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扁担石土匪

    秋日上午的日头虽然还是很毒辣,可是仍不能阻挡杨树铺村民重建的热情,在工地上转了一圈后,孙玉民被小丫头给逮住,她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要帮孙玉民理发。虽然心里是拒绝的,但他又不想打击这个小妮子的自信心,只好任凭她摆弄,坐在大门前忍受着她的“摧残”。

    这个小妮子把他一头乌黑的头发当成了试验田,东一剪刀西一剪刀,让蹲在一边等着成为下一个试验田的傻熊都看不下去了,偷偷摸摸地就想开溜。可才走出几步,就听到了小丫头的声音:“你再往前走一步,以后都别来找我玩。”

    傻熊赶紧停下步子,回过身傻笑:“我又没走,只是尿急,去上茅房而已。”

    小丫头被他这个憋脚的理由逗得止不住笑,然后手一抖,在孙玉民的脑门心上剪去了一大片头发,然后自己立刻就傻眼了。

    孙玉民是不知情,否则肯定会气得吐血,傻熊却被小丫头这一杰作惊傻了,满脑子想得都是老大知道这一结果后,会怎么收拾这个小祖宗。

    “老大,出事了。”小山子从村口跑来,边跑边喊。

    小丫头趁机赶紧将手中的一团头发扔到了地上,解开了围在孙玉民脖子上的布,说道:“哥,你先忙,等下我来帮你洗头发。”也不管孙玉民是什么样的一个意见,拿着那块围脖布和剪刀,兔子般地消失两人的视野中。

    孙玉民拍了拍身上的碎发,又抖了抖衣襟,这才站起来,等着小山子的到来。

    从他听到小山子焦急的声音,然后又看到他身后远远地有着一群人,相互搀扶或被人搀扶着往这边来,他心里就有了种不好的感觉。

    “老大,我们从立煌那边采购的物资被人劫了,死了几个人,伤了一些兄弟。”

    “什么?”孙玉民虽然做了心理准备,但是还是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跟着我来这的兄弟有没有人出事?”作为这一群人的老大,哪怕会让人误以为偏颇,他首先问的还是这个未经思考就脱口而出的问题。

    小山子点了点头,说话的声音有点低沉:“有,天喜哥他带着去的几个兄弟,死了两个,他自己也受了伤,现在还在包扎呢。”

    “王八蛋。”孙玉民爆出一句粗口,问道:“知道什么人干的吗?”

    “听天喜哥说,是土匪干的。”

    “土匪?”孙玉民先前还以为是王得贵在玩什么花样,一听到说是另外的势力,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这附近有土匪窝?”孙玉民自言自语,他略一思忖,对小山子说道:“你去把杨东大叔和老村长给请来,我去看下天喜。”

    原本热热闹闹,人来人往的杨树铺在被劫的这一批人回来后,立刻便陷入了悲伤之中,死了七个人,两个孙玉民带来的手下,虽然只是从二十师开始才跟着自己的,也还是让他红了眼眶两个外面请来的泥瓦匠,一天活还没干,一分工钱还没挣,就身遭横祸剩下的三个人都是杨树铺的乡亲,还分别是三个家庭的顶梁柱,他们一去,这三个家庭立马就要陷入风里雨里,让他们的家人如何不痛苦,呼天抢地的哭喊如同一柄柄小刀刺痛着孙玉民他们的心。

    李天喜坐在村口那却刻着“杨树铺”的大石块上,呆呆地看着地上摆着的一溜白布盖着的尸体,眼睛红得可怕,他好歹曾是一团之长,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如果出门时带了武器,绝对不至于像待宰的羔羊一样任人欺凌,身上的枪伤虽不严重,但是强烈的自责感让他如同变成了巨石的一部分。

    孙玉民走到了他身旁,轻轻地拍了他的肩膀,问道:“没事吧?”

    “老大,”李天喜是完全没发现孙玉民已经在自己跟前,被这一拍之后,才仿似是如梦初醒。“我倒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他没把话说完,不是他不愿说,只是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那些已逝者的亲人。

    “什么人动的手知道吗?”

