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国军再无战神(一)

    正当孙玉民还在猜测张小虎的心事时,董文彬的电台又收到了他的电文:按计划撤退!

    这封电文距先前那封电文不足一个小时,可是完全是两个意思。

    前封电报讲明了三个意思:周善军和刘小山到了,坚守阵地,等待撤退电文。

    后封电文则只有一个意思:按计划撤退。

    按计划撤退?自己根本就没制定过撤退计划,难道先前刘家华有和他商量过撤退?

    “刘团长,过来一下。”孙玉民一有此疑问,便叫道。可当从刘家华那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瞬间明白了,这是张小虎给自己的暗示,可以开打了。

    不管张小虎是何原因要在武汉摆自己一道,也不管这封电报是不是个陷阱,现在自己只有相信他这一条路可走。

    不能再犹豫,周洪的前车之鉴就似在昨天,难道自己还要重蹈复辙吗?孙玉民不会允许自己再次犯错,不会容忍自己再次失误,既然布置这个“伪反斜面阵地”时,已经在赌,那为什么不再赌一次?就算输个精光,至少有这帮子兄弟陪着自己,至少有小丫头这个妹妹陪着自己。

    “准备作战!”孙玉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血沸腾,没有这般慷慨激昂,他从电台后站了起来,冲着吵吵嚷嚷的指挥部喊了一声。

    刘文智听到这句话时,差点没激动的流出泪来。自从孙玉民兰封战场上身受重伤后,二十师经历了激烈的动荡,再也不复当时的风光,他也很久没有听到这句能让整个二十师沸腾的话语,这短短的四个字如同有奇特的魔力一般,能让一屋子的人立刻肃静。

    “除了傻熊,其他的兄弟们和120团原连级以上军官都过来听布署。”

    没有人等刘家华的命令,指挥部里立刻就奔出去几个人,一声声喊叫在阵地上回荡:“师长命令,连以上军官指挥部开会。”

    师长这两个字让孙玉民的心头忽然涌上一股豪情。好吧!就让我最后一次作为二十师的师长,最后一次带着二十师,长长中队的威风吧!这一定是最后一次,这次过后,无论输赢,将再无“战神”!

    细心的丫头发现傻熊不在,忙问身边的半鬼子,没想到他居然没有理会自己,反而冲自己做了个闭嘴的手势,这让小丫头很郁闷,只得耐着性子听着孙玉民的布署。

    “家华和文智带三营、四营,分别把守一道战壕,接替出东平和存祥的一二营。只要鬼子一响炮,就准备冲锋,东平带人从左边冲下去,攻击鬼子右翼,存祥从右边冲下去,绕到鬼子左边,三营四营跟着我从正面突击。第一时间内拿下前方刚完成土方作业的鬼子大队和数量绝不会少的鬼子炮兵。”

    孙玉民的话一说完,刘文智就问道:“顶着炮火出击,我担心我们损耗会太大,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不用了,只是鬼子他敢响炮,我姓孙的就敢冲。”

    孙玉民的这句话像是根导火索,点燃了现场的气氛,特别是邓东平,他几乎是吼着说道:“参谋长,等下冲锋你带着四营在后,我领三营在前,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别说迫击炮,就算是舰炮,能奈兄弟们何?”

    他这话说的有点不好听,让刘文智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出生入死那么多次,他什么时候落于人后过?念在是自己兄弟,他才没有发火。

    “炮火!我让他们的炮弹成为他们自己的噩梦!”孙玉民冷笑着说道:“兄弟们,这可能是大家最后一次打如此大的仗,既然那么多苦仗血仗都顶过来了,还怕这最后一哆嗦吗?”

    “不怕!”指挥部里难得的异口同声。

    “准备吧!”

    孙玉民的话才落音,天空中忽然传来了尖锐的响声,由远至近,由弱至强。

    指挥部里多的是久经战场的老兵,自然能听明白这是由岸上发射的火炮,目标是正对向长江。更有人能够听明白,这是装备的75mm口径山炮、野炮的声音,这其中还夹杂着克虏伯150mm榴弹炮的声音。哪支部队装备了这些炮,用屁股也能想得到这是二十师的炮团,孙杰海的炮团。

    刘文智心中立时就明白了孙玉民的企图,他没有再让大家伙去听去观察弹着点,大声吼道:“别愣在这儿了,名司其职,打好这最后一仗!”

