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当个东家也不错

    六安,简称英,别称“皋城”。位于安徽省西部,处于长江与淮河之间,大别山北麓,地理意义上的“皖西”特指六安。六安之名始于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取“六地平安、永不反叛”之意,置六安国,历史悠久。因舜封皋陶于六,故后世称六安为皋城。

    六安地处江淮,东衔吴越,西领荆楚,北接中原,江淮分水岭,由西南向东偏北横贯本区,属于淮河流域。

    民国21年1932年寿县、霍邱属安徽省第四行政督察区,六安、舒城、霍山属第三行政督察区。同年10月析安徽省六安、霍山、霍邱,河南省商城、固始5县边境的55个保设立煌县,初属河南省第九行政督察区,次年3月划归安徽省第三行政督察区。民国27年7月,寿县、霍邱由第四行政督察区划入第三行政督察区。

    城子镇大战已过去月余,此时此刻在大别山的北麓,一个叫杨树坪的地方,辛劳的人们正在收获着金黄的果实。

    林子里忽然窜出一只柴犬,速度奇怪地向村子急奔,跑的过程中还不时地朝后狂吠,仿佛后面跟着令它极端害怕的怪兽一样。

    “还跑!看我抓到你后,剥了你的皮炖一锅给我哥下酒。”声音很美,可说出的话却让人咂嘴。

    随着声音,一个娇小的身躯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她奔跑的速度明显比柴犬更快。在人们讶异的目光中,她眼看着就要撵上,村子里突然传出来一声苍老的喊叫:“玉英姑娘,你就别成天撵着村子里的狗了,我家旺财肚子里怀着胎呢。”

    听到了这声喊叫,这个娇小的姑娘停住了步伐,满脸不好意思地朝喊话的老妪说道:“张大娘,我在逗你家旺财玩呢。”

    她边说边往往村子里溜,在一栋典型的徽式建筑前停住了脚步,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

    追狗的女孩正是小丫头,自从瑞昌一战后,她跟随着孙玉民往北而行,偶然经过六安时,被这的安静和谐山青水秀所吸引,一行人商量过后决定在此安家。

    钱进让人送来的金钱一直被他们随身带着,孙玉民花了些金条,从大地主杨万财手上将所有的地买了下来,当着杨树铺所有村民的面将地契给烧掉了,只给兄弟们留下了十几亩地耕种,他又让邓东平带人去城里购置了好些粮食物资给杨树铺的乡亲们,以备让他们开春后就能耕种。

    生活在这个动荡的时代,人命贱如狗,杨树铺的乡亲们感觉也是如此,可是自从孙玉民带着这几十号人来了以后,他们才真正感觉到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尊严。先是分耕地,这是劳苦大众的生存根本,以前的大地主杨万财虽然说并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但租种他的地,只能让乡亲勉强能过活渡日,想剩点余粮那真的是很难,现在大家有了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地,马上就感觉到日子有盼头了,这种感恩戴德的心不是傻熊和邓东平所能理解的。这还不算,这些人做的第二件事便是购置了大批农具、粮食、油盐酱醋、布匹,甚至是还赶回了两头大肥猪,在村子里唯一一栋青砖灰瓦的大宅子前,由住在村子东头的已歇刀的屠夫杨东叔亲自操刀宰杀,就在现场支起两口大锅,一口煮肉,一口蒸饭,中午晚上连着两餐,剩下没用完的猪肉连同那些物资一起分发了下去。这么大的场面在杨树铺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个有着近一百多户,好几百人的村子彻底被新来的这个刀疤脸年轻人所征服。杨树铺村最德高望重的老村长,在村民的簇拥下,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来到了孙玉民面前,连称了他几十句大善人,说到激动处,不禁老泪纵横,当场就要跪谢他给了杨树铺的人一条大活路,被孙玉民抢先拦住,自己先跪了下来,对着所有的村民说道:“孙某不才,浪迹于天涯,然日寇横行,为生计才流落至此,今得众乡亲收留,感激不尽。在这里,我孙某人表个态,以后只要我吃干的,就绝不让杨树铺的乡亲们喝稀的,只要我能穿的暖,就绝不让乡亲冻着。”

