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过招(一)

    王得贵能混到今天的这个样子,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可是不管他多么的强势,不管他多么的精明,也不管他手下的民团有多少人枪,他的财富如何地让人瞠目结舌,可是身边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无解的死穴:王艳茹,那个让他捧成掌心宝的女儿。

    可是现在,这个掌心宝不见了,叫他如何能不着急。

    正当他在焦虑地责骂手下时,一个民团壮丁小跑着进来,口中喊着报告。

    王得贵正烦躁着,没好气地说道:“什么事,讲。”

    “司令,外面有个老百姓,说是王爷派来的,找您要赏钱。”民团壮丁回答道。

    “什么王爷?”王得贵更加恼火,整个佛子岭除了自己,谁还敢自称王爷。

    “那个老百姓口中的王爷应该是跟着小姐的王叔。”民团壮丁回答:“那个老百姓说,传话来的王爷是个驼背。”

    王得贵被民团壮丁这句话一下提醒,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嘶喊道:“快把人带进来。”然后又对正挨自己训的几个手下,说道:“你们也在这听着,得到小姐消息以后,马上出发去迎接。”

    前来报信的不是杨树铺的村民,不知道那个驼背王叔从哪里找了一个老百姓,又怎么样哄到他前来通风报信。其实王艳茹她们主仆二人在杨树铺非常自由,没人去管着盯着他们,只是没想到找个人去几十公里外的佛子岭去报个信,竟然会四处碰壁。后来才慢慢的了解到,杨树铺的乡亲们和孙玉民他们几乎是抱成了一块铁板,她们主仆新来乍到,人家没有认可,自然不会理睬。

    “王老爷。”来报信的老百姓显然是认识这个名动整个霍山的大财主,他接着说道:“有个驼背的,。说他姓王,让我带个话来,找您领赏。”

    “肯定有赏,”王得贵岂会在乎这点小钱,他朝边上的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人便扔过去七八枚银圆。

    “你快点说,那个驼背要你来告诉我什么?”王得贵有点着急。

    “谢谢王老爷。”报信的老百姓爬着把几个大洋都捡了起来,一边磕头一边道谢,完全忘记了自己来的正事。

    给钱的那个手下看不过去了,吼道:“快告诉老爷,让你带的什么口信?”

    这一声吼,把那个报信的老百姓吓得抖了一下,一个激灵手上的大洋又重新掉到了地上。这次他没敢再捡,直接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说道:“王老爷,那人要我向您说,小姐无恙,现在杨树铺。”

    “杨树铺?”王得贵首先听到了小姐无恙几个字,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又放了下来,然后才听到了这个稍显熟悉的名字,他看向了一边站着的手下。

    扔钱的那个手下忙回答:“就是这些日子在县城和各处城镇大肆采购,又到处聘请泥瓦工的杨树铺。”

    “哦,我说这个名字这么熟悉呢!”王得贵恍然大悟,这些天他时不时地听到这个名字,是因为底下很多店铺的掌柜的都来汇报说店里被买空了。人家全是拿着现钱来买的,这些买卖让王得贵着实赚了不少,所以他也特意地留意了一下这个地方,以为那里出了一个像自己这样从外面闯荡一番,然后衣锦还乡回来当当闲人的财主。正打算这几天去那边看看,却得到了宝贝女儿在那的消息。常言说一山不容二虎,霍山只有这么大一点地,自己卧畔岂能容他人酣睡。正好借这个契机,去会会那个素无谋面的对手。

    王得贵在村口的时候就发现了异常,这个杨树铺新来的财主行事方法让他不能理解。

    整个杨树铺村都在热火朝天的忙碌,三分一个村子都给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同时开工建造的十几间房子,而且用的材料还是青砖灰瓦,石灰糯米河沙。

