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捣蛋鬼小丫头

    小丫头在门外踱来踱去,虽然脸已经洗干净,秀美的容颜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可还是遮挡不住她的焦虑。

    大哥的伤还不算全愈,可是现在他就要去打鬼子,自己怎么能放心得下。

    孙玉民穿着一身黄绿色的军装走了出来。

    小丫头往后退了两步,仔细端详着身穿士兵军装的大哥,眼中仿似透出不相信的神情。

    看惯了他的军官装扮,偶然看到另一种风格的大哥,让她极为不适应。

    脚上是一双黑面白底的布鞋,虽没有鬼子兵的靴子耐穿,但胜在轻巧,特别是在炎热的秋季灰白色的绑腿,将整个小腿紧紧的束缚起来,这样做的好处是即使长途行军,腿上的疲劳感也会少很多腰上扎着一根灰褐色的牛皮腰带,将整件上衣和斜挎在肩上的子弹带,牢牢地系在了身上绣有青天白日徽的布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帽檐压得很低,可还是盖不住那横跨半张脸的刀疤。

    本来一身普普通通、平淡无奇的士兵军装,穿在孙玉民身上后立刻焕发了不一下的光彩,挺拨的军姿、整洁的军容,以及从内里透出来的军事素养和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军人气质,把身边的董文彬、周善军他们几个完全的比了下去,就像孙玉民自己常说的,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他接过周善军递来的中正式步枪,顺势拉动枪栓,枪簧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后,手上又是一个轻盈地出枪动作,枪托顶在肩上,右脸紧紧贴在枪身上,整支步枪似乎和他这个人融为了一体,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好枪。”孙玉民赞叹道,对于手中的武器,他没有吝啬赞美之词,相对于穿透力很强的三八大盖,中正式才是他的更爱。

    小丫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孙玉民穿上这身军装后,整个人都会看起来不一样。她也永远弄不懂,自己这个大哥怎么会如此的优秀。甚至是有时她还会想,为什么别的女人可以爱他,而自己只能是他的妹妹。怀春少女的心事,永远比天书还难懂。

    “哥,你带我去好吗?”小丫头不死心,还在哀求。

    孙玉民没说话,只是扭头看了一眼,放下枪后,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好好跟刘大哥在这儿,听话。”

    “哼。”小丫头满脸不高兴。有句话她没说出来,一直在她心里念叨:我又不是没长腿,你们不带我去,我自己还不能去吗?

    孙玉民带着周善军他们四人出发后,她就开始赖上了刘家华,说好话、拍马屁、攀关系等等无所不用其极,目的就是为了骗取一支长枪,最后甚至开始威胁:“如果你不给我枪,下次看到陆姐姐,我就说你坏话。”见他无动于衷,竟然开始耍赖:“姓刘的,你不给枪,我就在你这脱衣服了,说你要非礼我,等我哥回来,看你怎么交待。”

    刘家华听到这句话,脸色都变了,赶紧从一个士兵手上拿过来一只步枪,递了过去:“姑奶奶,你去祸害别人吧,可别缠着我了。”

    “我才不要你的烧火棍,换一把。”

    “姑奶奶,这可不是烧火棍,你不要长枪,那要什么?”刘家华无奈,把自己的配枪递了过去,说道:“那我的给你吧。”

    小丫头没有去接他递来的手枪,反而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把小枪,炫耀似的说道:“你那把撸子我看不上。”

    刘家华看得真真切切,这个小丫头拿的是一把在达官贵人名媛中间非常流行的掌心雷,有了这么好的枪,自然看不上自己制式的撸子。

    “那你要什么?”

    “傻熊手上拿的就行。”她大言不惭就提出了这个无理的要求。

    “不行,姑爷已经拿去了两挺机枪了,你再拿走一挺,我们就又少了个火力点了。”

    “不行吗?”小丫头开始解她颈上的扣子。

    “行、行、行,”刘家华吓得就差没跑出去,满口答应。

    小丫头见一击奏效,又开始提要求:“机枪太重,我扛不动,你派一个力气大,跑得快的兵跟着我,记得多给几个弹夹给他带上。”

    “啊?”刘家华急切问道:“你要跑得快的兵做什么?你要枪倒底做什么?”

