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初尝舰炮威力

    波田重一站在还留有斑斑血迹的战壕前面时,先前掉落下去的几名尖兵尸体已经同其他被击毙的尖兵尸体摆在了一起。

    高桥良向他报告说道:“将军阁下,尖兵分队共十七人,除去掉入这道陷阱的四名勇士外,还有六名勇士被击毙,另外七人都受了伤。”

    “能看出来是什么人干的吗?”

    “四周都搜查过,没有发现敌人。此处应当是支那军队的阵地,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放弃了。”

    “放弃了?”

    “是的,将军阁下。支那军队不仅放弃了阵地,还把这个阵地布置成了两条大大的陷阱。”高桥良用手比划了下,想同波田重一说明白这两条陷阱的位置,以及起始的长度。

    “可恶的支那人!”波田重一骂道,“这两条陷阱给部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只玉碎了四名勇士。”高桥良回答,紧接着又说道:“如果不是这四名勇士玉碎,给部队提了个醒,说不准会是个什么场面。”

    “把他们火化,骨灰带回他们家乡去吧。”波田重一本想说把他们的骨灰带回本土,却突然间想到,自己所率的这支部队,两个步兵联队的士兵大多是台籍,本土是不可能会接纳他们的。

    “你说这是支那军队先前的阵地,现在被他们放弃了,那现在人去哪了?”

    “将军阁下,我已经往前派出尖兵分队,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他知道波田不会相信孙玉民的部队会落荒而逃,自己也不会相信,但是眼前的阵地显然是经过精心布置,就是不明白怎么会突然放弃。

    “呜”

    江面上的军舰响了一声汽笛,巨大的响声让波田重一都皱起了眉头。这是海军在嫌弃自己的部队行进太慢,在催促了。

    “高桥君,率领部队出发吧,省得让人家说我们像蜗牛在爬。”

    “嗨已,将军阁下。”高桥良恭敬地鞠了个躬,然后对跟在他和波田身后的一个中佐军官说道:“江川君,你的大队继续在前。记住,无论什么情况,都要先派出尖兵先行。”

    从伏击地点回来后,小丫头就刻意地避开孙玉民,生怕他会来找自己算帐,可没想到,回来后这帮子男人都聚到了战地指挥部里。

    这个指挥部是按照孙玉民的意思,从山体中挖出来的。阵地本身就建立反斜面上,现在又藏进了山体中,炮击想要命中到,除非是出现奇迹。

    尖兵虽然被打残,但是已经**裸的向守军发出信号,鬼子就要来了,不管你们有没有准备好,血战都即将来临。

    虽然自己已经不是这支部队的主官,但既然决定了要把这几千名被张小虎抛弃了的士兵带出生天,那么暂时接手指挥又有何碍。

    指挥部里120团的军官们对这个穿着普通士兵衣服的人并不陌生,毕竟孙玉民脸上的这道刀疤就是最显眼的标志,从鲁西南开始他们就以自己是二十师的人而自豪,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师长,赫赫有名的“战神”呢!

    “鬼子马上就要攻过来了,不知诸位有如想法,是否畏怯?”孙玉民不担心自己带来的这些弟兄们,只是120团这些未真正经历血战的军官士兵们才是他的最大担忧。

    “师座,有您在,就是小鬼子的天皇来了,我们也不害怕。”一个挂着少校军衔的军官回应。

    孙玉民脸带微笑,冲最先回应的这个军官点了点头,又说道:“大家也知道,此番来袭的鬼子不是善茬,也都知道跟着我过来的这些兄弟们都是些打仗的老手,说不定你们还认识他们。”

    “我认得刘参谋长、李旅长、邓旅长”

    “我认得董团长,戴团长”

    指挥部里顿时热闹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回应着孙玉民。

    见到大家都积极响应自己,孙玉民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他对刘家华笑了一下,说道:“那我就委屈你一下,暂时当当我的团副了。”

    “姑爷,您说笑了,我哪够格当您的副手。”

    孙玉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对众人说道:“如果我把各位现在的正职全都临时换成副职,战后又重新复原,不知道你们是否同意。”