    及川古志郎率领的近十艘军舰就停在了长江航道上。他有点小郁闷,连着两天的轰击,几乎用了军舰所载弹药的一半,可从陆军那边反馈的结果却是连中队的皮毛都没伤到。这让他很没面子,在陆军面前丢尽了海军的荣耀,如果传扬出去,自己的第三舰队将无法在海军内部立足。

    此刻他正在和一帮子军官聚在旗舰上商量和研究,忽然间觉得整个军舰都摇晃了一下。

    如果说在海面上,这种摇晃那是很常见,可现在是在内河上,长江水是不可能产生能够掀动军舰的波浪。随着军舰的摇晃,沉闷的爆炸声传了过来,及川古志郎对这种声音很熟悉,不用出去看都明白,这是炮弹弹在水中爆炸发出的声音。这种爆炸看起来威力不大,可实际上水中的冲击波比空气中的杀伤力大得多,这也是为什么会产生巨大的推力,将军舰如此大的庞然大物推动的原因。

    哪来的炮击?看情形还是大口径炮,不是一般部队所能拥有的。中队想干什么?难道他们不知道大日本帝国的皇家海军的厉害?及川古志郎不能理解中国炮兵这无疑于是自杀的行为。他对自己的这些手下很是信任,也有这个自信。只要五分钟的时间,向舰队开炮的中队炮兵阵地肯定会从这个地球上消失。而且,在这五分钟的时间内,自己的舰队肯定不会被这不算密集的炮击全歼,中队除非能够集中三十门以上的150mm口径,或者更大口径的火炮群,否则凭这点火力,绝对不会对自己的舰队遭成很大的损伤。

    想到这里,及川古志郎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口中说道:“10分以内支那軍砲兵消滅!”十分钟内消灭支那军队的炮兵!

    “嗨已!”一个挂着大佐军衔的海军军官走出了会议室,虽然外面的炮击未停止,军舰一直有摇晃,但是他仍然像如履平地一般。

    及川古志郎和许多的鬼子军官一样,打心里的瞧不起中队,他以为能很快进行反击,很快就能将中队的炮兵全部消灭掉。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孙杰海作为孙玉民最为嫡系的炮团团长,自然不是一般的军官所能比拟。从一开始收到张小虎的密报,说孙玉民已经来到瑞昌,来到120团,他就知道,肯定要和打到二十师门口的鬼子大干一场。研究过这一路鬼子的套路后,他发现鬼子由于攻击速度过快,地面上的炮兵步队已经被远远地甩在身后,攻击火炮大多由鬼子军舰所提供,所以他们的进攻路线只能沿长江两岸行进。鬼子所向披靡并非中队不抵抗,而是江面上的军舰火力太过于强大,完全无法抗衡,而海军已经名存实亡,才会有这支鬼子部队耀武扬威、横冲直闯出现。

    如果能让鬼子军舰无法进入内河,那么光这区区万余鬼子,给塞牙缝还不够。所以,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如何阻塞长江航道。既然是有了明确的目标,那行动就很简单,孙杰海决定,将不惜任何代价,把长江航线在此截断,为此他几乎将手上所有的“本钱”都拿了出来。

    及川古志郎还在等着自己军舰上的大口径炮开始鸣响,可没料到舱外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的巨大爆炸,强大的冲击力把江水推出了几道两三米高的波浪。本来是在会议室的众海军军官,在他下达攻击命令后,都跟随着来到了旗舰的驾驶舱。也正是在这里,这些海军军官们都亲眼看到了几乎无法想像的一幕:一艘军舰被击沉了。

    先前还是凌乱攻击的炮弹,此刻忽然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都盯上了停在最前方的军舰:大力丸号护卫舰。

    在内河中,及川古志郎第三舰队的十来艘小型军舰没有像在大海大洋中一字排开,只是行驶成了一条长蛇般,依次行进或停泊。现在正是大力丸号在整支舰队的正前方,昨日落下的锚此刻正被水兵们用绞盘收回。

    炮弹过于密集,而且攻击目标都是这艘首当其冲的护卫舰。很快,就连着有几发炮弹击中了舰身和甲板,这个庞然大物身上开始冒出浓浓黑烟。

    及川古志郎似乎明白了中队的炮兵要做什么了,他嘴里呼喊道:“軍艦私発砲、弾薬支那砲兵打落!”所有军舰都给我开火,不惜弹药打掉支那炮兵!

