下。

    众人都低下了头,不管是有这种想法的还是没有这种想法的,都不敢吭声。

    小丫头生怕孙玉民气坏身子,走到了他跟前,伸手搂住了他。小丫头的想法很简单,她想用女性独有的温柔,去抚慰孙玉民正在燃烧的怒火。

    “你别动。”

    孙玉民一把推开她,口中说道。

    小丫头懵了,她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可就是怕孙玉民生气,这一推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没有半点迟疑,人就像个弹簧一样,被推开后立刻又扑了上去,死死地抱住了孙玉民,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哥,你不要我啦。”

    他没有再次推开怀中已经委屈得不行的小丫头,任凭她死死地搂着自己。

    “我再问一遍,你们全都是这么想的吗?”可能是因为对小丫头的愧疚,他这一次的声音柔和了很多。

    “我没有,哪怕是你现在端着枪去干老蒋,都算上我一份。”傻熊的声音,他说完这句话后,居然走到了孙玉民的身后,摆明了是向大家宣示自己是和孙玉民站在一边的。

    紧接着林原平也跟着走到了李铁胆身边,边走还边冲众人挥了挥手。

    董文彬是第三个走过来的,他自从被周振强带到光华门阵地后,便真正的成为了孙玉民最忠实的部属之一。

    越来越多的人走到了孙玉民身后,黄百胜的身后只剩下了邓东平一个人,他不是不愿意过来,只是现在没面目站过去。

    “看到了吗?就算是我投靠西北那边,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跟着我去。”孙玉民指着身后这些人对黄百胜说道。

    看到黄百胜垂下了头,他又说道:“我相信你也是他们其中之一,只是受了小人的蒙蔽而已,对吗?”

    他这句话一出,本已经像只斗败公鸡似的黄百胜重又抬起了头,说道:“师座,我真没有出卖兄弟们的想法,只是张小虎说不能看着您自毁前程,投靠西北那边,把所有兄弟的身家性命全都搭进去。”

    “然后呢?”孙玉民问道。

    “他说只要我把大家的行踪传递出去,就有办法阻止您投敌,只有阻止了您的错误,才能挽救大家的性命和您的前途。”黄百胜一口气说道。

    “你是傻子吗?”邓东平从身后一脚踹倒了跪在地上的黄百胜,口中依依不饶地骂道:“就是因为你偷偷地传递消息,才倒致了有钱和另两个兄弟命丧武汉,你这个傻子。”

    邓东平边骂边踢,被李铁胆拖开时,他已经泣不成声,嘴里还在嚷嚷:“有钱,你知道吗?是你的好兄弟害死了你呀!”

    “我猜到他是这样蒙骗你了!”孙玉民伸手去扶黄百胜,一边拉着他,一边对邓东平说道:“这是你的失职,自己的好兄弟被人利用,还完全不知情,你也好意思踢他。”

    邓东平被这句话给说的脸一下就红了,反手又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百胜,你不知道吧,那张你写的纸条被人得到后,立刻传去了军统。”刘文智说道,可他看到黄百胜似乎听不明白,又解释道:“可能我说直白一战,你会更清楚,那张纸条被人传到了杀有钱的那帮人手上。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去重庆,不管是走公路、铁路或者是水路,迎接我们的都会是无休止的暗杀。”

    听完这句话,黄百胜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倒在地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