    “师座,就算是让去当小兵打仗,我们也愿意。”还是那个少校军官首先回应,这让孙玉民很是意外,不由得多看了那人几眼。俗话说面由心手,这个少校一双小眼都快眯成一条线,油头粉面,典型的阿谀拍马之流。

    可能他以为自己还是几个月前的一师之长,所以才会极其所能的附和吧。孙玉民自嘲了一下,没有再看那人,直接对众人说道:“刘参谋长会把人员调配到位,我希望三天的防守期限内,大家精诚合作,共同完成这个任务。”

    周善军分配到的任务是保护孙玉民,这让他很郁闷。老大呆在指挥部里头能有什么危险,已经有了小山子保护,何必再让自己呆在里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孙玉民看着一副苦瓜脸样子的周善军,笑着说道:“小周,参谋长虽然安排你在我身边,但是我还没有这般金贵,用不着两个警卫员。等下你就去一营找吧,东平把他拉去了一营。”

    得到了孙玉民的特赦,周善军很是高兴,直接就跑了出去,奔向一营的阵地。

    看到这家伙兴高采烈的样子,孙玉民嘿嘿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叹道:“又是一个天生的战士。”他把这个深受自己喜欢的小伙子归纳到自己这一类人里面。

    “走吧,我们也去阵地上。”他对身后一脸羡慕神情的小山子说道,拿起先前自己所用的那支中正式步枪,快步出了指挥部。刘文智和刘家华都没有劝阻他,或许是他们认为,以后归隐了,像这种集中兵力的大战基本上很少有机会参加了,就让他再次体验体验吧。

    孙玉民带着小山子来到了阵地的最前沿,这里是邓东平临时指挥的一营所在阵地。

    看到他来,邓东平和黄百胜赶紧迎了过来,特别是邓东平一脸怨气,说道:“这些兵完全没有打仗的经验,就和新兵差不多。”

    “谁天生就是一名合格的战士?”孙玉民回了他一句,然后又说道:“现在你这不完全是新兵了,老兵孙玉民和刘小山前来报道。”小山子把小玉英视为亲姐,本身不姓刘的他把姓都改成了刘。

    “老大,这怎么行,你去指挥部呆着,这儿有我们你放心好了。”黄百胜开口劝道。

    “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就当我俩是个普通小兵,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孙玉民扔下这句话后,就带着小山子找了个射击位,伏到了战壕上,没再理会跟在他身后的邓东平和黄百胜,直到这两个人跺着脚离开,他才和小山子相视一笑。

    鬼子又是尖兵打头,远远地他们就发现了山上的阵地,虽然是在有效射击范围内,但是邓东平并没有开枪,要在这防守三天,弹药本来就捉襟见肘,不可能为了这十几名零星鬼子而齐射一轮,太不划算。

    对于邓东平的这个决定,孙玉民心里是赞许的,战争果然是锻炼人的,邓东平从一个小小的警卫连长,快速地成长为一个优秀的旅级军官,是无数子弹和生命把他练就的。

    尖兵很快就回头,阵地上的中国士兵开始了揪心的等待,先前没有看到鬼子,还能放松一些,现在看到了,反正会变得紧张起来,精神上保持着高度的注意力,时间也会变得慢吞吞起来。

    孙玉民伏在战壕上看了下射击视角,又整理了下射击位置,然后坐到了战壕里面,开始闭目养神,他知道现在自己做什么也减轻不了士兵们的恐惧感,索性什么都不做,自己养足精神先。

    鬼子兵没等来,先等到了炮弹。

    江面上鬼子军舰的大口径舰炮开始了第一发试射。

    阵地上的中国士兵被远处呼啸而来的怪异叫声给惊到,纷纷抬头向天上看去。只见到一道疾速而来的黑影从山头上掠过,然后急剧下坠,落在了阵地外至少是一千米有余。

    巨烈的爆炸迸发了巨大的声响,地面上忽然腾起了一朵黄黑间夹的蘑菇云。

    120团的士兵虽然见过炮击,但是从来都不曾见过如此震撼人心的场景。首先是声响,耳膜似乎都被震穿一样,许多人在爆炸过后,耳朵里都还一直嗡嗡作响然后是视觉,那朵腾起的巨大蘑菇云,已经比阵地所在的山头还高出许多再是震感,伏在战壕上,隔着这么远,120团的士兵们都能感觉到大地在颤抖,这还只是一发,如果是连着几发,或者是集群轰击,那没炸死都会被震死。