    可惜舰炮都还在调整方向和参数座标,他和他的一帮子海军军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颗又一颗大小不一的炮弹击中了大力丸号,终于,这艘弹痕累累的护卫舰不堪重负,在锅炉房被击中后,猛地一阵连续爆炸,快速地向江底沉去。

    看着在水中拼命挣扎的海军士兵们,及川古志郎的心犹如在滴血,他朝身边的一众军官怒吼道:“私砲開戦?”我们的炮什么时候才能打响?

    他的话还没落音,从这艘旗舰的舰尾和舰首连续传来了两声巨大的轰鸣,紧跟着附近的军舰也纷纷传来了舰炮开火的吼叫。

    及川古志郎抬起手腕,低头看了一下腕表,从中队第一颗炮弹落下,到己方的第一声炮响,只用了四分多钟。

    大力丸号被击沉不能苛责于自己的炮手们,他们从计算炮击方位到装填击发,只用了短短不到五分钟,这几乎已经是他们的极限。如果真心要找寻原因,只能说是中队的炮兵太过于狡黠。

    大力丸号沉没的速度很快,形成的漩涡把还在附近扑腾的水兵一一吸附下去,即使是已经有橡皮艇在施救,可是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更多的人被不断旋转的水给吸了下去。

    及川古志郎缓了一口气,己方的大口径舰炮已经开始击发,中队的炮兵阵地很快就会成为一片火海,想要再攻击自己的军舰,已然是不可能。

    可是令他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处在队伍最后的一艘补给舰突然发出了急促的求救汽笛。距离太远,及川虽能听到代表着危险的汽笛,但是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着急之下,他当先出了驾驶舱,往后甲板快速走去。

    瞭望杆上的士兵往下打着旗语,及川古志郎不用别人汇报,都知道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瞭望兵旗语的意思是后面有十几条中国的小木船在对补给舰发动袭击。

    不自量力的中国人。及川心里恨恨地骂道。他虽然对补给舰担心,但是知道中队只有十几条小木船后,悬起的心又放了下来。补给舰的火力虽不如护卫舰和驱逐舰,但是对付连海盗都不如的木船,那肯定是绰绰有余。

    他没有再去担心尾船的安危,反而去问身边一直跟着的参谋:“強力丸兵士助?瀋沒軍艦長江航路大影響?”大力丸上的士兵救上来多少?沉没的军舰对长江航道有没有影响?

    “将軍様、統計評価。”将军阁下,这些都在统计和评估中。参谋回答道,紧跟着他又说道:“砲撃終、支那兵消滅。”炮击已经结束,支那炮兵被消灭。

    “哟西!”及川点头说道,他又望了一眼舰队最后面响成一团的枪声,然后迈步往回走去,可是没走出几步,身后突然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

    跟随及川往回走的海军军官们,还有及川古志郎本人都不约而同地回头望去。

    这一次他们都看见了,一团巨大的火焰腾空而起,爆炸比先前大力丸号更为猛烈。

    及川古志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陷入惊愕中,他第一时间抬头望向桅杆上的瞭望兵,从旗语他知道了,那十几条木船上都是满载着油料和爆炸物,连带着划船的人一起撞上了补给舰。

    及川古志郎现在终于明白,全力以赴攻击排头的大力丸号,以炮兵阵地上的火炮和炮兵为代价,换取自己一艘军舰,用以阻塞前进的航道,再以十几条木船和部分士兵为代价,炸沉自己的尾端的船,用以阻塞后退的航道,这样做的目地很显然是想把这十来条军舰困死在这里。

    想到了这一点,及川古志郎冷笑了一声,心道:也不看看这是哪条河,这可是长江,就算再沉一条军舰,航道也是畅通无阻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