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波田支队

    “这不行,老大。你不能保这个叛徒当师长。”小山子插嘴道。

    “你别说话,听我讲完先。”孙玉民斜瞟了他一眼,又继续说道:“他肯定会问你,如何相信我们。”

    周善军没说话,他在等着孙玉民继续说下去。

    “你就直接对他说,孙桐萱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张小虎是个有心机的人,我相信他肯定已经收到了风声,上头要架空孙桐萱,重新委任新军长。告诉他,如果他想要把师长前头的代理两个字去掉,就答应我的要求,否则就算如他心愿,我和120团全军覆没在这无名小山上,他的仕途也算是跟着我们葬送在这个山头了。”

    孙玉民见周善军和小山子两个人都似乎听不明白这些话,耐着性子解释道:“只要我们全体葬身在这,那不管换任何人上来担任十二军军长,都不会帮他去掉代理这两个字。最多让他当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副师长,或者找个机会直接把他踢走。”

    “为什么?”又不小山子的疑问。

    “谁也不敢让一个弑主的人在自己手下掌握重兵。”周善军冷冷的甩出一句话来。

    小山子望向孙玉民,想从他嘴里听到真正的答案。

    “小周说的没错。”他冲周善军竖起了大拇指,说道:“张小虎是个聪明人,他肯定想到了这一点。你告诉他,只要能让120团这两三千兄弟不白白牺牲,能给这些弟兄们一条生路,我一定保他做二十师师长,而且把所有对他有威胁的人弄走,包括刘家华和孙杰海。他可以尽情任命他的心腹去担任这些职务。”

    “他会相信吗?您当面说,他可能会相信,可是从我们两个嘴里说出来,那就未必了。”周善军每每都能说到重点上。

    “这个你不用担心,直接告诉他,我会送一份天大战功给他,只要他在电台里向120团发号施令就行,至于命令的内容,由他自己想。我这边只需要两天后的深夜两点,他派出一个团的部队攻击城子镇,同时命令炮兵朝长江轰击。”

    “他不会这样做的,只要他的炮兵一开火,肯定会遭到报复性的炮击,到时,二十师那点炮可就保不住了。”

    “如果他想要坐上这个位置,他就得作出牺牲,天底下没有免费午餐这个道理他岂会不懂。”

    “我们这样说这样做了以后,张小虎这个叛徒就会乖乖照做吗?”

    “我敢保证他会照做!”孙玉民说的斩钉截铁,他拉住了两个小家伙的手,说道:“成败生死都系于你们一身,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周善军和小山子没有再回阵地,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孙玉民才突然想起,这两个小家伙才从外面回来,滴水未进粒米未沾,又被自己赶了出去。想到这一点,孙玉民不由得轻轻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喃喃自语:“还是不够仔细,怎么会没考虑到自己兄弟的负荷。”

    怀着这种内疚的心思,孙玉民返回到了战壕,黄百胜带着几个人正押着那个小眼少校等着自己。

    这家伙很老实,一声不吭,抱着头蹲在地上,只是那双小眼睛贼溜溜地不停转悠,直到看到孙玉民盯着他看,才装作受冤枉的样子,可怜巴巴地说道:“师座,不知道什么事,黄兄弟把我给揪来了。”

    孙玉民现在没有闲心和他扯这些没用的,只淡淡的说道:“张小虎许诺你什么了?如此替他卖命?”

    小眼少校听到这句话后,怔了一下,眼珠子骨碌一转,然后说道:“师座,张师长不是您的兄弟吗?他说要我把这边的事情告知他,好让师里随时准备支援。”

    这个理由和黄百胜当时的理由一模一样,明显是偷听了那天的审问现场,这个家伙从自己一来到120团,就已经开始盯上了,当时兄弟们讲的关于张小虎的不好听的话,恐怕早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孙玉民没有去揭穿他的慌言,仍旧是淡淡的说道:“你和他是怎么联络的?”

    “……这”

    “不能说吗?”孙玉民声音虽轻,语气也很平淡,但是却透着莫名的威言。

    小眼少校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说道:“能,能,能说。”

    “你和他之间怎么联络的?”

