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一 惊魂

    邓秀芬已经被陈芸的惨叫惊醒,正准备穿外套,又听到了陈莱的喊声,吓得连忙跑了出来,进到了她们两姐妹的房间。

    她的表情很痛苦,一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嘴里一直在叫唤着、呻吟着,而陈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般站在床头,陪着她的姐姐哭泣着,完全没有能够帮上什么忙。

    虽然自己也是个女孩,没有经历过生产,但邓秀芬还是比完全一张白纸的陈莱好一些,她一把掀开了被子,对身边那个已经完全懵了的女孩说道:“帮忙把芸姐的裤子脱了。”

    “啊?”陈莱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反问了一句,待邓秀芬瞪了她一眼后,口中又应道:“哦。”

    睡裤很容易去除,待她将陈芸的睡裤和内裤一起脱下时,被眼前的情景吓得尖叫起来,邓秀芬忙扭头一看,也被吓到了。此刻陈芸的下身已然流出血来,这是临产前的见红,可是两个女孩哪里知道这些。

    两个人都被吓得手足无措,最后还是邓秀芬作出了决定,她说道:“小莱,我去找医生,你照顾好芸姐,千万不能让她出事。”

    楼下的四人中,张全早就已经跑出去找产婆,剩下大壮他们都急得不行,在下面不停地走来走去,见到邓秀芬下来后,都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问着。

    “芸姐没事吧?”

    “芸姐怎么了?”

    “芸姐是不是要生了?”

    邓秀芬一把推开了三个挡路的男人,说道:“大壮,你拉车送我去教会医院,我们要赶快找个医生来,芸姐”她本想说芸姐下面出血了,可一想到他们几个是男人,便硬生生地打住了话头,改口说道:“芸姐要生了。”

    大壮没等她把话说完,直接就往外奔去,他的黄包车没有停在这里,车房离这还有一两里地呢。

    二狗和东海见大壮被委派了任务,便异口同声地问道:“那我呢?”

    邓秀芬略一沉吟,回想起好像曾听人说过,生小孩要准备很多热水,忙说道:“你们俩个快去烧开水,多烧点。”

    申追自那日在街上见过陈莱以后,便一直念念不忘。

    不仅在她的住处安排了盯梢,还时不时地自己亲自过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一睹芳颜。

    王金平也是,虽然自己已经是个“半残废”,也知道这是朵带刺的玫瑰,可生性好色的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让如此一个可人儿从嘴边溜走。上次他虽然在孙玉民身上吃过大亏,但仗着有靠山,早就又重新胡作非为。他和申追不同,头脑简单,做事冲动,从不去计较后果,所以聪明如斯的申追很乐意带着这个二世祖、挡箭牌在身边。

    可是今晚他没有带那个二世祖,喝了几杯酒后,申追发现在面前晃荡的女人们完全都入不了自己的法眼,尽管身处在这些粗脂俗粉的波峰臀浪中,他的脑海里全都是那天那个刁蛮的小女孩身影。

    朝思暮想的这个女孩,那一天的装扮,自己还记得清清楚楚。白色碎花短裙和扎着黄色绸带的马尾辫就像是勾去他魂魄的神器一般,始终挠动着自己那颗不安份的心。

    从来没有任何时候,申追是如此的想马上见到这个女孩,他推开正往自己身上粘的、令他厌恶的女人,起身往外走去,赶开了司机,自己一个人开车往那所毫不起眼,却被牢牢盯梢住的房子而去。

    他的车刚开到离那所房子不远的街口,突然看到四五辆小车开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些踩着单车甚至是跑步而来的黑衣人。

    申追一看就知道是金牙子的人,中统的一帮子饭桶。

    军统和中统原本是一家,同属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统计调查局,中统是一处改组而来,军统是二处改组而来。

