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求援的方法

    枪托上一股推力重重地撞在孙玉民的肩上,即使明明有提防,也被撞的生痛,他无暇顾忌肩上的感受,眼睛死死地看着前方那名鬼子军官。从步枪枪口闪现的美丽小花中,疾速飞出的子弹,旋转着射入了那名鬼子的身体。

    虽然看到了鬼子军官倒下,但是孙玉民还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嘴里念叨着:“唉,枪法退步了。”他刚刚瞄的是那人的头,结果却打到了胸膛,鬼子是被打死了,但这只是幸运,下次肯定没那么好运。

    孙玉民打的这些仗从来都是不吝啬弹药的,已经养成阔绰的习惯一下子很难改正过来,按照120团现在的贮存量,如果在这个距离上开枪,那不可能支撑三天的消耗。

    邓东平明白这一点,戴存祥也明白这一点,可他们都没有有任何的异议,跟了孙玉民这么久,深知他的为人处事以及爱好秉性,也都清楚他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少让阵地上的战士付出牺牲。用弹药的消耗量换取战士的生存量,不是每个军事主官都能有这个魄力,能下这样的决心。

    照明灯被打上天,然后孙玉民开枪击中一个鬼子军官,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

    鬼子兵们和阵地上的中国士兵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到了,同时愣了两三秒钟,直到黄百胜手中的捷克式机枪开始响应孙玉民的那记枪声,所有人才开始醒悟,一时间枪声响成了一团。

    鬼子兵虽然战术素养和单兵素质远胜中国士兵,但是120团的战士居高临下,又有战壕掩护。交起手来自然极为不对等,枪声一响,爬在最前排的鬼子兵们,被120团的战士一阵排枪打死打伤一片,后面跟着的鬼子兵立刻全都伏到了地上,任凭身后的军曹和军官们如何催促,都没人敢起身。

    120团的这一通反击虽然动静很大,但实际上给鬼子造成的伤亡不大,这主要是距离太远,孙玉民早早地就开了枪,如果让鬼子兵们再往前推进百十米,敢说这一波鬼子兵拢共都回不去几个。

    但即使是造成的伤亡不大,却依然让众120团官兵很兴奋,这番交火,己方除了一两个士兵被流弹击伤外,其他人完好无损,这在这些基层官兵的心里,完完全全是不可想像的。先是鬼子炮完全炸不着,再是对射也没伤到己方的人,孙玉民想让这些战士们不崇拜和敬重都很难了。

    看到鬼子步兵第一波进攻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被打退,孙玉民心里腾起了疑问,让他陷入了冥思之中。

    和鬼子各支部队交手了那么多次,除了光华门战斗外,这还是第一次有鬼子主动发起夜袭,这很出乎他的意料,如果不是自己刚刚临时起意,让黄百胜打了一发照明弹,说不定就让鬼子摸了上来。这批鬼子和他印象中的鬼子完全不一样,那种骄横的戾气几乎是没有,反而是处处谨慎,步步小心,让自己几乎找不到什么切入口来突施变化。

    还有,从刚刚鬼子的进攻方向来看,肯定已经有鬼子绕过了赤湖,从另一边完成了对城子镇的攻占,也就是说,其实120团已经陷入了波田支队的重围之中。

    假如说真的如自己所预料的这样,二十师的其他部队不可能没有察觉鬼子的行动,城子镇也有部队驻防,鬼子要夺取那里,必定会发生战斗,最起码肯定会有交火,可是直到鬼子对这边发动进攻,都没有消息传过来。120团的电台是通畅的,二十师师部或者是十二军军部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联络过这里,这从哪方面都说不通呀。难道说从让120团防守许家村阵地开始,就已经被人当成了弃子,而且还是被军部或者是集团军军部上层默许的?

