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看不透猜不明

    “来吧,我等着你们的炮击呢。”孙玉民自言自语。

    虽然他有布置对策,但也是棋行险招,如果一招不慎,不仅会将团里所有的压制力量损失掉,整支部队都有可能会被鬼子一步步迫近,一步步蚕食。

    紧张、急燥的情绪萦绕在孙玉民的心头,连跟在他旁边的小丫头都感觉到了。

    山脚下的鬼子几乎将整个大队都投入到了施工中,看到那幅热火朝天的样子,邓东平着急了,跑到孙玉民身边问道:“老大,不能让他们这样挖,到时他们把迫击炮、掷弹筒放在里面轰炸,我们跑没地方跑,躲也没地方躲。”

    孙玉民看着面前的这个兄弟,很想安慰他一下,连着逝去的两人全是跟着他一起来的,换作谁都会悲伤,而他没有被悲伤击倒,反而是化悲痛为力量,把自己安排的事情做得妥妥当当,甚至还主动请缨把守最危险的第一道战壕。

    看到孙玉民没说话,邓东平又继续说道:“老大,我不能在这等死呀,要赶快想办法呀。”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孙玉民没有对他说出自己的安排,并不是不相信他,而是想听听别人的想法,或许有些细节他能想到自己却想不到呢。

    “老大,你给一个营,然后让迫击炮稍稍支援一下,我去把这伙鬼子给干掉。”

    “怎么干?拼刺刀吗?”

    邓东平没有说话,他这是默认了,在他的心中,如果就这样窝囊地等死,还不如轰轰烈烈地倒在冲锋的路上。

    正是因为知道身边这帮子兄弟的性格,孙玉民才会不讲颜面地怼回去,他已经见多了自己身边兄弟的离去,现在不会再让任何一个自己的人白白牺牲。

    邓东平也清楚孙玉民刚刚的话没有恶意,只是自己复仇心切,也是不甘心就这样不作为,他没有回答老大的话,也没有再去说什么。

    两个人和阵地上的士兵一样,都直愣愣地看着那漫天扬起的黄尘,整个战壕像是静止了一样,哑雀无声。

    “老大,电报。”

    林原平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把这份不该有的宁静打破,也将沉默中的孙玉民给唤醒。

    电报?怎么会这么快就有电报?难道说周善军和小山子俩人已经摸到了武穴?怎么会这么快?就算到了武穴,自己交待的事也不是轻易能够办到的,难道有其他的变数?

    带着一堆的疑问,孙玉民看向了奔跑而来的半鬼子。

    小丫头迎了上去,从半鬼子手中接过了那张寄聚了很多人目光的电稿。

    电文上只有短短一句话:已接周刘二人来报,请务必坚守阵地,等待撤退命令。

    孙玉民没有关注后面的字,光“已接周刘二人来报”这几个字就足以让他欣喜异常。

    他是真没有想到,这两个小家伙能在短短一夜中完成这个基本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或许……

    孙玉民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可是他却不大敢去印证或者相信这个想法。不管是否如自己所想,这场仗已经定型,必须得按照之前的计划继续下去,哪怕前面是一个个无法预料的危险,自己都只能一往向前。

    邓东平看到孙玉民脸上的神情由最先的平淡变成喜悦,再由喜悦变成了深思,再由深思变成了阴晴不定,立刻就明白了老大肯定是已经提前步署,刚才的电报可能是有什么情况出乎了他的意料,作为跟随了这么久的骨干,邓东平深知该问的不问,不该问的更不问,可是此刻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老大,哪里发来的电报,上面说的什么?”

    孙玉民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电文递给了他,说道:“张小虎发来的,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他?能信吗?”邓东平有点不放心,边看电文边说道。

    “我在想,大家是不是错怪了他?”孙玉民没有说出原因,只是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啊……”邓东平完全没想到会从他口中说出这句话。

    “好了,先顾不上这个问题了。”孙玉民将这个疑惑重新放了下来,接着说道:“让战士们先休息休息吧,鬼子这一两个小时还不会发动进攻,你留好警戒哨就行。”

    “好的。”

    邓东平从来不会质疑他的任何决定,回答完后就去忙活了,留下了还在原地站着的孙玉民和小丫头。

    林原平也想走,却被叫住了。

    “文彬那里有没有接收到别的部队的电文来往?”