    “师座,我就用的团里的电台和他联系的。”

    小眼少校的说话如同一桶凉水浇在孙玉民的头上,他立刻明白了120团为什么像个睁眼瞎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清楚,原来整个电台都已经控制在人家手中。想通了这一点,孙玉民苦笑了一下,枉费自己猜测半天。

    “百胜,去把文智和文彬叫来,我有急事让找他们。”

    虽然是同一个理由,孙玉民有一万个理由信任黄百胜,但却不会相信小眼少校半分,他必须马上将电台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而这个人选非董文彬莫属。

    小眼少校一直在揣摩和猜测孙玉民的心思和想法,可是这张刀疤脸一直都是冰冷冷的,没有任何表情,哪里能知道他想的是什么,正犹豫中,听到了孙玉民的说话。

    “这位少校,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也不知道你分管哪块。”

    “师团,卑职郭祖德,是团里分管电台和情报这一块的参谋。”

    孙玉民完全没去听他说的什么,其实早就算准了这个人肯定和讯息这块有关,问这个问题只是为了下一段话打伏笔。

    “郭参谋,是这个样子的,我觉得你很对我的胃口,想把你调到我身边帮几天忙。”孙玉民没让人把他关起来,反而是客客气气地,这让小眼少校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人家是给他留面子,如果换成其他人,关起来是肯定的,说不准还会挨上一顿毒打。他也明白,孙玉民是想把电台这一块给收到自己手上,这些天他遵从张小虎的指令把所有的电文来往都给隐瞒起来了,想来是被这个心细如发的师座给发现了。现在,人家既没有追究责任,也没有对自己怎么样,如果这还不借坡下驴,那就是傻子了。

    所以小眼少校满脸“喜气洋洋”,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拍着胸脯说道:“师座,得您如此看重,郭某肝脑涂地,也无以为报。”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有点假,不由得“嘿嘿”傻笑了两声。

    孙玉民还是把他的话当作耳边风,完全无视那张阿谀拍马的脸,直接说道:“那你把你的人全部一起调出来,把电台交给他。”

    小眼少校顺着孙玉民的手指,看见刘文智、董文彬、林原平和小丫头一起走了过来,他的手指的正是最为帅气的董文彬。

    小丫头远远地就看到孙玉民用手指着自己,心里直打鼓,赶紧躲到了刘文智身后,生怕孙玉民过来扇她一巴掌。

    正当她提心吊胆时,忽然间听到了孙玉民说话的目标不是自己,才长舒了一口气,可话一讲完,她立马就又蔫了。

    “文彬,你去把电台接收了。”孙玉民没等他们走到跟前,就已经开口说话了,当看到小丫头躲躲闪闪时,突然想到把她支去电讯那里,既避免了她到处惹事生非撞上危险,又省了自己精力有限还得分心照顾她。“还有,文彬你把丫头带过去,好好教教,让她尽快学会,省得这几天你一个人会忙不过来。”

    董文彬听到孙玉民让他接管电台后,本来想把林原平拖下水陪自己,没想到孙玉民居然把小丫头这个小祖宗给派过来了,顿时愁眉苦脸起来,刚想委婉地拒绝这个“好心”的提议,林原平却扯了他衣服两下。董文彬多聪明的人,岂会不懂这厮的心意,有心想成全,可一想到那个小祖宗的德性,眉头又皱了起来。

    “文彬,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吗?”孙玉民见他没反应,又追问了一句。

    他见已经到了推辞不掉的地步,又碍于林原平在身边一直在扯自己衣服,只得准备应承,没想到小丫头倒先发难了。

    “我才不跟这个油头粉面,比女人还爱打扮的家伙走呢。”

    小丫头的这句话一说出来,让附近的战士爆笑不已,连本来愁眉苦脸的小眼少校都笑了出来。

    孙玉民很尴尬,但比起董文彬来,他的尴尬少了不是一点两点。

    董文彬是留过洋上过大学堂的人,在孙玉民的众多亲信中,自然算是比较会注重个人的仪容仪表,但是远称不上刻意打扮。可现在被小丫头这一说,立刻变成了伤女人一样爱打扮的娘娘腔,气得他脸都红了,如果不是畏怯这个小祖宗日后报复自己,立刻就想骂还回去。

