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炸不着的阵地

    周善军望向小山子,轻声询问:“鬼子的话说的什么?”

    “一些数字。”小山子不懂座标这些专业的词汇,只听明白了一串数字。

    “你掩护我!我去干掉他们。”周善军没顾人家赞不赞同,说完了直接就往前猫去,小山子无法,只得跟了上去。

    透过草丛周善军清楚地看见两个鬼子兵蹲在一处灌木后面,一个人背着一个盒子,盒子上还插着一根竹杆似的东西,顶端上面还有三片竹叶似的东西。另外一人手上拿着一个电话筒,不停地说着什么。

    他停顿了下来,没有冒然地冲上去制服这两个鬼子,而是仔细地打量起这两个鬼子周围的情况。

    小山子蹑手蹑脚地跟了上来,见到他不动了,便轻声问道:“怎么了?”

    “嘘。”周善军做了一个让他闭嘴的手势,然后继续警惕地观望着这两个鬼子兵周边的情况。

    时间犹如静止了一般,周善军和小山子犹如两座雕塑一般,蹲在与里,静静地看着那两个鬼子兵不断地说着什么,然后又使用望远镜在看着什么。

    两名鬼子兵忙忙碌碌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天空中的呼啸又不约而至,听到了这个声响后,两名鬼子兵如临大敌,蹲在原地双手捂耳,张着嘴巴,同孙玉民教给大家的动作是一模一样。

    周善军拍了下正发愣的小山子,示意他也跟着照做。

    这已经是第三发试射弹了,孙玉民设计的阵地是江面上的军舰舰炮所发射的炮弹无法轰击得到的,曲线炮炮弹在江面那个方向,是没有可能落到这个精心选择和布置的阵地上。和前两次一样,这颗炮弹又是擦着山头落下,但是和刚刚那发相比,离阵地的距离更远了一些。

    周善军立刻明白了这两个鬼子兵刚刚在做什么了,他朝小山子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准备动手。

    正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另一个声音:“小島君、何?”小岛君,你们在搞什么鬼?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周善军和小山子都吓了一跳,他们俩这才记起,先前停止行动就是要观察其他埋伏起来的鬼子,结果被这颗炮弹一轰,居然把这一茬忘到了九宵云外。听到这个声音后,两人又重新伏了下来,静观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两名负责通信的鬼子兵还没来得急去观察弹着点,就听到了这一句骂声,本来是蹲在地上,被吓得坐到了地上。

    周善军看见一个中尉军官带着一个军曹走了过来,甩手就给了这二个鬼子一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口中骂道:“君二個簡単座標計?”你们两个连个简单的座标都不会测算了吗?

    两名士兵不停地解释,可就是说不明白为什么炮弹就是炸不到点上去,连着挨了中尉和军曹连续好几记耳光。

    “莫西,莫西”

    步话机里传来了急切地呼唤,两个正挨打的士兵不敢去接对话,只一个劲地求饶。

    周善军反正觉得这是个大好机会,他反身问道:“小山兄弟,你能听懂吗?”

    “嗯。”小山子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你能说日本话吗?”

    “能!”他又重重地点了下头。

    “会用那个机器吗?”

    这次他摇了摇头,确实他不会用也没有用过。

    周善军本来就没奢望他能够会用那个从来都没见过的玩意,自己喃喃自语:“先不管那么多了,干掉这几个家伙先。”

    心一有此念,握成拳头的手关节哗哗作响,不仅小山子听得真切,连正在训斥两个士兵的中尉和军曹都听到了动静。

    “誰?”谁?鬼子中尉吼问了出来。

    没人回答他的话,有的只是一柄锋利的刀锋。

    周善军如同一头迅捷的猎豹,从藏身的地方窜了出去。

    小山子直接看傻,他无论如都理解不了,一个平凡人怎么有如此快的速度,他的腿刚才在地上那一蹬,所迸发的力量可真不是自己所能比拟的。

    周善军手中那把从赵理君那得来的剔骨刀,又一次向小山子展示了他的锋利。

    周善军窜出的同时,手上的剔骨刀也被他甩了出去,比他人的速度更快,插进了离的较近的那个鬼子军曹的太阳穴。被射中的鬼子军曹哼都没哼出一声,直接就歪倒下去,半空中却被飞速而至地周善军从头上拔出了小刀,在鬼子中尉的惊愕中,从他脸上划了下来,由头至腹部被周善军拉了条直线。