    “老大,我正想和你说这个事呢。不过这里不太好讲,你能去一下指挥部吗?”

    孙玉民迟疑了一下,他何尝不知道,手下这帮子家伙是不放心让自己呆在战壕里,千方百计地想把自己弄回指挥部里,毕竟呆在那个一半都建在山体里的简易指挥部,要比外面战壕安全很多。小丫头也早就想拉他回去,只是一直没找到契机,现在正是时候,她可不管别人看待她的眼光,直接扯着孙玉民就往指挥部走。

    小小的临时指挥部里异常的忙碌,刘文智和刘家华他们带着些参谋一直在讨论着什么,小眼少校也在内,只是他的关注点和心思完全不在桌面的那张地图上,那双贼溜溜的眼睛,不时地会看向电台处忙碌的董文彬那边。

    孙玉民冷笑了一声,这个傻蛋,如果不是自己心慈手软,早让他见了阎王,现在身处如此困境,居然还念念不忘自己的使命,这人倒真还是一根筋。

    小眼少校冷不丁发现孙玉民正盯着他看,两个人一对视,他那冰冷的眼神将小眼少校吓得打了个哆嗦,即使是在炎热的天气里,也感觉到了浑身冒寒意。

    小丫头到处寻找那个被带来的鬼子兵,小小的指挥部让看遍了,也没发现那鬼子兵的踪迹,正想问半鬼子,却听到了刘文智在叫她:“丫头,吃早饭了吗?”

    她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昏昏沉沉了一早上,小丫头已经记不清自己倒座有没有吃早餐。

    刘文智笑了笑,扔过来一个铁盒了,说道:“快把这个吃了。”

    小丫头伸手接住了扔来的铁盒子,没有他想像中的欢喜,却嬉皮笑脸地问道:“哥,那个鬼子兵关哪儿了?”

    林原平看到她脸上的那种神情,一下子想起了当初小树林里,自己被这个小祖宗吓得大小便失禁的事情,顿时脸上臊红起来。

    他的这个细微的变化让小丫头看在了眼里,这个小祖宗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捉弄机会,扯着他就往外走,临出门时还对董文彬说道:“文彬哥,借你助手用一下。”

    对于这个妮子,董文彬向来是敬而远之,巴不得她离自己远远地,刚才过来,他还以为孙玉民又强行地她塞到自己这里来呢。

    还有很多正事要安排,孙玉民也不想这个拖油瓶缠着,让自己分心,也没有去管她拉半鬼子去做什么。

    孙玉民才一坐到董文彬身边,就接到了他递来的一叠电文,草草地看了一遍。这些电文虽然和120团没有太大直接关系,但却清清楚地告诉了孙玉民,120团确实被当成了弃子,孙桐萱没有半点怜惜,直接将瑞昌周边的二十二师和八十一师撤走了,而且其中还有一份电文命令张小虎部全体撤往黄石。这明摆着是压根就没有打算守瑞昌,让120团扼守许家村那个咽喉口,看似是为其他部队布防做准备,实际上上是让这一团兵成为掩护大部队逃跑的炮灰。

    孙玉民不管孙桐萱和张小虎他们有没有这种想法,他现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要把这两三千号曾经跟随他的战士们带出生天,别让他们成为一个连收尸人都没有的亡魂。

    一看完电文后,孙玉民就对邓东平说道:“给张小虎去电,装作质问他倒底要120团守几天。”

    董文彬听到这句话后,疑惑地望向了他,问道:“怎么质疑?”

