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温度下来吧

    “肖健,开快些,咱们必须在天黑前赶到sw市!”秦朗知道伤口感染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危机生命。

    “把空调打开!”傅泽这时候也顾不上节约了,大家把车窗关上后,空调的凉气终于令车内的温度渐渐降了下来。

    但是苏青青还是迷迷糊糊的,霍驰心里焦急,恨不得肋生双翼将苏青青直接送到医院去。可是戈壁依旧长路漫漫,肖健也几乎将油门踩到底了。

    “对了,我有这个可以给青青降温。”霍驰猛然间想起了雪元素的核心,他急忙从鞍包里拿出了这枚晶莹剔透的冰晶来。

    霍驰拿出一块毛巾,将炸弹瓜的汁液倒在了毛巾上,然后将核心塞进了毛巾。

    核心接触到大量的水分立即开始发挥作用,毛巾渐渐地冷却了下来,霍驰用手摸了摸,觉得温度可以了,便将这条临时制作的毛巾搭在苏青青的额头上。

    “真有你的!局部降温是个好方法!”秦朗一拍大腿,又习惯性地掏出了本子来。

    冰冰凉凉还散发着清甜香气的毛巾一放到苏青青的头上,这姑娘似乎瞬间便舒服了一些。过了一小会,苏青青脸上的潮红渐渐退去,她睁开了眼睛。

    “霍驰,我。。。”苏青青刚要开口,便被霍驰轻轻地阻止了。

    “别说话,来喝水,炸弹瓜的汁液清凉解暑,也能帮你降温。”霍驰将水壶小心地放在了她的嘴边,一向倔强得苏青青此时变得柔弱了许多。

    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霍驰见她略略好转,便对傅泽道:“队长,给我一块华夏的压缩饼干。”

    “你要做什么?”傅泽有些疑惑。

    “给我一块,我要给青青吃点。”霍驰知道华夏的压缩饼干里有抗生素的成分,或许会对苏青青有帮助。

    傅泽却是不知道,他皱着眉有些生气地说道:“青青现在这么难受,还吃压缩饼干?不消化怎么办?”

    “唉!队长你给我一块就是!饿着对病情更不利。”霍驰坚持讨要,傅泽这个压缩饼干狂魔也没办法,只得给了霍驰一块。

    “圆冰的不要,给我华夏的!”霍驰见队长给的是圆冰的,又递了回去。

    “圆冰的口感好些,华夏的太干了。”傅泽不想换。

    “快点,队长!”霍驰继续坚持,傅泽不明白霍驰为何冲自己发火,只得给他换了一块。

    “来,青青,吃点啊。”霍驰小心地将压缩饼干掰碎,一点点地喂给了苏青青。

    苏青青虽然不知道霍驰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让自己吃饼干,但是,出于对他莫名的信任,苏青青还是听话地吃了下去。

    “咳咳!”饼干还是太干了,苏青青有些噎到,霍驰赶紧给递给她炸弹瓜的汁液。

    秦朗在一旁一言不发,默默地观察着霍驰的一举一动。他虽然觉得霍驰现在的行为不可理喻,但是总觉得霍驰并不是急疯了,而是有意为之的。

    车子飞速地向前,车内的人却都沉默不语,霍驰和秦朗密切地关注着苏青青的状况。天色渐暗了,道路两旁渐渐地出现一些绿草。

    “青青,坚持住,快到了。”霍驰又给苏青青换了一条毛巾,令他稍感安心的是,青青的体温似乎下来了。

    “到了!”肖健突然说道:“总算赶在关门前到了!”

    霍驰抬起头来,望向夕阳下的sw市,高高的土黄色城墙将这座绿洲城市保护了起来。

    时间不早了,路上的行人都加快了脚步,若是不能在今天进入sw市,对于这些普通人而言,露宿戈壁就等于选择死亡。

    “请出示证件。”守门的士兵荷枪实弹,他们的军服与华夏的完全不同,全身都是土黄色的,看起来倒与这座土黄色的城市十分相衬。

    “华夏的,可以进了。”士兵仔细检查了所有人的探险军牌,同时还颇为同情地看了一眼躺着的苏青青:“这两天受伤的人怎么这么多。。。”他嘀嘀咕咕地放行了。

    “先去军部医院。”傅泽指挥肖健直奔医院,此时的苏青青其实精神状态已经略略恢复了,她的头枕在霍驰的腿上,汗水浸透了他的裤子。

    “排队啊,都先排队!”值班的护士小姐在忙碌的大厅里指挥着,霍驰和秦朗一起搀扶着脚步虚浮的苏青青,惊讶地发现这里的医院竟然人满为患!

    “你们先找地方让青青坐下来,我去挂号。”傅泽急冲冲地直奔军部的优先窗口,却发现这里的人居然排着大长队。

    傅泽心里着急,却又不能加塞,只能忍耐着排队。前面几个人聊天的声音却传入了他的耳际:“md,sw市的高墙真是摆饰。”

    “可不是,居然让沙狼遛了进来,大晚上还在休息就被咬了啊!”

    “你们遇到几只?”

    “没看清,怎么也有五六只吧。。。”

    傅泽闻言皱了皱眉,沙狼是沙漠中的中型魔物,以前在sw市是没有见到过的,这些人看到的真是沙狼吗?如果是的话,雪豹队可要多加小心了,沙狼的表皮十分特殊,几乎刀枪不入,很不好对付。

    傅泽胡思乱想中终于挂上了号,当他们带着苏青青来到医生面前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大黑了。

    “啧啧!”满头白发的女医生测量了苏青青的体温:“375度,有些发烧,你们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她颇为责怪地检查了苏青青的伤口:“幸好感染不严重,我开些药,这是外用的,这是内服的。”她写好了药方又看了一眼苏青青:“你们探险队的人身体都很好的,受伤也很少感染,这位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连日的奔波太辛苦了。。。”傅泽颇为自责,他为了寻找苏青玉,令整个探险队的体力透支,都怪他这个队长。

    “好好休息几天吧,等伤口愈合后才能下地啊,可不能轻视了伤口感染,幸好她的感染不严重啊。”医生叹了一口气。

    大家拿了药,走出了医院,傅泽像是下定决心般道:“先把白鹰那家伙扔到军部,然后全体在sw市休整三天!”

    傅泽他们开车到了联合军部,将五花大绑的纹身男带了进去,经过简单问询后,纹身男被关进了禁闭室,时间不早了,雪豹队被要求明天再来军部进行登记详细的笔录。

    出了军部,到了sw市的探险营地,苏青青被安置在了里间的卧室的床上,秦朗小心地给苏青青上了药,见她情况已经好了许多,这才拉着霍驰到角落里询问:“你下午为什么要给青青吃压缩饼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