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绑票(五)

    “老大,按照日军的操典,乙种师团或者更低的丙种师团,大都只是执行城市守备任务。如果参加大型战役,也只是担当支援任务。”他以为孙玉民没听明白,便解释道:“也就是说,在这部队的前面或者是后面,肯定有一支规模远超它的常设师团。”

    孙玉民本还在考虑,倒底还要不要去武汉,听到林原平的话后,这个念头彻底的被击碎了,去武汉对于现在来说,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枪支弹药怎么办?孙玉民的头立时就大了起来,这个以前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现在却成了绝症,已然无解。

    “老大,鬼子那么多车,我们去劫他一车,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还去破武汉做什么。”傻熊在一边瞎咧咧。

    可就是傻熊的这一句话,惊醒了如同梦中人的孙玉民。他忽然想起一句歌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同时又记起了那场著名的伏击战:平型关大捷。

    是啊,既然自己守着这条交通线,何必舍近求远,什么武器装备、给养物资等等,只要自己计划得当,劫他几车那还不简单吗?

    抗战初期的时侯主席的游击战精髓还没有普及到全国各地,但是孙玉民不同呀,作为后来人,他岂会不知道那十六字经典!

    想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了兴奋的光彩,用力拍了一下傻熊的头,又搂住了他,不顾那油腻腻地面庞,居然在傻熊脸上亲了一口。

    李铁胆被他这突然的一拍给拍懵了,正想躲第二下时,却发现这个老大把自己给抱住了,甚至是在自己脸上亲了一口,这一下他就更懵了,伸手在脸上反复地擦拭,一副超级嫌弃的样子。

    “铁胆,你真的是我的福将。”孙玉民显得很高兴,他对傻熊做了这件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后,并没有什么难堪,反而又转脸对半鬼子说道:“原平,如果我要截一辆鬼子的卡车,有没有好点的办法?”

    “很难,除非有车抛锚,否则我们很难有下手的机会。”林原平直接泼了盆冷水,他见孙玉民似乎是不太相信,又继续说道:“通常情况下军车是有专门的押送部队,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肯定是跟着大部队在行进,就像我们眼前的这种情况,任谁也没有胆量去打歪主意。”

    “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吗?”小丫头半天没吭声,一听到抢劫鬼子军车,马上就来劲了,她看了眼半鬼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你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俘的了吗?”

    半鬼子被这话噎了一下,顿时哑口无言,那天的场景一直在自己脑海中浮现:身着**军装的小丫头,如同一个披着黄绿色衣裳的仙子,不停地奔跑着,不停地朝自己挥手,而就是从那时起,自己的心被面前的这个死丫头无情地夺了去。

    “别那么小气好吗?我只是见不得你长鬼子威风,灭自己人志气。”小丫头看到他被说了一句以后,陷入了发呆中,以为自己说的话伤到了他,便解释了两句。

    “难道就没有小规模的补给车队吗?”孙玉民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对呀!我怎么没有往这方面想呢!”半鬼子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接着说道:“像大规模补给战场的车队,我们暂时肯定没有能力去劫,但是像从六安补给到霍山的物资,合肥补给到六安的物资,我们都可以去抢呀。而且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难度。”

    林原平自跟随孙玉民后,已经多次见识过他的实力,还有众兄弟中的那些“变态”们,即使是鬼子有押运兵,但是对他们来说都不会太过于棘手,反而是运送物资才是最大的难题。

    “那这条路上肯定是不能抢对吗?”傻熊被孙玉民亲了一口,嫌弃了半天,此刻才说出一句话来。

    林原平没回答他,只是看向了孙玉民。

    傻熊也跟着看向了他,可一转头就发现,一只手掌朝自己头拍来,这怎么能躲闪得过去,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

    他正要埋怨孙玉民又拍他头,还没等他说出话来,孙玉民的声音却先传了过来:“我们回家吧,幸亏还只是在隔壁县,路途不远。”

    傻熊心不甘情不愿地站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嘟囔:“拍我头,拍我头,都拍傻了。”

    孙玉民乐了,他笑着说道:“你还不走,等下丫头又走不动了。”

    这句话如灵丹妙药一般,吓得傻熊拔腿就走。他又不真傻,丫头虽轻,但是好歹也是个人啊。正往前走着,听到了身后丫头的惊呼:“哥,你是怎么知道我走不动了?”

    傻熊听到了这句话,吓得浑身冒冷汗,如同没有听到一般,撒腿就跑,可惜他忘记了,小丫头的速度有多么的吓人,即使是他抢先跑出了十几米,也很快地被追上,然后就是妥协,某人像趴在摇椅上一样,流着哈喇子,做着美梦,舒舒服服地回到了杨树铺。

    王艳茹被周善军的这一句“上来吧”,乐得心里开了花,她几乎是跑着上的楼梯的,像个小媳妇一般站到了周善军的身边。

    “哥,这是”周善军想把她介绍给正坐成一桌的戴存祥他们,却被小山子的调侃打断。

    “你说了算啥呀,让小嫂子自己说。”

    这一句话没把王艳茹吓到,倒是把周善军羞得满脸通红,他已经记不起是第几次红脸了,可现在完全顾不上了,生怕王艳茹受委屈,忙出声道:“你们别瞎说,坏了人家姑娘名声可不好。”

    他的这些话惹来了小山子他们一阵嘘声,倒是戴存祥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制止了众人,笑眯眯地问王艳茹:“姑娘,你叫什么呀?哪里人啊?”