    小山子是见过很多的场面,但是从没有见过有人会有如此快的刀和如此狠的心,称其为屠夫也不为过。那个被刀子从上至下被划过的鬼子中尉,如同杀猪一般,被周善军开膛破腹了,喷洒出来的鲜血染了两个正低着脑袋磕头的鬼子兵一身,从这条巨大创口中流出来的内脏,哗啦啦地流了下来,恰好掉在正抬头看的一个鬼子兵脸上,这极度让人心灵遭受到摧残的场面,将那个本就已经胆战心惊的鬼子士兵直接吓晕过去,另一名鬼子士兵也被这恐怖一幕给吓傻了,直到周善军那把锋利的小刀抵住了他的脖子,他才战战兢兢地哀求:“求求你,别杀我。”

    周善军没想到这个被他留了活口的鬼子兵会说出中国话来,愣了一下,然后踢了那鬼子兵一脚,问道:“你怎么会说我们的话?”

    “我是中国人,求求你别杀我。”鬼子兵不顾脖子上顶着小刀,如捣蒜般地磕头,如果不是周善军反应快,他的脖子上肯定是会多一道伤疤。

    小山子此时还未从震撼中回复,虽然是走了过来,但是那极度血腥的场面让他还是忍不住捂上了嘴鼻。

    “想骗我?”周善军又是一脚踢了过去,嘴里骂道:“死鬼子,如果你是中国人,怎么会披着一身鬼子皮?”

    “军哥,不用踢了,他确实是中国人。”小山子替鬼子兵回答道。“如果他是真正的鬼子兵,刚被你杀死的这两个鬼子军官怎么会如此凶狠地打他们。”

    “那他们”

    “老大说过,这次我们的对手是台籍鬼子部队。”小山回答道,怕周善军不理解,又解释道:“就是说,即将和我们交手的鬼子部队是由台湾人组成的。”

    “是的,长官。我们是中国人,是日本人强行征召我们,才会穿上这身衣服。”本来瑟瑟发抖的鬼子兵见有人替他说话,胆子稍大了一些,抢着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

    “莫西莫西”本来已经安静的步话机里又传出了声响。把正准备再踢那个人一脚的周善军惊醒,他冲那个鬼子兵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长官,这是话报机。”跪在地上的鬼子兵回答。

    “这是做什么用的?他现在在叫什么呢?”

    “长官,这是和大部队通信用的,现在正在呼唤这里。”鬼子兵怕他不明白,又解释道:“声音那一边,也是一个像我一样的士兵,在操控着一台同样的话报机,他们正在等待着我们对于弹着点的回复。”

    周善军这次算是听明白了,直接问道:“你是说,炮弹落在哪里是由你们决定的吗?”

    “可以这么说。”

    “那好,赶快回复那边的鬼子,让他们的炮弹就落在刚刚这个位置。”周善军担心这个鬼子兵会玩花样,又对小山子说道:“说几句日语警告他。”

    “长官,不用让那位长官警告了,我是台湾人,但我更是一个中国人,我们自己的家被鬼子侵占了,连孩子们都被奴役化了。现在他们还逼迫着我们来攻打自己的国家。如果再不做点什么,说算能活着离开这里,后半辈子我也不会心安。”

    鬼子兵说完这些话后,就捡起了扔在地上的步话机,回应了两声后,开始讲出了一长串的日语。

    周善军完全听不懂,只得望向小山子,见他不时地点头,便知道了这个鬼子兵没有使诈。

    鬼子今天的谨慎出乎了孙玉民的意外,从来没有见过有过三发试射的情况出现,自己派出的周善军和小山子去了十几分钟都还没有消息,这让他开始有点急躁,连陪在身边的黄百胜都已经感觉到了,直接说道:“老大,我带点人下去看看周兄弟他们,顺便去摸摸鬼子的底?”

