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绑票(一)

    戴存祥一夜没睡着,昨日孙玉民的那一席话让自己兴奋了一整夜,让让自己思考了一整夜。

    从东家的话中,戴存祥能清楚地感受到,东家并不是那种为一己安宁而弃同胞于水深火热中不顾的人。其实,他为什么带着大家隅居于这个偏僻所在,戴存祥也很明白,如果不是**内部的排己和勾心斗角,甚至是出卖、背后捅刀,如果不是实在无法坚持,孙玉民肯定不会像个逃兵一般地扔下二十师,躲到这穷乡僻壤里来。

    在戴存祥期盼的眼神中,孙玉民终于出来了,身穿着那身青色长衫,后面跟着扭扭捏捏,极不情愿的小丫头,他手上没拿拐杖,或许这是小丫头和他两个人间争执后的妥协。

    一屋子的人都在和他打招呼,孙玉民却没有像平时那般还礼,脸上很凝重,走到众人的中间,扫视了一圈,对正在吃着早饭的众兄弟说道:“昨儿我和存祥谈了一会,后来又和文智聊了一会。”看到众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专心听他说话后,又讲道:“他们的话给了我一个很大的警醒,所以我想了一晚,考虑了一晚。俗话说得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身处这个大环境下,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们就不得不为自己考虑,不得不为整个杨树铺的乡亲们想想。虽然杨树铺很偏僻,但是一到征粮季节,六安的鬼子、霍山的鬼子说不定哪天就会到这边来。”

    “以我们现在的样子和状态,鬼子来了的话,怎么自保都是个问题,更不用提和之抗衡,所以在这里想和大家伙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好建议没有。”孙玉民一口气说了很多话,但常年的军旅生涯使得这帮子兄弟都养成听从命令的习惯,突然间说和他们商量,个个都不怎么适应,全场哑雀无声,连先前还能听见的咀嚼和吞咽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怕个球,鬼子敢来,刚好让我的大刀片子开开斋。”这种时候,只有傻熊会说话,也只有这个傻熊会在这种场合毫无顾忌地说傻话。

    “你去吃你的早餐。”孙玉民不用看都知道是这个活宝,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就说出了这句话。如果换作旁人,或许是会认为他有点苛刻,傻熊却不会这样想,反正他让孙玉民说习惯了,也让小丫头欺负惯了。

    孙玉民不说傻熊还好,说了以后更加没人说话了。看到这寂静的场面,他又生气又好笑,还好刘文智出来解围,总算没有让场面继续冷场。

    “我昨晚和老大商量了一下,想把杨树铺所有的房子规划一下后重建,这可能要花费一笔不少的费用,我们目前的资金虽然能承担起这笔钱,但是我却不赞同动用。”

    刘文智的这句话一说出来,大家伙便立刻开始了交头接耳,议论从先前的很小声,变成了大声的争执。

    大家的情绪一被调动起来,刘文智又接着说道:“我虽然不赞成动用这笔钱,但是不代表我不同意重建杨树铺村。”

    “文智哥,你这话说的前后矛盾啊,既然不舍得花钱,又要重新建房,难道你让我们、让杨树铺村的乡亲用口水去建吗?”

    “稍安勿躁,”刘文智没有因为大家七嘴八舌地调侃他而生气,反而笑着说道:“我知道在场的各位中有很多高人,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几个人去做,完成了以后,绝对能够解决重建的资金问题。”

    孙玉民借着刘文智的话说道:“有没有人主动请缨啊,没有的话我可要点将了。”

    本来有人打算出来领受这个任务,见孙玉民这样一说,便立刻明白了,这肯定不是个好差使,而且他已经挑好人选了。

    孙玉民急着说话,就是不想有自己不愿意让去的人站出来,辟如说他话音还未落下就跳出来的两个家伙:傻熊和小丫头。

    “你们不行,这个任务不适合你俩,哪凉快哪呆着去。”孙玉民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

    “凭什么,你任务都还没说出来,就说我不合适,讲不讲理啊。”小丫头的声音,她从来不会害怕孙玉民,也从不分场合,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她会得理不饶人,彻底追究到底。