    “你别管,我只问你给不给?”她作势又要解扣子。

    “姑奶奶,我真不敢让你出去呀,只要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我让你玩重机枪行吗?”

    “我不和你哆嗦了,一句话给还是还不给?”说话的同时已经解开了第二粒扣子,手已经搭到第三粒扣子上。

    “给、给、给。”刘家华没有一点办法,只得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

    江边上的一堆杂草丛中,孙玉民带着傻熊躲在里面。

    已经过了小半天了,还未见到鬼子过来,傻熊早已饥肠辘辘,带来的一餐干粮早已经被他吃得干干净净,连孙玉民的那份都被他干掉了,还在喊饿。此时此刻他正仰躺着,捷克式被他扔在一边,目光呆泄地望着天空,嘴里喃喃自语:“杀千刀的小鬼子,爷爷等了这么久都还不来。”

    孙玉民没有理会这头永远都觉得吃不饱的傻熊,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二百处的那两条陷阱。

    “咕、咕、咕。”

    离他们藏身之处的右斜方几十米处传出来几声癞蛤蟆叫。

    听到这叫声,傻熊忽然笑出声来,说道:“老大,还真别说,半鬼子还真像只癞蛤蟆。”

    “学的挺像。”孙玉民随口说了一句。

    “我才不是说他学得像不像。”傻熊的本意是想讲半鬼子这只癞蛤蟆想吃小丫头那只天鹅肉,可一看到孙玉民那副不爱搭理的神情,于是忍下了后面这些话,重新仰躺过去。如果不是孙玉民怕他打呼噜,不让他睡觉,否则傻熊估计已经睡醒了一觉。

    传来癞蛤蟆叫声的地方也有一大蓬长草,虽已近深秋,但是这些茂盛的杂草丝毫没有变黄的预兆。

    孙玉民知道那里面惹着董文彬和半鬼子,他们两个也有着一挺捷克式。那边和这边相在一条线上,再加上周善军单人单枪躺在前面一处三四米的小坑里,正好形成了一个前突的品字形。

    眼见着太阳就要西落,天际边上的层层云朵,也似被它镀红,映在江水中,就如一块块斑斓的锦缎。

    孙玉民无心去关注这大自然的美好,也没有闲心去计较红似火的晚霞预示着什么。

    傻熊帮不上忙,也不放心让他担当警戒,只有自己辛苦一点,不仅要时刻盯着前方,还得时不时地提醒身边这货别睡觉。

    最前面的周善军也听到了半鬼子发来的警示,本已经迷离犯困的眼睛又重新露出精光来。

    前方几百米处,十几名鬼子兵端着枪猫着腰往前行进着。

    虽然入伍时间不长,但是周善军都能够看明白,这是鬼子前锋部队的尖兵。

    这些鬼子兵们很警慎,分散的很开,十几个人至少拉出了四五十米的距离,一边行进一边探索着,甚至是用刺刀去挑那些长的茂盛的草丛。

    看到这种情况,周善军皱起眉头,往自己左后方望去,那里正是孙玉民和傻熊藏身的地方。可惜除了一堆杂草,他什么都看不见,自然就得不到什么指示了。

    其实周善军也不用太担心,己方和那十几名鬼子中间还隔着整整两道被伪装成捕兽坑的战壕。唯一借得担心的并不是鬼子派出了尖兵,而是这些鬼子兵们为什么会如此的谨慎。

    和周善军的担心不同,孙玉民的注意力已经不在陆地上了。远处江面上已经能够看到很多道黑色烟柱,以及隐约传来的汽笛。这是鬼子的海军舰艇,虽然没有像在外海中类似于“出云号”这种超级战列舰那么庞大,但是相对干内河中的小船来说,也已经是怪物级别的了。

    还好自己有准备,如果120团还在先前的这道阵地上,他敢打赌,不用鬼子步兵冲锋,光军舰上的巨炮就足以将整个阵地犁一遍,足以将整个120团所有官兵轰成碎片。

    孙玉民还在暗自庆幸着,那边的十几名鬼子尖兵已经走到了第一道战壕附近。虽然上午走的时候,将整个战壕两侧都浇透了,但是经过大半天的日晒,本来湿滑的地面重又干涸起来,让众人辛苦了一个多小时的劳动变成了无用功。不过这样也好,经过水浇之后,本来松跨的新土完完全全地凝固起来,甚至有一些裸露在地面上的泥土都形成了裂缝。

