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美美的一顿

    苏青青则被甜点吸引了,她装了一小碗玫瑰炸弹瓜冰沙,小心地吃了一口,立即惊叹道:“和上次吃得那个雪顶冰沙感觉完全不同,这次感觉更加清爽呢。”

    霍驰微微点头:“用的食材不同,口感肯定不一样,这次为了解暑,重点突出一个爽字。”

    你们都吃了,我也不能干看着啊。霍驰给自己装了一晚扬州炒饭,舀了一勺放入口中,嗯!米饭粒粒分明却又足够软糯,圆冰的米品质居然比林二哈给的还好。

    腌制的剃刀野猪肉里的脂肪爆炒之后渗了出来,整碗的炒饭都是这种润滑浓厚油脂味道,真是太补充体力!炸弹瓜丁点缀其中,更是让这碗饭显得不那么油腻,而胡萝卜与油脂更是绝配啊。

    霍驰又夹起一块凉拌瓜块放入了口中,炸弹瓜皮腌制后变得更加爽脆,一口下去立即分散开来,清爽的汁液流淌在齿间,混合上那么一点解除麻痹草药的葱香,可真是戈壁最棒的美食!

    再吃上一口爆炒瓜条,与腌制的瓜皮不同,爆炒之后变得稍软,但是却更加入味。咸鲜的瓜皮一口下去汁水横流,再配上一口扬州炒饭,真是快乐似神仙啊。

    吃了饭和菜,霍驰擦了擦嘴,立即给自己装了一碗冰沙,一大碗冰沙已经下去一半了,再不吃就没啦。

    绵绵沙沙的冰沙一入口,霍驰真是快激动的跳了起来,炎热的戈壁中,谁能想到还能吃上如此美味冰凉的沙冰呢?

    清爽混合着西瓜和黄瓜香气的冰沙一入口,霍驰的味蕾立即跳跃了起来,继而玫瑰花脯的花香慢慢传来,食人花蜜的甜度刚刚好。

    当沙冰渐渐融化,徐徐下咽,这股伴随着花香的沁凉汁水真是令人从内到外都凉爽了起来。

    “普通任务:炸弹瓜餐完成!”系统的声音伴随着最后一口冰沙如约响起,霍驰满意地放下了手中的勺子,这顿解渴的戈壁餐,吃得真是太爽啦。

    “多带上点炸弹瓜。”傅泽站起身来,捡起了几个炸弹瓜塞进了包里,其他人也赶紧将剩下的炸弹瓜全都打包带走了。

    戈壁的烈日炎炎,天气依旧是非常炎热,但是饱餐一顿又有了炸弹瓜当水源的雪豹队终于摆脱了困境。虽然前路漫漫,却没有了之前绝望。

    在戈壁中赶路除了酷热就是无聊,霍驰一边走一边忍不住问阿布:“阿布,我发现每次你发布完任务,任务需要的魔物就在不远的前方在等我,这也太巧了吧?”

    “这个问题你不是问过了吗?”阿布似乎仍旧不想回答:“只是巧合而已。”

    “你给我说实话,一开始我还能接受你的说辞,现在我不接受你忽悠我了。”霍驰心中的疑问渐渐扩大。

    阿布沉默了好一会,这才慢慢地说:“就是巧合!哔——气温太热,系统进入自动休眠状态。”

    我靠!霍驰一阵无语,怎么每次问到关键的时刻,阿布就这样?!系统不再打理霍驰,他也只能放下了心中问题。

    霍驰抬起头,望向远处的地平线,唉?那是什么?!

    “队长!前面有情况!”只有黄土和石块的地上突然出现了一辆车子,霍驰认得那车,那正是他们清晨丢失的圆冰啊!

    “嘘!把枪都拿好,子弹上膛,秦朗和肖健去看看情况!”傅泽压低了身形,将突击步枪端在了手中。

    冷面男和肖健略一点头,便端着枪向前走去。圆冰看起来毫发无伤,发动机甚至还启动着,但是偷车的家伙们看起来却不那么妙了。

    “d,是他们!”肖健用枪管推了推驾驶室那个趴在方向盘上的驾驶员,气恼地发现这伙人他都认识。他随手关上了发动机,心疼地看了看油表,浪费了整整一格的油啊!

    “他们不是在t市和霍驰干架的那些白鹰探险队的人吗?这伙人竟然把咱们的车子偷走了,难道他们一直跟着咱们来着?”傅泽见秦朗示意安全,也走了上来。

    秦朗俯下身挨个检查这几个一动不动的白鹰探险队成员,过了一会他抬起头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五个中已经死了四个,剩下的那一个也快不行了。”

    苏青青抿着嘴看着这几个好似睡着的特种兵,对他们默默地行了一个军礼。虽然他们把车偷走了几乎要害死雪豹队,但是,他们已经付出了代价,这个偷车的帐就算是一笔勾销了吧。

    “他们是怎么死的?”霍驰看着这些已经冰凉的尸体,心里隐隐有些发毛。这些人脸色惨白,身体甚至有些干瘪,到底他们遭遇了什么?

    秦朗扒开一个人的衣服,指着他手肘关节处的咬痕道:“我怀疑是爬行类的魔物,这地方蜥蜴和蛇类特别多啊。”

    “唉!先看看这个家伙还能不能救一下吧。”秦朗将躲在后排座位的大个子拉了出来。

    “哼!这家伙命真大!”霍驰看到这个身材壮硕的白鹰男子,自然认出他正是被自己的砸核桃一级揍得求饶的醉白鹰。

    “纹身男!”苏青青也认出了这个人,霍驰当时的英姿一下子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霍驰,给我点解除麻痹草药。”秦朗伸出手来。

    霍驰真心厌恶这个纹身男,但是探险队互助的规则雪豹队是一定会遵守的,即便是面对这样的渣渣。他用手拉出一根解除麻痹草药,有些嫌弃地递给了秦朗。

    冷面男见霍驰就给了一根,忍不住道:“你什么时候变小气了?”

    “一根就够了,谁让他偷车!”霍驰转过身去和和已经开始挖坑的肖健站在了一起,醉白鹰一共五人,死了四个。这里气温如此炎热,不赶紧埋了怕是要招来食腐性的魔物。

    “唔——咳咳。”虽然只是一根草药,居然还是起了作用。解除麻痹草药一入嘴,纹身男便有了点意识。

    “你们到底碰到什么了?”傅泽见纹身男似乎醒了,便扔下了工兵铲走到了他的身旁。

    “蛇。。。蛇。。。”纹身男气若游丝,全然没有了在t市时候的跋扈劲头。

    “多层蛇!”就在此时,霍驰突然大喊一声,直接一梭子子弹发射了出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