    想到这里,孙玉民心中忽然间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他立刻明白,可能是自己到来的消息已经被透露出去。而那个把消息捅出去的人,极有可能是那个眼睛迷成一条缝的少校。

    “黄百胜,你过来。”孙玉民急切地呼唤。

    “老大,您有什么事吩咐?”他就站在孙玉民的身后,见他寻自己,赶紧回应。

    “两件事马上去办。”孙玉民的脸色很严峻,就算是上次查内奸的时候,黄百胜都没有见过他有如此急切。

    “老大,您说。”

    “你还记得先前那个小眼睛的少校吗?”

    “就是那个一直拍您马屁的那个对吗?”

    “就是他!现在你马上带人把他抓过来。”孙玉民说完这句话后,又轻轻地说道:“带我们的人去抓。”

    “是!”黄百胜不自觉地立正警礼,敬到一半又突然记起他曾经说过,不要再用军队那一套,弄得黄百胜敬礼也不是,放下也不是,最后一狠心,直接给放下了,他转身就要走,背后又传来了孙玉民的声音:“我话还没说完呢。”

    黄百胜差点忘了老大说了有两件事让做,这才听了一件就拔腿走,他不好意思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笑道:“我这个急性子都是跟傻熊学的。”

    孙玉民没有在意他的动作和话语,直接对他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赶快帮我找到周善军我小山子,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

    “这您不是说,他们如果”黄百胜很想说,明明先前你说过不用去找,找也找不到,怎么才一转眼就变了主意,可话还没说完,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他听得真切,是小山子的声音。

    “不用找了,我们回来了。”

    孙玉民在这个声音一传过来时,就已经朝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小山子在前,周善军在后,两人中间还夹杂着一个背着步话机的鬼子兵。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孙玉民先前还在念叨,如果能有个鬼子俘虏,该有多好多方便啊。没想到才刚刚打退鬼子的趁黑进攻,周善军和小山子就给了自己如此大的一个惊喜。

    不过他现在没空去理会这个惊喜,冲正得意洋洋的二人说道:“你俩快滚过来。”

    周善军见孙玉民发话了,嫌中间那个被他俘虏的台籍鬼子兵挡住了路,直接跃身踩在战壕壁上,一个飞身,从鬼子兵的头顶上翻了过去。

    这精彩的一幕被战壕里的120团士兵看在眼里,纷纷喝彩鼓掌起来。

    孙玉民拿面前这个出足风头的家伙无可奈何,伸手弹了他一爆指,说道:“什么时候都不知道收敛一些。”

    周善军没有躲避,故意装作很疼的样子,用手使劲地揉被弹的地方,口中还在邀功:“辛苦半天抓来活鬼子,不奖就算了,还弹我。罢工了,罢工了。”

    小山子不知道他是在玩,连忙扯了他两下,轻声说道:“别这样说,等下老大生气了。”

    周善军见没逗到孙玉民,只骗到了小山子,顿感没趣,站了起来,冲一副担心关切样子的小山子做了个鬼脸,这一下又把战壕内的士兵逗乐了。

    孙玉民好气又好笑,作势又要弹他,这厮却又是一个翻身,躲的远远的,惹得众人又是一阵笑声。

    “别玩了,你们俩快过来,我有事让你们去做!”孙玉民现在真没闲心去和他闹着玩,表情开始严肃起来,本来还在看热闹的黄百胜见状赶快开溜了,他可不想等会儿城门失火,殃及他这条池鱼。

    周善军看到老大似乎要生气,赶紧收起了玩心,如同小丫头一样,简直像极了一个犯错的小孩。

    “老大,别生气。我看你这些日子天天都愁眉苦脸,基本上都没笑过,才会想这样逗你开心一下。”周善军忙着解释。

    “先不说这个了,你们俩过来,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你俩去办。”孙玉民将两个小家伙召过来后,自己翻上了战壕,往山上走了十几米,冲呆看着他的二人招手,喊道:“过来这。”