    村口有着几个壮汗看似是在榕树下歇息,实际上一直在警惕着自己的人。

    王得贵没有轻举妄动,他还不清楚对方的来路,宝贝女儿也还在村子里,虽然自己带了上百号民团过来,手下的三个营长也来了两个,可还是静心屏气地在村口等着人的通报。

    孙玉民本来是不想去会这个他迟早要吃下的恶霸,可碍于周善军和王艳茹的情面,只好带着刘文智、小山子和小两口去村口迎接。

    王得贵看到孙玉民时愣了一下,这张脸似乎也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半会间想不起来。

    “欢迎王老爷子来杨树铺做客。”孙玉民大大方方地迎了上去,早早地升出了自己的右手。

    王得贵在江湖摸爬滚打多年,自然不会失礼,虽然被这张稍显熟悉且太过于年轻的脸给震了一下,但他还是很快就平静下来,客套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孙老板年纪轻轻,手笔可不看来是要将半个村子都要圈进自己的宅院啊。”王得贵看到村子里拆建的情况,以为是面前这个年轻人要建自家宅院,哪里会想到,这居然是他帮村民所建。

    “王老爷子谬赞,小打小闹,哪里能入了这尊真神的法眼。”孙玉民敷衍着回答,侧身让了条路,作了个请的手势。

    王得贵微微一笑,正要迈步往前走,却发现一男一女挡在了前面。正是自己的那个宝贝女儿,此刻她正拉着一个瘦瘦弱弱的男青年的手站在自己面前,还没等他询问,两人就扑通跪在了地上,甚至是不顾地上的尘土和石子,真他连磕了三个响头。

    王得贵正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耳中又听到了一句更令他惊愕的话语:“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这句话如同刺刀一样,瞬间就就把王得贵这颗老迈的心割出几道口子来,脑袋就像被一记重拳击中一般,立刻就是一片空白,双脚也突然间发软,如果不是被身边那个一身戎装的副团长扶住,恐怕当场就要摔倒在地。

    这个宝贝女儿是五姨太所生,虽然是人们口中的庶出,但是比起其它儿子来说,这个才正是真正的王得贵心尖上的肉。

    可是现在这块心尖尖上的肉,掌心中的宝要走了,马上就要不属于自己了,这让王得贵如何能一下子适应过来。

    “把小姐先扶起来。”王得贵还在幻想着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只是心血来潮,闹着玩玩,以为像以前一样哄哄就完事,哪里知道面前这两个小家伙已经私定终生,甚至是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

    手下的两个营长听到了王得贵的吩咐,忙走了过去,一起伸手去扶王艳茹,可还没碰到她的身体,周善军已经抓住了他俩去扶人的手,口中还狠狠地说道:“不准碰她。”从昨晚她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自己开始,他就暗暗发誓,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到她。周善军没有去想这是人家父亲叫的人来扶,完全没有恶意。

    两个营长从面上看都是孔武有力,也都算是半拉子军人,可在瘦弱的周善军面前却是显得那么软弱无力,被抓住的手是伸也伸不出,抽也抽不回,两个人都使了吃奶的劲,脸都憋的通红,可就像是被人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站在一侧的驼背王叔眼中闪过精光,他一开始就看出了这个家伙身手不凡,可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年青人身手居然厉害如斯,这大大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也让自己对这个看似花瓶一般的小姐有了重新的认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小子都和普通人没两样,可偏偏这个不学无术的花瓶小姐,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竟然选中了他。

    两个营长没想到会遭到这突然的变故,先前听到这小子称呼王得贵为岳父大人,对他还有点畏首畏尾,可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扫王得贵的脸,不用说都知道他会面子上挂不住。回头一望之下,见他果然脸都黑了,两人非常有默契地对望一眼,然后都挥起拳头,同时向周善军抡去。

    “住手!”王艳茹情急之下竟然站了起来,想要挡到周善军面前。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周善军没有躲闪,就在王艳茹起身的同时,他双手同时用力,居然把两个身形比他魁梧许多的汉子,往他身前拉了过来,不仅避过了生猛的两拳,连两个出拳的人都被扯得撞在他肩头上,紧跟着便是两声闷响夹带着两声闷哼,王得贵带来的这两个营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了几丈远。

