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车子弹(一)

    周善军带回来王艳茹的时候,孙玉民刚刚好急着出门,还没来得及了解两人之间的纠葛,只在出门时稍稍讲了两句客套话:“王姑娘,先委屈你呆两天,有什么事都等我们回来再说。”

    王艳茹也不知道这个刀疤脸和自己爱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不过她很聪明,见到周善军对他很恭敬,自己也学着样叫道:“大哥,没事,你去忙你的,我在这等着你们回来。”

    戴存祥他们回来的正是时候,孙玉民正嫌人手不够呢。

    小伍带了一个人去了黄石去找钱进,刘文智这边占用了十多二十个兄弟,派出去侦察的又有十来个兄弟,现在自己边只有李铁胆他们十来号人。刚刚接到情报,鬼子今天会有一批补给要来,这个时机孙玉民已经等了好些人,虽然手头只有这些兄弟,但是他还是决定走这一趟。现在有了戴存祥他们这八个生力军加入,特别是有周善军这个兵王级别的怪胎加入,做起这件事来,成功率会大的很多。

    要干这种拦路打截的事,自然要准备的妥妥当当,可是孙玉民他们现在除了人手一支短枪外,连手榴弹都没一颗。巧妇都能做无米之炊,更何况是一场战斗。

    戴存祥一路都在想:就凭自己这一帮子不到二十人的队伍,就凭手的这二十来支短枪,老大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胆子,会想着去抢鬼子军车。

    这件事情在旁人看起来简直是有点胆大妄为,但对于孙玉民来说,这却是件很容易成功的事情。如果是到了战争中后期,鬼子加强了对战备物资和补给品的押运,或许自己这些人很难得手。但是现在,骄横的日军士兵都有着目空一切地自傲,不抢他几次,简直对不起自己。

    从侦察回来的信息,孙玉民已经把六安补给霍山鬼子的押运情况摸得一清二楚:开路的是一辆边三轮摩托车,一个司机,一个坐在边舱的架着歪把子的机枪手,和一个坐在司机后面的机枪弹药手。二三百米以后,跟着的是另一辆边三轮摩托车,同头辆摩托车一样,也是三个人,一挺轻机枪。然后才是六轮军用卡车,卡车通常只有一个司机和一个副驾驶,但如果押运的是重要物资,车斗也会乘两名士兵,一挺歪把子。但这种情况很少,主要是几个月来从未出过事,让六安的鬼子放松了警惕。军车一般会有五到六辆,基本是日军中队,还有保安大队军官们一个月的补给和消耗。最后一辆车会有一个日军分队,或者是皇协军一个班垫后。

    如果孙玉民此刻手有哪怕是一挺捷克式,他都敢来一次堂堂正正的伏击。可是他没有,不仅没有捷克式,连长枪都没有一支,叫他如何能和这区区二三十的鬼子押运队伍硬拼。

    所以这次打劫注定只能是一次非常规的伏击,虽然孙玉民自己都没有必成的把握,但是他面做出的还是很轻松的模样。给自己人一种胸有成竹和势在必得的姿态,有时可能会胜过十数句激情的发言。

    周善军则不同,一路他都在想怎么和孙玉民说王艳茹的事情,人虽然被“绑架”回来了,但却不是平常的绑架,他把人家的心,把人家的灵魂和整个人都给“绑架”回来了。

    “老大,我想求你件事。”周善军找了个机会,走到了孙玉民身边,终于开口说出了这句话。

    傻熊本来想去听他们说什么,去被戴存祥拉开,只是小丫头在一边嘀咕:“他能说什么事,肯定是今天带回来的那个妖精呗。”

    戴存祥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拉着这个小祖宗走到了队伍最前面。

    小丫头对周善军有点意思,其实完全是少女对于本领高强英雄的盲目崇拜,真要把他们凑成一对,说不定早都已经闹别扭了。两个人完全是两个性子,连互补都会很难,更别说成为一家去过日子,所以小丫头只是刚开始见到王艳茹时,有那么一丝酸楚,现在早已经没有了那种排除异己的念头。刚刚那句话,看似生气,实际只是漂亮女人见到另一个漂亮女人,说出的那种气话而已。

    “兄弟间,还用什么求不求的?你直说呗。”孙玉民在他们几个带回来那女孩时就发觉到了不太对头,绑架有把肉票带回自己窝里来的吗?