    孙玉民被小丫头气得没有办法,又担心董文彬会生这小妮子的气,只得对林原平说道:“你去帮文彬吧。”

    说出让林原平去帮手后,孙玉民才佯装生气地骂小丫头:“除了捣蛋,你还会什么?从现在起,不准离开我视线半步。”

    小丫头丝毫不畏怯他的骂声,从刘文智身后闪了出来,做了个鬼脸,便乖乖地往孙玉民身边走来。

    她一边朝这边走,一边嬉皮笑脸地对着满脸通红的董文彬挑衅,冷不丁被一个蹲在地上的人绊了个踉跄,摔倒在战壕里。

    在众人的轰笑中,小丫头狼狈不堪地爬了起来,火气一下子冲了上来,抬脚就往害他摔倒的人身上踹去,连踢了两脚后才猛地发现,面前这个正挨自己打的人穿着一身日军军装。

    “是个鬼子啊!”小丫头惊喜地叫了出来,不顾刚才的狼狈,抢过战壕上的一把步枪,双手高高甩起枪托,直接朝蹲在地上的鬼子头上砸去。

    小丫头踹鬼子兵时,整个阵地不知为何居然会哑雀无声,她没有发现这一点,当抡起枪砸向鬼子兵时,却发现怎么也打不下去。

    “谁呀?”小丫头气愤地松开了手,枪被别人按着,她完全抡不动,只得松手,可又不甘心,便想骂人。

    “你老老实实地呆着不行吗?”

    是孙玉民的声音,对于小丫头来说,这比任何东西都管用,听到这个声音后,她立刻老实起来,扭转身撒娇,说道:“哥,我打鬼子,你急什么呀?”

    “我不是鬼子。”

    没等孙玉民回话,鬼子兵先开口说话了。

    有过林原平的经验,小丫头没有特别的惊讶,只是笑着对孙玉民说:“哥,又是一个能说中国话的鬼子。”

    倒是孙玉民没有料到,周善军他们抓到的这个鬼子兵是会说中国话的,虽然自己身边不乏会讲日语的人,但是这和鬼子本身就能和自己沟通完全是两回事。

    孙玉民现在非常后悔自己当时直接就把他们两个赶走,如果能问一下这个鬼子兵的来历,或许对这场即将越来越凶猛的血战有很大的帮助。既然已经无法这个失误,只得自己设法补救。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穿着鬼子的军装?”孙玉民开口问道。

    台籍鬼子兵亲眼看到这个穿着士兵服的刀疤脸一直在发号施令,刚才又帮自己拦下了那可能是致命的一击,心中对他的好感不是一点点,见他发问,连忙回答:“长官,我是中国人。”

    “中国人?那你……”孙玉民指着他身上的鬼子军装。

    “长官,如果说现在和你们交锋的全是和我一样的人,你会信吗?”

    孙玉民没有惊讶,因为他从这个会说中国话的鬼子兵身上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一件让后世两岸炎黄子孙都羞愧的事:1937年9月6日,以台湾人为基层士兵主体的台湾军在杨树浦登陆,次日该部以台湾守备司令部下辖的第1、第2联队,台湾山炮兵联队及新组建的台湾第1、第2卫生队,台湾临时汽车队,台湾第1、第2输送监视队合编为重藤支队,以重藤千秋少将为支队长。总员额约14万人。相当于日本半个师团或国民革命军一个师的兵力。

    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进行了三个月惨无人道的肆虐后,12月22日全员返台休整。

    1938年2月22日,重藤支队划归华中派遣军指挥,波田重一替换重藤千秋出任这支部队的部队长,日军内部开始称呼这支部队为波田支队。随即,这支按日军步兵操练大典训练出来的全副日式装备的由台湾人为基层士兵主体的部队,又重新开始了在祖国土地上的罪恶行径。

    这应该就是面前的鬼子兵会说中国话的原因。

    孙玉民不敢将这个真相说出来,也不能将这个真相说出来,更加不能让这个台籍鬼子兵把真相就在战壕里说出来。因为一旦这样做,战壕里的士兵们将深受重重地打击,不仅仅因为交手的对象是台湾人,而是自己已经被人当成了弃子,马上就要成为这些台湾鬼子兵枪炮下的亡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