    孙玉民本来是带着小山子坐在战壕里面,听到了破空的声音后,飞快地爬起来,双手捂耳蹲到了战壕里,他们太有经验了,这些动作就是本能的反应,根本不需要人来提醒,120团的士兵们想要做到这一点,不经历几场苦战血战是做不到的。

    即使是他们如此做了,耳膜也被震得生疼,小山子揉着太阳穴说道:“老大,这什么炮呀?怎么会如此大的威力?”

    “如果我估计得没错应该是127或者是130口径的舰载火炮,这种炮的口径虽然和陆军的125口径榴弹炮差不多,但是精确度和威力远胜后者。”孙玉民趁空解释了一下,又继续说道:“黄百胜没教过这一连的部队怎么防炮吗?让所有人不要趴在战壕上了,等会儿集群炮击,没被炸死都被震死了,你去帮忙教他们防炮。”

    第一炮试击之后,隔了有近四五分钟,第二发炮弹才打了过来,还是一发试射,这颗炮弹的弹着点比刚才那一发声音更响,几乎是贴着山头下坠,抛物线般的掉落在山脚下的那块平地上,虽然比刚才那发炮弹更近,但还是没有对阵地造成实际的影响。特别是当阵地上所有人都蹲在战壕里,捂着耳朵张着嘴巴后,就更加没有损伤了。

    120团的士兵们本身就对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师长感到好奇,现在经过这小小的一个防炮手段,对他的崇拜又增加了几分。

    第二发试射炮弹过后,又是停顿,时间比刚刚那个间隔还长。孙玉民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冲小山子说道:“你去找周善军,跟着他去寻找一下那一片区域,里面应该躲着鬼子的侦察兵和观察兵,把他们干掉。”

    小山子顺着孙玉民手指着的方向望去,只见左前方那一大片长的份外茂盛的杂草和灌木,如果真有人藏在那边,想要把他们找出来,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面积太大了,光靠自己和周善军去寻,难度太大,他正想对孙玉民说出自己的想法,没料到他似看出了自己的疑虑一样,说道:“你去寻他一起去就好,他会很快找到那通风报信的鬼子观察兵的。”

    周善军接到小山子的通知时,二话没说,带着他就往山下溜去。刚才戴存祥已经对他说了,那片区域有异常,他刚打算自己去瞧瞧,没想到老大的命令也来了。正好,自己可以验证一下,这两个自己最信任的人,他们的想法是否正确。

    两个人在草丛中穿行找寻了好一会儿,可是面积太大,没有丝毫发现。望着这茫茫大一片地方,想要找完得到什么时候啊。

    周善军停住了步子,对小山子说道:“我们不能这样找,等找到了鬼子观察兵,不知得到什么时候。”

    “那怎么办?”小山子完全没有主意,来时孙玉民就说了让他听周善军的,正好省去了他操心。

    周善军站在原地朝四周望了望,除去满眼的绿色外,只有太阳西落后天边还挂有一丝光彩的云朵。再过一会儿天就会完全黑下来,如果再找不到鬼子的观察兵,阵地可能就会被他们一一看透,到时候会是什么结果,自己完全预料不到。

    一定两在天黑之前找到他们,周善军心中暗暗发誓。他回头冲阵地望了一眼,又准备开始寻找。就是这一回头,让他突然想起了孙玉民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你真的陷入了迷茫,那为何不抛开所有的繁琐,直接看待事情的本身。

    对呀,我为什么要这样漫无目的寻找,其实只要站在鬼子观察兵的角度去看,找到他们岂不是很容易?

    果然,周善军只稍稍观察了下,便发现了最适宜观察又不会挨误炸的地方。

    他带着小山子猫过去的时候,一个鬼子正叽里咕噜地说着一串鸟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