    “看样子像土匪,武器很杂,人倒很多。”李天喜在回想着那帮人的特征,慢慢的说道:“这些人喊一个用紫布蒙脸的人大哥,我们的两个兄弟就是这个人杀死的。”

    孙玉民先前已经听小山子说了是土匪干的,只是心里没有确定,现在作为当事人的李天喜也如是说了,自然不会再有异议。

    自己前天才带人灭了鬼子车队,今天就有人同样劫了自己的物资,杀了自己的人。这让孙玉民难免不会联想到,这件事情可能是别人设下的圈套,目的是什么,或者动机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光从被劫的物资上就能看出来,这其中可能有问题,就一些木材、砖石还有粮食,绝对不至于让土匪觊觎,如果真要打劫的话,干嘛不来杨树铺,这里可是他孙玉民的老巢。

    不管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孙玉民都不会善罢甘休。

    他人生的信条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且不论死了两个从济宁就跟着自己的兄弟,光杀了杨树铺三个乡亲,就不是他所能容忍的。哪怕明知道是个圈套,孙玉民都毫无畏惧。

    杨东大叔和老村长也是满脸悲伤,可人家没有先去安慰逝去亲人的乡亲,反而过来向孙玉民表示歉意:“东家,都是咱们连累了你,让你带来的兄弟客死他乡,真是对不起。”

    孙玉民忙说道:“老村长,杨东叔,他们没有客死他乡,自打杨树铺的乡亲们收留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游子时,大家就都是杨树铺的人了,为自己的家而死,怎么会是客死他乡。”

    “东家说的对,是老朽失言了。”老村长完全没想到,这个年轻的东家早就把这当成了自己的家,这次的变故虽然损失了不少,可哪里比得上得到一个如此之好的东家的允诺。他先是表示了歉意,紧接着又说道:“这一次杨树铺痛失五个亲人,来日定有报应应在谷麻子身上,老天不会放过这个作恶多端的土匪头头,山神同样不会放过这个碎尸万段都不为过的恶魔。”

    “谷麻子?”孙玉民疑问道:“他是什么人?”

    “东家,离我们杨树铺西南约四五十里路有一处山峰,叫扁担石。同样是属于十万大别山的余脉,这个地方不像附近的其他的山一样,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巨石,只有山顶那一片才长满大树,更为惊奇的是,要上到山顶必须要经过一条形似扁担的石路。这条石路生得很是奇特,中间是一道宽近二十米,深达百米的断崖。它却像座桥一般地模在了”杨东显然是去过那里,说起来如数家珍。

    “也就是说,那个地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凶险之地。”

    “东家,你说的对,那儿确实是这样一个地。”杨东说道:“去年年前,山上大摆酒筵,我被请去帮着宰猪宰羊,也算是到过土匪窝里了吧。”

    “杨东叔,你能讲讲山上面的情况吗?”

    “当然可以,不过东家你想干什么?如果你想以身犯险,那我杨东宁愿承受责罚,也不会告诉山上的情况。”杨东大叔虽然只是个屠夫,却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这一点从他的女儿身上就能看出来,在这个时代,重男轻女的思想是非常之重,许多人再穷都要坚持生个儿子来,可他却恰恰相反,生了两个女儿之后就没有再生,如今小陔都已成年,而且都长得秀秀气气,媒婆都快把他家门槛踩破。

    “杨东叔,你听我说,不管如何,我们杨树铺都不能让人骑到头上,杨树铺的人也不能白死,如果今天我们忍让了,扁担石的土匪明天就会杀进我们的家园,到那时我们还能忍让吗?还有退路吗?”孙玉民说这些话时,他的语气很威严,就似在二十师发布战前命令时一样,根本不容别人反对。

    “杨东,东家说的对,光靠忍耐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既然东家有这个把握能替杨树铺讨回公道,那么我们所有的乡亲就是东家的后盾。如果东家不幸,杨树铺的所有人,所有人的后代都会把报这个血仇,列为头等大事,直到彻底灭掉扁担石。”

    “老村长,你这话可算是说到我心坎上了。放心吧,小小一个扁担石,还奈何不了我孙某人。”孙玉民哪能想到古稀的老村长竟然也不是个贪生怕死之辈,被他这几句话给激得热血沸腾。

