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收拾战场的人

    “布尔汗!你去找东区的管理,向他们征调探照灯。”卢卡妮立即对副官喊道:“有多少就给我拿多少,对了,还要用他们的电!”

    “是!”副官布尔汗领命向东区内奔去,不过他心里却很忐忑,这些种植园主的探照灯是用来照明花田的,他们都是小气鬼,能把灯借给我吗?

    卢卡妮在等待副官的同时又下达了几项命令,霍驰这是第一次如此靠近整个防卫战的指挥官,看到卢卡妮在漫天鹫型飞魔的袭击下居然还能镇定自若,真是佩服不已。

    “你们是华夏探险队的,队名叫什么?”卢卡妮问道。

    秦朗淡定地回答道:“雪豹队。”

    “哦,雪豹队,好名字。”卢卡妮生活在南方,雪豹这种寒地捕食者根本没见过,但是沙豹这种魔物却是见过的。

    “少校,我们可以回去了吗?”霍驰担心苏青青他们,想要回去,却见卢卡妮直截了当地摇了摇头:“等探照灯来了你们再走。”

    霍驰刚要再次请求,却见秦朗冲自己眨了一下眼睛,霍驰只好住嘴了。驻地军官对半职业的探险队有很高的指挥权,他们必须服从命令。

    “报告!”副官布尔汗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不远处,东区管理的卡车也开了过来。

    “探照灯借到了十个。”布尔汗磨破了嘴皮子,总算是完成了命令。

    “才十个?先装上!”卢卡妮很不满意,这些种植园主依靠他们保护,却不愿意出力,当然他们上缴的税款还是可观的,就是平时在城防上太不尽力了。

    士兵们一起上前,很快十个大功率的探照灯便点亮了。漆黑的夜空中,十道明亮的光柱划破了夜空,鹫型飞魔们被强光一照便纷纷退缩了。

    士兵们转动着探照灯,鹫型飞魔不断地躲避着强光。地面上的士兵也没客气,继续枪炮子弹招呼它们,更多的鹫型飞魔被打中后摔在了地面!

    原本连成片的鹫型飞魔出现了许多空洞,数量开始大量减少了!

    “真的有用!”卢卡妮是第一次与鹫型飞魔战斗,本以为今天的战斗会损失不少,却没想到华夏探险队给自己的信息如此管用。

    “你们可以回去了,请战斗完成后来找我!”卢卡妮终于让霍驰他们离开了。

    “青青,你们没事吧?”霍驰和秦朗回到雪豹队的阵地,苏青青抬起头,脸上的硝烟和汗水混在一起,看起来好像抹了一层迷彩泥一般。

    “我们没事,刚才进攻太猛烈了,幸亏城防军的火炮才压制住了,现在魔物数量大幅减少了,应该没问题了,那些灯光是不是你们弄来的?”苏青青一口气说道。

    霍驰将身上的突击步枪架在了沙袋上道:“城防军向东区借的,还以为太少了不够,没想到也管用。”

    天空中的鹫型飞魔被下面的士兵们不断地攻击,魔物开始慢慢撤退了。

    当最后一只鹫型飞魔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的时候,阵地上的城防军和探险队员们忍不住站起来大声欢呼起来。

    霍驰站在热烈的人群中,一种异样的感动涌上心头。虽然魔物很可怕,但是人类团结在一起,总有一天能击退魔物的吧?

    “哼!”阿布感受到了霍驰的心理活动,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霍驰刚想问阿布哼这一声是什么意思,一个城防军士兵跑到了他们的身边:“你们是雪豹队的吧?”

    傅泽回答道:“是啊。”

    “卢卡妮少校有请。”士兵立即道:“请跟我来。”

    秦朗见傅泽有些迷惑,便附耳告知缘由,他这才点点头带着队员们跟上了士兵。

    “少校!”傅泽来到了卢卡妮面前,立即敬了一个军礼。

    卢卡妮微微一笑:“各位,多亏你们的情报,这次的防御战损失很小。”

    “这没什么,应该的。”傅泽回答。

    卢卡妮问道:“接下来,你们是要在沙沃市停留还是区别的地方?”

    傅泽如实回答道:“明天启程去亚新市。”

    “嗯,这样吧。”卢卡妮摸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傅泽道:“我已经将这次你们的功劳告知了联合军部,相信你们很快便会领到奖励。另外,你们若是在亚新市需要帮助,可直接拿着我的名片去找那里的拉赫曼少将,就说是我的朋友。”

    傅泽接过了这张名片,名片很简单,上面印的是卢卡妮的名字、军衔和职位:“好的!谢谢少校。”

    卢卡妮上了军用装甲车,和来时一样,车子快速地驶离了阵地。傅泽看了看一片狼藉的阵地,决定先帮大家收拾阵地。

    霍驰却低头寻找地上的鹫型飞魔尸体,这一仗不少鹫型飞魔被大家杀死了,他挑挑捡捡,找到了一只干净又完整的放在了肩上。

    “探险队的!尸体抗这边来。”城防军的士兵见霍驰再收拾魔物尸体,立即冲霍驰喊道。

    霍驰一脸黑线地站在那里,我没打算收拾啊,我是要吃它啊!他监视并不断地冲自己招手,只得将这个鹫型飞魔扔了过去。

    苏青青看到霍驰极不情愿地交出了鹫型飞魔的尸体,忍不住偷偷地笑了。

    只好再找一个了,霍驰无奈,继续低头寻找,好在地上的飞魔很多,很快他又找了一只合适的。

    这次他学乖了,就地收拾起这只魔物来,先放血剥皮,然后取下胸前和腿部的肉,再将爪子剁下来,ok!弄好一只!

    夜色中霍驰连剥三只鹫型飞魔,当他的匕首向第四只戳去的时候,终于被搬运尸体的士兵盯上了。

    “喂!你在干什么呢?”俩士兵一手拿一只鹫型飞魔,惊诧地望着霍驰。

    “啊?!”霍驰被他俩冷不丁地大声呵斥,差点把匕首扔地上,md!没被鹫型飞魔抓到,倒是被你俩发现了!

    他站起身来,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我看它没死透,又给了它一刀。”

    “没死透?”两个士兵将信将疑,他们走过来看看了尸体,发现霍驰的匕首刚刚割开飞魔的咽喉部,这才勉强相信了。

    “用枪不就行了,还用匕首?”俩人觉得有些古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