    这跪着说的一席话,把整个杨树铺的乡亲们都给说哭了,纷纷跪下还礼。连已是垂幕之年的杨老村长也都要跟着跪下还礼,被刘文智带着傻熊给拦扶住,他说道:“老村长,您这要是一跪下,我们东家哪还有脸呆在杨树铺村啊。”

    老村长叹道:“老朽有生之年,能够遇到如此之大善人,真是三生有幸啊。”他亲自伸手去扶孙玉民,然后拉着孙玉民的手,面对着所有的乡亲们说道:“从今天起,孙先生就是整个杨树铺村的东家,如果有谁敢对东家不尊重,休怪我等将其逐出村子,族谱除名。”

    “使不得,使不得。”孙玉民急忙推辞,他说道:“老村长,你这是太抬举我了,小子无德无能,岂能担得起东家之称,大家还是直呼我名字吧。”

    “你别推辞,有你这样一个东家,是咱杨树铺的福气。再说了,这只是一个称呼,是咱杨树铺的乡亲们对你的认可和尊重,孙先生万勿再推辞。”老村长说这些话的时候,吐沫都喷到了孙玉民的脸上,弄得他非常尴尬,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自此以后,整个杨树铺老老少少,从上到下,从年长都年幼,都开始称呼孙玉民为东家。

    其实“东家”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从小跟着师父替衡阳城的东家跑东跑西,没想到这些年以后,居然有那么多的人称呼自己为东家,虽然这个东家并不是寻常人称呼的那种意思,但至少是说明这些纯朴的乡亲,对自己的认可和尊重。

    杨树铺的乡亲开始称呼孙玉民为东家以后,慢慢的傻熊他们也开始叫他东家,除了小丫头这个没心没肺的仍旧称他为哥。

    从定居杨树铺第一天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众人适应的很快,基本上都不会闲着,特别是傻熊和小丫头。

    傻熊凭借一身蛮力,每天在村子里晃荡,帮这一家挑几担谷子,帮另一家挖个池子或者是人家干不动的重体力活,他都一手承包了。这也是傻熊被众乡亲们喜爱的最主要原因。

    在一众随着孙玉民过来的人中,傻熊是一个极端,而小丫头算是另一个极端。她无聊时,就会赶鸡撵狗,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杨树铺的所有家禽们几乎都被这个小祖宗给祸害过,特别是一村子的狗,看到她过来,立刻躲得远远地。

    这不,刚刚把杨四婶家已经怀孕的母狗赶得不要命的跑,生怕成了她嘴里的美味佳肴。杨树铺的乡亲都很宽容,并没有因为她的不懂事而气愤,反而个个都宠爱她,不单单因为他是东家的妹妹。

    孙玉民没事时就爱拉着刘文智下棋,或许是受了陈布雷的影响,年纪轻轻就装作一副老成的样子,穿着一件青衫,拄着一根不知道从哪捣腾出来的拐杖,十足一副已至幕年的模样。

    小丫头最开始还反对几天,冲他吵闹几下,缠着他换上洋装或者是其他衣服,可当她一离开,孙玉民又重新罩上了那件青色长衫。反复几次以后,小丫头也被弄得哑口无言,再也不去吵闹了,只是一看到他穿着那身令她厌恶的长衫时,立刻就走得远远地,按照她的说法就是眼不见为净。

    深秋的傍晚,片片红霞映着满脸笑容的人们。孙玉民站在门檐下,笑眯眯地看着每一个经过的乡亲们,和他们打着招呼,分享着他们丰收的喜悦。

    戴存祥带着周善军和小山子从远处返来,早上时他们仨就出了门,去了大别山深处打猎。

    兵荒马乱的年代,山上的野兽已经被靠山吃山的山里猎户打得差不多了,再加上有时附近山村的百姓,被生活所迫,无奈之下也进山寻猎,所以进山打猎想要有太多收获,也是很难的事情。

    但是有了周善军这个怪物在,绝不至于让他们三个人空手而归。这不,小山子用根木棍挑着两只野鸡和一只獐子,正兴高采烈地而来。

    戴存祥没有像两个小家伙一样高兴,示意两人先回去后,他走到了正凝神望着他的孙玉民身边,直接说道:“东家,我们得想办法弄点武器来。”

    “武器?要武器做什么?”