    这些鬼子尖兵们注意力全在四周和前方,脚下反而被忽视了,直到三四个鬼子兵脚下踩空掉进了坑道,被倒插着的楠竹刺成了刺猬后,其他人才发现面前竟然是一道伪装的战壕。

    带队的军曹口中骂道:“卑劣支那人。”卑鄙的支那人。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那些士兵掉下去的位置,朝下望去,那几人已经被刺成了透心凉,肯定活不下去了。

    鬼子军曹正打算再次开骂,忽地一缕疾风擦着耳边飞过,脸面上都能感觉到这缕疼风带来的灼热感。他往耳边摸去,手上立刻传来了湿漉漉、粘糊糊、热乎乎的感觉,把手伸到眼前一看,满手的殷红。

    就在这个鬼子军曹伸手摸耳朵的同时,所有人的耳中都听到了“啪”的一声枪响。

    中正式步枪的声音!鬼子军曹的第一反容是摸耳朵,而半鬼子和董文彬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老大开枪了,于是都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先前分散的鬼子尖兵们,因为那几个倒霉蛋掉下陷阱而聚到一起,恰好给了董文彬机枪扫射的机会。一梭子二十发子弹打光之后,那边的鬼子尖兵们已经没有人能站着了。

    孙玉民还在纳闷,是谁开了这第一枪。

    响枪时,他从准星里死死地瞄着那个鬼子军曹,右手的食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上,正准备击发时,却听到了一声枪响,然后那个鬼子军曹的耳朵就被子弹削掉了一半。

    他正想去看是谁开的枪时,董文彬和半鬼子的枪也响了,无奈之下,孙玉民只得重新矇准一名鬼子兵,扣下了扳机。本来已经昏昏入睡的李铁胆听见枪响后,第一时间就翻转了身子,扶起倒在地上的机枪,望外看时对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空无一人自然不用开枪,他搞不明白状况,便问道:“老大,你们在打什么呢?”

    孙玉民没有理会他,只说了一个字:“撤。”

    刚才的枪声,孙玉民听得很真切,包含鬼子在内,总共只有四个人放了枪。自己是一个,董文彬和半鬼子是第二个和第三个,那么首先开枪的是谁。自己看得很真切,至始至终,周善军没打过一发子弹,所以这一枪不是他打的。傻熊玩的是机枪,刚才响枪时他正闭目养神,所以开枪的也不是他。这就出问题了,既然开枪的不是自己五人,那能是谁呢?

    他正在思考的时候,傻熊刚好来问,孙玉民只得下令撤退。

    枪声一响,战机已失,再怎么辛苦准备的陷阱也没有办法拿来加以利用了,如果不想挨炮,只得舍弃掉。

    “撤。”孙玉民从草丛里站了起来,冲着董文彬那边喊了一声,又朝向前面周善军藏身的地点喊道:“小周,撤退。”

    董文彬和林原平听到喊声后立刻爬了起来,朝这边跑来汇合,反而是周善军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孙玉民心里一惊,难道他出事了?不对呀,鬼子尖兵从头到尾都没打过一枪,不可能会受伤啊。难道是董文彬他们打出的子弹误伤到他了?

    有了这样的担心,孙玉民的心悬了起来,首先就往周善军藏身的位置冲去,跑到后才发现,已经是空无一人。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溜掉了?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呢?孙玉民心里默默地回想了一遍,他可以肯定,周善军藏身的地方草都没有动过一根,但他的人确实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了。

    李铁胆他们三个人也跟着跑了过来,看到这个明显被压过的草丛,都惊奇地问道:“人呢?”

    就在四个人都觉得纳闷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哥!”

    孙玉民回头看去,只见小丫头手中拿着一支中正式步枪,被周善军抓着手腕,正不甘情愿地往这边走来,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和李铁胆一般魁梧,肩上扛着一挺捷克式,胸前子弹袋上别满弹夹的陌生士兵。

    孙玉民终于明白了,这让自己摸不着头脑的第一枪原来是这个小祖宗打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