    周善军露的这一手不仅将王得贵带来的那些人给震住了,连己方的人都被惊得哑雀无声。

    驼背王叔显然也被这一手给惊呆了,这可是实打实的硬碰硬,他自问巅峰时期或者能够做到,但是现在,随着年岁的增长,已然绝不可能做出相同的动作来。

    两个民团营长显然被撞得不轻,又被摔得不轻,在地上不断扭曲着身体,如果不是王得贵出声说救人,估计那些被震撼住的民团壮丁们,还没有人会想到在地上痛苦的是自己上司。

    王艳茹被吓到了,不是担心父亲的那两个手下,而是害怕如此的硬碰硬,自己的心上人会受伤。她赶紧凑到周善军跟前,捧着他的脸,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两个废物怎么伤得到我。”周善军说话的声音非常毕竟是自己老丈人的手下,不能太过于给人家难堪。

    “那就好,那就好!”王艳茹轻拍着胸口,显然是在害怕着什么,正当她放下心来,准备去自己父亲身边说话时,一个厚重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子,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你伤了我的兄弟,休怪我不客气。”

    王艳茹一听到这个声音,心立刻又揪了起来,她非常清楚说话的这个人的实力,也知道这个人的手段,所以她几乎是像母鸡护崽似地挡在了周善军的面前,大声叫道:“胡叔叔,你今天要是敢动他一下,我绝对不会愿谅你。”

    说话的是王得贵的副手,确切地说是他的左膀右臂,佛子岭民团团副胡海龙。

    这个人是王得贵的生死弟兄,原本还是他的上级,军阀混战时期,王得贵从死人堆里把胡海龙给翻了出来,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也从此开启了二人之间近二十年的兄弟生涯,后来王得贵在某次大战的时候,无意中闯到了某位小军阀的金库,得了他们俩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商议之后,便带着手下一连的兵开了小差,带着这些钱回了霍山老家,然后便有了这富甲一方的大财主,和这横行附近县乡的霍山民团,

    这个胡海龙一身功夫本就不错,到了霍山之后,闲来无事就在练武,王艳茹是亲眼看到七八个精猛的壮丁围攻他,却被他短短几分钟内全部放倒,所以才会挺身护着自己的男人。

    胡海龙虽然也有妻室,可是生的两个儿子性子完全不像他,都是爱文不爱武,也亏得王家有钱,把他这两个小子都送去了美利坚。如此一来,在他和王得贵的孩子中,王艳茹是独一份的公主待遇,不仅王得贵把她宠上了天,连胡海龙也是同样爱护着她。见到这个小公主如此着急,他的心一下就软了,说道:“茹儿,这”

    倒是王得贵气不打一处来,他从未看到过这个宝贝女儿如此护着一个人,哪怕是一直宠爱她的哥哥们,在他们受罚时,她还在旁边嘲讽,现在为了一个不知哪儿来的小青年,居然会和自己的胡叔叔翻脸,这让他接受不了,有心让她吃点小亏,长点见识。

    有了这样的念头,王得贵便没顾自己身边还站着此处的主人,指着王艳茹骂道:“成何体统,我这张老脸都让你丢光了。赶快给我过来,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这句恐吓显然是起了作用,前一下还很强势的王艳茹立刻就不说话了,只是依然挡在周善军的面前,并不让开。

    孙玉民有心看下王得贵手下的实力,所以他并没有吭声,反而朝正望着他这边的周善军点了点头。

    先前还在担心得罪了佛子岭的人,会给杨树铺这边惹来麻烦,现在有了老大的许可,自然不再有其它的羁绊,他便扒开了身前的女人,柔声说道:“别担心,如果连个半老头都对付不了,怎么能当上你王大小姐的丈夫。”

    王艳茹被这句俏皮话羞到了,看见周善军似乎胸有成竹的术子,便没有再去拦着他。哪个少女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个盖世英雄?王艳茹也不例外,如果周善军能将不可一世的胡叔叔打败,那么看父亲还能说啥。想到这一点,她的脸上开始有了更多的希冀和期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