    “那好,我就把上扁担石山顶的一路都画下来,如果东家觉得我这把老骨头还中用,我愿随东家一起上山报仇。”杨东大叔似乎受到了感染,居然说出了也要前往的话来。

    很快,一份草图就画了出来,杨东大叔虽然是个屠夫,可平常也喜欢写写字画会画,这一份扁担石的草图画得是简洁易懂,连傻熊都能够看得明明白白。

    扁担石是大别山的余脉,是十万大山中较为奇特的一座,它是三座较矮的山峰汇聚后,再突起的一座高峰。

    它的造型很奇特,四面都是或深或浅的断崖,最宽处足有几百米,最窄处却只有二十余米,先前所说的那个形似扁担的石路就在这个地方。石路不是桥,它就像是从断崖两边的岩石中长出来的一样。两头窄,中间宽,完全就像一条巨大的扁担,这座山的名字就是因为这条石路而得名。

    孙玉民带着周善军、小山子、傻熊、戴存祥、李天喜还有吴林生和小丫头,一行八人先行出发,他们只带了一挺歪把子,其他的全是短枪,刘文智和邓东平带着其他的兄弟们随后出发,老村长硬是不放心,召集了几十号青壮年,提着砍刀和梭标、锄头让杨东带着,去助这个年轻东家一臂之力。

    王得贵得到暗中派出的探子回报,说杨树铺的村民们提着梭标锄头跟着孙玉民去扁担石报仇时,竟然愣了一下,他没明白那个刀疤脸倒底想要做什么,更不明白杨树铺的那些泥腿子想要做什么。

    王福凑了过来,说道:“老爷,如果他真的敢去扁担石报仇,那霍山县城皇军被袭的事,十之**就是他做的。”

    “什么!”王得贵被这句话给惊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急忙问道:“你敢确定?”

    “八成。”王福那双倒三角眼里闪过寒光,他说道:“如果今晚扁担石的谷麻子被他端了,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谷麻子被端掉?”王得贵又被吓了一跳,问道:“那个姓孙的会有如此厉害?要知道前些年**出动了一个营都没能奈何得了他呀。”

    “老爷,您若不信,咱们可以打个赌,明天您起床后,估计就会得到谷麻子伏诛的消息。”王福说完了这些话,又自言自语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更能说明前日皇军遇袭就是他的杰作。日后,霍山怕是不得安宁了。”

    孙玉民并没有按照杨东大叔所说的那条主路往扁担石而来,他想找条别的捷径。

    以他的思维来考虑,既然谷麻子敢把老巢筑在绝顶,那么就不可能会把自己还有手下几百人的性命会压在一条石路上。

    这个看似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反过来也是一片死地,如果被人封锁住这条扁担一样的石路,那山上的人岂不是就会让堵在上面,永远都下不来。

    谷麻子的这一群土匪,能够在此地生存这么多年,没有被剿灭或者是被吞并,就说明这个人是有两把刷子的,既然他是个聪明人,哪里会看不出这一点。

    他有恃无恐地在扁担石绝顶筑巢,恰恰就能说明他肯定有退路,而孙玉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这条退路,然后利用这条退路,消灭他。

    皓洁的明月悬在夜空中,就似是一颗永不会落下的照明弹一般,将整个扁担石照得清清楚楚,甚至是远处大别山主峰的轮廓都能依稀分辩。

    孙玉民带着周善军他们几个,已经在这峰下的两座小山上转了两圈了,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路径能够上得了扁担石主峰。

    小丫头累瘫了,坐在小溪旁边,不停地用水冲洗着脸,嘴里嚷嚷道:“有什么好转的嘛,直接冲上去,剥了土匪头子的皮就完事了。”

    孙玉民掏出自己的手帕,把丫头脸上的水滴擦拭干净,佯装生气地说道:“叫你别跟着来,偏偏不听,现在又发牢骚,下次真不带你出来了。”

    他边说边牵着小丫头的手,往周善军他们那边而去,就在一转身的时候,耳中溪水流淌的哗哗响声,突然间就让他发现了事情的关键,也因此很快就找到了谷麻子的那条神秘的退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