    “我们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就是王得贵的女儿。”周善军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孙玉民的表情。

    “哦,我猜到了。”孙玉民说这句话显得很平淡。

    “她来了,但不是我们绑来的,是她自己跟着我回来的。”

    “嗯,我也猜到了。”

    “她是个好女孩,我不能伤害她,也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我也不会让你去做。”孙玉民笑了一下,意味深长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那重建的钱怎么办?”周善军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爽快地就答应了自己,一时竟不知道如何说话了。

    “善军,人这一辈子,想要找到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一半,很难很难。如果你们相互之间都认准了自己,那我祝贺你都来不及,怎么还会让你做出伤害弟妹的事情。”

    孙玉民见他不说话,又说了这一通,让周善军更加的内疚。他也发现了这一点,忙又说道:“重建的钱我们暂时还够,如果真缺钱的时候,大不了咱们去抢一回霍山。”

    孙玉民的这句话起了作用,周善军眼睛里开始有了光彩,他忙接过话来:“老大,你放心,如果抢县城,我当你的先锋。”

    孙玉民笑着嗯了一声,顺手就搭了他的肩膀,说道:“那姑娘也不容易,好好对待人家。”

    一行人从午出发,走了大半天,绕过霍山县城,到达了事先决定的抢车地点:下符桥镇洪山村。

    六安到霍山的土公路从这贴着山经过,大别山的余脉很多,这里也不例外,同属于大别山区。这座不高的山坡算不陡峭,也算不很高,可是树木长得十分茂盛。半山腰有座已经庙宇,叫做水口寺。前些年有个老和尚在这住持,香火倒也旺盛,可自打老和尚羽化升天后,这座小庙也渐渐荒废,连山门都倒了一半。

    孙玉民带着近二十号兄弟,现在就在这个水口寺里栖身。

    戴存祥带着周善军拾来了两大捆柴火,在大厅里燃起一个火堆来,众人就围着这个火堆盘膝而坐,小丫头或许是害怕那个泥塑的罗汉菩萨胚子,紧紧地依偎在孙玉民身边,走都不敢敌走,完全没了平时的骄横之气。

    庙外进来了两个人,是孙玉民派出的侦察,都是跟着他从特务连,从二十师出来的精英。

    “老大,从霍山出发的空车下午就已经过去了,估计明天午就能回来。”走在前面的那一个兄弟开口说道。

    孙玉民对这个兄弟很熟悉,他本是铁牛手下的一个连长,名叫吴林生,他因伤没有参加兰封那场恶仗,所以没有和赖文力一起丧生在管寨,伤好了以后是跟着戴存祥一起归队的,可是整个五十八旅都让孙桐萱调到了二十二师,换来的都是些他不屑为伍的一群老家伙,恰好戴存祥那么也少人,索性在向傻熊申请过后,直接去了五十九旅。

    “老吴,辛苦了,过来先坐。”孙玉民没有去问关于军车的事情,任何时候,他都是首先关注着这些兄弟们,然后才是其他的。

    吴林生带着另一个被派来的兄弟坐到了孙玉民边,小丫头有些不高兴,又往孙玉民身边挤了挤,几乎是把整个自己都依靠到了他的怀中。

    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个小祖宗的一些奇怪行为,也就不会惊讶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会害怕庙宇的阴森,和泥菩萨的威严。

    “你俩吃过了吗?”

    吴林生摇摇头,说道:“这附近几里都没住人家,本打算在下符桥吃点东西,可又担心生人在镇子出现会引起注意,所以就忍了忍。”

    孙玉民能理解手下这些兄弟的做法,他们来的时候也是绕过了县城和下符桥镇,就是担心留下马脚让人顺藤摸瓜。

    “铁胆,快点把干粮拿出来,大家伙应该都饿了。”

    简单的一句话,简单的一件事情,可是在下面的弟兄心目中却是满满的温暖。

    晚餐过后天已经大黑,正是布置“作案现场”的好时候。

    公路很快就被掘了两条个长坑,傻熊他们不明白孙玉民的想法是什么,陷车的话这长坑完全不够深,正当他要发问的时候,孙玉民却说道:“铁胆,去找桶来,把这坑里灌满水。”

    最近的一个村子洪山村都在几里地之外,这去哪找桶,他正想质问孙玉民,却被丫头一句话提醒:“庙里说不定有。”傻熊如梦初醒,赶紧奔了山腰,找了两只已经残旧的木桶下来,这一下子他连呼幸运,如果坑再挖深点,挑水都累死他,

    傻熊提两桶水倒进坑中,孙玉民便让人铲两铲松土进去,马水就给泥吸干,连着十来次,傻熊不干了,他问道:“老大,你倒底是要水还是泥?”