    孙玉民脸上露出了微笑,说道:“给他发封电报,就说你们都已经往黄石撤了,还要我们守在这个狭窄的地方做什么。”

    “这样做不是明着告诉张小虎和孙桐萱,我们已经重新掌控了电台,发现了他们的企图。”

    “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我看他们敢明着让大伙成炮灰吗?”

    孙玉民也是有点意气用事了,张小虎或者是不敢,但孙桐萱这只老狐狸却是半分手软都不会。他没有想到,孙桐萱给张小虎二十师发的命令并没有被真正的执行,除了师部跟着辎重团往黄石方向撤了之外,其他的部队,包括被换过来的58旅的那些抱着火铳的老弱残兵们,都跟随着张小虎留在了武穴。他做的非常隐蔽,先是所有部队都往黄石方向开,然后又折向了后方,在绕过了武穴后,急速向城子镇进军。

    周善军和小山子两个人风风火火地赶到后,武穴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他俩根本就没有找到张小虎,就更谈不上去威胁他,完成孙玉民交待的任务。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愿离开家园的百姓,略一打听,才知道驻扎在这里的部队昨日已经开拨。

    周善军气得破口大骂:“张小虎,你这个狗娘养的!”

    小山子提议去追,被周善军拒绝了,用屁股想都知道,就算追上了,也叫回了他,那起码也得是两天之后的事情,光老大带着的那一团兵,能再坚持两天?天方夜谈,任凭老大有何种本事,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摆在他们两个小家伙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立刻返回无名小山,和众兄弟同生共死一条是立刻往前追,虽然救不了老大和众兄弟们,却可以击杀掉张小虎,替大伙报仇。

    这样的选择其实对于两个不到二十的毛头小伙太过于困难,两个人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小山子的意见就是追上去,杀死张小虎后再去击杀孙桐萱,给大伙儿报仇。周善军则持反对意见,他说道:“就算我们把这些祸害大家的凶手全都杀光了,又能怎么样?老大他们能复活吗?不能!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去到他们的身边,说不定还有机会救出几个来,实在不行,陪着大伙一起死,黄泉路上结伴而行,未尝不是件快活的事情。”

    小山子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想法,反口问道:“难道就让这些害死大家的元凶,好端端的在这世界上逍遥自在?”

    周善军苦笑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不去找他们算帐,自然有人去找他们报仇。相比起去报仇,我更愿意同大家呆在一起,我真的很害怕,兄弟们都走了,只剩下我孤零零地在这世界上。我已经试过这种滋味,再也不想第二次尝试。”

    小山子被他说服了,两个人稍稍填了一下肚子后,又原路返回,没想到居然在途中发现了大量的,而且居然是二十师的部队。

    作为二十师的“老人”,小山子很快就发现了不少熟人,也很自然地带着周善军混进了队伍中。

    没有人会怀疑两个穿便装的老兵,而且还有一个是老师长的警卫员。所以当他们二人出现在张小虎面前时,没有人觉得奇怪和危险,甚至连张小虎本人都只是冷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们会找错地方呢!”

    从他的话中,周善军至少听出来三重意思。第一,他早就预算到了孙玉民会派人来联络他。第二,他一直在等着来找他联络的人。第三,他离开武穴前往120团方向不是去看热闹,而是真的去救援。

    怎么会这样,周善军脑袋一下子就乱了,他怎么也猜不出前因后果来,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张小虎,你这个良心被狗吃了的,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小山子没有听出来张小虎话中有话,张口就开骂,他也没有周善军的头脑和心思,直接就拨出了驳壳枪,边骂边径直指向了张小虎的头。

    话还没说完,枪也没指直,就生生被人夺了去。

    “张师长,小山子不懂事,请你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小山子耳中听到的这句话,让他几乎不敢相信。

    夺枪的人和讲话的人,正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是自己的偶像周善军。正当小山子想质问这个自己无比崇拜的人时,他却先开口了:“傻蛋,你没发现张师长几乎带了整个师去救老大吗?”

    小山子这才恍然大悟,脸上顿时臊了起来。是啊!自己怎么会那么笨呢?和他简直比不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