    两局虽然曾是一家,但却是水火不相溶。

    他和王金平之所以没有顾忌走得那么近,完全是因为在敌占区,在上海滩这个大溶炉里,许多事情都需要相互扶持,才没有像别的地方一样,两局的人打死不相往来。

    申追将车停在路边,他倒想看看那个金牙子今晚倒底想干什么。

    果然,从最后一辆车上下来了不可一世的王金平,手上还耀武扬威地提着一支驳壳枪。

    这是在租界,虽然是深夜,但是交集这几十号人马,还都拿着武器,金牙子难道想硬来?申追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现在后悔自己是单身前来的了,如果这个家伙真的色胆包天,敢冒大不韪,自己该如何办是好。

    这个女人是陈家小姐,金牙子也不怕崩了他那满嘴牙,如果他真的要来硬的,自己倒是可以尝试一下英雄救美,想到这里,他摇下了车窗,点上了一支烟,等着自己的暗哨过来。作为军统的四大金刚,他带到上海的手下也都算是些精兵强将,很快就有人从黑暗中跑了出来,俯到车门边说道:“申爷,您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怎么能看到金牙子唱得好戏。”申追冷笑道,他虽然是在和自己的属下说话,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远处的王金平和他的那帮子手下。

    “申爷,我们怎么办?”

    “去通知我们的人过来。”申追冷冷的说道:“螳螂捕蝉,我这次倒要尝尝当黄雀的滋味。”

    “好的,申爷。”

    手下又重新隐到了黑暗中,申追也下了车,把嘴上那根只抽了几口的香烟扔到了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整了一下衬衣领,把别在后面腰带上的手枪取了出来,拉动枪栓,检查了一下,才往王金平他们消失的地方猫去。

    邓秀芬很是着急,她在门口张望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大壮回来,而楼上时不时地传来陈芸的惨叫声,更是让她心急如焚。虽然不知道大壮为什么去了这么久都没回来,现在这种时刻担心陈芸肯定要多过他,不能这样等下去,邓秀芬很快就决定自己单独去找,她朝屋里喊道:“东海,你们俩看好家,如果大壮回来,叫他去街上接我。”

    她没管两个正忙着烧热水的家伙有没有听见,也没管自己还是穿着睡衣,独自一人就跑了出去。

    她和陈芸虽不是姐妹,但是感情已胜似姐妹,这会儿自己的姐妹正遭难,哪里还顾得上自己。

    邓秀芬一出门就被人盯上,恰逢王金平正在附近一间赌馆玩耍,听到了手下的汇报,说有个女的穿着睡衣跑了出来,立时就兴奋起来,连手上的豹子都给扔掉了,屁颠屁颠地跟着报信那手下走出了赌馆。

    借着昏黄的路灯,金牙子远远地就发现,正往教会医院走的那个穿着睡衣的女人很熟悉,似乎在哪里曾见过。

    难道是?金牙子心里突然想起这个身影的出处,那是在南京发生的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也是他心里永远的痛和仇恨。

    如果真是那两个女人中的一个,那就说明先前那个漂亮的女孩在撒谎,她根本就不是孙玉民的小姨子,如果实在要算,也只是姓孙的外面包养的女人的妹妹。

    记得申追说过,孙玉民没什么可怕,可怕的是他身后的陈布雷。

    如果那小妮子真是姓陈的那个老家伙的女儿,自己还真不敢怎么样,如果不是,今晚非得吃定了她。就算她身边有两个高手又能怎么样,难道四只拳头抵得过自己几十把枪。

    想到这里,金牙子顾不上被人发现,直接撒腿朝前面不远处那个穿着睡衣的女人追去。

    邓秀芬小跑着往教会医院的方向而去,说是小跑,其实比走路快不了多少。尽管是这样,还是已经气喘吁吁,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在深夜里一个人在寂静的街道上,提心吊胆的走着,任何一点动静都足以吓得她尖叫发抖。

    金牙子追来的脚步声传到了她耳中,让本已惊恐的邓秀芬更加的胆战心惊,她回头看了一眼,两个浪荡公子模样的家伙正冲自己跑来,虽然不认识这两个人,但邓秀芬心里其实非常清楚,他们肯定是为自己而来。