    孙玉民笑而不语,只是对戴存祥说道:“傻熊没劲了,让兄弟们换换他。”

    “你才没劲了呢,我只是不明白这样做的用处,换人大可不必。”所有人中间,只有傻熊敢对孙玉民大呼小叫,反正他皮厚脸皮厚,不怕打不怕骂也不怕罚。

    忙活了半夜,好不容易才把两条长坑弄成了稀泥坑,可没想到就在大家要清除剩泥准备收工时,天下忽然下起雨来,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傻熊气疯了,嘴里不停地嘟囔:“连老天都捉弄我,早点下就不用我提半夜水了。”

    孙玉民则皱起眉头,他略一思忖对正往水口寺跑的众人说道:“不能这样走,全部回来。”

    他亲自动手带着大家把挖坑所剩的土全都又往那两条长坑中填,如果不这样子做,明天想把车陷在这里的梦想就要破灭了,那大家辛苦了两天就相当于白白浪费时间。

    这场大雨即下得好,又下得不好,总之就是超出了孙玉民的预计。下得好是可以抹去大家所布置的一切痕迹,不好是这场大雨可能会导致他精心布置的这两条陷车坑,没有实际意义。

    还好,一阵急骤暴雨之后,雨势慢慢的减小,虽然仍未停,可是却不会让孙玉民担心会将坑里的浮土冲走了。

    火堆边大家纷纷脱下衣服烘烤,这可苦了丫头,她也一身湿淋,可总不能像男人一样脱下衣服烘烤。

    孙玉民没顾自己也是一身**,搬了一些柴火,分出一堆火到了神像后面,让小丫头去后面自行照顾自己,可哪里料到,她是真的害怕这泥胎菩萨,死死地拉住孙玉民不肯放手,无奈之下,孙玉民只得背朝火堆,闭着眼睛陪在后面。小丫头也不客气,脱下来的湿衣服就往孙玉民身放,把他当成了个衣架子。女人就是磨叽,孙玉民后背都已经让烤得发烫了,她还没有把衣服全部烤干,弄得孙玉民很是郁闷。他哪里知道,女人的衣物本来就比男人多,特别是贴身的,不能像男人那般,怄怄就干了,她烘衣的时间长一些也是有情可原的。

    天亮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吴林生一大早又带着他那个兄弟出去了,孙玉民趁大家伙吃早饭的时候重申了一遍他拟定的纪律:“不准逞英雄主义,不准负伤,不准留下活口。”

    “还有不准和我抢东西!”小丫头适时地插了一句。

    佛堂里顿时笑声一片,孙玉民对于这个妹妹也是很无奈,昨晚又当了一晚她的枕头,现在大腿还有些酸痛。

    “哥,我有个事告诉你。”小丫头神神秘秘地拉着孙玉民走到了佛像后面,绕过了地的那堆灰烬,她挑起了盖在佛像的一块脏帷幔,豁然出现了一扇小门。

    这尊佛像只有两三米高,背后的这扇小门也很矮,像傻熊这种块头钻进去都很难,可对于小丫头来说,低头弯腰就直接走了进去。

    孙玉民进这扇小门也没有花太大的劲,毕竟他的身材是属于标准类型的。

    小门下面是一串往下的台阶,不长,大概就十几二十级,到底下后发现是一个约十几平的石室,挨着墙三面都是书架,面全是书籍和竹简,中间是一张石床,石床旁边是一张书桌,面还摊着一卷半开的竹简。

    小丫头在石室里转了一圈,大为失望,话中全是怨气:“挖个暗室就为了放书,真奇怪!”

    孙玉民没有告诉她,这些东西如果到了二十一世纪,可是比什么真金白银珍贵哪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