    “今天去打猎,无意中走到了另外一个村子那边,想进村去找点吃的,可没有想到,刚进村便被几个人用枪指着头。”戴存祥说起这件事时仍气愤难平,他紧跟着又说道:“老大,你猜这几个家伙背的什么家伙?”

    孙玉民摇摇头,没有吭声。

    “他们用的居然都是崭新一把的中正式。”戴存祥显得更加气愤,他的语气中有着很多的怨气:“上次大战时,我看到老58旅的好多士兵都背着老套筒和汉阳造,那时我就问自己,政府真的穷成这样了吗?虽然说二十二师比不上咱们,但也不至于让手下的兵拿一根连烧火棍都不如的家伙式,上战场和鬼子拼命啊。”

    “然后呢?”孙玉民笑着看着他,问道:“这和我们要武器有什么关系?”

    “东家,当时我真的很生气,很想把这个家伙收拾一顿。可是被周善军给阻止了,你猜是为什么?”

    “因为他发现了更让你惊奇的东西。”孙玉民仍是笑嘻嘻地说道:“如果我料想的没错,应该有一挺机枪正在暗处瞄着你们。”

    “正是啊,”戴存祥说道:“我发现,暗中至少有两挺捷克式正瞄着我们。”

    “人家又没突突你们,生那么大气做什么?”

    “老大,难道你不生气吗?**在前线没武器,反而是这些地主老财用这么好的武器,养着一波闲人。”

    “你现在还自认是**吗?存祥,以后**的生死与我们都无关了。”孙玉民说完这句话后,又叹了口气,背着手转身向屋内走去。

    “老大,就算与我们无关,但起码我们都要有自保的能力吧!鬼子都已经占领六安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来这了。”

    听到这句话后,孙玉民站住了,可也只是短短的停留了一秒钟,然后又往屋子里走去,留下了满脸失望的戴存祥。

    晚餐时,孙玉民没有出来,听小丫头说,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发呆,似乎在想着什么。

    戴存祥以为是自己傍晚的言词有什么冲撞了他,或者是说触及到了什么,心中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草草地吃了两口后,就来到了书房外面。

    站在门口就看到了孙玉民像尊雕塑一样立在窗前,盯着不远处伫立在黑暗中的、巍峨的大别山,眼睛迷离失神,让人无法相信,这还是那个战无不胜,叱咤风云的老大吗!

    “存祥,你来了呀。”

    “是的,老大。”戴存祥不知道孙玉民是从哪得知自己过来的,明明他连头都没回,自己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进来坐吧!”孙玉民仍然还是看着远处,没有回头。

    戴存祥走了进来,坐到了靠近窗口的一张椅子上,顺着孙玉民的视线往外望去,只是一片黑漆漆地,什么都看不见。

    “存祥,我知道你来是想说什么,但是你千万别说出口,因为你先前说的全是对的。”

    孙玉民态度的突然变化,让戴存祥有点措手不及,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存祥,你看这夜黑不黑?”

    “很黑。”

    “为什么会这么黑?”

    “因为月亮和星星的光芒被云层遮住了!”戴存祥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扯到黑夜上去,出于对他的尊重,才回答了连小孩都知道答案的这句话。

    “那还有没有比现在这样的夜更加漆黑、更加可怕的时候呢?”

    “有!”戴存祥回答的斩钉截铁,他说道:“黎明前才是最为漆黑,才是最为可怕的时候。”

    “是的!”孙玉民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很对,如今的杨树铺虽然是风平浪静,但是鬼子带来的恐怖和灾难,如同黑夜一般,即将拢盖这里。”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乡亲们既然是如此信任我、善待我,那我就有义务让他们活下去,不让鬼子的铁蹄从他们身上践踏过去。”

    说到这里时,他终于转过身来,说道:“所以我决定了,从明天开始,我要带着你们一起,把杨树铺建设成一块铁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