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又见纹身男

    “小心些,有亚人在楼下,别露出头被他们看到。”秦朗侧着身子,指了指下面道。

    霍驰点点头,也侧过了身。他悄悄地看了一眼楼下,有些担心地看到两个狐型亚人正与民宿的爬行亚人老板聊天呢。

    “不好,那个大蜥蜴不会把咱们的行踪暴露了吧?”霍驰见那俩狐型亚人在与老板聊天,顿时担心起来。

    “希望他们别提到咱们吧。”秦朗拿出了望远镜,想要看看他们在聊什么,但是他并不懂唇语,看了半天根本什么也没看出来。

    “这仨到底聊什么呢?”冷面男的面色更冷,心里却烦躁起来。

    霍驰竖着耳朵听了听,强化过的听觉令他听出了沙沃市的名称。霍驰拿出了地图来,沙沃市便是他们前往亚新市的下一个中间站,看来苏青玉他们依旧是按照胡可可所说的路线直奔亚新的。

    “怎么?你听到什么了?”秦朗见霍驰在研究地图,心中疑惑。

    霍驰道:“隐约听到他们说沙沃市。”

    傅泽走上前来:“他们还是要去亚新,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青玉她似乎有意躲着咱们。”

    “队长,就算是她躲着咱们,咱们也要问个清楚才行!”秦朗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目光灼灼。苏青玉就是为了掩护他而被掳走的,他因为有军方观察员的身份,苏青玉才把生的希望给了他的!

    傅泽点点头,肖健的鼾声已经响起,而里间的苏青青应该也休息了,他低声道:“霍驰你去休息,我和秦朗值夜。”

    “是!”霍驰没有推辞,他随意地洗漱了一番,钻进睡袋便睡着了。

    清晨汽车发动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际,霍驰还没睁开眼睛,便听见傅泽喊道:“那是青玉,都快起来!他们要走了!”

    霍驰猛地从睡袋里钻了出来,天还只是蒙蒙亮,他一边穿衣服一边来到窗边小心地望过去,发现那辆香料车已经渐渐驶出停车位了。

    傅泽心急如焚,不等大家起来,便冲了下去。秦朗和霍驰连忙也跟了下去。

    “可恶!”傅泽望着绝尘而去的香料车,觉得还不如昨天冲到对面楼上问个清楚,可他就是怕苏青玉再跑掉啊!

    “队长。”秦朗见傅泽脸色煞白地站在那,连忙道:“咱们反正知道他们会去沙沃市的,一会追过去就是了。”

    车子已经不见踪影了,傅泽无奈,值得重新上楼,就在这时候,亚人老板却端着体格托盘走了上来。

    “这是各位的早饭。”他放下了一摞饼和一壶清水问道:“几位今天还接着住吗?”

    “不了,一会我们就退房。”肖健随手拿起了饼,一口啃了上去。

    亚人老板走了出去,霍驰颇为好奇地拿起了一张饼,这是某种自然发酵的发面饼,闻起来微微有些发酸。

    “这是sw市的著名面食呢!可还是不如霍驰的饼好吃。”肖健吃了几口便把饼放下了,他现在嘴叼了,这个世界的一般食物对他来说已经难以下咽了。

    其他人也是掰了几小块便吃不下了,霍驰见状也尝了尝,这饼子烤得过于干硬了,其实若论口感,倒是与天朝的馕饼相似。只是这里的饼油很少,香辛料更是全无,也难怪干巴巴的难以下咽了。

    霍驰吃了几口也吃不下了,这口感还不如华夏的军用压缩饼干呢,可是再难吃这也是食物啊,浪费可不行。

    他将剩下的饼收集起来,趁大家不注意,一股脑扔进了美食物品袋里,现在物品袋有了保鲜功能,真是太方便了!

    草草地吃了早饭,雪豹队退房回到了探险营地,秦朗仔细地检查了苏青青的伤口,发现她的伤已经无大碍了。

    霍驰却有些恨恨地说道:“也不知那白鹰的混蛋有没有被军方处罚啊。”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反正也要领物资。”秦朗冷着脸和大家出了门。

    当他们将车停在联合军部的停车场时,霍驰却看到了一辆奇怪白车,车门上印着mp字样。

    “白鹰的宪兵?”傅泽也看到了,他微微皱纹,怎么在这里看到白鹰的宪兵了呢?

    那白车缓缓启动,慢慢地向他们的方向开来。白鹰的车子开着窗户,当车子从他们身边驶过的时候,霍驰一眼便看到了车里那令人愤怒的身影。

    那是纹身男!纹身男笑呵呵地对霍驰竖起了中指!

    “队长!是那家伙!”苏青青也看到了,伤口的疼痛隐隐传来,让她不禁眉头微蹙。

    霍驰愤怒之余有些迷惑:“怎么回事?他该不会这就被放出来了吧?”

    秦朗冷冷地说道:“肯定是联合军部管辖权的问题,他们还是把那家伙移交给了白鹰探险军部。”

    霍驰知道联合军部除了能领取物资外,真是不能指望它了。不过,看来以后收拾纹身男还能亲自动手,这样反倒是称了心意,他正因为不能亲手灭了这家伙心里不爽呢!

    当他们将车子开出来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圆冰008的油不太够了,肖健便把车开到了圆冰在sw市的加油站里。

    “请问是要加油吗?”圆冰加油站里的服务人员看到一辆圆冰产的车子开了进来,立即出来迎接。

    圆冰的人脸上保持着职业笑容,却没有怎么在意这队华夏探险队的人。

    不过,当肖健掏出那张黑尊加油卡的时候,服务员的笑容变得真诚了许多。

    他招了招手,好几个人围了过来,在给圆冰008加油的同时,还热情地给他们擦洗车辆。

    “车窗有裂痕,车顶有枪眼,请问需要不需要我们给你们快速维修一下啊?”擦洗车辆的服务员问道。

    车子还要继续在戈壁上开大半天,傅泽虽然心里惦记着香料车。却也知道应该修一下,尤其是前挡风,那么大的裂痕实在是有安全隐患。

    “需要修多久?”傅泽询问道。

    “不到一小时全都能搞定。”服务员道。

    “大概要多少钱?”傅泽又问。

    服务员道:“更换前挡风,修补车顶破洞,重新喷漆,应该需要5万圆。不过您是最高级的贵宾,可以打五折,所以最终大约在2万五左右。”

    “修吧。”傅泽终于同意了,圆冰的服务员便笑眯眯地将他们的车子开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