    待两个人走过来后,他首先坐到了地上,示意他们贴着自己坐下来。

    “老大,是不是又有落单的鬼子让我俩去杀?”小山子首先问道,这次跟着周善军下去,真正的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虐杀,也让他这颗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有了一个宏伟的愿望:当一个周善军般的高手。为了这个能实现这个愿望,他在那令人恐怖的虐杀现场和满眼恶心内脏、血渍的地方,把吓晕的那个鬼子士兵拉了出来,可惜,那个晕死的台籍鬼子兵胆子太竟是被生生地吓死了。他只好将两名被杀死的鬼子军官的肩章和武器带了回来,本来想炫耀炫耀,结果还没等他展示出来,周善军已经出尽了风头。现在一听到孙玉民说出任务,立刻就想当然的以为去杀鬼子,如果真如自己所料,那这次一定要亲手杀两个鬼子,不能所有的荣耀都让他一个人占光了。

    “小周还有小山,现在恐怕没有时间给你俩休息,我还得派你俩去趟武穴。”孙玉民的话一下就把小山子的胡思乱想彻底击粹。

    “武穴?去武穴做什么?”小山子他们来时经过那个地方,记得这个地名。

    周善军没吭声,继续认真的听孙玉民说下去。

    两个人的言语动作立刻显示了他们的不同秉性,在旁人眼里,二人的高低立刻展露了出来。

    “张小虎的师部现在在武穴,我要你们俩去找他求救?”

    “求救?”小山子差点惊呼出来。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差点把这句话给喊出去,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待孙玉民和周善军不再用凶狠地目光瞪自己时,才又继续问道:“老大,我们都还没什么伤亡,也没有弹尽粮绝,怎么您突然会有求救这一说?”

    “我没空和你们解释,等熬过这一关以后,再慢慢讲给你们听吧。”孙玉民的声音虽但是话里透露出的急切他们俩都能听出来。

    “你们俩现在要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牢牢地记在心中,120团几千官兵和兄弟们的性命就得看你们的了。”

    “您说吧,哪怕是送掉我这条命,也一定会完成这个任务。”周善军说道。

    “你们想办法溜过鬼子防线后,尽快赶去武穴。记住,不要去城子镇,如果我没猜错,那里现在已经成了鬼子的老巢,进去容易出来就难了。”

    “什么?”小山子又是一惊,城子镇他去过一次,孙玉民他们布置阵地时,他奉命协助刘家华去镇上采购了一些粮食,作为据守小山的根本。这个镇子虽然不大,但是因为背靠着长江,发达的航运成就了它的繁华,近来只是因为鬼子的来袭,才变得荒芜起来。才一天的时间,十余公里外驻有守军的镇子被占,这边却是完全没有得到通报,即使是再不懂军事的人都能一眼看出其中的危险。

    “老大,那我们岂不是被重重围在了这座无名小山上了吗?”

    “你说对了,所以我需要人去搬援兵,最合适的人员就是你们。”孙玉民说的很严肃,这让小山子后背有点发凉。

    “武汉的事不是姓张的一手弄出来的吗?他既然那么想我们死,岂会领兵来救!”周善军一下子就说出了事情的难点。

    听到他能说出这番话,孙玉民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对,他不会轻易地来救,如果有那么简单,我为何不用电台直接和他联系。”

    “那我该怎么做?”

    “想办法见到他,最好是能够让他害怕或觉得有威胁。”说到这里,孙玉民停顿了一下,对周善军说道:“张小虎也是个练家子,想要做到这一点很难,但是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做到。”

    周善军似有所思,正想点头,又听到了孙玉民说的话:“他那个人吃软不吃硬,你千万不可以直接威胁他,我说的意思你明白吗?”

    见周善军疑惑地看着自己,他又说道:“让他感觉到你的威胁就好,如果能让他恐惧,那就更加事半功倍了。害怕或者恐惧并不一定是被别人用枪指着头,或者是被别人用刀抵着喉咙,有时暗存的隐忧会更加让一个人崩溃,你明白了吗?”

    话说的这么直白,周善军怎么会听不懂,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是第一步,做到这一点后,你才告诉他,是我派你去的,我要和他做笔交易。”孙玉民说的很慎重,他怕周善军和小山子掉以轻心,又重申了一遍:“千万记住我说的话。告诉张小虎,我愿意保他做二十师师长,而且是不用看孙桐萱脸色的,堂堂正正的二十师师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