    “男人的事,丫头片子一边去。”傻熊又狠狠地往她心里插一把刀子,他以为这个任务只需要一个人执行,所以不惜“出卖”自己的战友,即使是发现小丫头鼓着大大的眼睛瞪着他,也没有像以前那般害怕。

    “老大,什么任务?我保证完成。”

    “你也不行,带丫头去帮乡亲秋收还行,这就是你俩的任务。”

    “啊”小丫头愁眉苦脸。“我还是去撵狗玩去。”她知道孙玉民说了不让她去,就肯定不会改变主意,与其在这不痛快,还不如去玩。当下就没顾一群人的目光注视着,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径直走了出去,甚至是忘了吃点早饭再走。

    “啥东西我就不行了?老大,你这就不厚道了,在场的人除了你和那个变态周善军外,其他人我都敢比比,除了写字,只要是身体和军事这一块的,谁要是能把我比下去,以后我见着他就喊师父。”傻熊没有像小丫头那抽身而去,反而是较起真来。

    “这句话你自己先记着,等我安排好了以后,再找个人和你比。”孙玉民没有理会傻熊的霸蛮,甩下了一句话,让他等着。

    “存祥,我觉得这件事就交给你带队,带上周善军和刘小山,再挑几个兄弟去帮手。”孙玉民说道。

    “老大,你和文智哥说了半天,都还没有告诉我们,任务是什么呢!”戴存祥站了出来,把众人最为关心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哈哈,这个任务不能在这说。”孙玉民笑了,看到大家又开始交头接耳,他忙解释道:“不是要对大家保密,只是这种事情,我有点说不出口。”

    “好了,好了,既然咱们东家说不出口,那这个坏人就交给我来做吧。”刘文智出来解围。“其实这个主意也原本是我出的,只是老大没有反对而已。”

    “唉呀,老刘,你就别卖关子了,可把我给急死了。”傻熊在一边催促道。

    “昨晚老大说想重建杨树铺,要把钱进准备的那些钱花掉,我当时就反对了,因为那些钱要留着以后用在刀刃上。但是杨树铺的重建势在必行,因为以后这也是我们生活的家园,不能没有防守和反抗能力。既不能花手上的钱,又要重建村子,怎么办呢?我出的主意就是让一些兄弟当当绿林好汉。”

    “当土匪打家劫舍啊?老刘,你出得什么馊主意啊!”傻熊又在边上叫嚷。

    “你再吵,我把你赶出去。”孙玉民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筷子,作势要敲他头。

    傻熊立刻用手把嘴捂上,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

    刘文智见这家伙吃了憋,强忍住笑意,继续说道:“前些天我和村子里的乡亲们聊天时,听到了有关一个人的传闻。后来专门去找老村长打听了一下,证实了这个人在这一片横行乡邻、鱼肉百姓多年。”刘文智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离这几十公里外,有一个叫佛子岭的地方,那里淠河是辉阳河的交界处,这个镇的名字来源于附近的一个湖。镇子里有叫王得贵的人,年轻时是一个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地痞,某一天因为对一个年轻寡妇动手动脚,被族人逐出了镇子。十多年后,他突然回来了,还带来了上百号扛枪的大兵。这一下子佛子岭立刻就变了天,原本和他有仇有怨的乡亲,不是远走他乡,就是惨死在他的淫威之下。又过了这么些年,这个王得贵已经成了方圆几百里首屈一指的大财主,强娶了五房老婆,生下了七个儿子。他当年带回来的那些大兵走了一些,也还留存了一些,经过这么多年,他慢慢组成了一支近千号人的民团。就凭着手上的这些杆枪,县里、省里、甚至是一些小军阀都在拉拢他,这让周边的普通百姓如何敢去反抗?。”

    刘文智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惹来了大家很多的议论,原来近些日子兄弟们或多或少都听过这个王得贵的恶行劣迹。