    “各位哥哥好,我叫王”她说话的样子落落大方,可周善军却被吓到魂都没有了,如果她把自己的名字、籍贯说出来,那现场会怎么样,自己真的无法预料得到。所以在王艳茹即将要说出名字的当口,他飞速地捂住了她的嘴,代替她说道:“哥,她叫小茹,就是本地人,你就别问了。”

    王艳茹被他这一捂给整懵了,先是惊了一下,然后又镇定了下来,虽然周善军的手很快就放下来,她却再也没有说话。刚才周善军的那个举动,让她误以为是自己叫错了人,索性安安静静地站在了旁边。

    戴存祥是多厉害的一个人,这种举动无异于自己给自己挖坑。从那个女孩说她姓王以后,周善军慌忙去捂她的嘴,然后又介绍说叫那女子小茹。别人可能会觉得没什么,但是戴存祥已经全然明白,面前的这个女孩,十有**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看周善军的这副样子,应该是对这女孩动了情。这小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兰封战场上把自己从死人堆里救出来,按理说应该成全他帮助他,可是杨树铺的几百号乡亲们,还有老大那期待的眼神,自己怎能放任不顾呢。

    戴存祥那一桌坐了七个人,再加两个人会太挤,周善军也害怕这个单纯的女孩会说出自己无法补救的话来,乐得带着她从开一桌。

    二人世界正是王艳茹所想,她冲驼背王叔使了个眼色,很快就有店小二招呼他们两个进了一个雅致的包间。

    “你家是住在佛子岭对吗?王得贵是令尊对吗?”

    周善军不顾驼背王叔凶狠的目光,一把将门关上,然后就急切扎问道。

    “原来你认识我呀?”王艳茹丝毫没有觉得异常。她还沉醉在少女美好的期许中。

    “今天之前我不认识你,今天我也不想认识你。”周善军现在的内心已经是一团乱麻,这句话想都没想就说出了口,完全没去想对面的女孩听了这话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你不想认识我,那你叫我上来做什么?”王艳茹很伤心,她情绪开始有点激动。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周善军也不例外。和孙玉民一样,他完全见不得女人落泪。看到对面的那个女孩伤心的样子,他忙解释道:“小茹,你是个好姑娘,认识你我很荣幸,可是可是”

    周善军心里的苦怎么能说出来,难道当着人家的面说,我要绑架你,让你父母拿钱来赎。如果这个女孩像他父亲那样,横行乡邻、草菅人命,那自己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掳走。可是面前的她,完全是一个涉世未深、情窦初开、心地善良的小女生,自己如何下得了手。

    王艳茹没有说话,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看着正在发愣地周善军,而他更加没有说话,脑子里在飞速地旋转,看能不能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两个正值青春年华,又都是情愫暗生,相处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属于他们两个人。

    可这份宁静很快就被敲门声打破,店小二推开门走了进来,把手上的茶壶放到了桌子上,又给他们一人倒了杯茶,问道:“两位客官,请问要吃点什么?”

    周善军没说话,倒是王艳茹开口了:“把你们店的拿手好菜来一桌,给外面那一桌客人也上一桌同样的?”

    “一桌?”店小二从没见过有人如此的点菜法,别人都是一个一个点菜,这个漂亮的姑娘却是一桌一桌地点菜,不过店小二没有再去疑问什,反而直接说道:“和您一起来的那一桌客人要不要也上一桌?”

    “一样,也上一桌。”

    王艳茹说这句话时,还是偷偷地看了周善军一眼,她只发现了他的脸轻轻抖了一下,可却看不出来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而周善军则不同,他如同被一桶冰水惊醒,自己一直以为,这个女孩身边只跟着一个驼背王叔在保护她,完全没发现居然还有一桌人是跟着的。如果刚才要强行掳走她,估计已然是场血战了。

    店小二又出去了,关门时,周善军清清楚楚地看见,包厢对面,楼梯另一边的一围桌子上,正坐着七八个精壮男人,腰间都是鼓鼓的,明显就是枪。

    王艳茹见他还是站在门口未动,便走了过来,伸手把他拉到桌前,又把他按到凳子上,自己也坐了下来,笑眯眯地说道:“和我在一起就那么可怕吗?”

    周善军赶紧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怎么会呢!你那么漂亮”他不太会夸奖人,能说出漂亮两个字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王艳茹将自己的凳子往周善军身边挪了挪,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吓得他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你怎么了?”王艳茹明知故问,毕竟年纪还玩心也重。越见他紧张,越是凑得更近。

    看到王艳茹跟着站了起来,甚至是已经凑到了自己跟前,脸上都能感觉到从她口鼻中呼出的热气,吓得周善军有一种想逃的冲动。可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红唇已然贴了上来,他完全猝不及防,身体中仿似传过一道强烈的电流,心脏也似停止了跳动,空白的脑袋完全没有了思维能力,男人原始的冲动让他一下子将面前这个大胆的妮子搂在了怀里。

    可就在这个同时,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周善军,你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杨树铺的人都在看着你呢!

    这一下,他真的犹如被针扎醒,赶紧松开了手,把正闭着眼睛亲吻自己的王艳茹一把推开,嘴里喃喃念叨:“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这么做!”

    “没人怪你呀,我是自愿的。”王艳茹被推开后先是有点微怒,可看到他的那副像做错事小孩一样的神情,不由得笑了出来,忙开导他。

    周善军摆摆手,说道:“不是的,不是的,你不懂。”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丧失了表述的能力,也丧失了作出决定的能力。

    王艳茹哪里知道此刻他内心的挣扎,伸出手去拉他的手,却被他避过,再往前一步去拉他,又被他退后一步避开。

    “我要生气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似军令一般,把周善军钉在了原地。他任凭这个单纯的女生拉住自己的手,嘴里说出了那句经过深思熟虑的话:“小茹,你能跟我回去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