    “别做这种无畏的牺牲,如果他们俩回不来,派谁去都是白搭。”

    黄百胜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被一阵奇异的响声给打断,和先前的炮弹划空而过的声音不同,此刻传来的是一片“嗖嗖嗖”地声音,就如同空中突然间飞来一群马蜂似的。

    孙玉民先前紧张的神情被这突然而至的声响弄得更加紧张,可是只细听了一会,他的脸就舒展开来,从声音中听得分明,炮弹又是冲着刚才那个地点而去。

    这充分说明周善军他们俩已经抓到了鬼子的观察哨,并且冒充观察哨给鬼子军舰发去了错误的信号。

    “让大家都按刚才教的做法去做吧。这次炮击的强度很大,让大家做好准备。”孙玉民在炮弹还未落地时就对黄百胜说道。

    “好的,老大。”

    看到黄百胜因为着急执行命令而被绊到踉跄的背影,他心里忽然有了点欣慰,虽然曾经犯错,但是人家确实是被蒙骗,不用猜都能够想像得到,因为自己的愚蠢而让自己最好的兄弟丧命,会是有多大的心理压力。

    想到这些层,孙玉民的脑海里突然间浮现出双眼眯成一条缝的那个少校军官,那张极尽阿谀拍马的脸,总有点让他感觉哪里不对。

    没有时间让他细想,连着数颗炮弹落了下来。

    不说那让人耳膜无法忍受的巨响,光看到战壕上方的小树枝或小石块在地上不断地跳跃着,就知道这些重达上百斤的炮弹爆炸后产生的威力有多么的强大。要知道弹着点离阵地这块至少都有上千米,如果是身处爆炸中央,那种感受是人都不会去想体验。

    这波轰炸从天上还有亮光,到天完全黑了下来从只能看到炮弹的黑影呼啸而来,到能看到炮弹拖着漂亮的曳光坠下从120团的战士先前还被炮弹的爆炸吓得一惊一乍,到后来大家连耳朵都不捂,只张大着嘴的搞笑场面从先前蹲在战壕里面还瑟瑟发抖,到后来旁若无人般地在阵地走来走去。

    孙玉民笑了,他为自己寻找到的这个反斜面阵地而高兴,可很快又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士兵中间开始蔓延了一种情绪:小鬼子的炮也不过如此!

    这是不能有的态度,也是个很不好的苗头,有必要得让刘文智出马了,他可是给人泼冷水的好手。

    “小山子,去叫你刘大哥来一下。”

    孙玉民头都没回,直接喊道,他的声音用得不炮弹轰炸的声音太大,如果不大点声,边上的人根本就听不见。

    没人回应,孙玉民觉得很奇怪,扭头寻找小山子的所在,可是连他的人影都没有看到。

    正纳闷间,心想这家伙跑哪去了。却忽然间想起,他和周善军就一直没有回来。

    连续轰炸了大半个钟头的炮击终于结束。

    炮声刚停,孙玉民就发现了不对劲,炮击停止的很突然,连常规的炮火延升都没有。这非常不正常,什么情况下不会炮火延伸?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延升的区域全是炮击方的人。如果连退路都是敌人的话,那么自己所据守的这座小山就完全成了孤岛,说不定此时此刻山脚下已经满是鬼子兵了。

    此时的夜空上虽然有月亮和星星,但是被云层遮住了光芒,战场上飘浮的浓烟也挡住了不少,使得原本不黑的夜也变得乌漆麻黑,这正是偷袭者最喜欢和最想要的效果。

    孙玉民心里想道:如果是自己,绝对会发动袭击,如此夜色不加利用,岂不白白浪费掉。

    想到有可能存在的危机,孙玉民立刻喊道:“黄百胜,黄百胜。”

    当照明弹被打上天空的时候,众人在明亮的光芒下发现,不计其数的鬼子兵正往山上爬着。

    这时的孙玉民无暇去想周善军和小山子的事情,唯一的念头是先扛过这一波进攻再说。

    他把中正式步枪的标尺立了起来,将刻床标厂了二百的位置,然后屏住呼吸,瞄准了一个穿着士兵衣服,手上却拿着武士刀的鬼子,迅速地扣动了扳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