    “既然没有人敢惹,他又那么有钱,恰恰我们重建又缺钱,那只好去找他拿点花一花。”刘文智趁热打铁,继续说道。

    “老大,人家可是有一千人马的枪,就派几个人去,恐怕有去无回哦。”有人疑问道。

    “我们又不是去明抢,再多人和枪也是他的事,有什么好畏怯的。我们要去智取,让这个王得贵自己乖乖地把钱拿出来,然后还不会前来报复。所以说铁胆不适合去,他太扎眼,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去了反而坏事。”

    “谁也不可能会乖乖的拿出那么多钱出来,这姓王的一听就知道不是个善茬,哪会轻易这么做。”戴存祥说道。

    “王得贵膝下虽有七子,但却只生了一个女儿。他这个女儿今年有十七八岁,据说生得漂漂亮亮,此刻正在省城合肥上学。王得贵很疼爱这个女儿,把她当成掌心宝,无所无依无所不从。如果我们把她劫为人质,要点小钱花花,那岂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吗?”

    刘文智把绑架小女孩这种事情说出来后,邓东平和傻熊脸都绿了,虽然说这个女孩的爹不是好人,但她只是个小女生,完全无辜的。现在要劫持人家为人质,勒索赎金,这种事情他们是干不出来。两个人听完之后,赶紧推开身边的人,走了出去。

    “铁胆,你不是抢着去吗?这会就怂了呀。”一个兄弟在人群中叫嚷,弄得傻熊脸一下就红了,屁都没放一个,小跑着朝村东头而去。

    戴存祥也有点不想去干这种不屑的事,刚想拒绝这个差使,孙玉民却先说道:“你别小瞧了这个小姑娘,她身边王得贵派了不少人保护,有明有暗,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干成这件事。”

    “可是,这样的事终究不光彩呀!实在不行我们去绑架姓王的儿子,他不是有七个儿子吗?总比让我去对付个小姑娘强点。”戴存祥有点不愿意,好歹也曾经是一个团副,做这种他认为的“下三滥”事情,还是有点心理障碍。

    “不行,为了保险起见,为了杨树铺重建计划万无一失,你必须要这样做。”孙玉民显得很严肃,说完这些话后,他又觉得自己有点太于严苛,便继续说道:“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去,那么我就亲自去,你嫌丢人,我不怕。”

    “别,别,别!”戴存祥见他已经这样说了,只得答应。“你若亲自去了,那让我们这些兄弟们脸往哪搁?”

    孙玉民听到了他这样表态,才露出了笑脸,说道:“办成这件事后,我让你好好休息休息。你吃完早饭后就去准备,走时再过来找我,还有些话要交待你们。”

    “行!”戴存祥点头答应。

    “存祥做的是第一件任务,还有第二个任务谁来做?”

    “老大,我吧!”董文彬站了出来。他很敬重孙玉民的,也深受孙的赏识,屋子里众人见他出来领命,便没有人再去相抢。

    “行,这个任务确实是要个细心的人来做,钱进不在,只得你来了。”

    孙玉民像是自问自答一样,完全没有注意到董文彬听到这些话后,脸色已经开始微变。

    他了解孙玉民,是崇拜和敬重之后开始的深入骨子里头的,不像有些人说是了解,其实只是表面上的文章。听到他说起钱进,便立刻明白了,这是要让他去管重建这一摊子事。

    “老大,我突然想起来,我们从江西带来的那个步话机还要研究,恐怕不能再接受任务了,要不让别的兄弟上吧。”

    董文彬的快速反悔,出乎了孙玉民的意料,他先是懵了一下,随即快速反应过来,直接拒绝道:“不行,军无戏言,你已经接受任务,岂能随意反悔。”

    一句话就就回绝了董文彬的小聪明,他只得无奈地摊开了手。

    “等会儿你带着小宋他们五个人,找丫头拿钱,去附近镇子,特别是佛子岭和霍山县城,大肆采购建筑材料和粮食。最好是放出风去,我们杨树铺要重建。”

    “老大,买东西我能理解,可是这种事情不是越悄悄摸摸地越好吗?为什么反而还要大举张扬?”

    “你不用问这么多,照我的话做就行。”孙玉民没有回答董文彬的疑问,反而直接对刘文智说道:“等会你去把老村长还有几个长辈请来,重建这么大的事,怎么也得请人家来主主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