    此时此刻,邓秀芬非常的后悔,怪自己为什么没有等大壮一起,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带上二狗或者是东海,那样的话,也不至于让两个专门登徒浪子盯上,自己清白被毁大不了一死了之,可芸姐如果因为自己的失误而送命,那如何对得起这些年的姐妹感情。

    邓秀芬脑子里很混乱,眼泪已经流了出来,既然跑不了,为何不拼一拼,她心一横,索性停住了脚步,猛地一回身,把即将追到她的金牙子和那个报信手下吓了一大跳,在她身着几米处停了下来。

    当邓秀芬那张脸完全展示在自己面前时,金牙子心里突然窜出来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说愤怒,不是!这个女人就是当年在南京害自己丢了两颗蛋的人之一,看到仇人,自然会愤怒,可是自己并没有这种大仇得报的快感,也没有那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愤怒。说兴奋,也不是!面前这个女人虽然也算是个美女,可是比起没出门的那一个,完全是天上地下之别,所以即使是她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即使是旁边的那个手下已经色眯眯地流下了口水,他都没有那种原始的冲动。

    “你们别过来,惹到我没有好果子吃。”邓秀芬只能吓唬吓唬这两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如果能这样吓退他们,也算是自救了吧。

    “好果子?”金牙子笑了,猥琐的声音回答道:“我从来不吃好果子,专吃熟透了的,专吃坏果子。”

    也不知道这句话的笑点在哪,不仅金牙子狂笑起来,连他那个报信的手下都跟着大笑不止。

    听到对面那两个恶心的男人的话,邓秀芬大感不妙,她已经下定决心,只要那两个人敢碰自己一下,立马就咬舌自尽,决不能让清白之身毁在这两个畜牲手里。

    “骚娘们,你也有今天,你也有落单的时候,我们之间的帐该好好算算了。”

    金牙子一步步地逼近,整个人都仿似带着一股杀气。

    邓秀芬根本就没有听清楚他说的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往后退着,直到绊到了街边的路基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才大着胆子说道:“两位兄弟,如果今晚你们放过我,明天我必定重金酬谢。”她到现在都没能认出对面这个人,更别说听明白那人说的些什么。

    “钱多的是,我不稀罕,现在只稀罕你的”金牙子话没说完,整个人突然间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倒在马路牙子上。

    那个给金牙子报信的手下,完全没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前一秒还威风得不行的老大已经飞了出去。待他看清楚坐在地上的那个女人,身前站了一个人时,而且正是那天那个以一敌众的高手时,立即胆都吓没了,双脚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

    来人正是张全,他沿街寻找着中药铺,敲开了几家药店的门,可没有一个人会接生这种事情,好在最后一家药店的老板认得一个专门接生的稳婆,也知道人的住处时,这一下才算是让张全心头的大石落下。

    接完稳婆往回走时,才发现小脚婆婆走得实在太慢,无奈之下只得背着她往回跑。途中突然间听到了邓秀芬的声音,还有另一个陌生男人的恐吓声,他情急之下,把稳婆放到一个黑暗处,安抚了两句后,便冲了出去。恰逢金牙子要对邓秀芬不利,便二话没说,一脚就把那个人渣踹飞,刚想对另一个人动手,却发现这家伙像滩烂泥似的瘫到了地上,对于这种怂货,张全连动手的**都没有转身拉起了邓秀芬,说道:“芬姐,你没事吧。”

    看到了面前的张全,她如同是在鬼门关前被人拉回来一般,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哽咽着说道:“张全,你若不来,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芬姐,没事了。两个地痞流氓而已,别害怕。”张全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踹飞的那人是那么面熟,更没想到那个人即将给自己这些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金牙子快要窒息,这一脚很重,几乎是尽了张全的全力,像王金平这等纨绔子弟怎能受得起,剧烈的疼痛让他全身都发起抖来,生怕那个踹飞他的人跟上来再踢上两脚,那样的话,自己不死也得残废,好在那人只是以为自己是沾花惹草的流氓,金牙子不由得暗自侥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